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章 并不逊色?!

    【这家伙装的也太扯了吧,生怕我们不知道啊,不过这会不会是欲擒故纵啊。】张任心下有些犹豫,【算了,不管是不是这套了,能不能遇到那玩意还是一个问题呢?】

    “算了,不扯我们那边了,我们的监察正在盯着我,说说你们那边,说说你们那边,哦,对了,还有这个酒没,这酒不错。”卡拉诺眼见莱布莱利盯着自己有些心虚的岔开话题。

    “这酒我们也不多,是我们国家陈侯所研究出来的,我们存货也不多。”张任笑了笑说道,“不过你们要是有需求的话,到时候我们可以在之前停战的地方立一个坊市。”

    “陈侯吗?”卡拉诺复述了一下,看起来像是在记忆,“不过我之前听你说,你们趁国内无事南下,这是说你们国家也发生了一些什么吗?”

    “北匈奴回归了。”张任神色镇定的对着卡拉诺开口说大,卡拉诺闻言不由得一愣,“地处西域以北以西的北匈奴,和汉室纠缠数百年,最后西退的匈奴人?”

    “是啊。”张任点了点头说道。

    这时席宴上,贵霜人的声音骤然消失,皆是停杯看着张任,匈奴啊,这才是月氏后裔永远无法遗忘的痛苦记忆。

    毕竟任何一个国家国王被另一个国家斩杀,而且头颅还被做成了酒器,都是奇耻大辱,而时隔三百年,贵霜至今未能报仇雪恨。

    不过北匈奴的近况,贵霜还是大致知道的,毕竟贵霜在之前也是握有中亚的帝国,而当初的北匈奴实际上也在那一地区晃荡。

    贵霜倒不是没有和北匈奴交过手,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贵霜帝国正在走下坡路,而北匈奴的实力说强吧,也就是个一波流;可要说弱吧,那是一个帝国开启战争的标准配置。

    这个程度就刚好卡在当时正在衰落的贵霜帝国的喉咙里,你说强吃吧,当时贵霜帝国内部问题一堆,未必能强吃下去;说是耗吧,中亚那个时候又在闹分裂,拖的时间长了,说不定还没打完北匈奴,中亚那些地方就崩掉了。

    不得已贵霜只能多多少少的派点兵力去对付匈奴,可惜这种添油战书对于匈奴来说毫无意义,反倒还因为拖的时间太长了,在上代贵霜皇帝胡毗色伽手上,花剌子模直接分裂了。

    这下彻底完蛋,贵霜的皇帝发现这么一来他们貌似对于匈奴有些鞭长莫及了,自己的北方都分裂了,他们如何能派兵继续去骚扰匈奴,最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同样北方问题也就成了史遗留问题了,韦苏提婆一世上来自然也就是得过且过了,反正是史遗留问题,解决不了交给后人就好了,所以到韦苏提婆一世时期贵霜和匈奴实际上已经没有了摩擦。

    不过前一段时间韦苏提婆一世将中亚再次收入囊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花剌子模的骆驼骑兵关于北方匈奴人的事情。

    当时暗搓搓着就等杀人立威的韦苏提婆一世,能找到最合适的立威目标就是匈奴。

    本身和自己有血仇,就一开始而言比汉室这边的白登之围更耻辱,国家被灭了,自家老大的脑袋被对方砍了做成了酒器,可以说,若不是后面汉室和匈奴的双方死的人都破了百万,贵霜和匈奴人的仇恨才有资格称之为血仇。

    当时韦苏提婆一世已经做好了损失十万大军干掉北匈奴的准备,毕竟韦苏提婆一世可是比那些下面的人更清楚匈奴人的战斗力,光是那一个军魂军团就足够头疼了。

    然而等到韦苏提婆一世偷偷派人去调查之后,却发现匈奴人已经没了,韦苏提婆一世还有些不解,后来经过大量的探查之后确定盘踞在西域以北以西的匈奴人真没了。

    也就是说韦苏提婆一世的立威目标已经没了,这就尴尬了,没地方立威了,虽说之前韦苏提婆一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强权,但是现在他需要证明自己的功绩,让自己有一个不可被动摇的根基。

    结果他的目标跑了,这也是为什么后来韦苏提婆一世将目标转到汉室身上的原因。

    如果有匈奴的话,韦苏提婆一世用匈奴立威之后就会停手,而现在没有了能证明自己功绩的匈奴,那么贵霜所能选择的只有一个国家了,那就是汉室。

    “虽说我们不知道你们这百多年是怎么过来,但是以你们和匈奴人的仇恨,如果知道北匈奴在哪里,大概早都应该杀上去了,为何你们没有前去?”卡拉诺无比自然的询问道,不过话语和口吻都有些不太像之前,张任估计应该是其他人让卡拉诺询问道。

    “因为太远了,按照我们的估计,等我们去了,估计匈奴人已经被打完了。”张任无奈的说道,“我们国家比较大,而我们处在的位置距离北方草原路途遥远。”

    “所以,你们无法前去对付匈奴人,只能南下了来收拾这些藩国了?”卡拉诺大笑着说道,“这确实是你们汉室的思考方式,不过你们就如此笃定匈奴人会那么快被你们击败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匈奴人的尸骨都应该寒了。”张任傲然的说道,“甚至在你我交战的时候,他们的尸骨就应该寒了。”

    “……”卡拉诺看着张任略微有些吃惊,“你们尚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就如此笃定?”

    “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我们汉室收到消息之后去了多少勐将良臣。”张任苦笑着说道,“兀将军这种,去了大概有十几个吧,我这般具有军团天赋的去了好几十,其中如严将军这等精于统兵作战的将帅,也超过两手之数。”

    这一次张任清楚的听到了贵霜这边吸凉气的声音,如果真如张任所说,那么匈奴人恐怕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匈奴人会不会彻底死绝,贵霜人倒是没有想过,毕竟这群人也是东躲西藏百多年精通逃窜和战斗,不至于一次性全灭的。

    “莱布莱利,他说的是真的吗?”布拉赫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面露惊色了,当即传音给莱布莱利,和大多数的武将不同,布拉赫所观想的佛陀并不具备强大的战斗力,但是他能分辨话中真伪。

    “真的……”莱布莱利苦笑着传音给布拉赫,“汉帝国依旧强大的让人绝望,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印象之中就没见过这个国家衰落过,上天还真是不公平啊。”

    “好几十个军团天赋吗?”卡拉诺这次真的带上了颤音,这还是北上的那些人啊,这里至少有三个还没北上的,再想想其他地方也肯定还有漏网之鱼,汉帝国不愧是傲立于此世的强盛帝国。

    “嗯,可能都少说了,我们国家也挺乱的。”张任想起国内的情况不由得叹了口气,国内的纷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问他们国内怎么了?”赫利拉赫当即传音给卡拉诺。

    “你们国内难道发生了什么吗?”卡拉诺带着一种好奇询问。

    “告诉他们事实,直接告诉他们事实,隐瞒没有意义,他们之中的那个叫做莱布莱利的人能分辨出话的真假。”张任还没有开口,张松和张肃两人直接传音给了张任。

    汉室这边的文臣也不是省油的灯,一直在察言观色,虽说不知道之前布拉赫和赫利拉赫传音说了什么,但是却发现对方的神情变化,两厢猜测一番基本就明白了。

    “我们国内的情况有些复杂,整个国家形势比之前还好,但我们国家天子出现了问题。”张任苦笑了两下,还是觉得不要提刘曹孙三方了,至于对方能辨识真伪,这不是问题。

    【天子吗,真的是一个好称唿啊,上天的儿子啊,怪不得运道那么高,形势那么好。】莱布莱利心下吐槽道,但也记得告知布拉赫对方说的是事实。

    不过张任也就提了一句,然后就岔开了话题,刘曹孙三人还是不要提的好,国内分裂的事情还是不提的好,就算他们一路大军就能抵住贵霜,但最好还是不要作死的好。

    “说来我们打算重开南丝绸之路,你们有没有兴趣和几百年前一样继续转运。”张任笑着对卡拉诺说道。

    “自然愿意,这可是一个好事,我们帮忙保护商道的,不过你们得稍等一下,西域那边我们需要准备准备。”卡拉诺想也不想就应下来了。

    当年贵霜还叫大月氏的时候,干转运平白得好多钱,后来不是因为将中亚丢了,迫不得已才放弃了这个大好职业,现在有机会重操旧业贵霜还是乐意干的,国家没必要和钱过不去的。

    “不是西域,是这边。”张任摇了摇头说道。

    “那也没问题,这边也可以,我们可以转运到别的地方去。”卡拉诺笑着说道,这种商业往来并不损害国家利益,而且好处很多,脑子有问题才会不答应。

    “那税务和价格方向我们就需要好好核算一下了。”张任笑了笑说道,这是席宴上再次恢复了那种热烈欢闹的氛围。

    “这些都不是我们的事情,自有人处理。”卡拉诺伸手指了一下现在正在和张肃蹲在一起的赫利拉赫笑着说道。

    “我发现一个问题,你们国家的士卒没有特殊的协调性,而且你们除了云气军阵,和军团天赋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加持能力。”眼见莱布莱利等人都已经被汉室的文臣拉走之后,卡拉诺传音给张任说道。

    “难道你们还有什么特殊的加持能力吗?”张任好奇的说道。

    “嗯,之前听闻你们汉室有数十位具有军团天赋的将帅,确实让我们心生惊惧,但是冷静下来,就会发现,其实你们现在很强,不代表以后很强。”卡拉诺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任眉头皱成一团看着张任。

    卡拉诺摇了摇头,只是缓缓地绽放出一抹辉光,之后又绽放出信仰加持,然后看向张任,“张将军,再战一次,你可能胜我?”

    “军团天赋?”张任大吃一惊。

    “对,军团天赋,作为之前败在你手上的对手,我也不瞒你,我的军团天赋叫做皈依,将纷杂的信仰熔炼成我所信仰的形象,发挥出这个佛身的加持,之前和你战斗的时候我所显化的并非是我的佛身,我的佛身乃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无能胜明王。”卡拉诺郑重其事的说道。

    “将军,你觉得再战一场你还能胜我?”卡拉诺轻叹道。

    张任皱眉,略带不解的看着卡拉诺,这家伙跑到自己面前是为了炫耀?脑子没发烧吧。

    “将军是不解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是吗?”卡拉诺看着张任。

    “确实不解。”张任点了点头。

    “只是明白了我贵霜不逊色汉室而已。”卡拉诺平静的说道。

    “哦。”张任不咸不淡的说道。

    “汉室现在确实强过我们,但是一方面你们的士卒与士卒之间缺乏了那种先天性的默契,另一方面你们缺乏特色,军团天赋你们有我们也有,军阵你们有我们同样也有,而我们所拥有的信仰加持你们并没有,你们在潜力上和我们差了两处。”卡拉诺带着自信诉说道,然而张任只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听完好像无动于衷?”卡拉诺在给张任说完之后,带着得意看向张任,以期从对方面上看出恼怒或者其他神情,然而张任的完全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不是好像,而是事实上我确实是无动于衷,你觉得我在我们国家能排到多少?”张任盘坐在卡拉诺面前询问道。

    卡拉诺摇了摇头,张任随意的说道,“我没上榜,所以你在我面前说这个我真的是无动于衷,更何况,我真的不觉得你们有多强,而且如果你要以这个界定我们的强弱,我觉得你最好不要。”

    “你没上榜?”卡拉诺难以置信,为一个具有军团天赋的将帅,居然没有上榜,这怎么可能,若非他知道对方没有骗他的意义,这一刻免不了口舌之争。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