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同为汉天子,昏君与刘协

    汉帝国虽强,但其他帝国也不容小视,在接下来的那个时代,非是一个人就能纵横的时代,就算有明月高悬于天,恐怕群星也会仍旧璀璨,每一份力量在接下来的那个时代都是无比重要的。

    这也是陈曦等人开始努力培育下一代的原因,毕竟就算是陈曦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保证汉帝国在迈开征服的脚步之后的后勤线,陈曦不担心汉帝国的战斗力,这个时代汉帝国不弱。

    为了保证未来迈开征服脚步的后勤线,陈曦不得不尝试太多的方式,毕竟在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没有一个帝国真正统治过三千万平方公里以上的本土版图。

    而陈曦现在要做的就是,不仅仅要占领这个超越三千万平方公里的基本盘,还要以此为基准进行统治,并且努力以此为核心扩大自己所塑造的汉文化圈辐射范围。

    这些事情都是前人从未做过的事情,所以偶尔陈曦也不得不扯淡一下说是前路无路,我也需要横刀斩开一条通往理想的道路。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个人陈曦一直没有办法规避,那就是天子刘协,这是一个对于整个天下都有着非常明确影响的人物,同样这也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人物。

    对于怎么处理这个人,陈曦一直没有太好太明确的办法,而且从一开始到现在陈曦所思考的办法已经变化过了太多次。

    君主立宪制什么的,在这个时代完全是扯淡,根本没有相应的根基,不要说皇帝不同意了,臣子也不会同意。

    内阁制倒是可以考虑,但是扯皮是内阁制一个特别让人无语的地方,而且内阁制还有一个非常糟糕的地方在于,汉天子怎么处理依旧是一个问题,首先说一句,弑帝这种事情主要看干的干净不。

    毕竟到时候就算是被逼到没路可走了,只有这条路的时候,恐怕不等陈曦出手,刘晔等人早就弄出来其他的方式将天子弄下台了。

    不过在陈曦看来这些人的手段都有些糟糕,太糟糕,太直接了,刘协虽说无能,但毕竟是天子,就那么着逼对方下台未必是好事,有些事情让天子自己明白才是上上之选。

    长安,越骑校尉府,种辑面色清冷的看着面前的舞蹈,未有丝毫开心的神色,甚至连强颜欢笑都无法做到。

    如果说在伏完去世那一日之前,种辑面对再艰难的情况,那怕是自己的友人全家被诛杀,他也能面带笑容的吟诗作对,更能邀请侍女继续寻欢作乐,但是那一天之后他永远的失去了这种能力。

    犹记曾经,第一次和荀爽,荀攸,何,伍琼,郑泰,周毖等人一起合谋诛杀董卓,结果被李儒提前发觉,周毖、伍琼当场被诛杀,何和郑泰直接下狱,不久之后何在牢狱之中自杀。

    荀攸被董卓怀疑,然而荀攸靠着一贯木讷呆滞的表演将董卓煳弄过去,然后等董卓离开,荀攸直接跑路。

    等到董卓找到种辑的时候,种辑正在与侍女寻欢作乐,董卓来的时候还让董卓和他一起来玩,当时李儒观察了好久,最后发现种辑完全是该玩玩,该吃吃,毫无问题,所以种辑升官为侍中。

    然而种辑一边升官,一边和王允合谋继续搞董卓,虽说手段有些下三滥,但是不得不承认,当时已经脑残了的董卓果真上当了,自然他就死了,种辑加官为长水校尉。

    等之后李诛杀王允,种辑依旧该吃吃,该喝喝,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李估摸了一下这货大概和之前那件事没什么关系,为了安抚人心就给他加官为越骑校尉。

    回头种辑就开始搞李,然而李没搞掉,曹操就来了,种辑作为天子铁杆,自然是拥护天子,然而他那种看起来一起干事的时候郑重其事,回头就没心没肺,战友死了也没有什么哀伤的态度,让董承,吴硕等人不喜。

    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天子近臣,只有种辑的官职非常低,其他人不管有没有实权,就官职来讲都是实打实的高官,只有种辑的官位偏低,仅仅是比两千石的官位。

    实际上种辑自己都清楚,自己这种态度,如果真有一天帮天子夺权成功,恐怕他们那群人内斗起来,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出局的,不过自己位卑权小,到时候出局了也能做一个富家翁。

    所以种辑也就没怎么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都为汉室甘冒奇险,做这种诛灭三族的事情了,所奢求的就不是所谓的名利,如果他真的是为此,其实做很多事情都比这更值得。

    王允的死,让种辑失落了很久,那一段时间种辑偶尔看着侍女的舞姿都有些恍惚,但是花费了不少时间之后,他还是调整了过来,毕竟天子年幼,尚且十二岁的孩童,不能强求。

    可种辑知道,他清楚的知道,汉灵帝十岁被外戚挑选为皇帝登基,外戚窦家联合太傅陈蕃把持朝政,窦家掌握了汉室几乎所有的军权,太傅陈蕃罢免了大量的臣子,然后换成了第一次党锢的文臣。

    当时的情况恶劣到汉灵帝任何命令都传不出宫闱,然而九个月之后年纪不到十一岁的汉灵帝,用宦官将两人诛杀,外戚一党和陈蕃一党皆是全灭,为展现仁德,将两人所剩的族人流放到了交州。

    汉灵帝从此将天下权势成功回收到了自己的手中,直到死,天下的权力都在灵帝自己的手上,从未旁落,可以说要不是后面没钱了,连卖官鬻爵都短时间解决不了财政问题,汉室未必崩塌。

    十一岁的,哦,不,十二岁的刘协在王允挺身受死的那一刻居然连话都说不出来,天子呦,您的胆魄呢?

    种辑努力的安慰自己,最终还是调节了过来,毕竟天子才十二岁啊,经的事情太少了,所以才缺乏这种胆魄,然而在之前几天发生的事情终于让种辑觉悟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