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以威吓之

    曹真闻言当即大喜离开,等曹真离开之后,夏侯尚才开口说道,“子丹年幼,由他率领我军精锐冲锋陷阵的话,怕是力有不逮吧,主将实力不够。如何才能破开阵型。”

    司马懿只是扫了一眼夏侯尚,便收回了目光,并不在搭理对方,只是继续说道,“我对于我军之中将校并不算太过熟悉,你们谁来筛选合适的将校并入先锋之中。”

    “我来吧。”曹昂虽说不擅长统兵,但是他擅长人际交往,又擅长相互制衡,当然像当前司马懿这种完全超限的人物,就算再怎么制衡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曹昂直接选择了放权。

    “那就这样吧。”司马懿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司马懿才扭头看向被晾了好久,都有些面色漆黑的的夏侯尚说道,“这等规模的大战,如果选择单个猛将带头冲锋的话,那么低于内气离体的武将基本没有意义。”

    “我军当前根本没有内气离体的武将,那么选谁作为头领参考实力和年龄的意义就不大了,而曹子丹我认为他的这里适合统兵。”司马懿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夏侯尚被司马懿淡然的口吻激的胸口一涨,应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闷哼一声表示知道了。

    对于夏侯尚有什么想法,司马懿根本不放在心上,对方于他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而已,如果能掌控住足够的资源可能还能压制住他,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反倒是他掌控的资源更多,这等情况下夏侯尚对于他来说根本不需要在意。

    曹昂眼见夏侯尚心中不豫,于是站出来打圆场,让两人的情况没有继续恶化,随后便带着夏侯尚前去筛选实力靠谱的将校填补曹真的率领的本部。

    “仲达,你这么做不好吧。”程武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开口劝解道,能被荀恽举荐为参军,程武也不是水货,虽说不至于像他爹那么优秀,但置身事外,他还是能看的非常清楚。

    “他要与我争,我便陪他玩玩,恰巧没事,逗个猴玩也挺不错的。”司马懿根本没有任何的掩饰,年轻人张狂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貌似自从接了那封书信之中,司马懿就不正常了。

    程武哑然,随后叹了口气,也明白了司马懿的心态,毕竟人家一个天子骄子,凭什么要让你,说句不好听的,你夏侯尚算什么东西,曹操的子侄?比靠山人家司马懿不比你夏侯尚差啊!

    更何况司马懿也只针对夏侯尚,顺手还在拉拢曹真,到时候双方的争斗如果只集中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程武觉得,夏侯尚还是洗洗睡吧,顺带上一辈肯定不会管这件事的。

    “那我先告退了,仲达,你的算计虽说不错,若是能炸营,南匈奴大部确实看不出虚实,但是等到战后,南匈奴单于呼厨泉他们未必看不出,曹公他们距离南匈奴部落的距离并不是很远。”程武临走的时候对着司马懿开口说道。

    说完之后,也不管司马懿的神色,直接转身离开。

    司马懿看了一眼程武的背影,撇了撇嘴,程武和夏侯尚的智力相差无几,但是双方的思维方式上的差距,还有关注点的不同,导致两人展现出来的智慧完全在两个层次。

    【死了的家伙如何能与我们谈承诺?】司马懿撇了撇嘴想到。

    司马懿和单于的约定不过是空口无凭,他既不是汉使,又不是真正的传旨人,所谓的圣旨也不过是他偷过来的,至于呼厨泉他们怎么想对于司马懿来说不过是一厢情愿。

    就算看出来了又能如何,那个时候已经打掉了南匈奴七成,而且还是他们帮着打死了那七成南匈奴,难道呼厨泉他们还能做出当场翻脸的决断?

    自是不可能,那个时候呼厨泉等人只能打断牙齿往肚里吞,根本不可能和司马懿翻脸。

    更何况之后那段时间,就算司马懿没抓住的饮宴的机会将南匈奴以呼厨泉为主的高层一网打尽,南匈奴也不可能反制。

    等到之后南匈奴先司马懿一步收到他们后方被端了的消息,要来找司马懿的麻烦,那个时候固守营寨的司马懿也不是剩下的那么点南匈奴能拿下的。

    再说等到呼厨泉收到后方被端的消息,最多两天汉军北方的援军就会杀过来,别说司马懿这种级数的高手了,就算是曹真拿着两万新兵固守营寨,也不是那个时候三万南匈奴能打下来的。

    甚至汉军操作的好一点,南匈奴后方被端掉的消息,和汉军援军一前一后达到,双方一个夹击,剩下的那点南匈奴就可以升天了。

    所以司马懿根本不担心耍了呼厨泉他们会怎么样,就是欺负你们智商低,怎么了,有胆你来咬我啊,我怕你不成?

    很快曹昂就将两万大军之中的炼气成罡,以及天生气力比较猛的士卒聚集了起来,司马懿看了一下,人数不太多,炼气成罡合起来才有三十多个,还没有关羽一个军团多。

    不过算上天生气力凶猛的士卒,差不多有五六百,司马懿合计了一下将之交给典满,也就是典韦的儿子。

    虽说因为对方也是精修无法确定实力,但是对方保证自己在云气之下,只要有个炼气成罡帮忙就能顶住一个普通的内气离体,那么没说的,冲锋陷阵就是他了。

    毕竟冲锋陷阵这种事情,虽说指挥够强的话,带头人战斗力一般也行,但是如果有强力的武将带头,再有一个不错的指挥的话,才是真正能发挥出威力的方式。

    “小典将军,到时候记得什么招数狠,你就用什么招数。”司马懿拍了拍典满的肩膀,大概是因为聪明人互相排斥的原因,他就喜欢这种,膀大腰圆没脑子,说干就干的家伙。

    “嗷。”典满摸着自己的脑袋应声道,虽说没有典韦那么健壮,但是站在司马懿旁边,司马懿也清楚的感觉到一种彪悍的气势。

    “你的常用的武器是什么?”司马懿询问道。

    典满从腰间的铠甲里面摸出一柄手戟,挠着头对司马懿说,“我的武器经常坏掉,我爹让我用手戟先练着。”

    “你能用重武器吗?”司马懿看了看典满那切肉的厨具,这杀敌看着不够狠啊。

    “能用重武器的。”典满点了点头,瓮声瓮气的回答道。

    “帮忙去找一根骨朵,或者狼牙棒之类的。”司马懿对着一旁的人招呼道,很快一群人扛着一堆重型武器过来。

    “来,试试。”司马懿对着典满说道,然后典满一根根的尝试,最后选择了一根碗口粗的铁桦木木棍,实际上这根棍子并不是武器,是前一段时间北上的时候在长安一家庙宇里面弄来的撞钟的棍子。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棍子质量很好,就算是不温养也有堪比后世高强度合金的质量,同样这棍子也不是一般的沉。

    “就是它了。”典满轮了两下,感觉有些沉,但是其他的武器用着都不怎么顺手,而棍子这种东西用着简单粗暴,“不过这是什么材料制作的,感觉有些像是木头,但明显是镔铁的质感。”

    “什么材料做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你要冲锋陷阵。”司马懿才不管武器是什么做的,他现在需要典满打架。

    “那到时候叫我!”典满挥舞着棍子,适应了一下,越来越满意这根棍子了,以前的武器没玩几下就碎掉了。

    在将人马兵力选好之后,司马懿便派人先行通知南匈奴单于做好准备,今夜时间一到,便送其他人上路。

    实际上这几天南匈奴过的也不稳,在呼厨泉公布了汉室的圣旨之后,南匈奴已经隐隐有些分裂了,不过双方都尽力按捺,也因此才没有彻底分裂,但为此也导致双方相互牵制浪费了不少时间。

    这些事情司马懿自然是不知道,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没有这些会增大成功率的事情,司马懿也会继续进行自己的谋划。

    因而当前的司马懿也便如法正一般,让所有士卒吃饱喝足,然后先行休息,等到戌时之后才将所有士卒唤醒,然后缓缓地整兵,以曹真为先锋统帅,典满为先锋大将,率领精锐前行。

    至于其他的士卒,则是如之前训练的那般排着整齐的队伍朝着南匈奴营地的方向行进。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逃不过毛玠的侦查,被吵醒之后,毛玠便远远的关注着汉军的行动,对于司马懿的决断他一直表示欣赏,而当前那半轮月的月光已经足够作战了。

    【看起来仲达大概会在二更天快到三更的时候动手,而到三更天快结束的时候月亮就会消失,也即是战败了,也能趁月亮西沉撤退,确实是个不错的时间点,而且南匈奴忍耐了数天,也快到极限了,先发制人也能免于被动。】

    毛玠远远的看着曹昂等人率领的大军排着严整的队列缓缓地推进,当即便放心了很多,仅凭此阵势,缓缓推进就足以。

    就在司马懿率领着大军缓缓地朝着南匈奴的营地推进的时候,南匈奴营地的后方十几里的地方,赵云和法正正在一路狂奔。

    “孝直,你确定我军仅仅靠着气势就能将南匈奴吓倒崩溃?”赵云一边驾马前冲,一边心有疑虑的询问道。

    “对于我们来说,将六千战马的马蹄踏地的震动变的如同六万精骑一般其实毫无难度的,南匈奴地处并州以北,对于汉匈之战我们展现出来的实力清楚无比,所以一旦我们从北边来,他们原本就存在的恐惧心理会被放大无数倍!”法正轻笑着说道。

    “而且南匈奴营地因为要防御正前方的曹子脩等人,后方必然空虚,而且我们的侦骑已经验证了这一点,以白马的实力趁乱的话,可以轻松粉碎对方的后营。”法正眼见赵云依旧犹豫,当即开口解释道。

    “以乱打乱吗?”赵云皱眉说道,白马是纯粹的轻骑,就算有爆表的近战伤害,一旦被人扼制了速度,那基本就意味着完蛋,但同样,如果是崩溃的乱军,那么白马的杀伤便会飙升到最大值。

    “是的,以白马的速度,和我对于对方后营的判断,只要我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击溃后营,展现出我们六万精骑应有的战斗力,后营倒卷中营,随之便可以造成啸营。”法正消息的解释道。

    “孝直,你有几成把握?”赵云犹豫了一阵之后,还是决定听从法正的建议,毕竟不提法正年龄,对方确实是当今天下当之无愧的顶级谋臣之一。

    “七成以上,以我这一路了解到的情况,以及对于四方胡人心理的判断,南匈奴如果遭遇到这种攻击,啸营的可能非常大,而一旦发生啸营,整个军营大乱,白马最大的优势就会绽放。”法正听闻赵云的问话,便知道对方已经同意,当即说出自己的判断。

    “实际上从南匈奴在自己的后方没有留下任何伏击和阻敌的举动,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很明显南匈奴认为,从他们身后而来的那支汉军他们是无法抵抗的。”法正继续给赵云普及道。

    “原来是这般吗?怪不得,我一路行来有些奇怪。”赵云闻言恍然大悟。

    “嗯嗯,就是如此。”法正笑呵呵的答道,实际上法正很清楚赵云奇怪的东西其实不是这一方面,不过现在被他带歪了也好。

    “那我们到什么程度放开马蹄踏地的声音?”赵云高速前冲,时不时有侦骑从前方回来并入大军之中,赵云的白马义从靠着御风已经能将马蹄踏地的声音消除的近乎于无。

    法正看着已经西斜了一节的半月,大致的看了一眼四周,估算了一下自己的视野极限。

    “三百步,到达三百步的时候放开对于马蹄声的控制,并且反向扩大马蹄踏地的声音,到时候赵将军有什么招数都用上吧,三百步的距离,全速的白马需要十五息吗?”法正估测好距离之后当即扭头对着赵云叮嘱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