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两种选择

    “陈侯还真是谨慎。”荀攸看了一眼陈曦,随意的说道。

    “哦,哦哦?你说什么啊,我没懂诶。”陈曦左顾右盼,想要抓一个人过来顶缸。

    荀攸摇了摇头眼见陈曦如此,也没有追问,实际上天下间最顶级的谋臣对于李优的身份基本是心里有数,只不过这情况看穿没办法拆穿,李优根本不来长安,不给别人任何拆穿的机会。

    “我们还是来说点别的吧。”陈曦打着哈哈说道,反正你荀攸就算是猜到了也没用,证据呢?最大的证据陈曦已经回收了好吧,当初去颍川为什么要去唐姬那里乱说话,不就是为了做成铁证。

    而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就是铁证,唐姬的身份都知道,而李优能在唐姬面前乱晃,人家当事人都没说李优是李儒,你们这些凭空猜测的家伙算什么。

    唐姬只要否认李优是李儒,那么这天下能拆穿的就只剩下刘协一个人了,而李优只要脑子没病,绝对不会给刘协拆穿自己的机会。

    这么以来,靠着混淆是非,陈曦基本可以保证,到后面唐姬开口之后,李优洗白的可能性很大。

    “陈侯又有什么要指点吗?”荀攸平静的看着陈曦。

    “这倒不是,我只是有点问题想要询问。”陈曦闲扯道,一边闲扯一边想着问一个什么问题,毕竟和这种人交流,不能拿太一般的问题来煳弄,必须要有水准。

    “说来听听。”荀攸还没回答,繁钦,荀,陈群,刘巴,杜袭等人都探头过来,很明显他们对于能难住陈曦的问题都很感兴趣。

    “是这样,我拉着玄德公搞教育,你们都知道的。”陈曦不爽的看了一下这群一起围过来的文臣说道,而司马朗听到这个话不由得脸色泛红,他这个远方表兄当年就是因为陈曦太过理想跑了的。

    “现在的情况是这么一回事,我估计别的东西你们查不到,但是我搞的教育你们还是都清楚,当初说是三到五年教育,现在基本上就是三年了。”陈曦带着唏嘘的说道。

    这么多年来,干了这么多事情,至今没干成的事情就只有教育这件事了,其他的事情,陈曦只要下定决心去干,基本都干成了,而且干的让所有人感到惊艳。

    “这件事我们也都听说过。”荀点了点头,实际上陈曦普及教育这件事何止是听说过,基本上汉室中层以上的每个人都详细了解过,而且不少人等着看乐子,结果至今乐子没看上。

    “是这样的,我一开始普及教育的目的是让百姓识字,千字文那个东西你们也都见到了,我的目的是正常人都认识这些字,学会为人处事的道理,所以当时不是准备了好几套书吗?最后……”陈曦咳嗽了两下没继续说,所有人都知道情况。

    陈曦的想法是六个月速成所有常见字,然后再六个月学会三年级以内的数学,之后再给补一下社会常识,剩下接近两年的时间,其中一年多就上德经,菜根谭,弟子规,孝经。

    最后的半年给学生们交点社会技能,什么科学种田啊,什么泥匠初级啊,瓦匠初级啊,铁匠初级啊,木匠入门啊,总之就是学一门离开学校就能活下去的技术。

    反正陈曦的目的又不是让所有人当官,他的目的只是让百姓能过的更好,有天赋的,老师自然会给于相关方面的教导,没天赋的能靠着学校的教育更好的生活下去,陈曦表示自己已经很给力了。

    公平这种事情,陈曦肯定没有办法保证了,反正陈曦自负自己这么干能让百姓过的比以前好,至于其他的,没办法保证就不保证了,这教育又是他们这群人掏钱的,觉得不爽了,退学啊,不拦你。

    “好了,你那几套书别扯了,大概只有你能在三年间完全吃透,真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陈群撇了撇嘴说道,给学生啃这种东西,别说三年了,搞不好活到八十岁,啃到八十岁都未必能吃透。

    “总之之后就是废除了,我的教材被废除了大半,就剩下极其低级的数术和千字文以及德经,反正肯定学不完,回头最后还要学习社会生存技能。”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废除了理所当然,你将我们这些人恢复到五岁从蒙学入你那个教育体系里面,看看能不能在八岁将你要教的东西学完。”繁钦没好气的说道,这根本就是扯淡好吧。

    “好了,不提这个,反正我觉得我肯定能学完,所以我下调了一部分之后作为教材,结果都是咸鱼。”陈曦不爽的说道,眼见所有人对他怒目而视,陈曦赶紧改口,“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是这样的,因为这个普及教育,完全是补贴性质的,也就是百姓没掏钱,好吧,其实我们也没掏钱,就是管一顿饭,教室也是当地人搭建的,现在的问题是该如何普及。”陈曦默默的看着所有人询问道,当年这条路非常难走,现在勉强已经能走下去了。

    “一方面是士子严重不足了,当年能在青州泰山开一个个的书院,完全是因为我劫掠了整个豫州,将几乎所有的士子绑架了,而现在这些士子远远不够了,就算是一个士子带十个也不够了。”陈曦苦笑着说道。

    当年陈曦刮了豫州的士子确实闹得天下纷纷扬扬,最后在藏书阁的镇压下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也勉强搭建起来了教育的框架,但是随着刘备的摊子铺的越来越大,士子逐渐不够了。

    陈曦一直认为一个老师一批次带五个学生是一个合适的水平,带十个学生就有些顾及不上,而带二十个学生的话差不多就放羊了。

    老师不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曾经陈曦所忧虑得是钱粮不足,无以为继,而现在钱粮不再是问题,老师的数量却成了问题。

    至于速成培养老师,陈曦也不是没有想过,但现在这情况,上一批次培养出来勉强能参加大科考的学子也不过十几个,至于上榜的,老实说陈曦不放水,一个及格的都没有。

    这种程度的素质,连陈曦可以认可范围的合格学生三年才勉勉强强教导出来百多人,更高水准能教授其他人的老师,洗洗睡吧,陈曦直接放弃了。

    也正是因为此事,陈曦才算是反应了过来,对于这个时代大多数的学生来说,他所教授的大多数的知识意义都不大,他们或是冲着那顿饭去的,或是冲着那门手艺去的。

    就算是真正冲着知识去的,对于这个时代的平民来说学习了这些知识,实际上也没有使用的条件,就跟后世中国的英语课一样,九成的人学习了英语,最后能用到的有几次。

    这也就导致这个时代大多数的小孩一开始对于学习极其具有热情,他们的家人也不惜一切的支持孩子去学习这些东西,但是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学会了这些字也没有能用上的地方,兴奋头儿过了之后,从理想回归现实之后,这个时代的人就会思考价值。

    很明显对于大多数平庸的人,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真正的掌握理解教授给他们的一切,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吃一顿免费的饭,学一项能养家煳口的技能,远比那些不知所谓的文字数算有价值。

    毕竟这个世界上天才非常稀少,更何况生活在普通的家庭之中注定不能从先辈那里继承到那些精炼的人生智慧,更不能在合适的时间接受到合适的教育,并且进行相对应的实践。

    少了这些东西,就算同样的智力,最后在社会环境,接触面,眼界等很多方面的影响下,所能表现出来的智慧也足以称之为天差地别,这也是现在陈曦做的教育体系没出来一个普通人出身的智者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言传身教和社会环境在很大的程度上会影响一个人,而陈曦所构建的教育,在那么短的情况下根本不足以改变一个人,当然也不是不能做到,只是花费太大。

    “总之现在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了,这是我当时接手的四个工作之一,你们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是延长教育年限,找更多的士子,还是直接变更教育模式,贴近百姓所需要的教育模式。”陈曦双手一摊看向身旁的众人。

    陈群等人听完皆是面露思虑,陈曦的问题很明确,但这个问题的回答可能会影响到之后百多年的社会。

    选择延长教育年限,且不说花销直接加倍,也不说那些士子老师如何来,单说一点,随着教育年限的加长,底层百姓将会真正学习到知识,这将会实际性的影响整个社会。

    陈曦当前的教育模式对于已经执行了数百年精英教育的世家冲击非常小,而一旦延长教育时限,真的由国家给百姓提供如同世家那种蒙学,中学,“大学”完整的教育,最多三代世家就跪了。

    世家毕竟只占了百分之一的人口,就算智慧者的比例略高,但和普通百姓的庞大基数比起来,只有完蛋一条路可以走。

    可以说选择延长教育年限,会对于现在较为稳定的社会结构造成巨大的冲击,导致当前的社会结构发生巨变。

    因而陈群等人第一时间便否定了延长教育时限,这几乎是世家自保的本能。

    至于第二种专业类型的教育,只进行基础教育,让百姓识字,懂简单的数术,有继续学习的基础能力,然后教授给他们专业的生存技能,这种在这些人看来非常合适。

    毕竟第二种对于他们的危险性明显比第一种要低的多,虽说难免还有那种逆天之辈杀出来,但那基本属于不可抗力因素。

    “第一种很难达成,学生多而士子少,更何况百姓未必要的是这些东西,你之前不也说了他们对于生存技能更有兴趣吗?”这种时候自然只能陈群挺身而出了。

    “问题是第一种可以制造大量的中层干部,让整个组织架构更为合理。”陈曦皱了皱眉说道。

    陈曦也知道第一种执行难度有多高,但是后面要攻占中亚,贵霜,如果只是简单的打下来那没什么问题,只要军事强盛就可以,但是要将之经营起来,那么组织架构就免不了。

    虽说陈曦没有屠杀的习惯,但是陈曦绝对不可能将自己辛苦打下来的领土交给当地人管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点陈曦是非常认可的,如此这般免不了需要大量的中层。

    各大世家确实能抽调出来一部分勉强能用的中层,可陈曦不可能全用世家,也许以后可以,但是在一开始绝对不行,这样就注定了陈曦必须要有大量成型的中层干部。

    至于如何大量制造中层干部,陈曦所能想到只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纯粹军管模式,另一种就是扩大教育规模,延长教育时限,大规模的教育普及,普遍撒网自己培养出来的这么多中层文臣。

    实际上这一招最大的问题不在于陈群等人所想的对于世家,对于社会制度的冲击,而在于这些人凭借读书当官了,后面的人怎么想这一问题。

    这种情况一旦扩大成社会现象,宋明那种舞文弄墨,什么不懂就懂结党营私,以党争为核心,不管国家死活的情况迟早发生。

    因为文臣的官位得的太容易了,绕过了军功制度,避免了战场的厮杀,使得这一条路看起来比另一条更安全,也更靠谱,更重要的是更容易,考试舞弊可比战场拼杀容易的太多。

    所以陈曦才会将之抛出来,因为这种延长教育的模式在当前确实不合适,而且各方面的弊端简直多不胜数,陈曦只要脑子还在他就不可能在当前这个不合适的时间点选择这个不完善的方法。

    更何况这两个选择给在场诸人,这一个注定不可能选择的选项,不就是为了废物利用一下再骗点东西吗,谁让陈曦人手不够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