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曹操的后手

    “我们这些人之中有谁有统帅大军的经验?”曹昂拍了拍曹真的肩膀,半是安抚着曹真,半是反问夏侯尚。

    夏侯尚一愣,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们这些曹家嫡系现在在长安的都非常年轻,年纪最大的便是他和曹昂,但是他们两人根本不具备统帅一军的能力。

    至于其他将校说句老实话,也都没有,有统帅一军能力的都算是军中高层,基本都和曹操一起北上,现在长安城之中剩下来的将校,能真正意义上统帅一军的没有。

    这个世上多数人都是要靠着努力和经验去成为将校,天生的将帅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屈指可数的,很明显曹昂和夏侯尚都不属于。

    “这不就得了,既然大家都不会统兵,我们这些享受父辈余荫之辈,到了战场上,能做的便只有率领自己的亲卫身先士卒,拔升士气,既然如此谁不一样?”曹昂随意的说道。

    之前见长安大乱,隐于人中,等看结果的司马懿,听到曹昂如此话音不由得露出意外的神,没想到曹昂还有如此气度。

    “岂能如此?这般还不如随我固守司隶并州交界。”夏侯尚闻言大吃一惊。

    “固守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死在南匈奴铁骑之下,战的话,主将悍不畏死,麾下将士自会用命!”曹昂大笑着说道,面上毫无惧。

    “只是这般,你不仅赢不了南匈奴,救不了北方,可能连自己都会陷入其中,更是坏了司隶不少的防守之力。”就在曹昂大笑的时候,身旁传来一种带着嘲弄的笑声。

    曹昂大笑声戛然而止,而且就像是被卡住嗓子一样,口水灌进肺中一样,不断的咳嗽起来。

    “你再不管他,他可能会呛死。”司马懿看了一眼曹昂身旁目瞪口呆的夏侯尚冷冷的说道,吓的夏侯尚赶紧给曹昂灌水。

    “呼……”曹昂将满满一竹筒水喝下去之后,终于恢复了过来。

    “这不是司马仲达吗?怎么来投靠我们了?”夏侯尚看了一眼司马懿带着嘲弄的笑意对着对方说道。

    “讲道理的话,你们其实都算是二代,而我的话才是一代。”司马懿从一旁拿出曹操给的印绶晃了晃说道,“连精神天赋都没有,如果不是我在那边动手脚,你们可能早就被围攻至死了。”

    夏侯尚看到司马懿令牌的时候先是一愣,虽说面露怀疑的神,但是随后司马懿流露出来的强横精神量让夏侯尚彻底失去了反驳的资格,尚未辩驳,气势便被对方所夺。

    “你具有精神天赋?”曹昂一脸欣喜的看着司马懿,“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你是要赢,还是要大破南匈奴,还是一战随曹公的脚步平掉北疆最后一个敌人?”司马懿轻笑着说道。

    “你有破敌之策?”曹昂面露激动之,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兵力太少,根本无力抵抗数以十万计的南匈奴,就算他奋不顾身,身先士卒,恐怕也难击溃几路大军。

    “这种事,对于低于这个程度的人来说,很困难,但是对于我们这个程度的人来说其实非常简单。”司马懿淡笑着说道,“对于我们来说,现在兵力庞大的南匈奴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夏侯尚不满的看着司马懿说道,对方那比他还要年轻不少的容颜吐露出如此话语确实让夏侯尚很是不爽,司马懿太年轻了,年轻到连夏侯尚都不能接受。

    “是不是说的比唱的好听,到了司隶和并州交界自然可知,曹将军,你可有天子文书?”司马懿看着曹昂询问道。

    “有。”曹昂看着司马懿说道,对方那种镇定自若的气度,还有手执印绶表明身份时的淡然自若,让曹昂心中一定,他父亲在长安城中还是给他留下来相当的势力。

    “首先,你们大可放心,长安不可能被攻陷,就算南匈奴抵达,长安也不可能被攻陷,钟尚书虽说不管杂事,但他是曹司空留下来的一张扼制你们和陛下的后手,所以就算你们和不其侯他们在长安动手,也有人能控制住的。”司马懿看着曹昂面带淡笑的说道。

    “那兵呢?能控制我们双方,也即意味着兵力不在少数。”曹昂不解的看着司马懿反问道。

    “在城外,不其侯能暗中练出一支雄兵,毛从事和枣校尉可也不是仅仅进行屯田的,更何况军屯在别人手上没什么战斗力,在毛从事手上可未必没有战斗,长安城附近拥有精神天赋的可是有四人。”司马懿看着曹昂淡笑着说道。

    除了我们四个以外,还有一个作保的许子将,如果天子真能趁此时机慑服长安,获得胜利的话,我们四人加上许子将便是曹家的护身符,自会将一切给天子澄清。司马懿默默的想到。

    不过现在的话,这些布置都已经没用了,刘协已经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了,对方的愚蠢已经让司马懿无言以对了。

    所以他,钟繇,杨家,毛玠都用不上了,许子将也可以滚去听曲了,曹操和荀彧的布置已经失去了一切价值。

    “什么毛孝先那里还有一支大军?这太好了!”曹昂兴奋的说道,很明显没有将司马懿其他的话听进去,司马懿只能默默地摇头。

    “由你率领的话,屯田兵只会是乌合之众,你知道毛先生为什么这么多年都和枣先生在屯田,基本不怎么出来吗?”司马懿嗤笑着说道,不过对于毛玠他抱有应有的尊重。

    “嗯,为什么?”曹昂一愣,随后反问道。

    “因为毛先生在开启自己的精神天赋,以前我不知道,但现在他绝对开启了。”司马懿盯着曹昂说道,“而他的天赋足够让乌合之众有着不错的战斗力,而你的话,哼哼……”

    司马懿的不屑之意所有人都能听出来,但是曹昂浑然没在意,“那就去请毛先生来啊,和我一起北上,先平了南匈奴再说。”

    “他不会离开,你走之后,他便会驻守长安,稳定局势,你带走了大军,曹家其他人会怎么样你想过吗?”司马懿带着耻笑声,“不要将其他人都想的和你一般仁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