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不如先下手为强

    汉室这边无所谓盟友不盟友,除了当年打匈奴的时候,汉室想过拉拢盟友,结果整个欧亚大陆,但凡汉室能找到的,不是左右言它,就是好吃好喝的将汉室使臣供上,至于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最后气的武帝大手一挥,大爷我没盟友难道还干不了匈奴?

    之后不用多说了,汉室愣是几百年间都没有盟友了,毕竟已经看清了,国家和国家之间盟友完全不靠谱,只有实力靠谱,所以后面的汉朝也没有做过和某个国家结成友邦这种事情了。

    统统去当小弟,给进贡,我们不需要盟友,敌人我们一个人就能打死,好处我们也一个人拿走。

    因而就连张任等人第一次下战书的时候都是习惯性的说出了再定主从这种话,而不是所谓的亲若一家,互为盟友这种话。

    而贵霜这边输了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我们回头给你们去朝贡吧,也没说要和汉室结成盟友这种话,毕竟结盟了就意味这是同一个层次的,而不结盟的话,至少强大了还有机会抢一下老大的位置。

    当然张任等人恐怕都没觉得这么做有错,对于他们来说这大概都能算是一种刻在骨血之中的习惯,盟友什么的,我们什么时候有过,倒是小弟有不少。

    另一边贵霜都城白瓦沙也终于收到了前线传来的急报,韦苏提婆一世看着赫利拉赫三人的密信,不由得有些叹息,再无之前那种张扬,汉室在陆地上依旧如此强势,近乎全灭了吗?

    【看来对于汉室我还是需要思考思考啊。】韦苏提婆一世略带头疼的说道,他们的海军再怎么靠谱,遇到这种近乎无敌的陆军也是扯淡,而汉军的陆军真的太强了。

    【看来必须派遣中亚的沙漠骆驼骑和汉室过过手了,帝国南方的陆军战斗力太过平庸,虽说有相当优秀的将校,但士卒本身的战斗力还是有些差了,派中亚的精锐去试试水。】

    益州汉军在文伽地区的惊艳表现并没有让韦苏提婆一世生出什么恐惧心理,相反这份汇报更是激起了韦苏提婆一世的战斗**,在国内已经没有对手的他,渴望新的挑战。

    “命令拂沃德尝试在葱岭南部制造点小摩擦,允许他下点重手,但是告诉他,如果不敌的话,那他就去死吧。”韦苏提婆一世对着书记官冷冷的说道,作为一个控制了国家机器的暴君,他的言行极其凶暴,命令也极其的严酷。

    记录命令的文臣心惊胆战的快速将内容写好,然后韦苏提婆一世确定命令之后,让人快马送往唿罗珊的拂沃德那里。

    和布拉赫那个韦苏提婆一世看重,但是却依旧需要磨练的新人将领不同,拂沃德算是韦苏提婆一世手下相当锋利的几把刀之一,不管是实力还是能力亦或者经验都算是贵霜真正能拿出手的将帅。

    加之手上拥有一支就算是在整个亚洲地区都非常强横的精锐骑兵,韦苏提婆一世对于他也算是相当的倚重,之所以下达这种命令只是让对方更上心一些。

    不过也亏韦苏提婆一世的命令极其强硬,让拂沃德不得不慎重应对,才避免和李樊稠打一场不利于他们的战斗,否则的话,纵横中亚难逢一败的沙漠精骑,恐怕就没有后面那些战绩了。

    作为贵霜最精锐骑兵之一,在特殊的地形战斗力甚至足以压制西凉铁骑,甚至在其他地方有防备的情况下也不怕和西凉铁骑厮杀,但第一次战斗就大意了的情况下,没被李一锅端了,也真的是韦苏提婆一世保佑了。

    并州北部,二十万汉军浩浩荡荡的南下,赵云解决了南匈奴之后便命人传讯给了后方,也算是让众人不再担心后方战事。

    “果然南匈奴这种渣渣完全不耐打。”陈曦看完信之后撇了撇嘴说道,“话说,按照我们这么进兵的话,大半个月之后才能到并州的边境吧,之后回到长安有需要七**天吧。”

    “大概比你想要的更慢一些。”荀神色平静的看着陈曦说道。

    “简直要命啊,你们为什么不修路啊。”陈曦不爽的对荀说道,并州这地方多好的,能种田的地方不少啊。

    “一没钱,二没货,再说这边当时是汉胡杂居,路修过来意义不大,又不是谁都跟你一样喜欢修路。”陈群代替荀回答道。

    “你看你,这就门外汉了吧,不是我喜欢修路,只是我喜欢让所有人有事干,只要让他们有事干,他们就没有心思搞那些不利于国家的事情。”陈曦撇了撇嘴说道。

    “你的这种方式我完全理解不能,虽说总感觉有歪理邪说的地方,但大体上看来好像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错误。”陈群摇了摇头懒得搭理陈曦。

    “哈,你看仲德这两天没事就总是找陈公台的麻烦,前一段时间加班加到半夜的时候,他和公台一起干活多和谐的,所以说有了空闲人就会没事找事。”陈曦伸手一指程昱和陈宫的方向,两个家伙又在辩驳。

    陈群扭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陈曦这种歪理邪说,想要辩论的话总是有些不太好辩论。

    “看吧,这都是闲得慌,对付这种没事找事做的就应该让他每天加班,而且你们不觉得,将精力脑力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辩驳上完全是脑子有问题吗?还不如去干活。”陈曦不爽的看着和陈宫撕撕撕的程昱。

    话说程昱这个老头精力真是旺盛,这一路几天下来,骑马骑的陈曦浑身上下酸痛,郭嘉最近连话都不想说了,贾诩也都没什么动静了,其他多数的文臣也都有些蔫,唯独程昱每天精力充沛的去和陈宫战斗,陈曦表示自己很不高兴。

    这种无意义的辩论让人很无趣啊,反正程昱肯定不能将陈宫说法,每天浪费口舌的意义何在啊。

    “唉,仲德也确实有些……”荀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没说出打击程昱的话。

    “所以说尚书们都应该加班,都应该在尚书令的率领下加班!”陈曦兴冲冲的蛊惑着荀。

    “你也是闲的。”繁钦驾马从陈曦的身旁过去,随后回了一句。

    “别以为你是我妻的堂哥就可以诽谤我。”陈曦想也没想的对着繁钦说道。

    “子扬,你发现没,子川没人撩拨就跟要累死了一样,一旦被人撩拨就会特别兴奋,完全没有那种疲累的感觉了。”郭嘉传音给刘晔说道。

    “他一直都是这样,累大概都是装出来的吧。”刘晔带着一种怀疑开口说道。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累大概都是装出来的。”郭嘉深觉有理,然后莫名的眼中滑过一抹精光,但是本人却带着一种昏沉询问道,“子扬,那件事打算怎么处理?”

    “呃。”刘晔微微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给郭嘉说。

    “你该不会连我都不信吧。”郭嘉不爽的看向刘晔。

    “这倒不是。”刘晔张了张口,给郭嘉解释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内容。

    郭嘉一听这话估摸着有戏,就再次询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刘晔沉默了一会儿,“各家都有各家难做的地方,我家也好不到哪里去,家门不幸,好在还有顶梁支柱,世家难免要做出选择,家主并非是不能牺牲啊,为了家族,族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郭嘉闻言双眼一眯,刘晔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换家主有些太过急切了吧。”

    “到了现在岂能再犹豫下去了。”刘晔摇了摇头说道,他准备扶刘备上台,来个从龙。

    “现在时机未到,你太急了,不符合我们之前的计划了。”郭嘉虽说有些心动,但是该是他的就是他的,根本无需如此,所以他并不着急,反倒现在下手在郭嘉看来太急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了,他已经这样了,走到这一步,如果继续让他高坐在主位上,我们恐怕会被动的。”刘晔摇了摇头传音道。

    “那其他人怎么处理,这一次子川将所有人拉到一起,你也看到了,他们的能力真的非常厉害,我们总不能自断臂膀吧。”郭嘉略带不满的传音给刘晔,刘协真没有这群人重要。

    “赶出去,让他们自立门户。”刘晔略带冷意的说道,这一次北上他真的见识到了各种惊才绝艳的人物。

    “我们的实力够了,但是这么做的话,恐怕伤亡不在小数,我并不相信你有把握在长安一把将所有人拿下,如果能彻底拿下,我支持你,如果不能,你还是放弃这个提议。”郭嘉大致的估计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差距,最后果断否决了刘晔的提议。

    “长安我们还有不少的后手。”刘晔沉默了一会儿开口。

    “不够,远远不够,荀文若他们必然知道文儒的身份,只是不能拆穿而已,你觉得他们能差我等一筹?不是我小看自己,我们除了眼界超过他们,其他的真是两说。”郭嘉传音给刘晔说道。

    “大概是了。”刘晔沉默了一会儿,认同了郭嘉的回答。

    “所以说,别想着这些投机取巧的,而且现在不是时机。”郭嘉传音给刘晔。

    “但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我,在于其他的刘姓宗室,我提出这个计划也是顺势而为,这次他干的实在是太差了,就算我不提,宗正肯定会提。”刘晔无奈的传音给郭嘉,刘虞现在必然是看好刘备。

    汉代最坑的地方便是在这里,汉代宗室和皇帝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利益共同体,虽说双方的利益有很多重合的地方,但是汉代的宗室和皇帝真心不是一路人。

    对于汉朝皇帝来说,大多时候都不是“总有刁民想害朕”,而是“总有宗室想害朕”或者“总有外戚想害朕”,所以对于汉朝的宗室和外戚来说踢掉这一任皇帝,换个新皇帝并不是不可接受的。

    很明显,现在刘备有能力,有实力,跟着混有肉吃,又席卷了天下最富硕的地方,而天子刘协从上位之后的表现就有些糟糕,既然如此何不换一个,以刘备的实力又不是不能压住那些乱党。

    所以现在汉长安的大臣还没回过神,宗室那些脑子清楚的家伙已经反应了过来,我们为何不扶刘备上位啊,对方的文治武功就算他们不扶,上位也只是时间问题。

    混个从龙之臣拉近一下双方的关系,总比这份好处给了外人要好吧,当年刘秀靠着世家上位,最后从龙之功大半都被世家给分了,现在汉朝变成这样,有很大程度都是当年挖的坑。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们不先行拥立刘备呢,与其好处让别人拿了还不如自家内部消化掉,反正天下这形势,要是老刘家的刘备都不能上位,那完蛋了,老刘家可以洗洗睡了。

    现在这个情况不是很明朗了吗?老刘家要么是刘备上位,要么就是被推翻了,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让刘备先上位,占个拥立之功也好啊,反正老刘家现在刘备的情况很好啊!

    因而在刘备北上之后,老刘家的宗室就开始自发的串联起来,而刘虞亲往北方说服乌丸其实也是在向刘备示好,并且像其他的宗室告知自己的立场,要知道现在的宗正,也就是宗室之长就是刘虞。

    刘虞这个姿态妥妥的是让宗室赶紧站队,而刘家宗室之中虽说傻的不少,但好歹还是个人啊,好赖总能分清,自然宗室快速的站好了队,团结在刘虞的这个宗长的四周,然后去拥护刘备。

    这也是刘晔为什么要说,就算他不管,回头到长安也会闹出来这一出,而且宗室请天子下台,刘备上位,刘备还拒绝的话,那刘备得罪的人恐怕就不只是刘姓宗室了。

    以刘晔对于天子的了解,恐怕到时候刘备连大义都会被刘协剥掉,刘协根本不懂事,而同样以刘晔对于刘备的了解,被刘协这么恶整一番之后,仁至义尽的刘备绝对下狠手。

    既然注定是这个结果,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