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他疯了吗?

    曹操在生出这个疑问之后神情能正常才见鬼了,谁见到这种情况心都发虚好吧,信不信刘备只要流露出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意思,这群人最少有一半都会直接跑,而且有不小的可能直接带着手下跑!

    虽说一个百夫长可能只能带走十几个关系比较好的,但这一么来一下曹操的中下层军官直接没了大半,曹操要不废了才怪。

    要知道曹操那边的百夫长基本都不认识曹操,但是却知道和刘备打招呼,曹操表示自己有一种将这群百夫长全部撤了的冲动。

    曹操可以相信,如果这个时候,刘备脑子一抽,命令这群百夫长揍他的话,他曹操就算吼自己是曹操,那群人也是照样揍他,自己麾下大军之中的中层将校居然不认识自己,而认识刘备,这是要完的节奏好吧!

    之后曹操特意将刘备带到刘备那边的营地之中,结果刘备别说百夫长,连更低一级的都伯基本上都能统统叫上名字,甚至连一部分看起来早先五六年就在行伍之中的老兵都能叫出名字。

    曹操在发觉这一情况的时候,简直不寒而栗,他的双眼又不瞎,在刘备叫出那些中层底层军官名字的时候,那些人展露出来的意志,连曹操都感觉到可怕。

    很明显这些人完全想不到刘备居然认识自己,在刘备叫他们名字的时候,这些人流露出来的神情足以称之为“士为知己者死”。

    倒是刘备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这些士卒流露出来的神情他早已是司空见惯,这些年他也不是白过的,以前的时候他还会为此而不解,现在的话,他已经明白,自己能叫上这些人的名字,对于这群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刘备可以保证,任何一个人带着些人叛乱,只要他刘备站出来,只用一句话,就足够褫夺了对方的兵权,他就是这些人印象之中的天,做到这个程度的他,说实在已经无所畏惧了。

    这些人为了他刘备可以不惜一切,也许其他诸侯的士卒是为了活下去而战,为了拜将封侯而战,而他刘备的兵,不说其他,他刘备所有能唤出姓名的士卒,皆可称之为,为了他刘备而战,因为这群人知道,刘备依旧记得他们。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正是基于这个事实才有了刘备当前不畏惧任何人的底气,因为对于他来说,做到这个程度,天下间基本没有任何人能撼动他的意志了。

    陈曦听完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看向对面的荀彧,很明显曹操也正在给荀彧说这件事,而荀彧时不时动一两下的眉毛,很能说明对方的心情,很明显,荀彧也觉得难以置信。

    【哈,没出现九锡事件,曹操最为依仗的果然是荀文若啊,哈哈哈,估计曹操现在心里骂娘的心思都有了,不过玄德公怎么想的,连曹操的的百夫长都能认识。】陈曦好奇的想到。

    陈曦对于刘备一般没什么顾及,所以张口就询问了,“玄德公,话说你怎么会认识那么多曹公麾下的将校。”

    “我进军营都是先认人啊,以前养成的习惯,孟德麾下一共就七八十大都统,七八百百夫长,这都快一个月了,我每天认识几十个,认完很容易的。”刘备理所当然的说道,完全没觉得有问题。

    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刘备被他将这一点训练成了本能确实挺不错的,但是你这都认到曹操那边去了,这有点过了啊。

    “您不觉得曹公都不认识自己麾下的士卒,您每个都能能叫出名字,曹公怎么想,呃,玄德公你认识孙伯符的手下不?”陈曦无语的传音给刘备。

    刘备一愣,这才明白为什么曹操之前突然不和他说话了,他这种行为有些像是要夺兵权的节奏,不过他还是回答了,“都认识。”

    另一边曹操和荀彧也在谈这件事,曹操有些多疑,而荀彧则完全是震惊。

    “主公,您的意思是刘太尉,能认识都伯以上的所有军官?”荀彧难以置信的说道。

    “恐怕是了。”曹操传音给荀彧。

    “您也努力认识所有的都伯吧。”荀彧嘴巴张了张,最后传音给曹操却是这么一句话。

    “这怎么可能做到……”曹操这话基本没经过大脑,但是能条件反射的说出这种话,足以说明这件事的难度。

    荀彧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刘备,曹操不说话,他今天真有些窝火,不过被荀彧一提醒,曹操也准备这么干了,不就是认人吗,先定个小目标,将八百个伯长全部认全。

    眼见曹操的目光从荀彧身上移开,陈曦就知道曹操和荀彧交流的差不多了,虽说不知道荀彧给曹操出了一个什么主意,但是陈曦觉得这次估计也将荀彧吓的够呛。

    仅从这一点看来,估计荀彧比曹操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看来没有什么了,荀文若确实是人中龙凤,曹司空的问题已经被解决,明天玄德公,你继续带着对方在营地转,就当刺激对方了。”陈曦笑着传音道。

    陈曦传音给刘备之后,还不得刘备回答,荀彧却传音给陈曦。

    “刘太尉到底能认识多少低级军官?”荀彧传音给陈曦。

    “万八千吧。”陈曦像是扯淡一样给荀彧传音道,这个数据听着可怕,但实际上刘备这么多年恐怕真的记了这么多人。

    这也是刘备到现在越来越自信的重要原因,因为对于刘备来说他本身就是军权的集合体。

    “四十万雄兵吗?”荀彧的传音带着唏嘘说道,“刘太尉和陈侯皆是好本事啊,怪不得太尉敢彻底放权于你,就算你本身不贪权,能力又极其出众,没有这一张制衡,恐怕以你的能力,真的很难让人放心啊!”

    “哈哈哈……”陈曦只是笑,但是却没有答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说荀彧说的对吗,他和刘备明明是志同道合好吧!

    “是你教太尉用这种方式将军权握在手中是吧,而且这些年没有听说过刘玄德做什么事情,想来就干了这一件事吧,仅此一件事啊!”荀彧面带敬服的看着陈曦。

    “嗯,一开始玄德公很难记住人,而且还经常记错,记混,后来见的多,也才逐渐的有了经验。”陈曦传音给荀彧,“这件事我大概都做不到,这和记书本内容完全不同,我原本给玄德公的建议是认识麾下所有的屯长,结果他完全超乎了我的预料。”

    “是啊,万八千人啊……”荀彧咂舌道,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刘备能一个个的记准已经非常可怕了,而更重要的是,下层的军官时不时还会变动。

    荀彧已经完全理解了这其中的意义,可以说只要刘备自己不作死,以现在刘备的底蕴,他们已经彻底没有办法击败了,好在已经不需要击败了,汉天子尚在,尚在!

    “哈哈,其实我也挺佩服的,一般来讲,人都对做到自己做不到事情之人有一种佩服。”陈曦笑着说道,荀彧闻言笑了笑,打算回去教天子也这么干。

    【认识所有六百石以上的官员,这个也不容易,天子轻易不能出皇宫,而六百石的官员分布在州郡各处,一千石的如何……】荀彧有些担心刘协能不能认全这么多官员。

    陈曦眼见荀彧走什么也就收回了目光,不过他要是知道荀彧想什么的话,绝对是撇撇嘴,汉朝的官民比例在历史之中有明确记载,七千九百多不到八千比一,也就是说八千人供养一个官员。

    当然这里面没有算胥吏,只算的是官员,也即是说,认全汉朝所有官员的难度,不算来往的路途,其实比刘备认全所有的都伯更简单一些,因为汉朝的官员总数差不多也就七千人……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荀彧懵了,文官可不像那些土豹子出身的士卒一样那么好糊弄,懂得越多,心思越复杂,而在这个时代能当官的,作为天子,你就算能知道每一个的名字,意义其实也不大。

    就在陈曦扒拉着烤羊肉的时候,夏侯渊带了一封密信跑了过来,然后交给曹操。

    曹操一看信封便知道曹昂的密信,算算时间也觉得差不多,当即准备拆开看看内容,但是将信拿在手上的时候,又有些忐忑不安,于是伸手将信封递给荀彧。

    “文若,长安密信,你看看。”曹操将信塞给荀彧之后笑道。

    荀彧并没有什么怀疑,之前他还在正在为天子谋算,没想到现在长安密信就已经来了,自然在荀彧的心目之中,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往下走,天子终于展现出自己英武的一面。

    因而在接过曹操的密信之后,荀彧笑着打开了密信,一边打开一边对刘备和陈曦说道,“太尉,陈侯,长安的消息来了,我们也不瞒你们了,最近我们这些人配合得很不错,也许以后要一直配合下去了,只有我们多方合力,汉室才是汉室。”

    刘备不解的看着荀彧,而陈曦则是挠了挠头,略微有些猜测,至于郭嘉,贾诩,周瑜,刘晔这等真正的智者皆已经坐直身体,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他们这些人很清楚,这一封信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之后的战略,就算贾诩对于长安有很多的算计,如果这封信真的走向荀彧所估测的结果,那么就算他们也不得不先行按捺了。

    然而就在荀彧带着笑容将信封拆开,然后将折起来的密信打开,大致扫了一眼,原本带着笑意的面色瞬间凝固住了,面上所有的血色瞬间失去,捏着信纸的指节变得青白。

    “这不可能!”荀彧直接将密信按在了几案上,喉结一上一下间,荀彧明显强吞了一口逆血,不想让人看到那明显的怒火攻心之色,可是这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岂能未看到。

    “……”陈曦面无表情的看着荀彧,虽说不知道内容,但是结合荀彧的表情,还有当初李优的暗示,他已经明白长安发生了什么事情,光是看着荀彧将一口逆血强行吞下去之后,眼神暗淡就知道这次荀彧恐怕信念都要崩塌了。

    “快吐掉,快吐掉!”曹操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这一幕赶紧冲上去,一击拍在荀彧的背上。

    原本就是强吞下逆血的荀彧在曹操一击之下,直接“哇”的一大口血喷在在几案之上,让密信整个都被鲜血浸透。

    “天子……啊……”荀彧这一刻精气神直接去了大半,曹操慌乱的已经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快去通知华医师和张医师。”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诸位做好回归准备吧,看来长安发生了一些事情。”

    而这时一边扶着荀彧,一边不知所措的曹操,也终于看到了几案上那封密信,登时苍凉一笑,“这等天子,这等天子,汉室不幸!”

    陈曦起身缓缓地走了过去,用手将那封已经被荀彧血染透的信纸拿了起来,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天子吗?玄德公,你要看吗?”

    “他又做了什么?”刘备带着一种冰冷无情的声音看着陈曦,光是看着荀彧一口逆血喷出,又吼出那种带着怨恨,愤怒的声音,刘备就知道刘协又做错了。

    “曹公引雍凉士卒北上,为的是还权于天子,这时天子仪仗通行雍凉各处,便可据人望,重新获得天子的权力,可惜天子选择了邀南匈奴南下,以胡人充北军和西园。”陈曦带着无奈说道。

    “现如今,南匈奴一路南下,劫掠并州,在这封信递过来之前,南匈奴已经靠近司隶了,而曹子脩率领曹家所有满十六岁后裔,和长安仅剩的两万老弱病残前往司隶边境阻挡南匈奴南下。”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不说其他,曹昂的气度确实不差。

    “混账!”刘备听着陈曦的叙述,面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终于一掌拍在几案上愤怒的站了起来,“他疯了吗?”

    “玄德公慎言。”陈曦眼皮跳了跳,刘备一直脾气很好,对于天子也确实抱有着应有的尊重,这一次能当着众人的面咆哮出这种话,他也是气炸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