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身死

    “呵呵,曹子脩,行了,放开陛下。”王越看了一眼曹昂说道,至于刘协说什么,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恕我无法做到,没有天子,我出不了长乐。”曹昂沉声说道。

    王越侧头看了一眼伏完,伏完深吸一口气,将胸中的怒火压制住,开口说道,“我之前就告诉你,我可以带你出去。”

    “我知道禁卫出自你手,但是我放了天子,你一声令下我就死了。”曹昂冷冷的说道。

    “你现在还不能死!”伏完尽量将内心之中的火气压制下去,以一种尽可能平静的口气对着曹昂说道。

    “放了天子。”王越对着曹昂再次开口,曹昂缓缓地松开天子,然后骤然后跃,半跪在地上,恭敬的对着刘协说道,“还请陛下原谅臣之前的冒犯,还请陛下赦免臣之前的大不敬之罪。”

    刘协在曹昂松手之后尚未反应过来,但是在曹昂倒跃离开,跪地请罪的瞬间,刘协终于反应了过来,歇斯底里的狂吼道,“护卫,护卫,给我杀了他,王越给我杀了他!”

    然而书房就像是彻底隔离于世外之地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入,也没有人处置曹昂,王越冷冷的看着,曹昂低头冷笑,伏完的脸上写满了失望。

    “为什么,为什么?”刘协一阵怒吼之后,未有任何人出现,直到声嘶力竭的时候刘协才失魂落魄的站住,像是脱力了一样伸手按住书桌,避免自己因为缺氧而倒地。

    一旁的王越就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平静的左右扫视,而曹昂则是冷笑连连,唯有伏完嘴角苦涩的走过去伸手扶住刘协。

    伏完伸手搀住刘协,好一会儿刘协才恢复了过来,然后才像是刚刚看到伏完一样,对着伏完怒吼道,“滚,你给我滚,你这个逆臣!都是你的错,都是你!”

    刘协对着伏完疯狂的咆哮,叫不到禁卫,指挥不了王越,曹昂更是敌人一样的存在,唯有伏完能让他宣泄。

    伏完面对着刘协歇斯底里的咆哮,面无悲无喜,就那么看着刘协,他的心正在死去。

    刘协的发泄就像是完全没有止境一般,疯狂的宣泄,从怒骂到动手,伏完就那么站在那里,承受着刘协所有的攻击。

    直到刘协丢飞了桌面上所有的东西,就剩下一枚印玺,被刘协抄在手上砸向了伏完的额头。

    伏完不闪不避的挨了刘协一印玺,额头的鲜血顺着眉心和鼻骨分开流了下来,而鲜血在流过眼角的时候明显的淡了很多。

    大概是因为见血了,刘协歇斯底里的发疯终于停止了下来。

    这时的伏完面沉默的对着刘协深深一礼,这种平静不仅仅刘协感觉到毛骨悚然,连一旁的曹昂也感觉到颤栗不安。

    “陛下,您已经不小了。”伏完嘴角上划笑着说道,帮着刘协缓缓地将玄衣整好,将冕冠戴正,“有些时候我们帮不上的时候,陛下您一定要自己找到方向。”

    伏完伸出自己那双因为近几年不断的练武而显得有些粗糙的双手,缓缓地帮着刘协整理着服饰。

    “陛下,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才能明白对错,是非忠奸在这个世上并不能轻易的看清,对于有能力的人,您需要给于尊重,而有些时候现实和你的认知是有差距的,您需要去束缚自己。”伏完一边帮刘协整理玄衣,一边缓缓地述说着。

    “陛下,天子应该是喜怒不形于,任何时候都不要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记得思考一二。”伏完默默地说道。

    随后做完一切,说完一切的伏完缓缓地退后,这时,之前因为歇斯底里的发疯,导致衣服凌乱的刘协已经被他整理好了衣衫,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天子的威严。

    只见伏完缓缓地退后五步,随后双膝跪地,对着天子深深三叩首之后,起身直接朝着书房门口走去,那冷漠的面,甚至连曹昂都不愿意与之对视。

    “曹子脩你也走。”伏完推门而出,面上的血迹尚未收拾就如此走了出去,而王越看着外面已经分列站好,就像是木头人一样的禁卫对着曹昂开口说道。

    曹昂闻言当即也不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前去追赶伏完,而王越也随即消失,偌大的一个书房瞬间就剩下刘协一个人,刘协只感觉双腿一软,便后倒在了椅子上。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书桌的印玺上,那暗红的血迹这一刻显得无比的刺眼,随后宫女和宦官低头进来沉默着收拾书房。

    曹昂追上伏完的时候,伏完已经靠近宫门口了。

    “不其侯等等。”曹昂在伏完的身后边追边喊道,这一次并没有称其为国丈。

    伏完前迈的步伐不由得一顿,随后转身看着曹昂,而这时曹昂才看清伏完额头的鲜血已经顺着鼻骨流到了下来,在脸上留下两道清晰的血痕。

    “曹子脩,有什么想问的?”伏完转过身来看着曹昂。

    “禁军是不其侯您训练的?”曹昂看着伏完询问道。

    “是。”伏完开口说道。

    “可否借于我,我想要北上抵挡南匈奴,可惜只有区区两万兵力,我看禁军披坚执锐,训练有素,想来是一支精锐,所以我希望不其侯能与我一起北上,阻止南匈奴劫掠。”曹昂这一刻无比郑重,对着伏完深深一礼。

    “起身。”伏完对着曹昂冷声说道。

    曹昂挺起腰背看着伏完,而伏完也看着曹昂,他在曹昂面上看不到丝毫的奸诈,他所能看到的只有坚毅和诚挚。

    “子若父,其子有王者之风,想来其父也或为霸者。”伏完看着曹昂的面缓缓地说道,然后从腰间解下一对玉佩递给曹昂,连带着还有执金吾的印绶,随后不再说什么直接离开。

    次日曹昂出兵的时候,不其侯府邸传来哭丧的声音,伏完身穿白衣,跪伏在几案前,伏剑而死。

    得知消息的曹昂,这才明白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伏完会对于天子说那么多话,因为他心死了,又不愿意看到天子走上死路才会如此。。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