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觊觎之心

    赫利拉赫和莱布莱利三人在布拉赫出去之后就开始制作上报给韦苏提婆一世的密信。

    这封信上详细的介绍了贵霜和汉室在文伽地区一战的结果,并且在正信的后面,还附了三份纯粹战场变化的叙述,没有参杂任何引导性的语言,之后最后才是来自三个人不同的猜测和分析。

    这三人的猜测和分析都有自己片面的地方,也都有相通的地方,同样也有冲突的地方,但这就是这三个人各自的见解。

    至于到时候韦苏提婆一世能从这封正信,以及配套的三份战场描述和见解上能看出来什么,那就不是赫利拉赫三人能管的事情了。

    实际上赫利拉赫等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写信的时候,韦苏提婆一世已经收到了竺迦叶波和伽色尼发回来的密信。

    虽说马六甲海战打的是汉军一事被丘里确在大军之中掩盖了下去,但是竺迦叶波和丘里确作为明白汉室是什么概念的贵族,最后还是决定写一封密信让人乘船送回去。

    在海里面舟船行军的速度确实要远远高于陆军,但是如果单要比个人的速度,那么海军就远远比不过直道奔驰的骑兵了。

    因而这一封信在海面上漂了月余才抵达了贵霜沿岸,之后转陆路加急送到了韦苏提婆一世的手上。

    先说最近韦苏提婆一世的日子过的真的非常不错,自从他凶暴起来之后,他发现很多事情对于他来说都不再是问题了。

    花剌子模(乌兹别克,土库曼地区)之前反了是吧,呼罗珊(塔吉克,土库曼,乌兹别克地区)之前反了是吧,整个贵霜的北方统统半独立了是吧,从中亚起家的贵霜,丢掉了葱岭也就罢了,现在快将中亚丢完了。

    然而当初混日子,得过且过的韦苏提婆一世,只要自家王都白沙瓦地区不出现问题,韦苏提婆一世才懒得管其他地方死活,再说这对于他来说都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婆罗门又总是扯后腿,所以韦苏提婆一世才懒得管的。

    等到精神舍利丢了一粒之后,韦苏提婆一世突然发现自己的帝位貌似有些不稳,然后貌似有刁民,哦不,是貌似有婆罗门和刹帝利要害他,登时韦苏提婆一世大吃一惊。

    虽说作为皇帝他不至于被干掉,但是光是想想以后再也过了那种一言一行影响千万人的生活,韦苏提婆一世就有一种绝望。

    在这种思维的逼迫下,韦苏提婆一世振作了起来,反正已经糟糕到了这种情况,我就算搞砸了也不过还是下台,怕个鬼,所以韦苏提婆一世开始狂躁的作。

    先平国**乱,再干花剌子模,之后又战呼罗珊,最后发现一切反动派貌似都是纸老虎,那些当初唧唧歪歪要让他下台的家伙,被他像是收稻米一样割了一茬之后也没人乱说了。

    莫名的韦苏提婆一世发现自己的皇位稳了,而且他们贵霜跳出来不少低种姓的内气离体前来投靠他,数一数居然有二十多个,韦苏提婆一世可以保证,在这之前他完全没想过民间居然有这么多没有登记造册的内气离体。

    婆罗门当初都说好了,只要低于刹帝利这个阶层的,只要进入内气离体就赐予刹帝利的地位,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内气离体根本没有接受婆罗门的册封。

    更没想到的是,自己暴走发狂乱来之后,不仅将那些乱党一个个处死了,还获得了如此巨量的支持者。

    虽说韦苏提婆一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但是毕竟是一个皇帝,所以政治头脑还是有一些的,他很清楚这些不愿意投靠婆罗门,而来投靠他的内气离体是什么想法,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当时差不多已经做好自己下台,拉人一起死的韦苏提婆一世才不怕婆罗门搞自己,反正已经无所谓了,要是自己倒台了,现在做不做这些事情都会是一个结果。

    抱着这么一个想法,韦苏提婆一世在将贵霜国内叛乱统统扫平,将半独立的花剌子模和呼罗珊全部抢回来之后,韦苏提婆一世终于对自己一直非常不爽的神权进行了挑衅。

    婆罗门的实力虽说很强,但和之前任何一个时代不同,甚至和阎高珍降临南亚的时代都不同,这个时代韦苏提婆一世在人世的权力比婆罗门更大!

    以前不管是哪个时代,本身执掌神权的婆罗门,在人世也拥有者高于王权的实力,他们拥有兵,拥有将帅,拥有自己的邦国。

    然而这种力量,对于当时已经做好下台前拉人下水准备的韦苏提婆一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干掉婆罗门安插在王都卫队之中的将领,直接空降一个内气离体,不服的统统干掉。

    近乎于清洗的方式,靠着二十多个认为韦苏提婆一世平叛乱,定中亚是具有大气魄,大能力表现的内气离体从民间自发前来投靠,韦苏提婆一世成功将贵霜绝大多数的兵权握在了手上。

    至于剩下来的那部分兵权,完全是给婆罗门面子,否则的话,韦苏提婆一世真的不介意沾染所谓的神血。

    自然到现在韦苏提婆一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朕即是国家,他深深的沉迷于这种感觉之中,这种号令天下的感觉,让他真正感觉到自己活者,而不是像之前一样被神权如傀儡一般操控。

    也正因为如此,坐稳帝位的韦苏提婆一世积极的巩固贵霜国土,并且派出大军去征服,去慑服,为的就是能让自己的号令通行的更远。

    当前韦苏提婆一世已经将贵霜的领土再一次恢复到了巅峰时期,除了葱岭地区因为汉军依旧蹲在那里,没有敢下手,其他地方韦苏提婆一世能占的全都占了。

    不过韦苏提婆一世已经提前调度了一支使节团前去汉室,去观察,去了解,看看有没有机会,说真的,在韦苏提婆一世收复了贵霜曾经失去的土地之后,他真的非常想和汉军做过一场。

    好在这家伙只是暴君,不是昏君,汉室又在那里,他也只是生出觊觎的想法,寻思着是否有个机会,能让自己证明一下。

    加之南亚次大陆不断传来的捷报,韦苏提婆一世这颗想要挑战汉室的心越来越躁动了,但没有汉室准确的消息,他只能将他这颗躁动的心脏死死的按捺住。

    然而就在韦苏提婆一世按捺自己内心躁动的时候,竺迦叶波和丘里确的消息传递了过来,这一份消息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就像是强心针一样,让原本已经按捺住的心情,再次躁动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军在海上遭遇了汉军,并且将之打的大败,只逃掉了两艘船,好,好好,干得好,要给竺迦叶波和伽色尼记功!”韦苏提婆一世在看到信中内容之后当即大笑了起来。

    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好像自从他变成暴君之后,诸事皆顺,就仿若上天也怕暴君一样。

    “哼,丘里确这家伙居然还怕闯祸,有什么怕的,打都打了,还怕什么,哼,外交问题,开什么玩笑,我们贵霜从来不跟弱者谈外交,汉帝国能耐,那就划船打过来,怕什么?”韦苏提婆一世看到后面那些丘里确惴惴不安的叙述冷笑连连。

    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他虽说不确定汉帝国有多强,但是他很清楚,这种和意外差不多的情况,以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十有**都是滚回谈判桌。

    【汉帝国的海军看起来很一般,被竺迦叶波打灭了,而且竺迦叶波也说了,若非想要生擒,恐怕都能轻松全灭对方,而且对方有内气离体极致的猛将两名,且都具有军团天赋,这是顶级军团配置。】

    韦苏提婆一世看完之后,收敛了一下得意,转而仔细的进行思考,很快就明白,汉室不说陆军如何,海军绝对不是他们贵霜的对手,仅凭这一点他们贵霜对于汉室就没什么好畏惧的。

    【看来我之前对于汉室的应对有些过于保守了,那么是否要尝试收回葱岭,乃至靠西边接近里海的地方。】

    韦苏提婆一世有些犹豫的想到,对于他们这等程度的国家来说,只要军事层面有一项别人追不上,那么他们战争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可选备案。

    【还是先等等,我的时间很多,汉帝国在我的印象之中一直以骑兵,步兵闻名于世。】韦苏提婆一世强行抚平了内心的躁动,但是很明显已经完全不遮掩自己对于汉室的觊觎了。

    作为一个暴君,而且是一个能坐稳自己位置的暴君,所需要的能力必须要比绝大多数的明君更高,而且比起所谓的明君,暴君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所以暴君的执行力是非常可怕的。

    在将国内叛乱一一扫平,又将历史遗留的花剌子模,呼罗珊等问题一一解决之后,韦苏提婆一世升起了和贵霜开国君主比肩,不,已经不是比肩了,韦苏提婆一世要的是超越。

    百乘王朝方面不断传来的得胜消息,并没有让韦苏提婆一世有明显的兴奋,因为对于一个帝国来说,任何一个非帝国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解决不了的可能。

    对于帝国来说,旁边的小国,只是愿不愿意和合算不合算,不存在会被王国反推的事情。

    所以这种近乎注定的胜利,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只能算是餐前的小点心。

    甚至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布拉赫如果被百乘王朝,或者十国,甚至更多国联盟所击败的话,韦苏提婆一世会给布拉赫第二支军队,让他去雪耻,也许帝国的力量在那些遥远的地方将将能和当地的王国媲美,但是帝国远超王国在一点就在于,败了可以再来。

    输了又能如何,败了又能如何,古来常胜者屈指可数,帝国的底气从来不是不会失败,而是败了,我也能重来,而且一次不行可以两次,两次不行可以三次,直到将你彻底弄死为止。

    这就是帝国的底气,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旁边的蝼蚁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能让韦苏提婆一世作为对手的据他所知的只有三个国家,遥远的罗马,没落的安息,以及深不可测的汉帝国。

    对于贵霜来说,最适合的自然是当前貌似要日落西山的安息,然而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最适合的只有一个,那就汉帝国。

    要超越立国,开拓疆土,给贵霜留下基本盘的阎高珍陛下,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只有一个选择,那么就是夺回阎高珍陛下放弃的葱岭,将里海以东再次并入贵霜的领土之中,然后在西域直面汉帝国,并且再次恳请对方嫁公主给贵霜。

    当然不走这条路也行,将汉帝国直接掀翻在地也可以,只不过第二个选择,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都明白这是在找死。

    虽说很想这么做,但是总归需要考虑一下现实,韦苏提婆一世确实想和汉室一较高下,但这种高下需要限制在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不能真的将汉室惹毛了。

    当年大宛那么浪,汉室看在对方实力的份上,也觉得劳师远征不划算,甚至对方在丝绸之路上抽重税汉室也睁只眼闭只眼,结果最后瞎眼的大宛将汉室惹毛了。

    最后汉武帝压根不管你大宛国远在万里之外,直接派兵前去,连国都都打了下来,将国王宰了,然后重新换了一个国王,虽说这个国家以后还叫大宛,其实除了百姓没换人,瓤子全换了。

    再想想,当年大宛的国都,和现在贵霜白沙瓦的距离,都跑了万里,也不缺这几千里了,真惹毛了,发生这种事情,就算靠着地利又是他们贵霜能赢,韦苏提婆一世也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韦苏提婆一世的想法是,和汉朝动手,那肯定是要动手的,葱岭以南,里海以东肯定要收回,但是又不能和汉室拼命,所以韦苏提婆一世的更多是想试试水。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