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所谓灵光一闪

    加上当初司马懿和诸葛亮下棋,连战连输,最后虽说在诸葛亮走后,下了一手,胜过了诸葛亮,但是焉知诸葛亮没有后手。

    再算上,司马懿当初对着诸葛亮傲然言之,琴棋书画不过是小道,安邦治国才是智者所为,他日定在沙场上一见高下,结果……

    诸葛亮现在越来越凶残,荆襄阻击孙策,北上戮战匈奴,不出意外这次诸葛亮回长安,就会刷新历史上最年轻的军功封侯记录!

    如果赶年前能回来祭太庙,诸葛亮就刷新了霍去病的十七岁军功封侯的记录,如果年后回来,那么诸葛亮就逼平了霍去病的记录。

    至于司马懿,不提也罢……

    在这等情况下,司马懿如何能低头去诸葛亮那里当二把手,宁可去死,也不给诸葛亮低头,用司马懿的话来说,他的头只能左右前后的晃荡,不可能低下去。

    所以司马懿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父亲给他寻找的差事,准备继续呆在长安,将长安这一场大乱彻底看完。

    所谓有始有终说的便是如此,当然司马懿现在最多算是强作坚强,他现在的心头真的在滴血,第一个迈出去,在帝国边缘建立一个国家,作为以后走出去的桥头堡,必然会名垂青史。

    可是司马懿实在不能容忍,自己去给诸葛亮打工,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忍啊!

    啊啊啊啊,该死的诸葛亮,司马懿觉得自己总有一天遇到诸葛亮的时候免不了打起来,这个该死的家伙无意间坑了自己多少次啊!

    【我要不要扭头回去啊,有陈家和司马家的同辈,我应该能压住诸葛亮的,我要不要回去……】司马懿这一刻心如绞痛,他想回去,又自觉太过丢人,最后无奈还是作罢了。

    就这样司马懿摇摇晃晃的忍着心头的伤痛,又回到了钟繇那里,而钟繇这时正在全身心的投入到书法当中,依靠蔡伯喈书法的魅力强行转移了自身对于刘协的失望。

    司马懿见此,也知道不能打扰钟繇,看了一下书,心中烦躁之下也看不出来多少东西,将书丢在一旁之后,颇有些无所事事,只好在钟繇的院落之中溜达,时间久了也觉得颇有些无趣。

    于是司马懿收拾了一下,拿着刘协赐予他的通行令,朝着宫内走去,他还是打算见一面刘协,虽说在他看来刘协的作死度已经够高了,但是现在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时候,司马懿打算尽尽人事。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之前发生的事情确实让司马懿有些意兴阑珊,现在做一些以前完全不愿意做的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恶心恶心自己也好。

    至少自己恶心自己,远远胜过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的诸葛亮,远程来恶心自己,所以司马懿来了。

    和以前一样,拿着曹操令牌和刘协令牌的司马懿,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刘协的书房,而现在刘协正在书房之中。

    “陛下?臣有要事相告。”司马懿平心静气的说道。

    “司马仲达,进来吧,最近有几天没有见到你了。”刘协坐在靠椅上略显沉稳的说道。

    “前几日,曹子脩对臣下监察过密,臣实在无力前来。”司马懿张口就来,不过刘协也没有办法查证,对于司马懿的回答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淡淡的点头。

    “陛下,可否告知我,是谁给您提议,编南匈奴进入西园本部和南军的?”司马懿恭谨的对着刘协施礼道。

    这一件事情,刘协自以为做的很隐秘,实际上长安的豪门和智者都已经收到了风声。

    同样这也是司马懿,钟繇,杨彪等人彻底绝望的原因,刘协编南匈奴入西园本部和南军真的是一步臭棋。

    当然正常看来,这确实是一步还算不错的棋路,南匈奴无所依靠,困守北疆,天子有大义,为天子征战,南匈奴有大义,也就不用受困在并州北方。

    加之汉室本部强盛无比,南匈奴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心思,这样也就扼制了南匈奴的反噬。

    就如历史上刘协撤出李傕控制时,下诏让南匈奴前来帮忙,南匈奴的右贤王刘去卑和左贤王刘豹都封诏前来,不过两人更多是为了奉旨劫掠,而不是奉旨护驾。

    甚至到最后去护驾的只有抢了一路,已经心满意足的右贤王刘去卑,至于左贤王刘豹,在抢了大半个司隶之后,直接扭头回去老家了,根本不管刘协了,对于他们来说,奉旨只是大义,干什么那就要看主上实力够不够了。

    当前刘协非常需要一支属于自己的兵马,而刘协选择需要“大义”的南匈奴,双方近乎一拍而合。

    毕竟对于刘协来说,只要自己掌握了天下,当前许给南匈奴的物资根本不算什么,而南匈奴不过是臣服的蛮夷,到时候自己一声令下,他就必须滚出中原,否则天下群起而攻之,哪里会像之前董卓,李傕,曹操那样尾大不掉。

    可以说在刘协看来,用南匈奴这等没有根基的蛮人,远比用中原的汉将更让他安心。

    然而这在司马懿看来根本是自绝于天下,引南匈奴南下,这对于汉室来说从来不是问题,南匈奴毕竟是跪伏在汉室脚下的了,作为仆从军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问题在于刘协根本没有操控南匈奴的力量,刘协所谓的引南匈奴南下的方式和当初袁绍引北方胡人南下的方式完全不同。

    刘协是一纸诏书之后,就放任自流,等着南匈奴到长安,来乖乖的听他的话,而袁绍当初的方式是征兵,你们要么来,要么死,期间胆敢出现任何违反袁氏军纪的,直接斩杀。

    这种力量刘协并没有,刘协引南匈奴南下只有一张诏书,一张将大义给了南匈奴的诏书。

    司马懿敢打赌,南匈奴呼厨泉单于在得到这一封诏令之后绝对会南下,但是南下的方式绝对称不上干净。

    一路杀烧抢掠几乎是必然,甚至李傕,钟繇当初辛辛苦苦重新修筑好的郑国渠和六辅渠也会被再次破坏,而当前雍凉主力近乎都被曹操带走,所遗留下来的兵力基本都在南方,而北方近乎空虚。

    这等完全无抵抗的方式,会让奉诏南下的南匈奴彻底进入贼匪状态,一路下来绝对是杀烧抢掠无恶不作。

    这么一路南下,长安以北的百姓恐怕不知道会死几十万,而等到长安之后,已经明白了情况的南匈奴呼厨泉,对于刘协必然没有多少尊重,虽说会看在汉室天下诸侯的实力上阳奉阴违,但要说刘协让干什么,没有好处绝对不会干的。

    当然如果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南匈奴南下这件事,很明显是某个人的算计,幽州北部汉胡一战,北方胡人除了南匈奴和已经在马超的指挥下开始汉化的羌人,其他胡人部族已经彻底灭亡了。

    羌人没什么说的,和汉人同祖,又同意汉化,很快就能同化。

    也即是现在汉室的北疆只剩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外族,也就是南匈奴,虽说南匈奴已经低头臣服,但本身依旧具有一定的独立性。

    这种独立性,在汉室强大的时候,和完全臣服没有任何区别,但如果有一天汉室衰落了,这种独立性就会让南匈奴对于汉室觊觎,而当前北疆都到了这种程度,司马懿完全不信幕后之人会让南匈奴留在北疆。

    不过要灭南匈奴,汉室现在缺乏一个理由,要知道就连之前汉匈之战,北匈奴几乎将所有的杂胡都带上了,但唯有一个部族没动,那就南匈奴,北匈奴和南匈奴之间的仇恨根本无法调和。

    这样一来,在北匈奴战败之后,南匈奴反倒保留了下来,以至于整个北疆就剩下南匈奴一个外族,司马懿根本不信,那个幕后人会不对南匈奴起心。

    所以司马懿当时就在猜南匈奴会怎么死,结果还没等他猜出来,刘协下诏,召南匈奴入朝填充西园和南军,瞬间司马懿明白南匈奴这支北方最后的胡人会怎么死了。

    奉旨而来的南匈奴,以为自己有大义,一路免不了杀烧抢掠,而以现在刘曹孙的情况,根本不管你是不是奉旨而来,只要有外族敢在汉室杀烧抢掠,已经灭了整个北方胡人的三方,根本不会介意手上再多百多万奴隶!

    区区南匈奴算个鬼,就算将这南匈奴的百多万人口全部换成北匈奴,对上这一支三方合力的大军也只有死路一条,一战之后清平北疆,根本不会留下丝毫的隐患。

    故而司马懿等人一方面佩服幕后人用此手段彻底绝了北疆的祸乱,一方面又在感叹刘协在葬送自己的江山。

    老实说到了现在的情况,只要刘协不作死,而刘备信守诺言,刘协就算不能掌权,也能安安稳稳的做一世皇帝,之后传位给刘备的子嗣,汉家的天下依旧是汉家的天下。

    而现在这等召南匈奴南下的诏书一下,等北方事发,三方平了南匈奴,刘协恐怕会被天下世家豪门,清流名士群起而攻之!

    这种众口销金的手段,在此等时代,刘协的帝位能不能维持下去都是问题,甚至刘协被众人之言逼得自杀都不是不可能。

    这等手段,阴狠毒辣,根本没有丝毫的活路,完完全全是将刘协往死路上逼,最终受益人不用多言必然是刘备。

    【真的很好奇,如果刘协死了,刘备会如何选择,不称帝,还是推诿再三然后接受帝位?】司马懿低头的那一瞬间,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刘协死了,刘备称帝了的话,从某种情况上讲应该是我赢了,我不信陈子川和诸葛孔明看不出来其中的利益链。】

    生出这一个想法的瞬间,司马懿瞬间就将之掐灭,但是这个想法却像是彻底扎根在了司马懿的心头。

    “非是任何人提议,而是朕自己想到的。”刘协神色略带一份自豪,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那一瞬间产生的灵光。

    司马懿一愣,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不知陛下在哪里想到了这一方法?”

    “就是在书房。”刘协略带得意的说道,这一个计略他没有依赖任何人,真的只是靠他一个人想到。

    眼见刘协的神色,司马懿确信对方并没有乱说,不由得有些头疼,如果真的是对方想到的这个计策,那么真就是刘协气数将尽了。

    “仲达可是不信,来来来,来看看。”刘协现在心情极好,当即招呼司马懿来到自己的身旁,只见桌面上放着一张地图,正是后天山之战南匈奴得汉天子号令,配合攻伐北匈奴的地图。

    “这个是天山之战的地图,陛下在哪里找到的?”司马懿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看的。

    “在书架上。”刘协笑着说道,“正是这个地图给朕提了一个醒,让朕知道,朕不是无兵可用。”

    司马懿眉头近乎拧成了一个疙瘩,这一切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场意外,但是他总觉得哪里有问题,讲道理刘协就算是看到了后天山地图,也基本不可能想到启用南匈奴。

    不过基本不可能,也就意味着还有一点可能性,也就是说刘协有可能真的是看到了这张地图,而无意的灵光一闪。

    “既然是陛下自己思虑到的,那么臣多虑了。”司马懿仔细思考了一遍,甚至做出一副无意间抚摸的地图的动作,最后确定其中确实没有问题,【看来,真是气数已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司马懿无意间看到一个宦官在整理书架,将一卷卷书随意的摆好,很明显这是一个不认字的宦官,司马懿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陛下,近日,您正在看什么书?”

    “关于南匈奴的书籍。”刘协自然的说道。

    “臣下也去看看相关的书籍。”司马懿面色未变,但是心下不由暗叹,【好精妙的手段,要不是我和天子接触的太多,恐怕没人会想到天子已经遭了算计了,不过挑不明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