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一群毒瘤

    陈曦闻言,默默地点头,刘琰现在声名盖世,各地方的名士都跟他有着各种关系,只要有这种人活着,那家伙就肯定能找到。

    当然也有一方面是陈群的话确实让陈曦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时代的毒瘤,虽说陈曦面色未变,但内心的尴尬不是一点半点。

    以前还不觉得,这次陈群开口,终于让陈曦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脉脉温情之下的冰冷事实。

    【能站在所有世家巅峰的豪门,大概就如我之前所说的那般吧,大家都是黑的,最多是伪装的好,不过我也未曾干净过啊。】陈曦默默的想到,【权贵的仁德,呵!】

    看了一眼一旁温文尔雅的荀彧,陈曦心下感叹,就算出身自权贵阶层的人去体谅其他阶层,本质上,也不可能去推翻自己的阶层。

    其中的代表就是陈曦自己,温和的改良派,明明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可惜却只能选择更温和的方式慢慢推动。

    【算了,大哥不笑二哥了,我和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我做的更好,好到他们看不出来我的心思,时至今日,尚且也只是体谅底层,而非是消灭阶级的我,也没什么好说了。】陈曦心下感慨万千,在场这群人没有一人出自真正意义上的底层。

    【这个时代,大概只有黄巾的渠帅,与樊稠,华雄,典韦是真正出自底层百姓了,其他人或是世家,或是寒门,或是地主豪强,这个时代尚不是底层的时代。】陈曦缓缓地看过去最后不由得暗叹。

    这一刻陈曦清楚的感觉到,恐怕他这一生,所努力的,到最后在朝堂最多零星见到几个出自底层的文臣。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们家有这东西?”暗叹归暗叹,但是这种东西,陈曦还是不会错过的,全国矿产分布图,他找了好久,都没有一个家伙能拿出来。

    当初曲奇给的那个只是荆襄一块地方的,还不完整,陈曦都挺高兴的,没想过自家才是大毒瘤。

    “这种东西敢让别人知道?”陈群传音给陈曦反问道,“藏着作为底牌,暗搓搓的挖掘还行,要是被知道了,就算是陈家也得交代在这里,陈家名下有三座未开挖的金矿和五座铜矿,你怕不。”

    “为什么只有这么点?”陈曦不解的询问陈群。

    “因为怕啊,收购的动作大一点,被发现了,那怕是被怀疑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致命的威胁。”陈群冷冷的传音给陈曦。

    “这东西每个世代老家主死前交给新任家主,新任家主记住之后,当着老家主面画一遍,无错之后便烧掉,连底都不留,万一被发现,基本就完了,不过你现在有资格知道了,这是陈家最大的秘密。”陈群无奈的对陈曦传音道。

    陈曦沉默,也确实如陈群所说,这种东西,任何一个家族拿上都烫手,制作出来这东西的,想来应该是从春秋到西汉末年世代相传几百年的相地家,落到陈家手上恐怕也是意外。

    恐怕当年的陈家也没想到会开出这么大一个大礼包……

    “回头也给我来一份。”陈曦叹了口气传音道,“陈家自家拿着这东西,恐怕也烫手的很,交给我吧,这种东西由国家掌握才是正理,堪舆学派,相地一脉,几百年的积累。”

    陈群应了一声,没再说话,陈曦当即便明白了陈群是在筛选适合保留下来作为陈家底蕴的矿藏,不过这很正常,也很合理。

    眼见陈群不再说话,陈曦便不再分心,转而对贾诩说道,“哦,那我就不找你们了,我回头看看威硕,一般有这种人,他就能找到。”

    邺城刘琰正在开酒会,氛围极其热烈,当然这种场子一般也少不了五石散之类的奇怪东西,名士嘛,不吃点药如何飘飘然,如何才能带感。

    不过没闹到扒衣服,开无遮,刘琰才懒得管,五石散有毒这种事情,爱信不信,不过场上都在嗑#药犯二,刘琰也随便掏点糖豆吃下去。

    至于药效,绝对没问题,刘琰表示自己绝对是影帝级演技派,演别的可能还有问题,但是演吃了五石散之后的飘飘欲仙还是毫无问题了。

    顺带姬湘还教过他如何做到酒不醉人人自醉,区区不服药,刘琰靠着天赋吃糖豆都能比他们更疯。

    所以说大佬这种生物,有时候真的是一种天赋,而刘琰就自带这种天赋。

    “王兄,来喝酒!”刘琰转着圈圈,摇晃到溜到王研的旁边,作为一个封门百年的世家,他那见过这种情况,不由得有些紧张。

    “威硕兄,先请,先请。”王研有些紧张的说道。

    “哈哈哈。”刘琰哈哈大笑着将杯中之酒倒入口中,然后乐呵呵的将酒樽倒放,“王兄,放松放松,你可是当今堪舆家不多的传人,仅凭此就无需担心用度。”

    王研依旧有些紧张,北匈奴入辽东,他老家就在那里,乐浪王家这近百年来衰落的有些快,挡挡杂胡还行,遇到北匈奴自然跪了。

    虽说撤离的快,但还是被匈奴重创了根本,钱财失散也就罢了,本身就不多的族人又死了一些,好在家学没有失散,还算有崛起的希望。

    撤到幽州南部之后,王家代家主发现王家举目无亲,乐浪王家封门百多年,以前的关系想找都找不到,结果现在急了要找个地方安顿长久都不行。

    虽说有不少家族愿意给他们庇护,但没有根基借住在别人家,时间久了本家就没了。

    好在后来王家听闻大名士刘琰仗义疏财,所以弄了本家一个嫡系过来混个面熟。

    刘琰自然是来者不拒,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而且今年打北匈奴打得凶残,名士们的目标都很统一,那就是打匈奴,也不用宣传,所以今年基本没花什么钱。

    至于那些常规性花费倒是有,但也不算太多,结果这都快到年底了,还剩下大量款项,刘琰最近只能赶紧想办法将钱花掉。

    不过话说回来刘琰这人也怪,没有贪污的习惯,他宁可出手豪爽的将钱花完,也不愿意自己挪用掉。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