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大战之后

    “待我军休整完毕之后,我等会往西迁千里让出半数百乘王朝的土地,交付给汉室。”布拉赫听闻严颜的话,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神色,依旧保持这平静开口说道。

    眼见对方坚决,严颜也没有拒绝的意思,至于百乘王朝到时候怎么想,管他们汉帝国鬼事,明明是贵霜灭了你们国家,现在他们汉室抢回来那自然是他们汉室的土地。

    至于在那里种什么,或者怎么占,那就看他们汉室的心情了,当然由于太远不种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有文伽地区这么一战,严颜觉得应该也没有哪个小国会不开眼的侵占汉帝国的土地。

    “好,回头我们派遣人手前去丈量。”严颜开口说道,而高沛,杨怀等人现在已经开始收拢己方的大军,救治伤病了。

    “今年如果能赶上汉室开年的大朝会,我们会派人前去朝贡,到时还请将军引荐。”赫利拉赫在一旁帮腔说道。

    “也好,不过能不能赶上是一个问题。”严颜点了点头。

    之后等张任等人前来,将抓住的贵霜将校交付给布拉赫等人之后,便先行离开了,而贵霜这边则是一边收拢士卒,一边打扫战场,虽说败于汉军,但是却也没有严重动摇军心。

    “我们并没有下死手,所以看俩人看着严重,实际上应该都算是皮外伤吧。”张任轻咳着说道,不过这话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讲道理卡拉诺的左胸还插着两根箭矢呢。

    布拉赫在看到卡拉诺的伤势,这种程度怎么说也不应算在皮外伤方面,好在很明显卡拉诺身上有救治过的痕迹,汉军没下死手这倒是真的,不过战场之上刀剑无眼,误伤了正常。

    当即布拉赫用左手捂住卡拉诺的心脏,暗淡的金辉覆盖自左手上,然后猛力的抽掉了卡拉诺左胸上的两根箭矢。

    这个举动吓了张任一跳,他们汉军正因为没有把握取下这两根可能伤到心脏的箭矢,所以才将之留在上面,没想到布拉赫居然直接将之拔了下来,就算是内气离体被这么整,说不定也会玩完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卡拉诺并没有像张任估计的那样喷血而死,而是在胸口上形成了两个血洞,并且血洞中溢出的血在布拉赫的内气的压制下已经快速凝固。

    “这一招不错啊。”张任敬服的说道,居然还能做紧急治疗,要知道他们益州都是花钱在奉高那里买了一批伤药,并且靠着刘备姓刘,刘璋也姓刘,从诸葛亮那里借了两百多名医务兵。

    顺带益州在将这群人借回来之后,还曾想过去陈曦那里借第二批,只不过被陈曦果断拒绝了,当然陈曦也不忘要求张松归还第一批的医务兵,张松也很果断的拒绝了,之后基本就不了了之了。

    因而益州这边其实很馋这种能进行紧急治疗保住伤兵的手段的,准确的说整个中原,在陈曦引入医务兵概念之后,都很馋这种能紧急治疗的手段,毕竟现在各家也计算出来了相关的成本。

    果断救伤兵,提高老兵数要比不断的招新人赔丧葬费用和抚恤费用要更容易压缩成本,而且战斗力也更强一些。

    所以到现在,汉室这边各大诸侯都在研究如何降低伤兵的死亡率,而急救很明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

    “确实非常不错。”严颜双眼一亮,要是他们益州全都是百战老兵,这一战也就不至于要这么多算计了。

    张任围观,布拉赫没什么感觉,他虽说觉得张任也挺厉害的,但是布拉赫自信强过对方一头,但是严颜也过来围观,出于对强者的尊重布拉赫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哦,这原来是观想大迦叶留下来的舍利才能获得的能力啊。”严颜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做出一副了然的神色,实际上他连大迦叶是谁都不知道,他就知道有那么一个宝物。

    “子乔,回头帮忙查一下啊,这个大迦叶舍利是什么玩意,顺带帮忙查一下贵霜还有什么这东西没,回头弄个文书,让他们朝贡的时候给带上。”严颜明显很现实,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当即传音给张松,而张松闻言,只是默默地点头。

    而就在布拉赫将话的时候,卡拉诺终于苏醒了过来,看到面前的张任双眼瞪圆,看起来无比的愤怒。

    张任发现卡拉诺苏醒的时候,当即开口说道,“我们双方已经分出了胜负,你完全不需要如此愤怒了,我知道你这个人仗义死节啊,为国尽忠,你之前的行为已经完全展现了出来,现在我们已谈和了,而且你身受重创,还是以养伤为重。”

    卡拉诺闻言双眼翻白,一口闷气直接梗在心头,原本就被张任坑了一个半死的他,现在更是因为气虚,翻了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唉,果然是忠贞之士,贵霜有这等义士,必能更进一步。”张任眼见卡拉诺翻白眼,还以为对方因为气闷于贵霜战败,不由得发出了感叹,所有人看张任的眼神都有些不对。

    严颜眼见己方已经将大军重新整合了起来,当即一拽张任,对着布拉赫等人开口说道,“既然诸位已经无碍,我等已经将大军重新整合,这便先行撤回营地,至于更详细的交接事宜,我们之后在另找时间进行细谈。”

    苏拉普利等人对于这一点表示认同,布拉赫也觉得有理便开口应下,至此益州于贵霜的第一次大战告一段落。

    这一场大战结束真正落幕的时候,围观的小国使臣皆是胆战心惊,贵霜帝国已经强的都超过了他们的理解范围,而更糟糕的是汉帝国将那个强的超过理解范围的贵霜帝国给击败了。

    虽说一众小国使臣不能确定自己看到的是否是最终结果,但就他们看到的情况,基本可以确定,贵霜帝国算是一败涂地了,真要是生死大战的话,贵霜基本上就是团灭的剧情。

    这也就意味着贵霜帝国比他们高了一到两个层次,而汉帝国在这群人的预估之中起码比贵霜帝国高了一个层次,这么想的话,实在是糟糕的让好几个小国使臣当场出现了心肌梗塞。

    至于剩下来没有心肌梗塞的小国使臣大多是是怀揣着回去就让皇帝惊悸而死的打算,连着几十年不给对方朝贡,真的是找死啊!

    “赫利拉赫回头让人将那几个小国的礼物呈递到汉室那里。”布拉赫在严颜率兵走了之后对着赫利拉赫说道。

    “好。”赫利拉赫回答道,他知道布拉赫是什么意思。

    “如果有机会,定要再和对方做过一场。”布拉赫望着严颜的背影说道,闻言莱布莱利三人当即寒毛倒竖。

    “有些不祥的预感。”莱布莱利传音给苏拉普利说道。

    “我同样也有些不详的预感。”苏拉普利同样面色难看的传音给其他两人说道。

    “我打算将这一战不偏不倚的记载在泥板上,并且命人快马汇报给陛下。”赫利拉赫停顿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确实应该通知陛下了,我们东边的边境推到这里也足够了,再往东和汉帝国发生了冲突,如果说以前我还有信心,现在在真正见识到汉军之后,我觉得我们还有不少欠缺的地方。”莱布莱利带着一种无奈的口气传音给二人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那么我们三人通知布拉赫之后,一同给陛下上书此战。”苏拉普利传音给二人,两人闻言也都点头。

    各个前来观战的小国,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之中但凡提前给贵霜表了忠心的,在贵霜战败之后,便被贵霜随意的卖给了汉室。

    “呼,完全没想到居然就这么赢了,严将军最后那一战打得真的非常精彩。”张松带着些许奉承的口吻说道,不过这并不全是阿谀。

    “之前差点还以为要输,没想到对方最后居然被将军制住了。”雷铜一脸敬服的说道。

    其他文武群臣也都是一脸敬佩,严颜最后那段时间的表现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强悍,布拉赫的军团天赋可是在燃烧云气形成的一切效果。

    “谬赞。”严颜摇头,但是面上的笑容还是说明他很高兴的,“不过那个叫做布拉赫的家伙,军团天赋到底是什么,听你们一说感觉好像挺厉害,我这边没什么感觉。”

    严颜的军团天赋由于本身不加持任何的属性,所以也就无所谓布拉赫的军团天赋烧不烧云气了,反正他又没加持什么特殊效果。

    “对方的军团天赋烧云气啊,但凡和云气有关的攻击防御都被削了,也即是说除了极致级别军阵,其他军阵对上对方毫无意义,而所有靠云气产生效果的军团天赋,对上对方基本都要被克制的死死的。”张肃笑着解释道。

    “哦,我就说怎么没感觉到什么效果,我的军团天赋不加持任何的云气效果。”严颜一副了然的神色,他的军团天赋最恨那种威吓类型,还有任何能拆解指挥体系的军团天赋,对他的天赋都会造成暴击。

    “话说回来严将军,你的军团天赋我记得是不溃,但这次看起来明显比之前强了很多。”张松摸着自己丑脸下的胡子不解的问道。

    “吃了一次孙伯符的亏,我也花费了很多时间研究我的军团天赋,我的天赋用于防守几乎无有破绽,而用于攻击可能会被反制。”眼见四周也没有外人,严颜也就没有掩饰。

    严颜大致给讲解了一下自己的军团天赋,之后开口说道,“只要我本人没有被打倒,士卒就能不断地进行反击,除非真的遇到那种特别擅长大军团指挥的将帅,我很难彻底被战败。”

    因为军团天赋能将之前被打散的大军聚合起来,继续投入战场,这也就导致要打败严颜要么是将严颜的大军打得严颜聚都聚合不起来,要么就只能是顶着不断反扑的大军将严颜打倒。

    然而这两项不管是哪一项都非常的困难,前一项如果是双方士卒素质和数量相同的话,那么要做到这个程度至少需要曹操那个层次的指挥能力。

    至于后一项,就需要有一个强大的头领,以及一支差不多有超精锐级别的本部,否则的话大军团作战连绵的反扑,足够将攻坚能力不够的任何军团打停。

    而对于严颜这种靠防守反击混饭吃的将领,一旦敌人冲入本阵而且无法继续向前推进,不断地切割剥离,就足够将对手缠死了。

    顺带一说,布拉赫就属于被严颜用小军团迟滞,大军团拖拽,冲锋速度一点点被拽下来,最后彻底被缠住,再也无法向前困死了的倒霉孩子。

    “这一战赢了,我们也就能放心了,贵霜这一支军团应该不会是最强的,但也不可能如我们一样是整个国家中等偏下的水平。”张肃笑着说道。

    张任,严颜皆是干笑,他们益州的水平,别说中等偏下了,不算才收降的孟获等人,他们在大汉十三州现存的诸侯之中真比打架,算上将校谋臣,搞不好真是倒数第三。

    至于倒数第一,不用说了,肯定是交州士燮。

    要说益州倒不是地方不好,人不行,实际上益州挺不错的,那些蛮人也都是汉人,早在西汉的时候就并入了汉室,只不过,益州地形太复杂了,而且关系,人心太复杂了。

    首先是进取心的问题,益州刘璋本身的进取心就不强,本身有山川之险,加之益州文武经过之前的历练也明白了形势,他们貌似混日子也能混出头啊。

    毕竟现在这个形势,只要他们守住川蜀,回头刘备统一天下,他们混也能混个出身,反正张松等人不觉得,刘璋到时候会和刘备动手。

    至于打人,不管是旁边的曹操还是孙策他们都打不过,唯一一个可能能打过的士燮和他们关系还不错,至于汉中的张鲁,那地方一样的易守难攻,双方只能互相瞪眼。

    这么一来益州也就洗洗睡了,反正孙策和曹操不可能派兵来打他们,毕竟川蜀之险不是说笑的,派的人少没意义,人多了后方就会有问题,所以川蜀常年打酱油。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