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下一代的人啊

    曹昂看着伏完留给自己的印绶略微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没看错的话这就是执金吾的印绶是,话说伏完该不会是在北军那里训练出禁军,总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可思议。

    “不管了,到时候看看就是了,但愿长安城没有打起来。”曹昂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再继续观察这些东西了,他真的只能祈求长安城不要打起来了。

    实际上就在刚刚长安城差一点就打起来了,带领曹昂来回迂回绕路的汉室忠臣,将曹昂入宫的消息传递出去之后,伏完进入宫中之后,董承,种辑等人便已经暗起私兵,准备兵戎相见了。

    毕竟曹家已经开始聚拢他们的势力做好“造反”的准备了,由不得董承等人不谨慎。

    如此氛围,夏侯尚又不是笨蛋,自然也在暗暗戒备,双方都按捺着内心的躁动,但是又时刻准备着出手。

    直到禁军头领带了曹昂的话和玉佩给夏侯尚之后,夏侯尚才勉强安心了下来,不再如之前那样隐隐针对董承等人。

    至于董承等人几乎同时也都收到了内宫之中,伏完命人传递出来的消息,众人也就默默得收拾了私兵,不再如之前那么戒备,但是不管是夏侯尚还是董承等人都知道,他们不可能再如以前那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一次双方就差正面对上了。

    等到伏完和曹昂先后出来之后,董承和夏侯尚也才算是彻底安心了,双方各自收拾好自己的兵力,然后很自觉朝着长安外撤去。

    “你没事。”夏侯尚上下打量了一下曹昂,随后开口询问道。

    “呼……”曹昂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活了这么多年,见得事情可能都没今天见得多,顺带也没有今天惊险,说实话,我现在能完整的站在这里,我都佩服我自己。”

    “你说什么胡话!”夏侯尚不满的说道,随后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曹昂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安心了不少。

    “哈哈哈,你今天是没见啊。”曹昂连连摇头,随后又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外传的好,随即又闭嘴了。

    “你这家伙。”夏侯尚眼见曹昂正要说的时候,突然闭嘴,不由得连连摇头,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长乐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只要曹昂完整的走出来就行了。

    “不过以后不要一个人前去面见陛下了。”夏侯尚看了一眼曹昂说道,曹昂闻言心中一凛。

    “对了,你让人拿着这两样东西前往北军,将北军全部征召入我军的队伍。”曹昂将伏完给的玉佩和执金吾印绶交给夏侯尚。

    “嗯?北军?”夏侯尚皱眉说道,“北军不是都撤了吗,那个营地已经近乎彻底荒废了,就算你有这个也调不出来多少兵马,听说早些年,北军的军费便已经被挪用一空,没有军费,哪来的北军。”

    “让你去,你就去,怎么那么多话。”曹昂看了一眼夏侯尚不满的说道。

    夏侯尚摸了摸下巴,侧头对身旁的一个壮小伙说道,“子丹,你拿着这两个东西去北军,征召来的兵力编到你的麾下。”

    曹真伸手接过印绶和玉佩,然后就驾马朝着北军的方向赶去,等去了之后,远远就看看到,原本北军的营地的外围一片荒草,而营地的营防也像是多年没有检修了一样扭扭歪歪,至于篱墙插得虽高,但是整个看起来却破破烂烂的。

    然而等靠近之后曹真才听到营地内的训练声,然而不等他寻找入口,草皮下面突然扑出来两个人,就要攻击曹真。

    当即曹真拿出执金吾的印绶,和夏侯尚交给他的玉佩,当即两名士卒强行止住了自己的动作,然后抱拳对着曹真施礼。

    “将军所来何事?”一名士卒对曹真施礼之后,直接走地道潜入营地之中,令一人则问询曹真此来所为何事。

    “调兵,南匈奴南下,即将进入司隶,为避免生灵涂炭,我们需要先发制人。”曹真也没有掩饰,当即开口说道。

    很快之前那个大坑之中有跳出了一个人,见到曹真之后,“末将冯楷需要对比玉佩和执金吾的印绶。”

    曹真再次将两物垂下,冯楷从贴身的口袋之中拿出一张绸布,对照着上面的花纹开始观察,确定两物没问题之后,对着曹真抱拳施礼道,“职责在身,还请见谅,北军校尉冯楷见过将军,请问您有什么命令!”

    “出兵,准备北上阻击匈奴南下。”曹真再次复述了一遍。

    “全军出击?”冯楷皱眉询问道。

    “全军出击!”曹真点了点头,然后冯楷确定了消息和东西无误之后果断的拿出号角嘟嘟嘟的吹了起来,带着一种奇怪的韵律,很快曹真就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然后篱墙倒了。

    三千多北军士卒身披铠甲,整整齐齐的站成一排排。

    “这是北军?”曹真难以置信的说道,光是这种令行禁止,已经完全不逊曹操率领的精锐了。

    “北军全数到齐,还请将军下令!”冯楷根本不回答曹真的问话,只是按着规章制度回答。

    当初刘虞和伏完前后给的命令都是如果有一天有人拿着印绶和玉佩前来,不要管对方是怎么样的,都必须听从对方的指挥!

    也正因此冯楷才对曹真没有任何的怀疑,不过就算是怀疑也无所谓了,他们的命令就是听从持印绶和玉佩者的指挥。

    实际上这一支大军最早属于刘虞,虽说刘虞是菜,但并不代表刘虞手下人菜,从幽州选拔了一批老兵,三五成群的送到这边。

    一开始鲜于辅等人只是为了刘虞安全保证,毕竟那个时期还是李傕当政的时期,虽说李傕并没有对刘虞出手,但李傕的风评并不好,吃了一次公孙瓒的亏,刘虞的麾下,自发的给刘虞准备亲军。

    只不过随着刘虞麾下的老兵越来越多,刘虞也不好处理了,而伏完无意间得知此事,便心生为天子训练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的想法,便将之告知了刘虞。

    刘虞当时没觉得刘协有什么不好,伏完提起此事,当时正为如何处理这些老兵而发愁的刘虞想也没想就将所有老兵转交给伏完。

    随后伏完找到了一个练兵的好手,也就是冯楷,然后左右调和,将自己弄到了执金吾的位置上。

    之后自然就将北军营地挂入了自己的名下,然后就开始了封闭式训练,而北军营地本身就非常偏僻,加之伏完还特意没有对于外围进行修葺,整个营地几乎成功糊弄了所有人。

    在加上当时李傕心思在洗白身上,根本没有关注北军,所以也就无人得知,等到曹操入司隶的时候,伏完原本想要启用北军,但是那一次变化的着实太快,北军还未上场,张济已经伏法。

    伏完的北军也就暗藏了下来,等到曹操的时候,伏完依旧作为执金吾,北军依旧在掌控之下,伏完特意征召长安的任侠青皮默默地在曹操眼皮底下组建北军,一招灯下黑近乎瞒过了所有人。

    当然荀彧从进出人口和物资上确实发现了问题,但是荀彧在这一方面睁只眼闭只眼,大手一挥,这些对不齐的地方被改成火耗,仓补,之后便再无人能看出来,伏完还以为是先帝之灵暗助。

    等到之后刘虞被刘协伤到,北军营地便彻底交由伏完掌管了,这几年下来,原本就是幽州老兵出身的士卒,加之勤修不辍,冬天下雪之后有特意去清剿匪徒保持战斗力。

    整个北军的战斗力实实在在的被拉升到精锐的层次,不过到了这个程度,就算本身有老兵的底子,而且勤修不辍,但是不上战场的话,这就算是到极限了,不可能在增长了。

    不过对于伏完来说,这一支北军就足够了,为了养这三千人,伏完他们家已经基本被掏空了。

    这可是一个真要吹嘘能吹到轩辕以前的古老姓氏,华胥之后,伏羲和女娲后人才使用的姓氏,可怕的可以用来到处吹的姓氏。

    自然在上古,中古,前古,先秦都是贵族,到两汉也没有明显衰落,传承到伏完这个时候虽说因为家族的问题,人口只剩下几百了,但要说衰落可也提不上。

    西汉开国他们家就是侯爵,甚至伏胜死后入祠享受祭祀,东汉那就不用说,到伏完现在已经七代侯爵了,家里的积累不是说笑的。

    然而这几年下来,伏完家里的积蓄基本上全部花完了,甚至要不是从刘虞,董承,王服那些人手上借了数亿钱,搞不好伏完都无力承担养兵这一要务了。

    可惜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几年如一日,甚至在李傕时代就埋下的棋子,靠着这些人不懈的浇灌,终于要长成的时候,却因为刘协的狂躁彻底失去了意义。

    这一支最开始用以对抗李傕,后来为了保护天子,再后来为了护卫天子杀出重围,重整山河的亲军,随着伏完身死拱手让人。

    当初在宫中伏完未自杀,只是不想给刘协弄上一个污点,也不想让后来得知此事的董承等人因为他而产生动摇,同样也不想让董承将此事引到曹昂身上。

    虽说天子的作为让伏完心死了,至今为止天子居然未有丝毫的警醒,睿智,沉稳等天子所需要的任何一项都没有出现在刘协身上,但刘协毕竟是天子。

    刘协不可救,但汉室江山还要救,心死如灰的伏完,在为刘协整理好冕冠,玄衣,看着对方已经有了几分天子气象的时候,他心中默默哀叹,金玉其外啊!

    所以做完这一切,说完这一切的伏完已经尽完了君臣之意,他所能教授刘协的只有这么多了,行完君臣大礼之后,剩下的就看他的血能不能唤醒天子了。

    现在的刘协只是端坐在天子之位上的凡人,他没有天子应有的一切,帮刘协做完该做的,伏完迈步平静向前走的时候,心中所剩下的只有为国尽忠了。

    毕竟南匈奴这件事需要一个交代,天子不可能交代,那么唯有伏完可以交代,更何况现在已经彻底心死了的伏完,已经不想继续下去了。

    一直所期望的对象,轰然崩塌,而一直为敌的人,在他心死的时候,终于能用第三者的局外视角来观察曹昂和曹操。

    这才发现,自己所辅的不过是庸人,而自己一直认为是奸贼的人居然有王者的气度,霸者的风范,自己有眼无珠。

    所以伏完死了,他已经给刘协尽忠了,述说完了自己所有的人生智慧;也为汉室天子尽忠了,用自己的死承担了南匈奴南下的诏令;也给家族留下了一条生路,曹昂承今日之情,来日若出现大事,伏家自有人保全。

    至于那三千北军,则是伏完用来弥补刘协错误的,虽说本应由他亲自率兵而去,但现在伏完已经无力北上了,一切的一切,都只能指望曹昂了。

    “可惜啊,当初我有眼无珠,今日才得见,可惜了。”说完伏完伏剑自杀。

    自然这些事情曹昂现在还不知道,曹昂所能看到的只有曹真拉回来的三千精锐士卒。

    当然夏侯尚也看到了曹真率领的三千精锐,先是一惊,随后就赶紧跑过去劝说曹真,生怕曹真年轻,第一次上战场便葬送了这三千精锐。

    “子丹,你以前尚未领过兵,这次率领岂能率领一部兵马?”夏侯尚眼见曹真领着三千精锐就要并到自己的五百本部之中,当即劝说道。

    “族兄,你可不能这样啊,当时说好了。”曹真不满的看着过来劝说自己的夏侯尚,“之前说的很清楚,我领回来就并入我营中。”

    曹真一边说,一边往曹昂那边跑,很快两人就扭到了曹昂那边。

    “大兄,夏侯族兄说话不算数。”曹真跑到曹昂旁边告状道。

    “子脩,你也真是的,也不给我说一声,北军居然还有三千精锐,子丹年幼,又缺少统帅大军的经验,如此率领一部,岂能安心?”夏侯尚不回答曹真的话,直接问询曹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