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乱象将生

    虽说这有作死玩火的嫌疑,但是作为月氏的后裔,不和汉室做过一场,韦苏提婆一世实在找不到能证明自己有超过阎高珍的地方。

    不过现在有了帝国海军和汉室海军正面作战完胜的记载,韦苏提婆一世要和汉室做过一场的信心更是坚定了三分。

    【在花剌子模以北的沙漠精骑一直没有太好的锻炼机会,这次把他们派到葱岭,顺带派一个内气离体的猛将过去,在那里伪装贼寇试试汉军骑兵和步兵的实力。】韦苏提婆一世默默地思虑道。

    李傕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了省事,外加将整个西域看守在自家汉室的范围之内,而将自己的驻点从西域小国迁移到葱岭,那地方地势很高,相传是不周山的遗址的地方,会导致什么问题。

    在那地方李傕麾下的士卒都有些呼吸困难,李傕和郭汜等人认为这是上古的神山留下的威压,所以李傕和郭汜等人抱着占便宜想法就在那地方圈地。

    这里原本算是大宛还是哪个国家的地盘,不过由于李傕之前在西域剿匪干的太狠了,现在要在这里圈地,那片地方的国王连人都没出现,所以李傕就占地为王了。

    李傕占地为王之后,本来打算在上面建了一座小城,将剩下的西凉铁骑本部士卒全部迁上去,结果一开始士卒都很难适应这种环境,小城也就建不起来,可是时间长了之后,李傕发现原本已经到了极限,貌似已经不变强的西凉铁骑本部居然变强了一点点。

    别看是这么一点点啊,讲道理他们三个的本部士卒都是跟随了他们很多年的精锐,这些士卒实力本身就极其强悍,在本身的层次上已经做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就算想要找一个进步方向都找不到。

    否则也不至于自称是前路无路了,军魂之下最强军团什么的,结果搬到不周山遗迹上之后,下到平原作战,李傕莫名发觉自己的士卒变强了,因为好几年士卒的实力都没变化了,所以一点点的变化在李傕这种人看来都很明显。

    所以这片海拔差不多五千米的高原之中的高原,就被李傕给占了,虽说呼吸很不顺畅,而且风如刀割,早上冻死人,中午晒死人,但是看在每天只要跑跑跳跳,就能变强的份上,这地方李傕要了。

    西凉铁骑到了这个层次,每一丝的进步对于李傕来说都意味超越,他们的前方早就没路了,除非是突然有一天跃迁到军魂的高度,否则能成长的只会是战斗经验。

    现在李傕能明显感觉到,士卒的韧性,耐力正在以极慢的速度不断增长,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耐力,韧性,虽说不能直接提升战斗力,但是附带的持续战斗能力非常可观!

    “呼……”李傕吐出一股白气,对着一旁的郭汜吐槽道,“这破地方呆久了我本人呼吸都有些累,这就是所谓的不周山的余威吗?你们俩怎么样。”

    “不行,也累的够呛,什么时候才能开启军团天赋啊,不行让我成就内气离体也可以啊。”樊稠累的可以,他们现在正带着麾下士卒一起在爬不周山的遗迹,也就是世界第二高峰。

    “我也够呛。”郭汜挖了一把冰雪,直接丢到嘴里面,嘎巴,嘎巴的嚼了,然后灌了一口酒。

    “这山这么爬,完全看不到顶。”李傕呼吸也有些急促,毕竟还不是内气离体,身体对于氧气还是有着非常高的需求的,而裸装在零下几十度的风雪中攀爬这玩意,也是够了。

    “再爬三十丈,让弟兄们喝喝酒,休息休息,别出意外了。”李傕对着郭汜扭头说道,然后郭汜跟身后十几步外的千夫长说道,之后一级级的传下去。

    曾经第一次的时候,李傕爬到这个位置偏下一些的地方就不行了,然后扭头看的时候,发现麾下的弟兄皆是相距一步半步,艰难的在往上爬,而且差不多就是一个金字塔,爬的高的差不多都是铁骑之中的将校,对此李傕表示非常满意。

    至少西凉铁骑的传统没有丢,能当头头的实力都不错,从而也说明了自己没瞎眼,所以李傕侧头对着一众士卒招呼准备下山。

    结果因为声音太大,直接引发了雪崩,若不是铁骑的士卒耐力惊人,韧性远超正常水平,加之临危不惧,能在这种情况下瞬间组成军阵使用出军团攻击,破开本身就不算太大的的雪崩,那次西凉铁骑搞不好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自从那次之后,这群人爬这座山就不敢再大喊大叫了,转而逐级传递,生怕再次出现这种事情。

    等到李傕等人下山回到营地之后,这群人终于敢高声喧哗了。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山越往上跑越累。”樊稠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说道。

    “确实如此,不过迟早有一天我要爬到山顶,并且在上面立一个碑。”李傕笑着说道,“不过这种训练消耗真的非常大,回头我们大概又要购入一批粮草了。”

    “钱这种东西,哪里有养兵有意思,可惜西域着破地方,抓一波人来,根本跟不上我们的训练。”郭汜无奈的说道,“要是有羌人就好了,至少能勉强用作辅兵。”

    李傕也是一脸无奈,他们不是没在本地招过兵,只不过这里的人根本没办法达到李傕的要求。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正常人被直接撇到西凉铁骑这种军团之中,上来就是如此高强度的训练,没死都算是好胚子了。

    “要适合的兵员,还是要去到凉州去招,不行的话,我们派个人去如何?”郭汜提议道。

    “这也行,反正凉州穷乡僻壤多的是,操练操练就行了,咱们三个谁去。”李傕开口询问道,“不过,军师是什么情况,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派兵过来。”

    “大概是耽搁了吧。”樊稠有些唏嘘的说道,然后跟着李傕***向郭汜。

    “为什么让我去?”郭汜黑着脸说道。

    “你是马匪啊,咱们三个里面肯定你最熟地图。”李傕毫无节操的说道,他们这三个人出身稍微好点也就是李傕,算是大户,樊稠是董卓部曲出身,算是乡勇,而郭汜直接是马贼。

    “那要招多少兵马?”郭汜虽说被李傕一句话弄得吹胡子瞪眼,但是却并没有拒绝,他们三个之中,确实郭汜最熟悉凉州。

    “招个一万吧,看看有野马没,有的话多抢点,不行抢点羌人的马场。”李傕估计了一下说道。

    “这多了我们养不起啊,一万骑兵光是吃都将我们吃死了吧。”樊稠无语的说道,现在他在三人之中分管后勤,所以他终于明白了当年李傕在长安时不愿意给他们粮草的心情,粮食真的是一个大问题,“人少的时候,不行去抢,也能吃饱,人多了靠抢根本不行。”

    李傕发木,他也没什么好办法,“我们需要个聪明人过来,成天思考断粮了,断粮了,简直没得活。”

    “阿多,回头记得抢一个聪明人来帮我们打理后方。”想了又想,脑仁都有些疼的李傕,应是拿不出任何的方案,最后大手一挥,这件事甩给郭汜得了,去凉州抢一个。

    “能抢回的肯定不聪明!”郭汜脑子灵光了一瞬。

    “那怎么办?”樊稠没好气的说道。

    “要不阿多,你偷偷去看看军师,对了大宛不是给我们了一块美玉吗,带回去送给军师。”李傕摸着胡子想了想说道。

    “这样也行,那块玉不错,送给军师不丢面子,不过军师远在泰山,我回西凉命人招兵并不是问题,但是西凉距离泰山也有数千里,这一来一回,耗费时间也不在少数。”郭汜皱眉说道。

    “笨,到了凉州之后,你就一个人去泰山,花费不了太长时间的,再说大宛国王不是送了我们三匹汗血宝马,虽说不是纯粹的汗血宝马,但是日行数千里没问题,浪费不了几日。”李傕撇了撇嘴说道,“我们两个的战马都借给你,很快的。”

    “哦,这个不错,到了汉地之后,用印绶就行了。”樊稠在一旁附和道,他们三个的列侯可没被废,顺带他们还有代表天子的节杖,所以到了汉地反倒不用担心了。

    “那我之后就走。”郭汜点了点头说道,“我带走一支百人队,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等吃完饭之后,郭汜挑选了一百名骑术优秀的士卒,每人带着十天的粮食,配备三马之后上路了。

    等目送郭汜离开之后,樊稠在开口询问李傕,“稚然,为什么你会突然这么着急要招兵。”

    “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们这里要开战了。”李傕神色凝重的说道,“如果是同样的数量,只要地形适合铁骑发挥,除了军魂军团,我们无所畏惧,但是盘踞在这里的势力太复杂,而且太多了。”

    “要开战了吗?”樊稠先是一愣,随后大喜,作为一个战争贩子,他对于没有战争的生活着实是厌恶了。

    “我们很强,但是我们也很弱。”李傕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老樊,好好想想,你当初是怎么在同样数量的情况下击败温侯率领的并州狼骑的。”

    “我怎么知道?”樊稠无语的看着李傕,“我就记得我当时非常愤怒,只记得要将面前所有的敌人打倒,谁知道怎么回事。”

    “温侯那个时候就具有军团天赋,而且他率领并州狼骑本身就有很大的提高,你能击败那个时候的他,本质上距离军团天赋就已经很近了。”李傕叹了口气说道。

    讲道理,李傕,郭汜,樊稠,以及死掉的张济,统兵能力都不差,但是李傕却推开了军团天赋的大门,剩下两个却一直卡在那里。

    “完全没有印象。”樊稠颇有无奈的说道,“我要是能觉醒肯定一早就觉醒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三人的本部根本就不分彼此,要是我觉醒的话,到底加持谁的。”

    “这种问题等你觉醒之后再行讨论。”李傕没好气的说道,但是心下却不由得思虑樊稠说的话,他算是三人之中最为聪明的一位。

    【讲道理,他们两个的统兵就算比我差,也差的有限,为什么不能觉醒了,难道真的是因为我的问题?】李傕默默地想到,【算了,还是不要想这个,我总觉得,葱岭这地方有些邪门,不知道沃洛吉斯五世那边情况如何了。】

    就在李傕思考沃洛吉斯五世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这个历史上打回两河流域的安息皇帝,终于在罗马肃清国内,打服北方蛮子的缓冲时间里积蓄足够了自己的力量,他要对于安息七大贵族下手了。

    当然并非是一次性全灭这七大贵族,而且是选择了其中一个,其他的六大贵族,沃洛吉斯五世现在还不能乱动,作为王族,他虽说算的上是天赋超群,但是从登基到现在短短数年的按捺,还不够他积蓄出推翻七大贵族的力量。

    因而沃洛吉斯五世这一次只选择了一个家族——锡斯坦的苏伦家族,这个家族是安息七大贵族之中最为尊贵的家族,享有给国王加冕的特殊权势,地位仅次于国王,拥有庞大的扈从和私人武装!

    基本上算是整个安息最强的军事贵族,这个最强,在之前沃洛吉斯四世的时代是包括着王族的,而现在沃洛吉斯五世就准备拿那个家族开刀,当然下刀之前他也有些惴惴不安。

    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甚至就算是整合了王族的力量,如果没有外力,双方硬碰硬,王族能不能赢都是两说。

    然而沃洛吉斯五世没有选择,他需要兵权,而苏伦家族一直握着安息的兵权,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掣肘,所以不论如何他都需要先慑服苏伦家族。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能慑服最好,如果不能,他就只能选择将之重创到足以掌握,他以前在王城巡视的时候遇到的阿特拉托美给他训练出来一支非常强大的精锐,而这支精锐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同样这支精锐,也寄托着他对于期望,因而他将这支军团称作帕提亚神骑,以期望自己能如同神降于世一般将走向毁灭的安息帝国拉出深渊。

    这便是帕提亚帝国在落幕之前最为辉煌的一支骑兵军团,一支当前尚且处于精锐层次,移灭七大贵族之后,随着沃洛吉斯五世攻占两河流域,打退罗马之后,便成就为军魂军团!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