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一步错,步步错

    这时的贵霜大军实际上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要么后军随前军突进,给于前军更多的支持,直到将汉军的防线切碎,要么后军直接放弃前军不再跟进。

    问题是之前贵霜以为能趁势切碎汉军的中军和后军,将整个汉军穿插成零碎的小块,结果事实严重的打了贵霜的脸,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被用做诱饵的中军近乎全是虚兵,贵霜轻而易举的凿穿了中军,结果奋力冲入汉军后军却被扼制住了。

    这种完全不科学的情况,让奋力突击后军,原本以为能携碾碎中军的大胜之势,一口气大破汉军后军的贵霜前军直接遭到了迎头一击,之前顺风顺水的贵霜的前军直接被打懵了。

    就跟越艰难的道路行走的时候,会越发的求稳一样,越顺的道路走的轻松的时候,就越容易出问题。

    在大胜即将到来,即将能干翻汉室的时候,贵霜所有突入后军的将校都遭受到了严颜早已准备好的沉重一击,这种迎头痛击将之前正处于狂傲状态的贵霜将校直接打的无法回神。

    然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更糟糕的情况是汉军在拉稳了贵霜前冲的将校之后,任何往后的移动,都是在强行拖拽贵霜大军。

    就如所有凿穿失败的骑兵,肯定会被步兵打死一样,贵霜的四支突击大军虽说不是骑兵,但同样也遵循这一战场法则,只不过不像骑兵那样被削弱的太惨。

    可不管怎么说凿穿失败,被深陷在汉军之中的贵霜将校,能做的选择并不多,而汉室的后退更是让贵霜将校察觉到了汉室的衰落,那种感觉就像是再加一把劲就能凿穿对方整个防线一样。

    因而当前无法遍观整个战场局面的贵霜将校,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凭借自己的战场直觉,在汉室后退的时候,直接跟进,更凶狠的对于汉室后军发动了攻击。

    至于布拉赫,倒是能看清楚全盘的局势,但问题是当前四支前部已经深入了汉军本阵,要是下令后撤的话,还没杀入汉军后军的贵霜后军倒是能撤出去,前面的四支突击军团直接就会因为没有后援而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彻底完蛋。

    而一旦这四支突击本部完蛋,布拉赫用膝盖去想都知道,汉军左翼聚集的那三个内气离体会做什么事情,他们贵霜现在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失误。

    原本应该在汉军前军就能汇合的九个内气离体,被汉军用阻击,围攻的方式兑掉了一半,剩下的四支被分布在贵霜中军两侧的两侧,本来倒是能汇合,但是在突入后军之后,尚未汇合便被一一围攻。

    这么一来贵霜的后军要是一撤,没了后军的支持,贵霜大军最后能动用的四个内气离体将帅被拿下之后,他们贵霜大军直接就成了案板上的肉,就算他布拉赫有军团天赋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主帅就算能力极强,但除非你有韩信那种将大军如臂使指的手段,否则的话,被敌方团灭掉所有主要的二级将领之后,整个大军指挥系统就会瘫痪掉。

    加之被强行拐入种姓制度大坑的贵霜,注定没可能像西凉铁骑那样,头目被干掉,瞬间再来一个头目,贵霜的阶级可是非常非常完备,而且也非常非常的严苛。

    因而在高沛,杨怀下令缓步后撤,且战且退,拽着贵霜一起往东走的时候,布拉赫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了,只能命令贵霜后军跟进,为前军提供更强的后援,让前军的力量彻底爆发出来,以期能撕碎汉军的后军。

    然而布拉赫并没有注意到在贵霜后军近乎集体东进的时候,他的左翼,也就是和张任对战的卡拉诺随着这次移动直接和他们贵霜的本部脱节了。

    与此同时,刚刚摧毁了贵霜右翼鄯蹋伮部的孟获,鄂焕,木鹿大王,以及南蛮各部洞主皆是顺势前行,双方相向而过,强行沿着贵霜的边线直接滑了过去,硬生生从侧翼延伸到了贵霜军侧后方。

    这一刻所有远处围观的小国使臣彻底胆寒了,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一波三折,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不在同一个境界就不要乱发表感言,汉军和贵霜貌似有的打。

    貌似他们所认知的获胜和失败,在对方那里完全没有意义,讲道理一开始打的那么凶残的汉室在他们的战争之中,理论上就应该一口气将对手击溃,然后获得胜利了,然而……

    同样之后将汉军中军切碎的贵霜,在他们的战争之中,基本属于要将对手全灭的节奏了,然而……

    至于现在汉军顶着贵霜的穿插切割,要将贵霜反包围,看节奏就像是要将贵霜全部俘虏了一样,但这次没有一个小国的使臣发表感言了,实在是下面两拨人来回的打脸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就是帝国吗,就连战争都高深的让人看不懂。】苏摩皇子一脸阴郁的看着下方混战的战场,当前的战场到底谁是优势,谁是劣势,他们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确定了。

    随着汉军左翼从双方交战的地方延伸到贵霜的后军,布拉赫终于明白自己哪里出错了。

    “命令……”布拉赫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当即准备下令让人前去救援卡拉诺,然而在他开口的瞬间就反应过来,他手上已经没有能拿的出手的将校了。

    汉军的左翼和右翼的将校都具有军团天赋,能对抗这种力量的唯有最优秀的贵霜将帅开启的信仰加持,而若是没有信仰加持要对抗这种力量,恐怕需要像汉军破鄯蹋伮那时强行将一支军团逼迫到承受的上线,然后给于对方致命一击。

    否则的话只能用大量的士卒强行围堵,然而现在布拉赫的手上既没有优秀到能开启媲美军团天赋级别信仰加持的将校,也不可能抽调出足够的兵力去围堵张任,让卡拉诺给于张任军团致命一击。

    现在布拉赫手上的牌,每一张都被张松等人死死的限制住了,而就在布拉赫犹豫着是否舍弃一路前军,抽调后军协助卡拉诺击溃张任,解放手头牌面的时候,汉军头顶的云气终于开始了变化。

    张松等一众文臣疯狂的绽放着自己的精神量,并且以此为通道勾连军阵和云气,将天空之中的云气疯狂的导入到军阵,不惜损耗的强化军阵对于个人防御的加持效果。

    这一刻汉军的士卒身上绽放出深沉的蓝灰色光辉,甚至有一些在贵霜士卒的视野之中都形成了一种扭曲,这便是益州一众文臣不惜一切代价疯狂注入云气强化军阵而产生的极致防御效果。

    这一刻汉军普通士卒的防御已经强化到近乎披上一身全身甲的程度,而汉军的云气滚动翻腾,以一种缓慢,但是肉眼勉强可见的消耗速度在缓缓消散着。

    贵霜左翼,卡拉诺的精锐本部在汉军云气翻滚的瞬间就发现了其中不同,原本奋起一刀,从脖颈斩下,足够将汉军重创的强大的攻击力,现在居然被汉军用臂骨硬生生挡住。

    这种从基础小兵开始就发生的巨大变化,让每一个贵霜士卒都清楚的感受到了不同,原本一刀能重创的敌方士卒,现在一刀下去可能被对方硬生生接住。

    不再是某一些士卒强化了一部分,而是所有的士卒都得到了某种明显的提升,原本僵持的局面随着这种变化的出现,贵霜一方的大军仿若缓缓,但是又不可抵抗的开始滑落深渊。

    “邓贤,吴兰,出手!”在强行压制住卡拉诺,并且疯狂强攻,逼得卡拉诺连连失误,无奈之下将最后的三支后备队压上之后,张任趁机全军压上,将对方的一整个防线压得左支右绌,然后身先士卒抵住卡拉诺之后,对着身后一直隐藏的援军怒吼道。

    严颜下令之后,不久就抵达张任部的邓贤吴兰,在听从张任的号令一直按捺着没有的出手的两人,随着汉军整个军团防御力的提升,在张任强行将卡拉诺每一份后备兵力逼出来之后,当即率领着自身的本部如同两道锋利的匕首狠狠地插在了贵霜左翼的防线上。

    原本贵霜侧翼防线就已经因为张任的强攻猛战,被打的左支右绌,若非卡拉诺身先士卒,实力又胜过张任一筹,这条防线根本支撑不住,而现在随着邓贤和吴兰的出手,贵霜摇摇欲坠的防线上直接被撕开了两道豁口。

    随着这两道豁口的出现,汉军如同洪水一样直接碾碎了整条贵霜大军组成的堤坝防线,瞬间贵霜的左翼被汉军冲的七零八落。

    “不!”卡拉诺怒吼道,疯狂的朝着张任发动了反击,以期能依靠着自己的勇武拿下张任,将本部重新聚集起来,顶住汉军的冲锋,然而这种二十万大军的混战战场,并非是勇武能行得通的地方。

    整个卡拉诺率领的贵霜左翼一片大乱,而张任的军团天赋,面对乱军的时候本身就具有奇效,当即卡拉诺率领的贵霜左翼忙中出错,更显混乱。

    卡拉诺的勇武连带着他的信仰加持,在这种情况下都失去了意义,而原本就已经崩溃了的贵霜左翼,在卡拉诺的信仰加持消散的瞬间,贵霜的左翼瞬间一溃千里。

    “卡拉诺,放弃吧,你比我更厉害一些,但是你的身后除了你的士卒,没有任何一个能帮你的。”张任逼退卡拉诺之后,长枪指着对方说道。

    卡拉诺面色犹疑,他就算是傻也明白,他现在再无翻盘的可能,叹了口气晃了晃头表示赞同张任的意思,然而张任习惯性的理解成对方不同意,心下感叹,贵霜这百多年来不说其他,仗义死节之士不在少数,当即不再劝说,箭雨齐发将卡拉诺射到在地。

    卡拉诺被射到在地的时候面上写满了不解,他明明同意了啊,为什么还会被射倒在地。

    “还好,还好,没命中脑袋,谁这么过分直接射这家伙的心脏?”张任眼见卡拉诺倒下当即冲了过去,看着左胸挨了两箭的卡拉诺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拖下去,赶紧救治,不要弄死了。”

    将贵霜左翼彻底击溃之后,张任大致感觉了一下云气对于他们的压制程度,当即不再有任何犹豫,率领吴兰和邓贤直接从汉军右翼延伸而出,朝着贵霜的后军冲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汉军从侧翼延伸而出的两道弧形才注意到贵霜的后军已经出现了自然的内凹,而贵霜的主帅布拉赫则已经冲入了汉军的本阵,率领自己的本部身先士卒和之前贵霜前军的四路突击大军进行了汇合。

    “莱布莱利,接下来往哪个方向突击?”布拉赫将其中一路大军和自己的本部汇合之后,当即侧头询问自己的副官。

    “往右突进,现在对于汉军和我军来说,阵型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意义,我们双方现在的战斗,完全是在比拼谁的硬实力更强,而比较不幸的是,虽说很不想承认,但我们全面落入了下风。”莱布莱利伸手指向右侧。

    “有没有翻盘的可能?”布拉赫想也不想便褫夺了那名统帅的调度权力,将对方的本部和自己的本部合并。

    “如果是真正的大战,那我们干掉对方的主将便是,但是现在的话,我们不可能这么做。”莱布莱利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们从一开始就遭了他们的算计,他们的中军是虚兵,正因此才会出现我军前军将帅穿插太猛,深入他们真正的本阵后军之后,近乎于我们的本阵脱节,这导致他们能轻易的聚集起优势兵力将我们的各部一一打掉。”苏拉普利面色难看的说道。

    作为一个善于布局的人,最后陷于别人的军阵之中,这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莱布莱利,告诉我,汉军这么做的最大破绽是什么?”布拉赫率领另一名将校,朝着右边被封堵的贵霜前军冲去,一边前冲,一边扭头询问莱布莱利。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