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赌资(求月票!)

    结果当时发疯乱找人,找的自家都有些乱的姬家被山越逮住机会抓了不少侍女,不过山越头领们是一个都没碰,全都送给曲奇了。

    得知此事的姬家差点和山越打起来,侍女丢了不重要,主要是嫡女丢了,虽说这一代嫡女不用去当什么主祭,但这是一个家族的门面好,姬家当时都快炸了。

    还好曲奇带了一堆植株回来发现自己住的地方多了一群哭哭啼啼的女子,问了一下,然后将所有的家伙全部送了回去。

    否则的话,姬家绝对和山越打起来,发生了这种事情,就算是打不过也要打,这可完全代表着一个家族的颜面。

    就像当年阎高珍和班超一样,嫡公主和公主完全是两回事,事关颜面所以不得不战。

    而姬家也就是这个情况了,还好曲奇出现将这事揭过了,看在曲奇的面子上,姬家没怎么追究这事情,相反姬家还对曲奇很感兴趣,毕竟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讲,自家的嫡女嫁给对方都很占便宜。

    有了这个想法,而姬家嫡女本身又对曲奇有兴趣,姬雪往曲奇这边就跑的很勤了,至于结果如何,基本没啥结果。

    曲奇现在基本常驻山越这座新城,因为之前那株不知道为何诞生的稻谷,他将基本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一带去寻找可能存在的第二株野生稻谷苗株。

    虽说那个野生稻谷有着各种的毛病,但是仅仅为其本身所具有的短时间成熟的这一优良基因就值得曲奇去培养,顺带曲奇所说的那玩意儿能多养一千万人其实并不是乱说。

    仅仅一百天出头的生长期,在曲奇看来那就是一个奇迹,因为这意味着一年三熟是有可能存在的。

    至于其他倒伏啊,病虫害啊,空壳啊等等一系列因素对于曲奇来说其实都不是问题,迟早能培养出能稳定遗传的三季稻。

    虽说要达到这个程度,就算是以他的精神天赋都需要好几年不间断的一次次实验才能达成,不过总归有个明确的目标。

    然而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曲奇没办法找到第二根具有如此特质因子的稻谷了。

    作为当前山越人的大爷,曲奇倒是能让山越人帮忙从各种地方找来各种野生的植物,可是这个时代的植物学基本上就是一个匮乏的框架,山越人带回来的东西,吃到是能吃,问题是大多数不具备研究价值。

    虽说将野菜培养的口感更好,长得更大什么的,但是这种东西对于曲奇来说毫无意义,白米饭完爆蔬菜十条街,总之山越人现在也挺憋屈的,感情当初他们府衙墙角长得那个东西还真是神物啊。

    可惜有道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说的就是这群山越人,得知那玩意能让他们现在种的稻谷变成一年种三次,山越人真有将当初牧牛的那个家伙煮了的想法。

    一石米一百五十钱啊,一亩地现在是三石啊,一年能多种一次啊,因为一头牛他们山越人每年损失十亿钱,山越表示他们死的心都有了,所以现在山越人见到墙角长草了,果断挖出来送给曲奇,坚决不让任何动物吃掉。

    不过遇到那种神奇的植物毕竟是小概率的意外,自然到现在曲奇也没有遇到第二次。

    倒是姬雪总是来找她,思来想去,曲奇打算挪窝,继续往南,在这里这么久找不到稀有的材料再待下去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某一天夜里,曲奇再次收拾了铺盖,南逃了。

    “感觉啊,越往南方,能用上的植株越多,不过这些菌类挺好吃的,就是有毒。”这时的曲奇已经南逃,逃到了不知名的地方,然后随便找了一些东西开始煮汤吃。

    也亏有武安国这个内气离体,曲奇虽说狼狈但也不至于变成野人,顺带再次感谢华佗和张仲景,让曲奇免疫了大多数的毒素,否则这种连鲜美的毒蘑菇都吃的方式迟早被毒倒。

    至于武安国,完全不用担心了,区区毒蘑菇根本不是问题了,内气离体这种生物,完全不是一丁点毒素能撂倒的。

    “不过先生您真的要在这里久居吗?”武安国吃着毒蘑菇眉头都不皱一下。

    “嗯,这里的植物有不少我认为有研究价值的,有一部分能吃,另一部分能用,而且我现在已经彻底明白这种东西的生长原理是什么。”曲奇夹了一块蘑菇说道,吃完之后,拿出一个大笔记本开始往上面记相关的信息。

    “但是在这里呆的久了,您很容易变成野人的。”武安国看着已经狼狈不堪的曲奇说道。

    “没关系,回头我让黑兄和白兄帮我稍点东西,而且短时间我也不想继续往南了。”曲奇笑着说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了,少不得需要改正一下。

    黑衣和白衣的两个仙人眉头抖动了一下,白衣的仙人直接飞走,等回来的时候,各种生活用品都已经给曲奇带回来了。

    两个仙人可以保证,仙人混到给别人买生活用品这个程度的估计也就他们俩了,再无其他人会混的这么惨。

    在曲奇离开山越,继续往南前行的时候,按着山海经在划分天下土地的秦宓等人也终于率领着益州和南蛮的士卒在约定日期前抵达了文伽东部地区,而这时文伽王朝已经彻底解散了。

    至于之前文伽王朝的百姓,能迁移的,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也都尽量拖家带口的跑到了,要么是往西跑到苏摩,要么是往北跑到了奔那伐弹那地区地区,再要么就是往东跑到了骠国。

    总之整个文伽王朝的土地上在这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彻底荒凉了下来,至于贵霜则在大半个月之前便抵达了这里。

    当然这种关乎整个南亚次大陆以及中南半岛以后主宰的大事情,孟族,缅族,离车族,达克西纳国,骠国等这一地区上还算强大的王国,部族都向双方提交了国书,希望观看。

    汉室这边自然是无可无不可的无所谓态度,而贵霜那边则是相对慎重了一些,不过也没慎重到哪里去,最后双方都允许了南亚这些比较强大王国的围观。

    相对来说,这也就是承认这些国家的合法权,而不再是将之认为是那种可以随意拆迁掉的非法国家了。

    虽说这种说法听起来非常残酷,但实际上事实就是如此,在当前次大陆上的多数国家,讲道理的话对于汉室和贵霜来说都属于可以强拆的对象。

    顺带理由很充分,尤其是对于汉室这等已经建国四百年,而且四百年起伏不定,但总体一直没有跌落出帝国序列的国家来说,理由非常充分。

    比方说啊,孟族城邦联盟啊,曾经是古孟族王朝,属于需要给汉朝朝贡的国家,然而古孟王朝已经完蛋了,分裂成了孟族部落,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又变成了很多孟族城邦,最后这些孟族城邦因为生活不易又联合起来,建立了孟族城邦联盟。

    看似这种变化是合法的,实际上真要追本溯源的话,其实这都是违法的。

    首先啊,作为大汉朝的藩属国前古孟王朝,被孟族城邦灭了,虽说是分裂了,但也可以解释成被乱党灭了,这就属于攻伐汉帝国的藩属国了。

    讲道理的话,以华夏古代的宗藩制度,藩国被灭了,宗主国是有义务帮忙复国的。

    因而真要讲的话,孟族城邦联盟就属于毁灭了华夏藩属国古孟王朝的后人建立的非法王朝,作为宗藩制度的宗主国,有义务帮助自己的藩国复国。

    所以,真惹毛了大汉朝,将这群除了骠国以外的所有中南半岛乃至南亚次大陆有名有姓的邦国统统铲平,然后随便找个人复国一下,从法理上来讲是非常能说的过去的。

    这也是当前所有小国最忧虑的一点,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从他们自己看来他们是合法的国家,但真要按照这个时代的规则来讲,他们之中的大半都是不合法的违章国家。

    至于这个时代的规则,很不幸,当前北至北海,南至南海的范围内,时代的规则都是由大汉朝规定的,而作为弱者的他们只有聆听规则的资格。

    顺带能容许他们倾听规则已经给够了他们面子,甚至霸道一点,将这些非法的国家铲平了,在这些国王的尸体旁宣读他们的罪责,这种事情大汉朝,并非没有干过啊。

    有这等如同“悬挂在达摩克立斯头顶的剑”一般的威胁,这些王朝如何能不战战兢兢。

    正是因为这样,也才有了这一出南亚次大陆的诸国和中南半岛诸国前来申请围观一事。

    不管是贵霜,还是汉朝,都很清楚这些国家的打算,一这些国家他们想要获得两大的帝国的认可,解除以后什么都没做就被强拆的危险。

    至于另一个原因则是汉朝这边的幺蛾子了,汉朝这边对于印度的沃土还没有太明确的感觉,只是觉得贵霜放话说自己输了战线直接西撤一千里,南北不管有多宽,汉室一路延伸,也即是半个次大陆直接送给汉朝。

    面对如此豪气的贵霜,益州众人合计一下觉得,对方都如此豪气,下了如此大的赌注,我们也应该下点赌注,这群文官商量了一下,觉得自家不能低头啊,这关乎国家颜面。

    因而也就有了这一出,毕竟压自家的东西心疼,所以张肃直接压了七八个藩属国,反正这群混蛋不听话,不如将他们当做赌资给压上去。

    再说打输了的话,他们也真就无力管中南半岛的这群混蛋藩属国了,而且贵霜能打赢他们汉朝的话,这群混蛋绝对是顺风倒,与其这样,还不如大方点,直接当赌资算了。

    所以张肃和张松等人一合计,得,你丫贵霜这么大气是,我们汉帝国比你还豪气,我们压八个王国当赌资,你赢了,这八个国家直接送你当藩国。

    这么一来这些国家加上南亚次大陆适合耕种的八百万顷沃土就是两大帝国的赌资了,讲道理这么多地方和肥沃土壤加起来,只要出个能人,建个顶级王朝没任何问题,结果现在被人拿来当做赌资。

    至于那八个王朝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不过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以后只要乖乖当藩国,不要有什么妄念,其实国家变化不大。

    至于第二目的,虽说有些屈辱,但是处在汉帝国和贵霜帝国的夹缝中,他们有多少屈辱都没什么好说的。

    再者对于这些王朝来说,不管是汉室,还是贵霜当宗国其实没有什么区别,这次当做赌资,不管输赢回头该进贡还是要进贡。

    更何况他们还能用精神胜利法安慰一下自己,比方说,虽说我们被当做赌资,但是我们至少也可以看到某一个帝国被按在地上打。

    尤其是听说汉帝国和贵霜帝国砸了十万大军在以前文伽王朝的地盘上,准备来一场旷世大战,所有被当做赌资的王朝都莫名的有些兴奋。

    十万人的大战啊,不知道会死多少,所有被当做赌资的王朝默默地想到,总之各大王朝完全没有一点想反抗的意思,妥妥的逆来顺受,张肃对此表示满意。

    汉帝国抵达文伽战场的时候还有两三天时间,所以汉室这边又给贵霜发函了,这封函并非是战书,而是赌注。

    泱泱大国,不占你们贵霜的便宜,我们压八个王朝当赌注,输了,我们直接从这八个王朝撤兵,你们派兵去接收就行了。

    这封信函送到之后,贵霜这边压力其大无比,就如汉室现在对于贵霜了解不深一样,贵霜对于汉室了解的也不深刻,双方的印象都是一百多年前的。

    贵霜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们后撤千里,那是因为吃饱了,吃撑了,有些控制不住南亚次大陆了,就算没有这一战他们也要停步整顿,等后方派兵逐渐巩固新占的百乘王朝。

    这么一来汉室压八个王朝当赌资这件事贵霜就看不懂了,汉室的边境距离可不算远啊,而且讲道理,这一战就算他们贵霜能赢,区区十万人的战争能动摇一个帝国的根基,扯淡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