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超拔时代

    “仲达,好好感受,你一切的所学都会在那里得到验证,现在的你需要的不仅仅是积累,还要记得去芜存菁”陈曦看着司马懿非常郑重的说道,“全才的路很难走,你做好选择。”

    “好。”司马懿坚定的说道。

    “别磨灭了你少年人的锐气,就算追不上孔明也不要怀疑自己,只要你永远追逐着前方,孔明未必会永远超过你。”陈曦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司马懿告诫道。

    挫折确实有利于成长,但是挫折的代价有多大,又有多少人知道?总说是一路顺风顺水的人心智不坚,却不知道一路乘风破浪,直至一飞冲天,无有任何阻拦之辈,信心之强远胜过一路波折之辈。

    很多时候失败和成功差的就是那么一点自信,未逢一败者拥有勇往无前,激流猛进的绝对自信,而这种信心足够让他轻松的攀过一座座险峰。

    换做那种屡受挫折之辈,这等险峰恐怕又会成为新的挫折,阻止他的成功,强者恒强,弱者愈弱,就算有一颗不屈的心,连跪十次,就算有再战的决心,也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陈曦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并不算小,在不远处的诸葛亮也同样听到了这句话。

    司马懿可能还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一旁的诸葛亮却瞬间明白,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罢了,我会让仲达不死不活的吊着,即将负担不起的时候,我会给他一个胜我一筹的机会,不过若是仲达一直不能真正做到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下狠手了。诸葛亮默默地想到。

    “嗯,我会的。”司马懿点了点头。

    陈曦挥了挥手示意司马懿可以走了,他并不介意曹操等人听到他安排司马懿去西域镇压,现在这个局势,多司马懿和诸葛亮不多,少了也没什么。

    “士元,子明,你们没什么问题吗?”陈曦侧头对着一旁距离他相当远的庞统和吕蒙询问道。

    闻言两人皆是摇头,陈曦回答问题因为有清楚的思想代入和脉络,很多问题在这种思考方式下都会很明显,所以庞统和吕蒙自己就能解决,因而他们两人现在更多是消化所学的一切。

    “孔明你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有也是自己去思考,我的回答一样不适合你了吧。”陈曦侧头询问诸葛亮。

    “嗯。”诸葛亮点了点头。

    陈曦叹了口气,诸葛亮已经走到了不少人的前面,他已经开始思考自己的治国理念了,到了这一步,就是陈曦之前说的那种,用语言不能动摇,只能用事实来强行掰弯了。

    “你呢,伯言?”陈曦扭头对陆逊说道,自己的徒弟那就无所谓了,完全看他想学什么,反正陈曦没想过将陆逊培养成和诸葛亮一样的那种完全全能型的人物。

    陆逊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不再询问,剩下的几个问题不适合在这里询问。

    “终于解答完毕了。”陈曦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将脑袋埋到马鬃毛之中,“非有大事不要找我啊,我要休息啊,这几天我简直是殚精竭虑啊!”

    荀彧等人皆是摇头,不过庞统等人这几天的问询,和陈曦的回答他们都听在耳中,陈曦能一一回答也确实厉害非常了。

    然而不等陈曦趴安稳,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来找陈曦解惑的周瑜终于找上门来了。

    单手将陈曦趴下去的上半身拉起来,周瑜面色沉静的看着陈曦。

    “你这家伙,之前为什么不问啊,为什么要在我倒下之后才询问啊,你这样会被打的。”陈曦怒喝道,然并卵,一群武将看到是陈曦和周瑜在掐,完全当作没看到。

    没办法任何一个时代都是这么现实,陈曦和周瑜在这一时期就是两大巅峰,年岁相同,陈曦就算比周瑜小也小不了多少,一个偏军事,一个偏内政,而且更重要的是两人都经过了现实的考验。

    各回各家之后,经过北疆一事,那群武将以后就算是对上周瑜也会先礼后兵,更何况现在还没各回各家呢,周瑜从某种情况上还算是统帅,这俩闹起来一群人就当做没看到。

    “来问问题,很重要,而且有些话会大不敬,不过现在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也无所谓敬不敬了。”周瑜平静的说道。

    陈曦闻言,之前暴躁的情况,也为之一怔,收敛了一下神色,“你是想问之后该如何安排是吗?”

    “是,天子如何,国家如何?”周瑜直言不讳的询问道。

    “嗯嗯,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来先给你说一些相关的东西,有了这些打底之后,咱们再讨论天子如何,国家如何。”陈曦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洗耳恭听。”周瑜点了点头,而其他几乎所有的文臣也都停止了闲聊,将注意力转移到陈曦和周瑜这里,因为接下来谈的东西,就连他们也不得不重视,虽说这仅仅是陈曦的一家之言,但是任谁也不能否认,陈曦现在有拨动国家走向的能力。

    “接下来说的是一家之言,我不进行任何的推举,我只做叙述,还有那个,谁是史家的后裔,给个面子,要么别记,要么曲笔美化一下。”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这群人之中绝对有史家的后人,不过收集材料的家伙不暴露身份,其实很难猜的。

    没人搭理陈曦,陈曦撇了撇嘴,他就知道史家那群收集材料的家伙不管你怎么说都不会搭理他的,在两晋之前作史的人,不管是收集材料的,还是动手写的都是相当靠谱的。

    “先说,国家政体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君主制,另一种则是共和制,两种君主制大家都知道,我们当前就是,单一国家头领,拥有绝对或者名义权力。”陈曦平静的说道。

    瞬间刘备和曹操就明白什么叫做绝对权力和名义权力了,而其他人也都面露思虑的神色。

    “共和制,我们很少见,但是也有记载,大约一千年前的周召共和就是其代表。”陈曦同样平静,这个时候听的人已经有开始窃窃私语的,不过陈曦根本不给他们发言的机会继续讲述。

    “我们算是长期以来的君主制,而且是绝对君主制,我们往上的绝大多数天子都属于绝对君主制,而由此又能延伸出有限君主制。”陈曦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神色起伏。

    刘备和曹操则是面露思虑,相对于绝对君主制现在的情况,刘协简直让他们俩绝望,而延伸出来的有限君主制,两人瞬间就有了兴趣,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保留天子,却又能放手施为的制度,即不违背本心,又能达成他们的要求。

    同样所有的文臣也都从有限二字,猜到了这一种制度的核心,也同样对于这种制度升起了兴趣。

    “有限君主制又可以分为等级君主制和君主立宪制,等级君主制其实不太符合我们的情况,这种制度算是从封建割据向王权集中过渡不过非常有参照价值。”话说间陈曦开始详细给介绍这种制度。

    不过话说回来陈曦对于这一制度进行过一定的研究,因为在突破帝国极壁之后难免要进行分封,封建制度的弊端非常明显,天高皇帝远很容易做大。

    陈曦曾想过构建过上层与中层的经济一体化,然后以此形成半封建,半等级君主制相互制衡的态势,不过发现这种制度对于社会经济的要求略微有些高,陈曦就将之丢到脑后了。

    其他人听着陈曦的讲解也在思考,这种制度毕竟是历史上事实出现过的制度,可谓严丝合缝,就算荀彧等人有一些怀疑,却也着实找不到其中的漏洞,毕竟不论如何的天纵奇才,总归难超越时代。

    “接下来是君主立宪制,这个制度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君主管事,一种是君主不管事。”陈曦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将两种制度一一详细解释了一番,众人皆是面露思虑,因为这些制度是明显可行的,而且好处也很明确。

    然而陈曦根本不给这些人插话的机会,开始逐一分析每一种政体的优势和劣势,听的众人可谓是心惊胆颤。

    “讲完君主制度,接下来就是共和制度了。”陈曦吧啦吧啦的将各种历史上出现的,他还有印象的共和制都讲解了一遍。

    当然相比于君主制,共和制陈曦隐隐的有一些抵制,这个时代,中原还未到共和制度开花的时候,这一时期的议会共和制,往前算玩的最好的罗马,最后也因为国家统治范围大增,不得不变更为帝制,共和制在这个时代还没到盛开的时候。

    “基本上所能涉及到的就是这些类型了,这些政体尽皆被使用过,我也不评价了,我将各种政体的优劣也都说过了,这一方面有什么问题你们也别问我,自己思考就可以了。”陈曦说完之后直接堵了其他人询问的想法。

    实际上这个时候就算是荀彧这等智谋之士,也被震得头晕脑胀,这些政体换上一个时代未必合适,但是这些政体,以及陈曦附带提及的下设体系,却能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一种进步。

    这便是陈曦最唬人的地方,我不解释,我也不评价,我只进行叙述,我说的对与不对不要和我辩论,你觉得错就自己思考,反正你说什么我都是笑笑,你想论述我也不会回话。

    总之我说你听,有再多的问题憋着,对与不对不重要,适用不适用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能在其中清楚的感受到,这是国家政体的前进方向,也许不适合与现在,但是在高度上却是真正的超过了整个时代,带着一种超拔出时代恢弘大气,自然有一种高瞻远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