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会盟

    这个要求张肃等人也是心里有数,毕竟之前的约战他们获胜之后,他们就估计过,对方在收拾好心情,就需要和他们进行和谈。

    这一点不管是汉军还是贵霜都是非常需要的,有些东西如果不见面详谈的话终归是缺乏一些东西,所以张肃等人对于这一方面也有所估计,只是这地方很有说法。

    首先不可能在双方任何一方的营地,虽说之前约战获胜之后,汉军放了贵霜,但要说让严颜带着十几个人去贵霜营地,严颜又不傻,肯定不会去做,这不是胆量的问题了。

    同样贵霜虽说被汉军抓了放一遍,但并不代表布拉赫愿意再这么丢人一次,就算相信以汉朝的大度,在之前都没有下死手,这一次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可那毕竟不是什么太舒服的感觉。

    所以贵霜会和汉军进行详谈,但是却不会到汉军营地来详谈,同样汉军这边只要脑子没病肯定不会去贵霜的营地。

    这么一来贵霜和汉军详谈的地方就只能另选了,只不过汉室在这片不太熟,而最近主要的事情是收拾那些多少年都没有证明过自己存在的藩属国。

    张肃,秦宓等人也不太愿意去做这些无聊的事情,最后这件事就甩在贵霜手上了,给你们贵霜一个面子,你们拿出方案,我们只要觉得不是很离谱就是这样了。

    而现在贵霜给出的提议就是,我知道你们估计也不想来我们营地,我们也不怎么想去你们营地,要不这样啊,我们弄出来三个地方,你们看着选吧,选上哪个,我们双方都派人去布置。

    在贵霜使臣对着地图努力的解释下,张肃等人合计了一下,恒河就恒河吧,虽说距离双方都有些远,不过这没有什么,离得远点也好,于是就选择了恒河和贾木纳河汇合处下游一百多里的一个地方,然后双方准备在那里修东西留做纪念。

    反正修的人不会是自己,张肃合计了两下到时候去了再说,这两天先收拾附近的藩属国,将这群混蛋收拾一顿之后,回头再说去的话,反正时间还有一些。

    贵霜使臣在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便驾马回自己的营地,相比汉室这边还有些推三阻四的举动,贵霜那边在确定双方的会谈地点之后,当即就有一名内气离体带着三千本部先行奔赴了过去。

    布拉赫还在对方走的时候,给汉室这边送了一封信,询问是否要贵霜帮他们准备各种材料,他们贵霜打算在那里修一个永固性的建筑,也就是佛塔,问汉室这边有没有什么需求。

    张肃当时估计脑子都没有动,直接让布拉赫准备四九天坛的材料,反正汉朝这边只要有大事那都是要祭天的,而祭天就少不了天坛,张肃一寻思对面要建造永固设施,那他们这边也就建一个。

    虽说不能建造九五制的天坛,造个四九的还是可以的,所以便给布拉赫回了个这个,然而等到张肃过几天去的时候,他要的天坛连个石材都没有收集好,这时张肃才反应了过来。

    “我们也收拾收拾准备一下,这一次集会没什么好说的。”张肃笑着对众人说道,“我们的任务非常明确,就是将双方国书上的细节协定好,至于武将,不要坠了汉室的威风就好。”

    “当然到时候免不了我们问询贵霜内部情况,贵霜询问我们内部情况,照实了说就是了,不必怕他们,还有最后那一桶高度蒸馏酒不要勾兑了,拿去给贵霜灌了。”眼见所有的文武群臣都露出了悟的神色,张肃当即笑着说道。

    “酒这个东西真不好说啊,我最近收集了大量贵霜的材料,那边主要的修炼方式是佛陀观想。”秦宓皱着眉头说道,“而根据原始佛经,佛是不允许无故喝酒的,治病什么的倒是可以。”

    “呃,还有这么一说?”张松皱了皱眉头说道。

    “嗯,他们那里讲究酒能蒙蔽五蕴之中的色蕴,所以佛教徒一般不喝酒,而你可以看到,他们都是用这种方式修行的。”秦宓无奈的说道,“所以酒就不用准备了。”

    “还是准备上,大月氏当年是喝酒的,更何况我们为何要顺着他们的意思,可以少喝,但是不喝的话,败者有资格?”王累不屑的说道,“前三杯敬酒,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都必须喝。”

    “我们是胜者,至少大致的礼仪必须是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可以照顾他们,但是主从不要弄反了啊。”黄权笑着说道,“不喝酒好啊,不喝酒才容易灌醉啊,我就不信他们有脸当着我们面用内气将酒化解掉。”

    当年关羽,张飞,赵云在虎牢关表现得那么强横,但是下来在一众诸侯给敬酒,敬到头晕脑胀的时候,也没见说是当着别人面用内气将酒化解掉,那完全是不给面子好吧。

    就现在的贵霜,刚刚被他们按在地上大力摩擦了一顿,有个鬼资格给汉室甩脸?

    众人闻言连连点头,是这么一个道理,有什么怕的。

    之后两天泠苞等人大力的收拾附近那些不听话的藩属国,将其中那些被张肃筛选出来,据说是跳的特别凶的小国一个个给平了,国库全部扒了,人口先寄存在附近的藩属国之中。

    总之最近泠苞,邓贤等人据说是将中南半岛闹得鸡犬不宁,然而没有一个小国敢说汉室这是暴政,全都在默默的等待着汉室审判的结束,谁让当年作为宗藩体系一员的他们不给宗主国朝贡。

    “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我们就一起上路,到时候按照之前的分配好的,德昂你们几个留下来。”张肃对着李恢等人说道,“至于泠苞等人,传信给他们,让他们不要磨蹭了,在后天之前不能解决的藩属国就算过了这次清算了,下次有时间再继续清算。”

    “诺!”一众文武皆是点头,然后各自散去处理各自的事物。

    次日一早,严颜带领着张任,木鹿大王,兀突骨,吴懿,孟达以及大多数的文官前往约定好的地方,相对来说距离还是很遥远的。

    至于孟获等人则被留下来看守营地,大军的营地怎么也需要留下来一个靠得住的人物看守,倾巢而出这种事情,谨慎如严颜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至于杨怀的三千本部已经和贵霜大将阿米尔的本部先行抵达了会盟地点。

    等到张肃等人抵达之后,他们才发现这破地方基本上就是一片荒芜的平原,至于他们想要的永固建筑,不管是佛塔还是天坛现在连个地基都没有。

    顺带佛塔还能好点,天坛所需要的建筑材料汉白玉,现在贵霜还不知道怎么搞定,能想到的只有到雅鲁藏布江的上游去开采,然后运送过来,不过这个距离有点糟糕。

    至于文伽王朝附近,上等的这玩意还真没有,所以贵霜现在也有些不太好给汉室解释,他们真的准备硬着头皮跑到雅鲁藏布江的上游,靠近青藏高原的那地方去开采。

    当然,除去这一点以外,其他地方贵霜确实做的相当的不错。

    “尊敬的严将军欢迎您的到来。”布拉赫八成是因为败在了严颜手上,而且也算是输的心服口服,所以现在每一次,不管是派人前来面见严颜,还是自己见严颜都特别的客气。

    “不必客气,布拉赫统帅。”严颜对于对方这种尊重也非常的满意,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不过很明显布拉赫还是示意严颜先行,看得出来当初一战真的让对方心服口服。

    “嗯,请了。”严颜客气了两下之后,还是先行迈步前行,而布拉赫也紧跟其后,这时严颜等人也才注意到对方率领了六个内气离体的武将。

    双方入座之后,贵霜看起来也没有夺汉室主位的意思,严颜上座之后,就开始给贵霜一一介绍。

    “这位是汉建威校尉张任。”严颜开始指着自己人一个个的介绍过去,顺带张任之前是别部司马,这还是因为要出兵所以才加官了,否则官职更加糟糕。

    一众贵霜文武皆是见礼,当日张任的表现他们也看在眼里,拥有军团天赋的将帅,不容小视。

    不过在一众恭维之中,唯有一名贵霜将帅面露不豫,而且恰好就是当日和张任互通了姓名的卡拉诺,因而在介绍完众人之后,张任不由的询问对方,“卡拉诺,之前为国奋战,你我见个生死,下来战场我敬佩你的忠义,但为何你的眼神之中看我有所不屑。”

    卡拉诺闻言,面上更是不爽,但毕竟是会盟,有什么话都可以说,所以直接开口道,“那一日,你将我本阵击碎,又问我可愿投降,那时对我来说大势已去,我已经应下,为何你还要将我射落。”

    一众贵霜武将也都看向张任,卡拉诺这件事在贵霜武将的圈子里面已经流传了开来,卡拉诺和很多人都对此非常不爽,明明是你先招降卡拉诺的,而且卡拉诺也应下了,你何必还要下手。

    那一战不管是贵霜还是汉室都没有诈降的意义,你这么做伤感情,你知道不?

    “呃,你当时不是摇头吗?摇头难道是同意?”张任不解的询问道,顺带扭头看向其他人,汉室和贵霜的众人在听到双方的话皆是一脸不服的看着对面。

    “我不是摇头啊,我是晃头……”卡拉诺嘴角抽搐了两下,“算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当时那种情况,你做的没错,我输的不冤。”

    其他的贵霜武将还有没弄明白情况的,来回询问了两下之后皆是一脸无奈,这种完全是文化习俗的问题了,他们那边左右晃头表示答应,汉室那边左右晃头就是摇头,就是不答应。

    “哈哈哈,为了我们双方化解了误会干一杯!”严颜毫无节操的端起酒碗,让人给武将都倒了一碗高度蒸馏酒,这种酒号称不用内气解酒的情况下,内气离体三碗也就撂倒。

    贵霜的将帅闻言也都端起酒碗,和秦宓估计的不一样,贵霜的将校完全不拒绝喝酒,相反出身月氏的他们,和所有北方人民一样对于酒有一种刻入骨髓的爱好。

    和佛教融合之后,他们极少数没有改变的习俗之中就有一项是喝酒,甚至佛教都被他们掰歪了。

    这也是为什么贵霜的内气离体分成两种,一种是观想而出,吸收其他人内气成就的内气离体,另一种则是被吸收了内气,成就寂灭虚无重新走出来的和尚。

    当然后一种大多数都不是真真正正的寂灭之后再行复苏的,老实说在被吸收了所有内气,没有一点残留之后,以佛经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为核心,重燃出来的都是心性,意志极强的怪物。

    也即是说真正不喝酒的只有极少数的真和尚,其他贵霜的内气离体和汉室这边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酒照喝,肉照吃,不喝酒吃肉,就靠吃青菜怎么可能能补气血。

    目犍连能修炼到那么强,甘宁居住在他那里的时候,每天不是鹿肉,就是熊肉,真以为目犍连看着甘宁吃肉,自己吃树叶水果,开什么玩笑,人家吃的是五净肉好吧。

    练武的话,完全吃蔬菜等着练废吧,营养跟不上那不是作死?

    一碗酒下肚,贵霜当场就有两个将校面红耳赤,但皆是不住嘴的夸这酒够劲道,和北方的胡人一样,贵霜人同样喜欢这种烈酒。

    同样也是这一碗酒下肚之后,双方的气氛热烈了不少,布拉赫当即拍了拍手让准备好的舞女上来开始跳舞。

    和中原汉室那种需要上台面的舞蹈不同,贵霜这边就不讲究这些,就是火辣就是热情,用汉室的话来说这就是靡靡之音,亡国之乐,不过一般来讲成年男性都有这么一面。

    嘴上义正言辞,说是不要不要,真的专门跳来给你看的时候,其实多半都是目不转睛,尤其是贵霜这种扒了好几个国家,将其中算得上天香国色的舞女全部弄过来的这种,就算是严颜都有些心火。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