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用天下来书写

    陈曦最近在观察周瑜,他发现周瑜最近有些奇怪,貌似对方不想和自己说话了,这就让陈曦有些不太理解了,话说他可没有得罪过周瑜,而且对方不仅仅不和自己说话,也不和荀彧说话。

    颇有一副“我不要和你们做朋友,我不要,不要,不要,你说什么我不听,我不听,我要离远远”的小朋友闹翻了捂耳朵摇头的搞笑,总之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

    陈曦表示自己的智商看起来有些没有在线,完全不能理解周瑜的思考模式,之前大家不还是趴在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吗,怎么突然就冷淡了,这不是还没到长安吗?

    “奇怪啊……”陈曦看着在一旁自己孤立自己的周瑜,默默地转头看向和自己聊天聊的很开心的荀彧。

    “公瑾大概是担心孙伯符吧。”荀彧笑了笑,虽说他的内政和政斗点的数值都非常高,但本身没有害孙伯符想法的他怎么可能会关注到周瑜是怎么想的,再说荀彧发现和陈曦聊天经常会获得一些书本上没有的知识,所以观察周瑜什么的远没有陈曦重要啊。

    “这两个家伙,天天蹲在一起也不烦啊。”陈曦很自然的接上话茬,虽说荀彧这话说了好几遍,但是至今陈曦依然觉得非常有道理,周瑜八成又在担心自己后方的孙策等人。

    虽说陈曦完全不能理解,我方无敌,对方完全没有反手之力的情况下,担心自己人是怎么想的,但是陈曦一贯的认为就是,虽说我不能拿理解,但是周瑜担心孙策这种事情很靠谱好吧。

    话说这么一想的话,陈曦不由自主的延伸出自己某次收上来的瞎眼宫闱小说,名字好像就叫周瑜与孙策的二三事什么的,不过在陈曦想到这件事的时候,瞬间就想到自己的宫闱小说。

    再之后瞬间冷汗就下来了,因为他再次想起来自己那次在看以自己为男主角的宫闱小说的时候,被蔡琰抓住的事情,真的是一身冷汗的节奏。

    “子川,你怎么突然额头上都出汗了,这天也不热啊,该不会是得病了吧。”和陈曦离得很近的荀彧在看到陈曦头上都出现的冷汗不由自主的询问道。

    “想起了某件特别惊悚的事情,简直可怕。”陈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哈哈哈,不知道什么事情居然能将子川吓成这样。”陈群突然凑上来说道,他对于能将陈曦吓住的事情非常感兴趣。

    “一边去,一边去,你没经历过没什么,你要是经历过,回想一下会比我更怕的。”陈曦一边抹汗,一边用另一只手将陈群推开,“现在想想,那次我没死也真是奇迹了。”

    “……”陈群和荀彧二人闻言不由得一愣,没死真是奇迹,什么事情能将陈曦逼到这种程度,有心要问,但是却见陈曦摆手,做出一副打死也不说的表情,便也不好继续追问。

    “公瑾啊,不要担心伯符了啊,他带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有事啊,打一些垃圾而已,这要还能出意外,他也就不是孙伯符了。”陈曦扭头朝着周瑜的方向笑着说道。

    周瑜闻言看了一眼陈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神色却并没有轻松多少。

    “完全不能理解你和孙伯符了。”陈曦无奈的说道,然后扭头和荀彧再次开始商谈。

    贾诩望了一眼神色看似平静,但是眼底却有一抹忧郁的周瑜,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在场这么多人,真正知道周瑜想的是什么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历史上常年自保,精通各种人心,喜欢以恶的角度去猜测人心的贾诩,另一个则是能站在任何人的立场去思考的刘晔。

    不过两个家伙现在巴不得周瑜能玩出新花样,说实话,接下来长安的情况,对于刘备来说不算太好,若非现在不是动天子的好时机,刘晔都想下个狠手,动一动天子了。

    既然他们二人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那么还不如让周瑜尝试一下,毕竟三人的立场有些许的不同。

    至于周瑜所思考的东西,贾诩思考了半分钟之后就果断舍弃了,因为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毕竟相较于他们即将要走的帝国征伐道路,窝在国内这个浅水滩里面去政斗实在是太无趣了。

    因而贾诩对于周瑜的第一项猜测根本没有半点的兴趣,他只是想看看周瑜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破局,或者说如何搅浑水。

    同样刘晔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他的天赋能让他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角度去思考,虽说没有办法完全模拟对方的思维,但是靠这这个精神天赋,还有自己高绝的智力,一般情况下刘晔能拿出和对方相差不大的计略。

    当然如果能和荀谌的精神天赋合成一个的话,在没有智力差距的情况,两人联手可以完完整整,没有一点出入的模拟出另一个人当前的思维方式。

    不过这两个家伙注定没有办法配合,主要还是因为其中有一个主从的问题,当然也有一个是因为没有被逼到过需要这俩联手的那种程度,不过诸葛亮的精神天赋倒是可以双开这俩,只不过诸葛亮当前并没有深入研究过这一方面。

    “你觉得周公瑾这家伙到时候能拿出什么办法?”贾诩传音给刘晔,在场至今还真就他们俩人注意到这一点,郭嘉最近真的是往死了喝酒,毕竟当前是真真正正的没有了战事,在从繁重的政务之中缓过来之后,郭嘉就开始将酒当水在喝。

    这等丧心病狂的做法简直没人性,自然每天醉生梦死的郭嘉有个鬼能力去观察其他人,若非最近确实没有什么事,没有太好的理由阻止郭嘉,恐怕关羽早就禁了郭嘉的酒了。

    “反正我现在是没有什么办法,周公瑾就算比我优秀,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家伙精通统兵作战,乃是一个帅才,玩阴谋未必能超过我。”刘晔带着笑容传音道。

    “那你还不赶紧想解决办法,一旦周公瑾没有办法解决他所思考的情况,到了长安不久一切就会真相大白,我们这边就被动了。”贾诩传音给刘晔说道。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现在我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宗室的其他人,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走上那条不太好的路,虽然对于我们来说根本不需要在意这些事情,但面子不好过啊。”刘晔苦恼着传音给贾诩,宗室要搞天子,扶刘备上位,问题是现在不是时机啊。

    “那你还不赶紧想办法啊,我们再有一天多就进入司隶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贾诩神色平静的传音给刘晔。

    “我现在只希望让周公瑾将长安的水搅浑,否则的话,我们现在用什么手段,都免不了天子对于我们产生恶感,甚至主公努力了这么久的好名声,也要被天子抹黑。”刘晔无奈,他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了,这完全是刘姓宗室在绑架他们好吧。

    “我打算将情况告诉子川,虽说他几乎不管情报这一方面,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该通知他。”贾诩平淡的对刘晔传音道。

    “子川的斗争方式完全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靠着感情和利益相结合的方式将所有的对手一点点变成自己人,可问题是这次是不是自己人已经不重要了,没必要拉子川下水。”刘晔眼中写满了无奈,看着贾诩传音道。

    “我们不能让子川陷到这里面,虽说我跟子川杠了好几次,但是我脑子没问题,我们两个就算这次背了这个锅到时候都有办法将之甩出去,要是子川的话,搞不好子川和主公之间会出现隐患。”刘晔面色郑重的给贾诩解释道。

    “虽说我很不想承认,但老实说,我们这群家伙绑在一起对于主公的意义未必有子川大,他能真正让汉室跨过巅峰,而我姓刘,我和他闹的不高兴是因为我当时认为他做的事情有害,并非是一己之私,现在通知他,我脑子还没问题。”刘晔没好气的传音给贾诩。

    “呵呵,没想到你脑子还挺清楚的,既然你没办法,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来,但是做成什么样,你在一旁看着就是,发生什么都当作没看到。”贾诩会心一笑,表示这件事他来解决。

    贾诩最担心的就是刘晔拉陈曦下水,因为陈曦的对于政治斗争的理解太嫩了,虽说贾诩承认,陈曦的能力极强,但是政治斗争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力强你就没事。

    君不见多少能力强的逆天的家伙,最后却被政治坑死了,这玩意真要黑起来,你根本看不到底的。

    贾诩不担心李优,不担心郭嘉,他在这群人之中只担心鲁肃和刘晔,李优几乎将一切都看破了,郭嘉根本没有插手其中的想法,一直做自己的纯粹参谋。

    贾诩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和李优与陈曦的志向有很大的重合的地方,而且陈曦政治斗争不行,但是陈曦懂如何将人和他绑在一条船上,利益,感情,志向,三合一之下,贾诩清楚,自己,李优还有陈曦始终在一条船上。

    而且当时展开地图的时候,所有人其实都明白了,西进是他们最正确的选择,而西进对于贾诩,李优来说优势非常明显,所以大多数的时候,贾诩乐的帮陈曦挡住身后来的麻烦。

    至于鲁肃和刘晔,其实都跳过,鲁肃是因为想试试陈曦的深浅,而刘晔到底是心存他念,还是向他说的脑子很清楚,他姓刘,其实贾诩是倾向第一条的。

    只不过这对于贾诩来说都不重要,不是他看不起刘晔,玩政斗,周围这一群人加起来都玩不过他,只要他不给刘晔机会,陈曦就能永远安稳的坐在最上面作为吉祥物,镇压住一切不服。

    说实话,贾诩确实需要一个无敌的陈曦,因为陈曦表现出的能力越接近无敌,那么刘备麾下的众人所能发挥出来的能力就会越强。

    因为一个无敌的人物高坐在主位,足够让所有心思不纯的人收敛自己的心思,而这么一来没有了相互斗争的心思,那么麾下才能团结的更为紧凑。

    当然贾诩不否认,这里面也有他的私心,因为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他已经五十岁了,虽说他自信自己还能再战二十年,但是生老病死确实很难阻止。

    陈曦的宏伟蓝图让贾诩动心,他真的想博一下,博一个未来,博一个盛世,他想要如诸子一般光耀历史长河,他想要像先贤一般名垂青史,他想让神话在自己手中诞生。

    荒诞不经的誓言逐渐在他们的手中实现,刘晔和鲁肃可能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曾在长安侍郎位置上空耗十余载,碌碌无为的贾诩,很清楚这意味着他们在变革时代。

    曾经已经冰冷的血在这种变革的刺激下逐渐沸腾了起来,没有什么比理想更具有力量,曾经因为现实的残酷抛弃掉的一切,贾诩再次将之捡起。

    和刘晔等人比起来他已经老了,老的黄土已经埋到腹胸以上,但是重新捡起了理想的贾诩却清楚的知道,他的人确实老了,但是他的心并没有衰老。

    刘晔和鲁肃,以及其他的小一辈现在可能还不理解为何陈曦会竭尽全力去完成自己的计划,而李优和贾诩这等曾经为现实所屈服的智者却已经明白了。

    陈曦不贪权恋势,并非是因为他不贪,而是因为他想贪的东西太大了,大到权势甚至连他所贪之物的附带品都算不上。

    现在贾诩和李优也准备和陈曦一起去贪恋,所以贾诩和李优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人去动摇现在陈曦的位置,他们非常非常需要一个无敌的角色高坐在那里。

    而一个制定有各阶段目标,有严谨计划,有明确时间节点的领头人,在不压制手下众人发挥得情况下,贾诩和李优都知道该如何选择,前半阙,陈曦带着他们帮刘备匡扶汉室,后半阙,便是以汉室为基本盘,让汉室帮他们完成最终的理想!

    这便是贪,贪的不是权势,贪的是天下,真正的天下,以天下去书写自己的过往,以天下去书写自己的姓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