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赵云的白马

    浩浩荡荡如同雷音一般的誓约,在覆盖了整个南匈奴营地之后,白马义从在赵云的率领下以近乎无解的速度杀入了南匈奴的后营。

    面对已经惊慌失措的南匈奴,白马义从随意的挥刀斩下,配合着那种超乎想像的速度,在乱军之中,爆发出了极致的伤害,无数的南匈奴皆是在溃逃的瞬间,被身后骤然出现的刀光斩中。

    那惊人的速度,配合着不可思议的灵巧,在月夜之下,白马义从如同从阴司之中杀出来的勾魂使者,南匈奴的士卒尚且未作出应有的抵抗,便崩溃掉了。

    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站在自己前方的战友,被骤然闪现的刀光命中,在这种惊人的速度之下,没有与之相抗衡的成建制阵型,那零零散散的大军在遭遇到白马义从的瞬间便被斩杀。

    诚然,白马义从是轻骑的极致,防御力极其低下,没有办法做出冲阵类型的攻击,但作为代价,白马义从那惊人的灵巧和极致的速度,在乱军之中被极端的放大了。

    他们本身就是公孙瓒创造出来以极短的时间将成建制军团打溃,然后再在追杀溃兵的过程之中疯狂提升自己战斗力的兵种,他们从最一开始被创造出来的意义就是追杀。

    极致的速度让所有人无法逃过他们的追杀,驱风之后超乎想像的攻击,让他们能在追上敌人的瞬间打出近乎爆表的伤害,而极致的灵巧,足够他们在溃兵那凌乱的阵型之中自由穿梭。

    虽说赵云的白马现在依旧出现那种因为绝对速度太快,无法把握住最佳的挥刀时间的问题,但是不得不承认一点,但当初公孙白马应该有的基础能力他们都已经有了。

    所差的最多就是公孙白马,因为公孙瓒到处追砍敌人,到处杀胡人,杀的手软的同时,硬生生让身体生出的一种本能。

    诚然公孙瓒没有马超那种军团天赋,他的士卒再如何训练也有着反应力零点一五秒的极限,而这个极限配合上御风白马超极限的速度,一刀下去算上挥刀时间零点零五秒就会有极大的误差。

    也就是说从反应挥刀,到挥刀结束,差不多零点二秒的时间,但是以白马的惊人速度,实际上已经往前跑了六七米乃至十米多了,说点糟糕的情况,那就是一刀砍过去,在你砍过去的瞬间,你已经从对方旁边冲过去了,速度就是这么快。

    实际上零点一五秒的反应都算是极快的了,正常人的反应时间在零点一五秒到零点四秒,人类正常训练的极限反应速度零点一秒,但老实说训练能接近零点一五秒,而且长时间保持的都是天赋党了,然而零点一五秒的反应,意味着一刀砍下去就会偏数米!

    马超的军团天赋大约能提升零点零五秒左右的反应速度,多了这么一点反应速度,也就意味着应变的时候能更快一些,所以在经过马超军团天赋修正之后,驱风的白马能打出非常惊人的伤害。

    当年公孙瓒到处追着胡人砍,砍的多,也让上一代的白马诞生出了一种本能,这种本能就跟西凉铁骑训练出来的阵型本能一样,不过白马诞生的本能叫做砍人本能。

    大约是因为砍人砍的太多了,白马凭借着经验差不多能判断出提前量,也就是说,虽说有反应误差,有挥刀的时间差,但是靠着经验的修正,上一代白马凭着感觉可以在自己距离敌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一刀挥下,然后在这一刀挥出巅峰的时候砍中对方。

    这种依靠直觉,本能,经验混杂在一起的手段成就的招数,对于上一代白马来说才是真正最宝贵的,原因很简单,这些东西组合起来实际上就是北匈奴禁卫军魂能力之中的预判。

    至于这一招如何训练,老实说公孙瓒连驱风白马如何训练都不知道,能训练出这种带砍人预判能力的军团,完全是因为杀得太多的,杀人都杀出了经验了。

    就跟大多数百战老兵都会诞生对于危险的提前感知,看着对方的动作就能诞生条件反射,能猜出对方的攻击方式一样,白马的精锐天赋基本就是这种本能的一种上升。

    虽说赵云的白马因为自身精神高度集中的原因,已经逐渐掌握到挥刀的要点,走上了和公孙白马那种缺什么属性就自我进化什么属性完全不同的道路,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如今的赵云白马纯粹平原战比公孙瓒的白马要差一些。

    当然赵云的白马因为精神的高度集中性,对于地形的要求正在逐渐降低,双方哪一个更好一些很难确定。

    不过不管如何都意味着赵云继承了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但是也结束了公孙瓒的白马义从,现在的白马义从只属于赵云的亲卫。

    刀光如水,在暗淡的月光之下,轻易的从南匈奴的后营渗透了进去,双方交战不过一刻钟,南匈奴后营在这种如水的刀光之下彻底崩溃了,发疯了一般四散的逃窜,一如当初在北疆面对白马义从。

    曾经有无数的胡人尝试击溃公孙瓒的白马,但是却无一成功,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无一能活,所有将后背暴露给白马的杂胡,都意味着死亡,这个世间没有比白马更快,更狠的骑兵了。

    这一次南匈奴同样崩溃了,发狂着四散撤退,那无匹的刀光彻底粉碎了他们战斗的**,疯狂的后撤,不想再面对白马义从,完全完全的遗忘了,他们的对手最擅长的不是攻击而是速度。

    “杀!”赵云跃马冲入中营,混乱的中营对于白马义从来说依旧是非常合适的战场,那如水的刀光闪过,大量的南匈奴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便永远的倒下了。

    这其中有匈奴单于的手下,也有奴戎率领的部下,不过这对于法正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杀掉就是了。

    “投降,我等投降!”赵云的白马疯狂的绞杀中营南匈奴的时候,营地之中有两个人压着一个人不断的叫喊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