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反了,反了!

    正如司马懿所预料的那般,曹昂在收到南匈奴南下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有人在开玩笑,第二反应是南匈奴在找死。

    “伯仁,你确定南匈奴南下了,这怎么可能?南匈奴疯了吗,我汉军正在扫平北疆,他若不出手尚且还有一线生机,他若是出手必然要面对我军的全力一击。”曹昂难以置信的看着夏侯尚。

    “伯父将北方的兵力调动一空,现在司隶以北我们的兵力极其稀少,这个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接近两日了。”夏侯尚根本没回答曹昂的问题,直接点名要点。

    “北方防御空虚?”曹昂心下一惊,瞬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就算是北方防御空虚,就以我们汉室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南匈奴也不应该有胆量挑衅。”曹昂当即反问道。

    “不管有没有胆量,也不管是什么原因,南匈奴既然已经南下了,那么再找原因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夏侯尚沉声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更多是如何击退南匈奴,或者如何保全治下百姓!”

    “呼……”被夏侯尚这么一说,曹昂也反应过来了,现在说什么原因都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了,唯有解决问题才是最有意义的,因而曹昂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

    “我们现在能调动的兵力有多少?”曹昂看着夏侯尚双眼锐利的说道,“就算北方防御空虚,其他地方应该还是有一些兵力的,那么我们五日之内和三日之内能调动到的兵力分别有多少?”

    “五日之内能调度的兵力,也就是西至眉县,东至华阴,两万五千余人,但这是抽空各地兵力,只留下衙役的情况,三日的话两万兵力。”夏侯尚沉默了一会儿略微计算了以下说道。

    “怎么才这么一点,长安之中的兵力计算了吗?”曹昂大吃一惊,“怎么全部抽调一空才有两万兵力?”

    “计算过了,正因为有长安,差了两天调兵时间才少了五千兵力。”夏侯尚看着曹昂说道。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将帅?”曹昂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不在纠结于兵力的多少,而是将注意力放在将领上。

    “将领方面不成问题,虽说伯父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大量将帅,但是南匈奴只有二三内气离体,并不具有军团天赋,我等城内练气成罡的将校还是有的,并不吃亏。”夏侯尚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那么南匈奴再有几天才能抵达司隶?”曹昂心下略安,又换了一个问题询问道。

    “快则六日,慢则八日。”夏侯尚将他估计的南匈奴行进速度告知曹昂,曹昂心头一沉,不由得按着太阳**。

    “也就是说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并州也就罢了,那里汉室百姓不多,而南匈奴一旦进入司隶会对于我们治下造成极大的破坏,所以我们必须要在司隶并州交界堵住对方,我们调兵只有最多只有三天?”曹昂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就是如此!”夏侯尚面阴沉的说道。

    曹昂当即从一旁的墙壁上卸下曹操的佩剑,然后迈步朝着外面走去,夏侯尚一愣,当即紧跟着曹昂出门,只见曹昂翻身上马,准备一路直奔未央宫而去。

    “伯仁,通知我军各部将校做好准备,通知曹家所有大于十六岁的男子,做好出征准备。”曹昂出门的那一瞬间对着夏侯尚吼道,“快马将此事告知我父。”

    而这个时候正在一旁学习射箭的曹丕,闻言看向夏侯尚,“族兄,我大兄这是干什么去?”

    “他去请示上令,我一直认为他性格过于谦和,缺乏决断,真的没想到真的遇到事情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决断。”夏侯尚望着曹昂的背影,并没有回看曹丕。

    曹丕偏头,略微有些能听懂夏侯尚的意思。

    以前夏侯尚同样欣赏这个曹家的大兄弟,但在他看来曹昂有些过于谦和了,过于迁就其他人的意见,而这一次他真的见到了曹昂果决了一面,以前迁就也罢,温和也罢,只能说是没必要那么紧急。

    而这一次就连夏侯尚尚在犹豫是要救援还是要固守的时候,曹昂近乎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虽不能说曹昂做出的救援这一决定,一定好过固守,但是这个时候,能做出选择,便已经证明了他的优秀。

    “子恒,你继续玩,我去召集弟兄和文武了。”夏侯尚迈步而出,头也不回的说道,曹丕抱着弓箭懵懂的看着夏侯尚的背影。

    曹昂直接在长安纵马而过,直奔未央宫,在宫门口卸下宝剑,一路步行随着宦官前往刘协书房。

    讲道理曹昂现在的官职和爵位是没有资格面见刘协的,但是宫中上下多数都已经是曹操的人了,所以曹昂强令对方带自己前去寻找刘协,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阻拦。

    曹昂纵马过长安冲入未央宫,而就在这时夏侯尚又开始召集汉军将校,分属曹家的各部兵马闻风而动,曹家年轻一代,还有当前仍旧留守长安,但是追随曹操的将校也都快速的聚集了起来,

    这种举动让一直监视着曹操一方的董承,伏完等人大吃一惊,以为在今日曹昂就要动手,当即闭门开始调动各家私兵,而伏完当即策马奔赴宫内,暗暗命人调动北军,准备动手。

    一旦曹昂今日有任何不轨的举动,身处内宫的伏完就会尽起北军如当年剁死董卓一样,将曹昂切成肉酱,然后自己率领北军护送天子和贵妃走河内前往冀州,而长安城中自有董承,种辑等人率领各家私兵拼死阻击。

    曹昂毕竟没有进入过内宫,而曹昂抓到的那个宦官,刚好又是议郎吴硕安排在内宫保护天子的人选之一,因而这个宦官一边将曹昂引往偏路,一边暗暗做手势,通知其他人,让他们去通知天子和其他忠汉人士做好准备。

    也正因为如此,等曹昂到书房的时候,小黄门已经先一步引伏完进入了书房,所以曹昂到了的时候,伏完正在和刘协读书。

    “汉北军中候,曹昂参见天子。”曹昂恭敬的对着刘协一礼,虽说曹昂对于刘协不爽,但是面上他还是能过的去。

    “免礼。”刘协不咸不淡的说道,“不知道北军中候为何能入汉室的未央宫?”

    “还请陛下见谅,臣有要事禀告,事急从权之下,还请天子见谅。”曹昂恭敬的对着刘协再次一礼。

    “有什么大事,居然需要闯入未央宫面见朕?”刘协冷冷的说道,“说来听听,擅闯皇宫者可不是小罪。”

    伏完在一旁轻咳两下,示意刘协不要将气氛弄得这么紧张,毕竟他们现在还没做好准备,伏完就算掌管了北军,也没有把握在董承,吴硕等人断后的情况下,带着天子杀到邺城。

    然而刘协根本没有理伏完,他现在正处于志得意满的状态。

    “南匈奴各部近乎全体南下,再有数日就即将进入司隶。”曹昂躬身对着刘协说道。

    “什么?”伏完大吃一惊,随后突然反应过来,“陛下,臣失礼了。”

    “不必在意。”刘协神淡然的说道,仿若完全没有将南匈奴放在心上一样。

    反倒伏完大吃一惊之后,近乎手脚冰凉,他已经脑洞大开的认为是曹昂命令南匈奴南下,借南匈奴之手除掉天子,不过这也就是心慌之下的脑洞,曹昂还不至于蠢到这种程度。

    毕竟不管天子是不是傀儡,只要天子在死于战乱,那么护卫的人必须要给一个交代。

    就算是刘备保护天子,而天子自己作死,死于战乱,刘备可能都需要自杀以谢天下,刘备如果不谢罪,治下势力恐怕也免不了动荡,估摸着整个势力只散掉三分之一,都是刘备能力非凡了。

    “南匈奴再有六到八日就要接近司隶了,并州已经因为南匈奴南下一片大乱,不少百姓已经因此而流离失所了。”曹昂略带愤怒的说道,“若再不出兵阻击南匈奴,司隶也将会是一片生灵涂炭。”

    “哼,南匈奴是朕下诏召来的,他们是奉诏勤王,来之后我会将之编入南军和西园之中。”刘协傲然的说道,完全是一副傲视群雄的自矜之。

    “什么!”曹昂和伏完大吃一惊,而伏完近乎面无人,站立不稳,眼前一片昏暗。

    “陛下你怎么能如此糊涂!”曹昂怒吼道,这种带着愤怒的咆哮,甚至让刘协面一白,面露畏惧之。

    不过下一瞬间,刘协就反应了过来,自己何必怕他,就区区一个曹昂而已,而且自己的南军和西园新军即将抵达长安,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

    登时已经内心碰撞的刘协,眼中充满了对曹昂的恨意,敢说朕糊涂!

    “反了,反了,你居然敢对朕咆哮!”刘协尖声怒斥道,“来人,来人,给我拿下他!拖出去斩了,斩了!”

    “哗啦!”一声书房房门推开的声音,数十精锐禁卫推门而入,整个内宫也随即响起了尖锐的口哨声,内宫之中的禁卫当即朝着这里汹涌而来!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