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这是意外

    如果仅仅是这般也就罢了,随着曹昂驾马向前,那群排列整齐的士卒也都踏着近乎一致的步伐开始往前走。

    比起十几天,对付南匈奴的时候,曹昂率领的大军在齐步走这一方面又有了进步,如果说那一次听起来有点重叠的踏步声,那么现在就是近乎合一的踏步声。

    这种迈步向前的威势,让远远等候迎接的曹操不由得一愣,这真的是他大儿子曹昂训练出来的精锐,该不会是在说笑吧,这也太不科学了,这等威势完全不像是七拼八凑的杂兵。

    “对面这支迎接的汉军确实是威武雄壮。”曹操自己有些话不能说,反倒是刘备没有什么忌讳,他也是知兵之人,自然知道这等万余人如一的军团有多可怕。

    “这是我长子昂所训练出来的大军,确实是我的疏忽,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发现昂儿在治军之上有如此的天赋。”曹操大笑道,虽说他完全不信,曹昂这支军团是七拼八凑出来的,天知道训练到这个程度需要训练多久。

    不过不管训练多久,能在他这个父亲的眼皮底下,瞒住他训练出这么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大军,从任何角度,曹操都觉得自己的儿子确实是天赋异禀

    当然这也是因为曹操现在的疑心病不重,还未到昏庸的时候,否则就曹昂现在展现出来的天资,搞不好曹操都要怀疑,曹昂是不是准备对他下手了。

    “曹军这一路大军确实精锐啊。”郭嘉这时倒也没有喝醉,望着迈着整齐步伐迎过来的曹军啧啧称奇道。

    “啊呜”陈曦打了一个哈欠,别人没看出来什么,陈曦倒是看出来,这是速成唬人的方式练出来的。

    “子川,你难道不觉得奉孝所言有理吗?”刘备眼见陈曦昏昏沉沉的打哈欠,颇有些考校的意思。

    “呃,给我万把人,让我训练一个月,这个程度要做到并不算难,我保证对面肯定只会齐步走,转身,以及看齐。”陈曦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已经看穿了一切了。

    陈曦估摸着给自己一万懒懒散散的大学生,违反军规直接军法处置,二十天训练个齐步走,不要求和大阅兵一样,只要求耳朵听起来是一声,估计问题不大。

    要知道人耳时间分辨率有零点一秒,而迈步差不多是零点五秒,高达百分之二十的修正率啊,又不是真要跟大阅兵一样,真真正正千分之一的修正误差

    按照陈曦对于对面司马懿阴暗心理的猜测,搞不好司马懿都已经干掉两位数以上不听话的士卒了,大学军训要是弄一个死亡率的话,估摸着七天下来每个班都能走一个看起来横平竖直的正步走,当然这种违背人性的事情是绝对不可以的。

    “哈?”刘备一脸惊疑的看着陈曦,“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我还不至于乱说啊。”陈曦撇了撇嘴说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对方这种诈唬的方式都是从我这边学过去的。”

    “诈唬?”曹操不满的看了一眼陈曦,连带着曹操一方所有的文臣皆是如此看着陈曦,然而陈曦完全不怂。

    “这其实是一种骗人的训练方式,我记得给文儒讲过,后来文儒觉得我太过于投机取巧将我打出去了,然后自己去训练大军了。”陈曦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我想起来,你意思是说,这个是仪仗队,我想起来了,藏书阁里面有一本书专门讲如何训练仪仗队,以及如何用仪仗队吓唬人。”贾诩望天,隔了一会儿就想起来了。

    说完之后,原本面露思索状的贾诩顿时对于这一支大军完全没有了兴趣,这完全是用来糊弄人的,不过不得不承认,真的很能唬住人,连他都被唬住了。

    “子川,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陈群有些无语的看着陈曦,虽说看陈曦的神情十之八九此事不假,但是这么拆穿了对大家都不好啊。

    “回头等曹公的长子过来了问一下就知道了。”陈曦哈哈大笑道,感觉突然涨了一辈,曹昂都快跟他一样大了。

    曹昂确实没让曹操和刘备他们多等,很快就过来了,曹操上下看了一眼有些风霜的曹昂,满意的点了点头,“做的不错。”

    曹昂当即恭谨的施礼,话说在见到曹昂之后,陈曦才反应过来,赵云貌似敌人也不少啊,好在马云禄还知道藏起来。

    曹昂大概对马云禄也没什么兴趣吧,曹昂需要的大概是大家闺秀,马云禄怎么看都不符合他的要求,怪不得我总觉得关将军将马云禄带回来的过程有些诡异。陈曦摸了摸下巴想到。

    另一边曹操这个时候正在虚心的询问曹昂大军的问题,而曹昂的回答果然没有出乎陈曦的预料。

    “司马仲达确实是奇才。”曹操不吝赞赏道,“居然能想到这种法子来让你一战清除南匈奴,那南匈奴单于和左右贤王你们打算如何处理。”

    “单于呼厨泉因为前几日喝酒过多,晚上到马厩方便,无意间摔倒,脑袋埋在马槽之中,结果因此而被淹死在马槽的积水之中。”曹昂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件事,这理由,曹昂都觉得有些不好开口,堂堂内气离体啊,喝醉酒淹死在马槽,你还不如直说是被他们弄死了,都这么干了,还搞了这么一个理由,明摆着是羞辱对方啊!

    贾诩莫名的看了一眼法正,而法正摇了摇头,表示这不是自己干的,顿时贾诩看向司马懿有了些许的兴趣,这是一个可塑之才啊。

    “那剩下两位呢?”曹操面色自然的询问道,没有半点的尴尬。

    “右贤王刘去卑,因为呼厨泉之死悲痛欲绝,伤心而亡,我们打算将之陪葬在单于呼厨泉的右侧。”曹昂扯了扯嘴说道,这种傻子都知道有问题的事情,司马懿真就这么干了。

    “左贤王刘豹,因为单于和右贤王前后离世,心力交瘁,至今浑浑噩噩,看起来时日无多,而不少南匈奴勇士心慕单于和右贤王,自愿殉葬。”曹昂低头默默地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