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换个方法试试

    当然这并非是无偿的,作为交换这些镇守国运的仙人可以在不损害国运的情况下转移身上的因果。

    这对于仙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因此大多数的仙人都被弄去看守意外分散出来九条尾巴的国运了,剩下的仙人则被弄去调查这一情况的原因了。

    毕竟对于仙人来说因果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东西,而由国运承接的话,说实在就是转移到了百姓身上,也算是另类的还回去了,对于仙人的的好处非常的明显。

    讲道理国运的因果承接能力其实是非常强的,甚至对于大多数的仙人窃取国运,将因果转移给别人是一种非常不错的办法,当然前提条件是你要做好防护的准备。

    这也是为什么仙人喜欢蹭国运的原因,就拿曲奇那种人物来说,别说是造点孽,就是真作恶了,看在对方功绩的份上,不管是上天,还是普通人,一般都不会太过计较,要知道六道轮回都有一个阿修罗道来收这些大善而又有大过之人,更何况是小小的罪孽。

    所以仙人们保护这些人,作为交换会将自己身上的一部分因果返给被保护的人,听着好像挺糟糕,实际上对于凡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就跟大自然的净化能力一样,不超限的统统分解掉,算是互惠互利的一种手段。

    拥有大气运的人具有这种能力,国运自然也具有了,但是国运和一般的大气运之人完全不同,第一条就是,国运是能干掉仙人的。

    这对于仙人来说简直糟糕的不像话了,国运能洗掉仙人身上的有因果,但是国运把你万八千仙人整的天人五衰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要国运足,仙人想要盗取完全没可能,光是反噬都很难扛!

    不过国运这玩意和天下大势基本没啥区别,都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仙人除了能拿国运洗掉自身的因果以外,还能梳理国运,让国运更为长久,所以皇帝讨厌仙人,但是却又不能避免仙人。

    作为国运的代言人,气运和国运相合的天子,认同了某位仙人,那国运就不会乱来。

    不过老实说的话,一般来讲仙人们都是在天子还是潜龙的时候就蹲在对方身后当背后灵,到时候潜龙功成,凡人们混个从龙之功,仙人就能默默的享受国运了。

    这也是为什么刘备啊,曹操啊,袁绍啊,还有之前的董卓啊,都具有仙人看护的原因,因为这些仙人保护着对方,就是为了等对方一步步登上九五至尊,气运和国运相合,然后自己就能一边帮对方看守龙脉,一边洗洗自己身上的因果了。

    顺带能这么玩,而且还完成了的仙人,实力都会出现非常不科学的增长,当然除了这些手段还有其他手段,不过那些手段相对来讲在其他方面就会糟糕一些了。

    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巫山神女,骊山神女了,夫妻一体嘛,借一点夫君的气运那没有一点点问题了,夫君的钱包就是我的钱包嘛,别说是洗掉因果了,随便玩都可以了。

    不过这种方式就比较糟糕了,而且危险性也很大,骊山神女算是玩漏了,将自己也陷进去了,最后陪着始皇一起走了黄泉路。

    总之国运对于仙人来说是一种很有用,很有价值的宝物,当然像于吉那种不是为了洗练因果,纯粹是为了将自己和国运熔炼在一起,看看能不能以自己的意识驾驭国运,然后以自己的本心定住国运,创造一个永恒的帝国的家伙不算在其中。

    讲道理于吉的想法是有可能实现的,永恒帝国固有的繁荣昌盛和人道永昌都是能极大反补国运的,然而嘛,于吉还没成功让自己和国运融于一体就被打掉了。

    继续说国运这东西,刘备一方个人的国运都在个人身上,而刘备一方集体的国运实际上在于人心所向的靖灵殿。

    那个巨大的石碑镇压着刘备一方的国运,当然在一开始的时候没人想过那东西真的会镇住国运龙脉,左慈当初只是感刘备仁义才开口接过这个事情的。

    要知道当时刘备的身后已经了“主死”的仙人斗斋,左慈纯粹是感刘备仁义才揽过这间事的,结果左慈自己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看守的地方会孕育出国运龙脉。

    加之由于有石碑镇压,等左慈发现的时候国运龙脉都成型了,而且左慈白捡了一个便宜,因为他每天看护洁净靖灵殿,最后国运龙脉对于左慈没半点攻击性,反倒还允许左慈常规取用。

    这也是左慈到后来基本连泰山都不出了的原因,因为他被国运龙脉绑死了,他成了守护国运的仙人,讲道理这应该斗斋仙人的事情,然后双方摊牌了,斗斋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再之后,等到获得填人二鼎,国运越来越盛,而且开始自己开始延伸,甚至开始吸收汉帝国的龙脉国运,左慈发现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历朝历代就是这样。

    最多这次吸收的非常顺利,不过想想刘备是汉室宗亲,讲道理又是一个光武中兴,之前的国运没什么反抗力度也算正常。

    因而在左慈的看护下,新一代的国运龙脉长得很快,很快就成型了,当时左慈还挺服自己的,结果还不等他服气自己,已经成型的国运龙脉又开始壮大,然后开始往西南西北延伸,然后分叉了!

    那一刻左慈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没见过这么任性的国运,国运往西延伸让国泽明显稀薄了很多,而且延伸过去的支脉也远不如中原这么恢宏,甚至有那么一些风雨飘摇的意思。

    更糟糕的是在国运穿过西北三山的时候分成了四条,在穿过西南四大支流的时候分成了五条,以整个国运直接炸开成了九条,每一条都变得无比的浅薄稀疏,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散掉。

    左慈那个时候真的快崩溃了,汉帝国的国运这么延伸出去了接近二分之一,这二分之一要是散了,左慈表示自己不用想着死了,他会和骊山神女一样化作飞灰的。

    无奈之下左慈只能找人帮忙收拾烂摊子,仙人虽说总是用国运做点奇怪的事情,但是不管是那一路仙人都拥有看护国运的能力。

    当前糟糕到这种情况,左慈估摸着汉帝国好不容易聚集成型的国运,要是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在他的看护下直接散了二分之一,自己出门应该就要遭雷劈了。

    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左慈用分身给当初被自己等人赶出中原的所有活着的仙人传达了一个讯息,让他们帮忙看护国运支脉,允许他们在不伤害国运的情况下,洗炼自身。

    老实说经过天人二鼎的动乱,那些心术不正的仙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剩下来没死的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比方说是南斗啊,北冥啊,这种内气离体极致都很难杀死的超级高手。

    抱着自己要是倒霉,肯定拉这群混搭下水的想法,左慈直接告诉这群心术不正的仙人,你们要么找九个实力强横的仙人听我指挥乖乖跟我看护国运龙脉,其他人帮我找出国运胡乱延伸的原因。

    要么啊,在汉帝国二分之一国运延伸消散之前,他左慈这个看守国运龙脉的家伙,将这要消散的一半国运直接用以诅咒你们这群混蛋,所以仅剩下来十九个心术不正的仙人都来了。

    分了九个去看守龙脉,又弄了六个人将那些从九个支脉上还要往出延伸的更小的支脉用玄门手段给掰回去,以减少消耗,剩下的四个人仙人开始研究为何国运会乱跑。

    自然到现在这群人没有研究出来一点东西,不过用国运洗练自身因果的事情没少做,但是洗的多了,没干活的他们和国运的联系也加深了不少,这也就导致这群心术不正的仙人每天痛并快乐着。

    汉匈之战,汉帝国将近乎整个北方的国运也并入了国运之中,在北匈奴灭亡的时候,国运又壮大了一圈,九个支脉也随之膨胀,然后又延伸了一节,这群倒霉仙人的工作量又增大了不少。

    不过这些仙人毕竟心术不正,也就是说做坏事很有一套,所以他们不少人对于原因都有了一部分猜测,而益州贵霜之战刚一拉开,北冥和南斗从北方直接杀过来就是为了验证一下。

    “北冥,我看到对方有些想下杀手。”南斗默默地传音给北冥。

    “呵呵。”北冥面无表情,很有些敷衍的意思。

    “你不出手,我出手了。”南斗传音给北冥。

    “你不怕因果缠身?”北冥突然询问道。

    “回头在国运里面洗一洗就行了,你应该知道我本性应该是主生,但是我走了邪道,我喜欢杀生。”南斗阴冷的声音传递给北冥。

    “能洗掉因果,所以肆无忌惮了吗?”北冥看都不看南斗,“变成被杀性所控制的傀儡,你还是你?”

    “哼,我答应左慈看护龙脉国运,为的不就是可以放手杀掉所有我看不顺眼的家伙吗?”南斗带着杀意的声音传递给北冥。

    眼见北冥不答话,南斗再次传音给北冥说道,“北冥,看来南华当初说的不错,你真的太胆小了。”

    眼见北冥没有什么反应,南斗冷哼一声,就算是他一个人也不怕,反正他给他自己看护的那条龙脉那里做了一个备份,真要打不过直接自爆,连北冥一起炸死一了百了。

    因而南斗再次做出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看着对面的三个大和尚,“大和尚,你觉得是汉室能赢还是贵霜能赢?”

    大和尚双手合十不为所动,“自是贵霜帝国。”

    “可我认为是汉帝国。”南斗面上带着一抹苦恼的笑容。

    “既然不能统一,那不妨搁置,静待结果。”又是一个大和尚双手合十恭谨的对着南斗说道。

    “可是我等不及了。”南斗面上浮现一抹淡然的笑意,“不知道三位可否给我解惑。”

    随后不等第三个和尚开口,南斗化作一片星光直接冲了过去,而三个大和尚身上瞬间浮现了同样彩的琉璃金光。

    那一刻紫的星光就像是爆炸一样疯狂的切割着三个大和尚身上的琉璃金光,而三个大和尚则是缓缓伸手朝着流光抓去,瞬间原本遍布周遭的流光就像是被限定了范围了一般缓缓被压缩。

    而就在所有流光被限制,即将被那一只厚实的大手抓实的时候,北冥侧身而过,正面捕捉南斗的那名大和尚的右臂直接被北冥卸下,而原本即将被限制住的流光突然在原地消失,然后在剩下两名大和尚身后出现,左手司命,右手度厄,直接将之两个和尚打成元气。

    下一瞬间北冥绣袍衣袖一抖,直接将元气收入到袖中,只见衣袖一阵震荡,随后便不再有任何动静,随后那名被北冥卸了一支胳膊的大和尚也在瞬间变成了元气被北冥收束在衣袖之中。

    “哼,我还真以为你不出手。”南斗冷笑着说道。

    “果然只是一道念头。”北冥根本不回答南斗的话,“看来对方的水也深的很。”

    “你们两个研究出来什么东西没?”又是一个仙人飞至,看着南斗和北冥询问道。

    “没有,我们两个准备尝试将最南边那支国运牵引过来,看看能不能将贵霜的国运引动出来。”南斗叹了口气说道。

    “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贵霜不存在国运。”北冥看着对方说道,“话说我没看错的话,他们国运被永固了。”

    “永固国运?”新来的仙人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如果能永固国运,汉朝早已成为永恒的帝国了。”

    北冥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一缕极其细微的辉光,“贵霜帝国的国运恐怕是直接固化到人和器物上面了,直接获得器物,击杀那些人,就能直接获得国运,当然贵霜国泽不断的话,那些固化的国运很难被掠夺,只能镇压。”

    “我们可以仿照一下。”北冥言简意赅的说道。

    “这倒是一个办法,但是我们这些人做不了。”新来的仙人点了点头,“你们继续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方法,我去和左慈沟通。”。

    a。。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