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煮了,煮了

    山越虽说将曲奇当作了奸细,但看在曲奇手无缚鸡之力的份上,只是随便绑了绑,实际上曲奇很想说,自己能打练气成罡的,张仲景和华佗在他身上了花费了太多的珍稀药剂,曲奇还是能打的。

    所以一群山民扛着曲奇跑到了孙策给他们任命的大佬那里,前任五溪蛮的老大沙摩柯。

    “什么,抓了一个汉人的奸细,你懂个鬼,都给你们这群混蛋说了,那是自己人,你们脑子都被吃了?”沙摩柯咆哮道。

    然后曲奇就被放了,山越这边消息不怎么灵通,所以也不知道有曲奇这么一回事,沙摩柯虽说跟着孙策干,但是孙策对于这种事情也不太关注,所以沙摩柯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要送我们出去?”曲奇从袖子里面掏出一个放大镜,观察着沙摩柯家墙角的一颗野生的稻谷,曲奇已经用自己的天赋观察了其未来的生长情况,貌似是一株特别有研究价值的稻谷。

    “哼,我们老大说了,你们不是奸细,所以我们打算将你们送出去。”山越的一个小头头对着曲奇说道。

    “哦哦,那我最近正在当奸细,所以不用将我送我走了,让我研究一下你们这里的土质,还有你们这里的稻谷挺神奇的。”曲奇头也不回的摆手,示意对方自己不走了。

    如果这个时候观看曲奇的眸子的话其实能看到两个映像,一个是眼前正在生长的稻谷,另一个则是未来的形象。

    “奇怪啊,这稻子挺神奇啊,条件合适的情况居然只需要一百一十天就能成熟,不过空壳这么多是怎么回事?”曲奇不用其他东西配合,只动用精神天赋也只能看到作物自然生长的信息。

    山越的小头头闻言当即去禀告沙摩柯,而沙摩柯只是大笑根本没理小头目的告状,只要曲奇不搞破坏,有汉人来这里杂居对于他来说其实更好。

    就在曲奇蹲在墙角出神思考这株稻谷的问题时,突然有一头牛路过,顺嘴将稻谷啃了,瞬间专心致志观察着的曲奇直接懵了。

    “安国,给我打死这个家伙!”那一刻曲奇毛都炸了,自己走了这一路遇到的最有看头,最有研究价值的作物被吃了!

    武安国自然上去就是一拳将牛撂倒,然后曲奇看着被嚼成一团的稻谷都快哭了。

    当即整个山越人居住点一片大乱,武安国实力暴强护住曲奇,而两大仙人随时准备着将曲奇扛走。

    好在这就在府衙墙角,沙摩柯就在里面,外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免不了出来,自是少不了一场好打,作为力量型的武者,自然力量更足的武安国将沙摩柯给打了。

    之后就好解释了,实力如此强大,自然需要给面子,所以双方就摊开了说。

    “哦,不就是吃了一株野草吗?你怎么能将人家的牛打死。”沙摩柯捂着眼睛和武安国讲道理,没办法,要不是打不过对方,沙摩柯也不想讲道理,直接拿下审问就是了。

    “你知不知道,那一株稻谷搞不好能多养一千万人。”曲奇直接跳出来一脸愤恨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一千万人是多少?”沙摩柯最恨这种胡搅蛮缠的人了,以前他还是五溪蛮的时候,被这种骗子骗了很多次。

    “你根本不懂那一株植株的价值,老子走遍大江南北,没见过比这株稻谷更有价值的,虽说它空壳,它倒伏,它病虫害不少,而且不怎么耐旱,还不耐寒,但是你懂不,这玩意一年能产三次!”曲奇气的就想将这东西甩在沙摩柯脸上。

    “你说它产三次,它就产三次啊!”沙摩柯对着曲奇狂骂道,“还有,你是谁啊,来到我们的地方还这么狂,是想死啊!别以为有个内气离体护着你,我就怕你,弟兄们结阵!”

    沙摩柯一声令下,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不少只拿着大刀,上身连衣服都没穿的蛮子,将曲奇和武安国直接包围了,密密麻麻足足有个一两千人,甚至于云气都显现的非常清楚了。

    “没见过你这么混蛋的蛮子,我出来混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有人敢碰我!”曲奇愤怒的对着沙摩柯吼道,他还真没被大军包围过。

    “先生,您先停,先停,我来说。”武安国见着剑拔弩张的情况有些怂,自己死了没啥,曲奇要是死在这里,那真就糟糕了。

    “对面的蛮子,你也停一下,这是汉天子册封的苍侯,天仓氏的后裔,在世的神农,他正在教授天下人以更正确的手段种粮,可以让田亩增产,途经这里。”武安国一边解释,一边拿出苍侯的印绶对着沙摩柯的方向晃了晃。

    “他是列侯?”沙摩柯难以置信的看着武安国说道。

    “嗯,而且是最高等的爵位,天子见之,也须回礼。”武安国对着沙摩柯解释道,这个时代汉室的列侯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你说他能让田亩增产?”沙摩柯这时也知道自己八成是得罪人了,至于被打死了牛的那位,只能当作没看到了。

    “你们这种种田方式,就算是熟土,也只能亩产一石,我可以让你们亩产三石。”曲奇探出身子说道。

    曲奇此话一出,沙摩柯身后那些还没训练出来的山越新兵不由得窃窃私语,毕竟没什么比种粮食更靠谱了,亩产一石,除去种子,又不上税,五十亩就足够吃穿用度了,三石的话,山越的新兵已经想不到到时候是多富硕了。

    曲奇这一路过来已经将这里的土质了解的差不多了,之前之所以特意关注那株野生稻谷的土质,其实更多是想看看这稻谷这么多毛病是不是土质原因。

    “来人,给我将这个妖言惑众的家伙给煮了。”原本还因为对方列侯身份有些忌惮的沙摩柯,登时翻脸不认人,他又不是没种过田,这些才开荒的土地,虽说江南这边气候不差,但是三石,那只有非常肥沃的上田才能有的产量。

    曲奇直接木了,没见过这么混账的家伙,当即大怒道,“你等着,别让我见到孙伯符,到时候我非让孙伯符将你煮了!”

    孙策的威慑力不赖,瞬间就将沙摩柯唬住了,而且身旁的山越人也有些蠢蠢欲动,反正对于他们这群人来说,就这才开荒的破地,就算原本勉强能算上是熟土,可是不管你怎么种都只能产一石。

    对于这群山越人来说,反正横竖自己种都只能种出一石,还不如听这家伙吹一吹,说不定多打了一斗,多一斗也是赚啊。

    所以一群山越人反倒没什么将曲奇煮了的想法,实际上这里面也有一个原因是沙摩柯不是山越真正的头人,虽说山越人臣服了孙伯符,周瑜安抚山越人没给弄来一个汉人头领,但是又不能让严舆这个山越头人继续在这里干,所以折中了一下,将沙摩柯弄了过来。

    自然严舆就跑到五溪蛮那里去当新任老大了,虽说两人都带了不少的手下,但是就他们俩人的政治水平,就这么点时间又怎么可能做到彻底笼络住手下。

    虽说山越人给面子,又看在沙摩柯的战斗力份上,奉孙策的意思,认沙摩柯为老大,但那是在正常情况下,而煮一个列侯,山越人还没这么疯,这种锅孙策都背不起。

    所以一看情况不对,山越人果断将沙摩柯拉住。

    “咳咳咳,头领,这位毕竟是汉室列侯,而且他说他能让熟土亩产三石,我们试试啊,回头不成,这就是一个骗子,煮了就是了。”山越的小头领赶紧劝诫沙摩柯。

    “你们这群家伙,吃的亏还不够多,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等人物?”沙摩柯没好气的说道,随后回头看着曲奇,“兀那汉子,可感和我立下文书,你要是做不到我就将你煮了。”

    “哦,好啊。”曲奇面平静的说道,他现在关注点已经不在沙摩柯的身上了,他又发现了一株比较奇怪的杂草。

    “苍侯,你听懂他说什么了吗?”武安国惊怒的传音道。

    “哦,没什么的,只要他们听指挥,回头我让山越人将对面那家伙煮了。”曲奇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之后发生的情况完全超乎了沙摩柯的理解,曲奇带着山越人到处扒腐殖土,反正双方签了文书,而山越人除了种地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抱着说不定能多打点的想法,开始干。

    腐殖土,草木灰,堆肥料,最后结果就是面前这一幕……

    “再加点胡椒和香料啊,大火煮啊……”曲奇现在已经成了山越的老大,前老大沙摩柯现在被丢在青铜鼎里面加调料再煮,当然这是沙摩柯自己要求的。

    曲奇在仙人的提醒下知道内气离体这种生命体,已经不那么正常了,所以也就没像沙摩柯想的那样对方服个软,然后自己就将他们给放了什么的。

    曲奇果断将沙摩柯给煮了,而山越的各部头目还带了大量的手下帮着曲奇添柴加火,总之就是将沙摩柯丢到锅里面煮了,然而基本没什么用,水都煮的翻滚了,香料也都煮出味道了,沙摩柯就像是在里面洗澡一样完全没事。

    “这皮真厚啊。”曲奇看着青铜鼎里面翻滚的热水,撇了撇嘴说道,沙摩柯干笑,他现在也知道面前这个青年是真的不能惹。

    “这煮也煮过了,再煮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行了。”曲奇也懒得和沙摩柯计较,挥挥手示意沙摩柯滚蛋别烦自己了。

    要不是沙摩自己扛着青铜鼎过来说,他要完成文书的约定,曲奇估计都忘了这件事。

    当时听到这话的时候,曲奇当时有些懵,当初说煮了,也就是说笑,结果对方居然当真要自己煮自己,这是条汉子,曲奇当即就准备将之拦住,结果俩仙人传音说是内气离体皮厚不怕煮。

    顿时曲奇不爽了,这下他宁可恶心一下沙摩柯,也不打算放了对方,所以就叫人准备东西,添水加香料开始煮。

    结果就这样了,一个没封掉内气的内气离体,根本不怕被水煮,讲道理内气离体这种生物,生命层次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多谢苍侯原谅。”沙摩柯干笑着,这时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之前的小心思早就被拆穿了。

    “行了行了,你们这群家伙热闹也看够了,赶紧去种田,我看了一下你们种的这玩意,还能再种一茬,明年种早点。”曲奇将山越头领开始往出赶,而各大头领都嬉皮笑脸的往出跑。

    现在的曲奇在山越威望比之前的山越大头领还高,山越人还特意给他建了一座庙,这种事情曲奇早就习惯了,不过不太习惯的是,山越人奉他为祭祀,主职嘛,就是祭祀曲奇自己……

    总之能解决粮食问题的曲奇在这里就是大爷,山越人甚至还偷偷掳了一个漂亮的世家少女送给曲奇。

    “曲汉谋,我来看你了啊!”就在曲奇想着在哪里在找一株实验材料的时候,府邸外面传来的少女的声音。

    “死丫头,你怎么又来了?”曲奇侧身从中庭探出半个身子看着姬雪问询道,这就是当初山越给曲奇抓的那个漂亮女子。

    “家里没事,我来给你带点东西。”姬雪双眼弯成一个月牙笑眯眯的说道。

    曲奇看了一眼,默默地离开,他的青梅早就死了,而且也因此看淡了,否则的话也不至于都这么大了还没妻妾。

    至于江东这个姬姓家族,该说是世界真小,这个女的就是姬湘兄长的女儿,也就是姬湘的侄女。

    曲奇出徐家的范围之后,姬家家主就带着嫡女在曲奇途经之地等待,然而三个月都没到,姬家就算是反应迟钝也知道曲奇丢了……

    当时姬家上下毛都炸了,赶紧派人去找曲奇,结果曲奇没找到,自家嫡女也丢了。

    山越当时已经将曲奇当大爷了,大家都不是瞎子好,其实作物生长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但是到抽穗的时候实在是太明显。

    因而到了那个时候,山越的头目合计了一下,准备给曲奇抓一些服侍的侍女和暖床的丫头。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