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贵霜的隐患

    求月票啊,有月票的趁双倍赶紧投啊!

    “他们将校的缺陷比我们更大,他们虽说点掉了我们好几个将校,但是他们的后军囤积的统帅也被消耗一空,这也就导致,如果将军你将前军兵马合一,要杀出去并不困难。”莱布莱利回答道。

    随后缓了一下对方又回答道:“再算上汉室之前的虚兵,我们转圜的余地很大,而对方边线的对内防御力随着统帅的集中,除了几个聚集点防御在不断提升,其他的地方都出现了明显下降。”

    “好,我知道了!”布拉赫沉声回答道,莱布莱利的回答并不是他想要的回答,但是他却从其中听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汉军的劣势非常明显,那就是汉军的将校在兑子的过程之中,虽说获得了胜利,但是本质上讲汉军的将校并不具备直接阻击贵霜将校的能力。

    当前他们贵霜大军虽说陷入了汉军本部之中,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将贵霜大军即将包围起来的汉军,本质上也是摊薄了各处的防御,只要他能在汉军后军先一步将贵霜拆解之前将前军重新聚拢起来,他们贵霜未必输给汉军。

    莱布莱利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布拉赫,他从对方的双眼之中看到了一种对于胜利的追求,对方很明显已经不再将这一战看作是下战书的约战,而是准备下狠手了。

    本来这一战打到这种程度,汉军已经包围了贵霜,而且拿下了贵霜四个内气离体的统帅,又扼制了剩下所有统帅的攻势,而汉军本身还具有三四个战力游离在包围圈上。

    这种情况下,虽说布拉赫很有可能将贵霜前军一一救援成功,并且将之团结在自己的身旁,让贵霜拥有突破汉军包围圈的能力,但实际上作为已经表现出全部战斗力,确定汉室棋高一着的贵霜低头认输才是上上之选。

    毕竟之前苏拉普利等人特意讨论过,虽说因为过度解读确定了汉室是玩真的,但是他们一致认为,就算他们真的打不过汉室,可是只要他们能表现出让汉室胜都是惨胜的战斗力,那就足够双方和睦相处了。

    现在这种情况,虽说有汉室设局的问题,但智慧本身就是硬实力的一种,因而贵霜没有什么不服的。

    尤其是打到现在这种程度,贵霜也已经看出来了,汉室士卒个体的实力未必比他们更强,但是汉室的将校在统帅调度大军上要强过他们贵霜,而且汉军的韧性和总的集体配合要远远超过贵霜。

    虽说中军是虚兵,但是在中军如此轻易被贵霜切碎的前提条件之下,汉军的后军居然还能毫无畏惧的对贵霜发动反攻!

    尤其是在贵霜气势最盛的时候,汉军居然乱而不溃,这种韧性远超贵霜,他们贵霜的大军,若是中军被切碎,免不了大乱。

    之后若是不能稳住信仰加持,就会出现溃败,也由此随军的三个文臣都明白了,他们贵霜的实力和汉室还有一定的差距。

    也即是说他们贵霜和汉室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虽说依靠着各种手段这种差距可以弥补,但同样也有可能会出现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强的将弱的轻易斩于马下这种情况。

    毕竟战场发挥是一个非常难确定的事情,在贵霜看来对方主将的指挥可以算是相当不错,但是和汉帝国历史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怪物级别指挥的差距简直是天差地别。

    加之将帅毕竟也属于硬实力的一种,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到现在贵霜基本确定,汉军所表现出来的总体素质是压过他们的,不过差距还没巨大到打出碾压,所以贵霜也就相对安心。

    毕竟他们这一支军团并非是贵霜最强的陆军,要知道最强的陆军都被韦苏提婆一世弄去扫平国内叛乱,收复中亚去了,更何况他们贵霜强的是海军,所以这一战就算服软,贵霜也自信,汉室在知道了他们国家的实力之后,不会生出什么再定主从的想法。

    当然贵霜也曾想过他们所面对的对手会不会是汉军最强的军团,不过不等莱布莱利提出来,三人便集体否决了这一个猜测,很明显这只是一支比较精锐的汉军。

    从很多细节能看出来这支汉军平乱纳降了一波蛮人,然后得知他们贵霜存在之后,直接带着蛮人过来压服他们贵霜。

    因为这里面最明显的一点便是,汉军的主将和高层都是汉人,而蛮子之中的高层会说汉话,但是底层的蛮子只会少少的几句汉话,虽说去除了那些多余的花纹和装饰,这些蛮子也应该是汉人,但看起来应该是失去了传承,快被山野同化为蛮人了。

    这么一来贵霜便猜测汉军本部应该是精锐,比方说张任,比方说孟获,两人皆是内气离体,并具有军团天赋,这种级别的将帅在任何时候率领的本部,都不会太弱。

    很明显,大多数的汉军表现出的战斗力,也就比开启了军团天赋的两支军团差了一两个级别而已,所以将之估计为较为优秀的汉军精锐,在三人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也正是基于此,在苏拉普利等人看来,现在的汉室虽强,但贵霜已经有了逐步靠拢的资格,毕竟就算是汉室还有更强的军团,还有军魂军团,但他们贵霜也同样有更强的精锐,也同样有军魂军团,还有超乎汉帝国想象的海军!

    因此在贵霜本阵即将被裹入汉军之中的时候,苏拉普利和赫利拉赫是倾向于直接认输,毕竟这一战到现在,他们贵霜已经将该展现的力量全部展现出来了,同样也获得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苏拉普利根本不用去思考他们在这种情况下爽快认输,汉军是否还会下狠手的问题。

    毕竟现在这个情况,布拉赫已经即将汇聚两名内气离体将帅率领的本部了,他们已经具有强行突围出去,然后让蒙那里和沙鲁克与他们里应外合的本钱了。

    因而如果他们爽快认输,汉军还要下狠手,他们果断冲杀出去,到时候里应外合,虽说汉军获胜是必然,但所能获得的也只是一场惨胜,而且他们贵霜逃出去的三五万人,引起的仇恨,足够回国拉出来一支二十万的大军,汉帝国犯不着冒这种危险。

    然而现在比较糟糕的一点在于,布拉赫看起来不想爽快认输,在这等情况下依旧想要和汉军搏上一搏。

    莱布莱利倒是想要制止,但是布拉赫那肃然的眼神,则是成功扼制住了莱布莱利想要说的话。

    “情况有些糟啊,布拉赫,看起来还是想要和汉军一决胜负,实际上在现在我们展现出了应有的实力,而汉军也理所当然的压制住了我军,我们收手才是正道。”赫利拉赫传音给其他两人说道。

    赫利拉赫的家族就和当年的司马迁的家族一样,修史的家族,所以他对于汉帝国更为敬畏,就如之前他发现汉帝国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居然被他们反压制时的震惊一样。

    现在他们贵霜战力全开之后,反倒被汉帝国给压制了,赫利拉赫自是当作理所当然。

    毕竟作为修史的家族,很明确的记载着当初汉帝国让张骞前来通知他们,说带他们去打匈奴,报当年月氏王被老上单于砍了脑袋,拿去做酒杯的大仇。

    慑于匈奴的战斗力,月氏承包了张骞一行所有人的消费,但是拒绝了这个提议,毕竟当初的匈奴实在太强了,强到令人绝望。

    然而就在大月氏拒绝了这个提议之后,汉室开始单干匈奴,大概十年后,就出了封狼居胥,这是月氏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记忆,莫名间他们的血仇得报了。

    之后过了一两百年,月氏终于阔了,改名叫贵霜了,然后求娶汉室公主,结果被班超在葱岭按着打了一顿,与此同时传来的另一个消息则是汉帝国将匈奴基本打死了。

    因而月氏又有了一个关于汉室的清晰印象,叫做燕然勒功。

    这也是为什么,贵霜扯淡的时候能扯出这两个词的重要原因,因为这两件事对于月氏太重要了,一件代表着压在头顶的大山被人搬走,另一件代表着旧日被匈奴支配的恐惧。

    因而但凡贵霜和史籍有关的贵族,对于汉室都怀揣着敬畏,这也才有了几十年后,正史之中贵霜使臣乘船前往汉室朝贡的记载,因为那个时候贵霜帝国散了,贵霜的贵族又想起了那个强悍的帝国。

    那种敬畏让贵霜的贵族希望有一天能击败汉帝国,但同样是那种敬畏,在他们发现自己能和汉帝国并驾齐驱的时候,又有一种怅然若失,这同样是一种自信的欠缺。

    “让他打吧,打的汉军惨胜也好,至少让他们更清楚的认识到我们贵霜不容轻侮。”苏拉普利传音给二人说道,两人闻言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让汉军认识到他们贵霜不容轻侮也好啊。

    汉军的两支侧翼在不断的延伸,已经成功绕到了贵霜的后军,张任和孟获已经成功碰头,贵霜后军脆弱的防御几人一看便知,但汉军完成包围之后最大的弊端也逐渐显现了出来。

    因为要完成包围,汉军后军被迫抽调了大量的士卒,导致原本封锁贵霜四支前突本部的士卒逐渐减少,加之布拉赫指挥本部士卒左突右冲,不断的汇聚前军精锐,后军能不能继续限制住贵霜前军已经成为这一战是否能大胜的关键了。

    “我们不能再看着了,那怕是放弃贵霜后军现在已经完成的包围圈也必须将兀突骨将军释放出来了。”张任在和孟获汇合之后,已经处在了汉军和贵霜两支大军交战的另一个指挥点。

    作为益州另一个能力不下于严颜,具有独立领军经验,只是资历比严颜浅一些的良将,在汇合孟获等人,来到大军交战的另一个指挥点之后,瞬间看清了战场形势。

    “泠苞,邓贤,刘璝,吴兰,你们四个率领各洞洞主,从我军包围的外围向贵霜后军发动攻击,不要太过深入,贵霜的后军要往西逃就放他们出去,其他人随我来打掉贵霜的中军。”张任看清战场形势之后当即下达了新的军令。

    反正一早的时候就特意商讨过这一问题,最后结果便是严颜是统帅,而张任为副统帅,只要严颜深入敌军无法进入指挥之后,张任只要在合适的位置就可以作为新的指挥,只不过严颜并没有给张任配战鼓,这也就导致张任的指挥只能是实地指挥。

    这也就避免了汉军对于战场出现两个不同的指挥系统,实地指挥毕竟是小范围的指挥,不过用得好也足够弥补很多指挥系统上的不足,而张任现在就是作为副统帅,进行实地指挥。

    随着张任一声令下,原本好不容易完成的包围圈直接被张任解散了贵霜后军之后的那一部分,然后以张任和孟获为锋头率领三千人直接从贵霜后军的背后插入,而邓贤,吴兰等人也同样率领本部对着贵霜后军发动了猛攻。

    所有由锋矢阵演化而来的强攻型军阵都没办法抹消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越强的攻击,就越发的会导致后方防御脆弱,。

    这种近乎致命的弱点,要解决只有两种,一种是放弃强攻型军阵,另一种则是如西凉铁骑那样,在别人打死我之前我先将别人打死,很明显,后一种事情这个时代能做到的只有西凉铁骑……

    所以在贵霜的后军遭遇到一道主力,四道佯攻之后,本身就因为调度出现问题已经有些混乱的贵霜后军,被五支汉军轻松的撕开了防线,一如当初贵霜撕开汉军中军一般轻松。

    然而和当初贵霜撕开汉军中军时最大的不同在于,贵霜的后军在遭遇到张任等人狂猛的攻击之后,由于缺乏指挥体系和主要的骨干,又没有严颜那种稳定军心,防止溃败的军团天赋,后军的士卒在发现无力抵抗之后,自然的开始溃逃了。

    贵霜军团依靠观想便于快速成军的方式,在失去了核心和骨干的支撑之后,其存在的隐患终于被引爆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