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早有算计

    “切,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观战的使臣周遭,但是所有人都是只闻其音,不见其人,而且声音也是非常陌生,所有人瞬间明白人在他们之中,但用的是某种术法。

    “哼,到了这种时候又如何,胜败还未必呢?”另一个声音突然出现环绕在众人周遭,所有的使臣都开始用余光观察四周的同行。

    可之后却一直没有出现其他的声音,但很明显所有观战的使臣心下对于战事已经有了预估。

    【果然还是贵霜帝国略胜一筹,汉室虽说威压了上一个时代,但是现在很明显力所不能及了。】苏摩皇子目光平静如水,但是心下却明显的出现了丝丝兴奋,他之前便给贵霜提前表过忠心了。

    同样还有不少使臣不论如何掩饰,都很难遮盖住自己内心的焦虑,很明显他们一早便将整个国家的国运压在了汉室身上,而汉室若败,他们根本不敢去想他们的下场。

    那沉闷而遍传四野的鼓声根本没有办法瞒过任何人,那种连绵而又带着果决的鼓点,就算是一个不精通军事的普通人都能听出其中所蕴含的决战意味。

    “这个时候敲决战鼓,孤注一掷吗?”赫利拉赫不解的自问自答道,到了当前这种情况,他完全看不出汉军有任何的希望。

    “已经迟了,整个中军已经被我们拆分了,中军最核心的突击大将也被我们锁死在包围圈之中,他们到现在尚未崩溃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莱布莱利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我军在成功拆解了他们的中军之后,胜败就注定了。”

    “苏拉普利,你怎么看?”布拉赫扭头询问苏拉普利。

    “我有些不详的预感,我们全军压上的时机有些早了,现在我们所剩下的后备军就是您的本部了。”苏拉普利面色有些犹疑的说道,在汉军决战的鼓点响起的时候,他就有些不详的预感。

    “哈哈哈,你多心了,汉军绝无可能翻盘了,汉军中军的突击核心被我们锁死,中军本阵被我们拆解,怎么可能翻盘……”布拉赫大笑着说道,正说苏拉普利多心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惊人一幕。

    汉军被凿穿的中军在汉军决战的鼓点响起的时候,中路偏左的那一路大军,骤然爆发出狂猛的战斗力,直接打碎了贵霜用来凿穿汉军的贵霜本部,将那四支贵霜本部之中最靠近汉军左侧的那一支直接拦腰截断,然后怒吼着斜切在了鄯蹋伮率领的贵霜右翼。

    当即率兵阻击鄂焕和孟获本部的鄯蹋伮本部一阵大乱,而鄂焕和孟获在木鹿大王的蛮军本部撞在鄯蹋伮本部的瞬间,便爆发出了所有的力量,而之前已经按捺多时的刘璝,泠苞,在鄯蹋伮被三面夹击,防线摇摇欲坠的瞬间,给贵霜的右翼补上了致命一击。

    瞬间从开战以来一直未有崩溃的贵霜右翼直接被撕的零碎,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原本就因为三方同时夹击而兵力匮乏,根本没有机会腾手的鄯蹋伮本阵彻底崩溃。

    居中指挥的鄯蹋伮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遭遇到了鄂焕,孟获,木鹿大王三人的围攻,而没有精修极致的近战能力,又没有吕布那种可怕的战斗力,面对三个同级别的高手,还有一群人在身后放冷箭,鄯蹋伮十招没过便被打下了战马。

    随即孟获,鄂焕,木鹿大王,直接冲毁了贵霜的右翼,朝着贵霜军阵最大的弱点直扑而去。

    与此同时,吴懿的刀盾兵团配合着李恢的强弩死死的将木鹿大王斩断后援的那一路贵霜大军死死堵住,疯狂的箭雨配合着强弩的压制,彻底将之封锁到了汉军中军和后军组织起来的包围圈之中。

    这一路贵霜统帅在陷入这等包围之后瞬间便明白他们遭受了算计,虽说不知道为什么直到这种情况下汉军依旧不溃不退的咬牙和他们战斗,但是不溃不退的汉军将他们包裹在其中的时候,箭雨密布而下,用不了多久他们这边就可能会崩溃。

    “雷铜的弩机军团呢,强弩配白刃,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剩下的三路冲出去,只要这三路被扼制住了攻势,我军不溃,贵霜军团是要搓圆捏扁就看我们的心情了。”严颜怒吼着指挥雷铜用强弩阻击贵霜大军的推进。

    实际上早在贵霜尚未出兵,汉军得知贵霜有十名内气离体级别猛将的时候,汉军便谋算好了一切。

    一手如此好的牌面,那么最适合的战术,自然是发挥出每一个猛将的力量,那么强攻阵型便是上上之选。

    汉军文武群臣合计过他们的实力,虽说他们益州这一路大军势力不是很强,但真要核算的话,他们手上的牌面未必弱于对方。

    也是基于此才有了后面的算计,强攻阵型实际上就是最简单的凿穿,切割,穿插,将敌方的大军切成零零碎碎的块状物,让对方的大军缺乏或者直接失去有效的指挥。

    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战术,西凉铁骑常年就这一个战术,而且一招鲜吃遍天,而且由于西凉铁骑用这一招至少吃了十年天下各路诸侯,甚至杀出了国外依旧这么干,所以这一招的优劣,汉室所有和兵事相关的人都清楚。

    这一招最大的缺点在于本身后方防御力就很差,很容易被人斩断,而一旦后方被斩断,前方被堵住,那么基本上就会成为切割不成反被包围的节奏。

    严颜自信自己的大军就算是被西凉铁骑来回切都不会崩溃,那么也就有了赌自己硬顶住贵霜穿插,然后强行扑杀对方的意义了。

    这也是为什么严颜大军的布置非常不平衡的原因,张任代表的汉军右翼,只有张任一个内气离体,而且张任的本部还是最先和贵霜大军接战的钩。

    同时汉军的左翼则安排了三个内气离体,为的不是撕碎贵霜的右翼,而是为了掩饰严颜的意图,孟获和鄂焕的存在更多是在心音注意力,让贵霜认为汉军的左翼已经不存在威胁。

    确实贵霜每一路的统帅都不弱,在场能稳赢对方一路统帅的只有兀突骨,但是所有强攻阵型都免不了攻强守弱,在贵霜最后四支本部爆发出战斗力直刺入汉军中军之后,贵霜这四支本部薄弱的后方防御也就暴露在汉军的侧翼之中。

    也许木鹿大王确实打不过对方的统帅,但是偷袭破开对方的防御薄弱点还是无比轻松的,如此直接就将一路贵霜本部锁死在汉军中军和后军之间。

    实际上贵霜四支本部突破汉军中军的时候受到的抵抗并不强,而二十万大军的会战,贵霜前军快速撕碎汉军中军,贵霜后军为了避免和前军脱节,唯一的选择,便是全军压上。

    毕竟对于所有正常范畴的战争来讲,中军被敌方凿穿,这一战便也就意味着即将结束了。

    可惜对于汉军来说,战争这一刻才真正打响,从最一开始张松等人的设计便是,兀突骨和藤甲兵处于中军,而其后的士卒从某种意义上讲,其实都是虚兵。

    也正是因为这些虚兵,让严颜将汉军所有的精华全部压在了后军和两翼之上,中军只有兀突骨和藤甲兵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而兀突骨强横的战斗力和藤甲兵几乎爆表的防御力,绝对能拉住贵霜的三支精锐本部。

    这么一来在木鹿大王突击的时候锁死一路,三方联手打死一路,张任顶住一路之后,汉军所要应对其实只四路。

    不过实际上战场的情况,比当初张松等人预判的更好一些,张任居然顶住了两路,这么一来严颜等人实际上只需要应对三路穿插成线性的三支贵霜本部。

    早在之前贵霜的四路前军在成功粉碎中军,穿插而出冲入汉军后军的时候,整个贵霜大军便出现了失衡,为了避免前军和后军脱节,同样也是自认为锁定胜局,选择全军压上的贵霜大军其实已经变成了一团饼状缓缓的压入汉军的中军。

    在贵霜的大军因为前军的拖动成功压入汉军中军,将兀突骨以及藤甲军团包裹的更为靠近中心的时候,雷铜终于得到了严颜的二次指令,当即雷铜再无丝毫的犹豫,强令身后所有的士卒端起强弩,对着已经冲杀到了十五步之内的贵霜士卒扣动了扳机。

    “永年,抽调云气,让孟子度使用军团攻击,对方的云气已经被我和宏刚他们强行覆盖了,你速度出手!”张肃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张肃完全没想过对方的云气就算是稀薄到连正常水平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他用精神量强行操控己方云气覆盖对方的云气居然有如此难度。

    “子度,靠你了!”张松对着已经策马率领本部前冲的孟达怒吼道。

    “放心,我的精神量足够束缚住军团攻击不受到我军的云气的影响,我会砍死对方的,不过,永年你准备好用精神量将云气导入军阵!”孟达怒吼着挥刀朝着对方贵霜的一员大将冲了过去。

    下一瞬间,一道长达十几丈的军团攻击从孟达的刀刃上斩出,这一刻孟达额头的青筋全数迸出。

    “给我去死吧!”一刀斩下,领头的那名贵霜将帅拼死调动麾下士卒的力量,但是却难敌这等暴虐,一刀便将之重创,砍倒在战场之上,随后孟达怒吼着率领着本部,逆行而上。

    “杨怀,高沛代替我指挥大军,邓贤,吴兰速速出手!”严颜怒吼着策马前冲迎上了贵霜最后一个即将冲破汉军后军的将帅。

    严颜亲率本部堵住了那一支即将冲破了汉军后军的贵霜将帅,这一刻如果有人在天上观看的话,就会看到一副非常惊人的情况。

    汉室和贵霜的大军在这一刻犬牙交错,三支贵霜大军深深的刺入了汉军的本阵,但皆是在还差不到三百步的地方被强行扼制了攻势,而汉军一处大军则深陷在贵霜的本阵,大量贵霜的精卒将这一支军团死死围住。

    同样贵霜也有一支军团被裹在汉室的大军之中,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不过双方最大的不同在于,汉室被贵霜包裹的那个军团,整体像是一个球形,而贵霜被汉室包裹的那个军团,整体呈条形。

    至于两军的外围,贵霜的右翼被孟获等人强行摧毁,三个内气离体合力沿着贵霜的右翼朝着贵霜后军围去。

    这一刻双方就像是就像是棋盘上相互缠绕的大龙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唯一的不同便是,汉军奇迹般的占据了棋盘上近乎所有的边角。

    “全力抽调云气,全部加强防御,舍弃攻击,强拆掉贵霜大军,他们的军阵皆是以破阵为核心,阵型已经被拉伸成趋于线形,只要切开对方必然大乱。”张松疯狂的绽放着自己的精神量,而其他的文臣也都是如此,疯狂的抽取云气注入云气阵法之中。

    “后军缓步后撤,拉伸贵霜的前军!”高沛和杨怀在严颜成功遏止住最后一路贵霜本部之后,当即下达了新的军令。

    这时攻势深陷汉军后军的贵霜本部,在发觉汉军有且战且退的举动之后,当即发起了更为狂猛的攻击,雷铜,孟达,吴懿等人皆是率领本部拼死抵抗,但就算是如此,原本仅剩的三百步距离,在这等狂猛的攻击下也被再次压缩了一百步。

    同样贵霜大军的后军在这种拖拽下再次朝着汉军内凹的口袋阵之中涌入了一大截,甚至在这等集体的运动之中,汉军右翼未退的张任硬生生逼得卡拉诺和贵霜本部做出了相对运动。

    也正是因为这种相对运动,原本延伸出贵霜左翼的卡拉诺硬是被这种方式拽的与贵霜本阵脱节了。

    同样身处贵霜包围圈之中,无进无退的兀突骨,也逼的蒙那里,沙鲁克以及阿尔巴兹的本部不能做出任何向前的移动,整个军团再次逼迫对方相对性的后移了一百步。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