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定位的标杆

    “看来诸位应该都没有什么问题了。”张肃眼见再没有人开口于是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就在张肃准备交由严颜分配军务的时候,一直皱眉没有说话的严颜突然开口询问了。

    “这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严颜皱着眉头说道,“我们只是和贵霜约战一场,没必要如此这般吧,张别驾的计策并没有太明显的疏露,但是过于危险了,稍有不慎,我军可能会大败一场。”

    严颜毕竟是沙场老将,经历的战事次数也不在少数,尤其是当初荆益对孙策一战近乎登临顶峰,虽说最后挫败于庞统之手,但是严颜对于自己的军团天赋也有了深入的了解。

    自己的军团天赋不适合冲锋作战,而是适合用来统帅全军打防守反击,仅仅是一条严颜不倒,大军不溃,就足够让他成为一员名将,因而在荆益夷陵之战败于庞统之后,严颜就不在将精力放在内气修为上,转而精修调兵遣将。

    严颜所有的训练都是针对防守反击进行的,他知道自己的优势,所以他在拼命的加强自己优势。

    之前张肃和张松等人在分析的时候,严颜一直没有开口的原因在于,他有把握被十个军团来回穿插切割依旧不崩溃!

    甚至更进一步,在且战且退的撤退环境之中严颜自信自己随时都能发动全面反击,这是严颜这几年不断磨砺自己而诞生的自信。

    不过这种自信并不代表严颜可以放任张肃和张松用这等险计,虽说张松,张肃,黄权等人都是高位,但说一句实话,他严颜才是这一路大军的主帅,他本人几乎是资历和能力的结合体。

    严颜如此问询,张肃和张松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于是张肃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我军需要的不是一场小胜或者平局这种程度的结果,我们需要的是大胜。”

    “大胜?”严颜皱眉看着张肃问道。

    说实话以严颜的军团天赋,只要对方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天赋,一场大战下去,只要差距不大,赢的必然是严颜。

    “对,大胜,如果只是需要一场小胜,我们根本不需要这样讨论,以将军的能力,就算我们什么都不说,到时候也能获得一场胜利。”黄权默默地递给严颜一顶高帽,严颜面色略微好了点。

    “理由呢?”严颜看着几个文官说道。

    “小胜震慑不住贵霜,而当今中原的形势注定了我们如果选择了小胜恐怕未来会有麻烦。”张松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这一段时间几经调查,贵霜帝国,也就是我们曾经的盟友大月氏,已经成长为一个国土万里,人口数千万,雄兵百万的帝国,这份实力有多强,诸位感受一下。”秦宓起身对着众人说道,而这等简单的纸面数据让众人心中一凛。

    “更重要的是贵霜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也即是国内没有内乱,我们汉室实力可能比贵霜还强,但是国内现在要不是还有刘太尉压着,早就打成一锅粥了。”张松冷笑着说道,他依旧是倾向于刘备。

    “咳咳!”张肃咳嗽了两下,示意张松少说两句,他这个做兄长的不是瞎子,从张松很多行径之中,他都看出来张松有私通刘备的意思,要不是张松还算克制,张肃都将张松扭送到刘璋那里去了。

    张松撇了撇嘴,丑脸变得更为难看。

    张松确实对于刘备很有好感,虽说被诸葛亮无意间打击了一下,但是现在越看越觉得刘备前途广大,不过现在刘璋没什么失德的地方,张松混的也不错,也没兴趣下手,最多也就是在有点好感。

    “子乔,你继续说吧。”张肃摆了摆手示意张松继续说。

    “我们汉室的整体实力必然在贵霜之上,虽说我们经历了黄巾之乱,董卓乱政,中原乱战,但是我们整体的实力绝对在贵霜之上,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是整体吗?”张松看着严颜反问道。

    严颜默默地点头表示认同,张松继续开口说道,“在北匈奴这件事,没说的,我们所有人,汉朝所有的势力都是一家,我们是一个整体,力量往一个方向使,但北匈奴没了呢?”

    “刘曹孙三家之间必有一战,而这一战如果不能扼制的话,那绝对打的伤筋动骨,现在刘太尉虽说占据了优势,但曹操和孙策的实力诸位心下也有估计,刘太尉恐难轻胜。”张松叹了口气说道。

    “这又和我们必须大胜有什么关系?”严颜皱着眉头说道。

    “如果我们是小胜或者战平贵霜,你觉得以一个鼎盛的帝国对于我们会不会有觊觎之心?”张松看着严颜问道。

    “会有。”严颜头脑虽说不比张松这人,但这等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如果在大月氏印象之中强盛到单手就能将他们镇压的汉帝国现在居然只能小胜于他们,那要不升起异心才怪。

    “我们所有人的判断也都是这个,而且就算是有这种想法,他们也不会当即发作,等待时机,更深入的了解我们才是上道,而我们背后的中原,刘曹孙三家必有一战啊!”张松苦笑着说道。

    严颜一愣,他已经明白了张松的意思了。

    “这么说吧,我们小胜和打平,贵霜一时半刻不会动手,但是绝对觊觎中原,而用不了多长时间北方战事结束,刘曹孙三家通力合作就会告一段落,等贵霜弄明白汉室真正的情况,您觉得贵霜会如何选择?”张松看着严颜反问道。

    “要是我站在贵霜的立场上,一旦得知汉家三分,必然全力攻伐汉室,趁乱将掠夺土地和子民。”严颜神色凝重的说道。

    “就是这样,而一旦刘曹孙三家打成一锅粥,贵霜和我们又没有血海深仇,那么曹孙两家在不敌的时候可能还会引狼入室,毕竟中原大战到了那种程度,突破底线可能性非常大。”张松长叹道。

    “而一旦曹孙两家出事,就刘太尉一人,独木难支,而且中原大战一旦开始,收不住手,折损的文武群臣绝对不在少数。”张松看着严颜说道。

    “这个距离有些远吧。”张任这个时候突然插嘴说道。

    “其实不远,如果将路上的树伐了,道路铺平,士卒又有战马运送,不到一个月就能抵达,我们现在的行军速度和曾经的兵书上已经有很大的差别了。”张肃帮自己弟弟解释了一下。

    “曾经兵法上说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现在的话,张将军,你一个强行军就能强行过百里,随着天地精气回升我们和曾经已经大不相同了。”张松摇了摇头解释道。

    “也许曾经我们汉室的在犍为郡以南就失去了绝对的统治力,但是现在的话,我们修通好道路,从益州出兵到这里,根本不到一个月,甚至如果在永昌驻兵,将道路修好,到这里不到十五天!”秦宓缓缓地说道。

    “如果将路修成泰山那种直道,又有足够的马匹,我们的实际统治范围可以往西往南再推进近三千里,而边境线近乎可以再推近万里。”王累长叹了一口说道,“时代已经不同了。”

    “所以说如果我们给了贵霜机会的话,贵霜前来劫掠的可能性很大,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我们所能选择的只有大胜或者大败。”张松看着严颜再无丝毫的掩饰。

    “大胜!或者大败?”严颜皱眉,大胜好解释,大败是为何?

    “大胜不用多说,我们如果大胜贵霜,那么就算之后贵霜探查到汉室大乱也会犹豫是否动手,大汉十三州,仅仅益州一州之力就将其打的大败,那么就算汉室大乱,他也会谨慎对待。”张松开口解释道,严颜点头表示这一点他知道。

    “至于大败。”张松看着在场的武将,所有的将帅都在等待着下文。

    “大败的话,贵霜绝对会进军汉室,到时数十万大军压境,数十位内气离体兵临汉朝国境,刘曹孙三家必然会出现前来收拾我们闯出来的大祸。”张松缓缓地说道。

    “现在的三家有合作的基础,又有袍泽之谊,虽说也曾有一些矛盾,但是携手收拾了北匈奴,尚未分开,或者祭祀了太庙尚未翻脸,只要贵霜出现,必然会遭遇当初北匈奴面对的汉军阵容。”张松看着严颜的方向说道。

    “如此,严将军还有什么疑惑?”张松看着严颜说道。

    “没有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大胜或者大败。”严颜点了点头,而所有的武将也都明白了一众文臣的思虑。

    这一战绝对不能小胜或者打平,只能大胜或者大败,这一仗攸关汉朝之后数年的国运。

    眼见张任等人都面露凝重之色,张松又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诸位也不必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对方肯定也在寻思着如何应对我军,和我们背后有靠山不同,对方的底气肯定不如我们。”张松的丑脸带着安抚的意味说道。

    “他们和我们靠近,想要发展无论如何都避不过我们,这一战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影响数年的国运,对于他们来说恐怕影响一个国家百年的战略,所以他们的压力更大。”张肃笑着对众人说道。

    其实早在下战书的时候,王累等人就有部分猜测,他们当时就认为如果贵霜接受战书,那么贵霜可能就会以这一战作为参考制定以后数十年乃至百年的战略。

    也就是所谓的这一战可能会影响到贵霜是和汉室平等建交,还是像曾经一样低汉室一等作小弟,或者从中窥视到超越汉室的契机。

    对于一个普通百姓来说,可以忍受饥饿,留下种粮,保证来年不再挨饿。

    对于一个世家,可以蛰伏十数年,去等待最佳的时机一鸣惊人。

    对于一个帝国,可以消耗一代人,两代人,花费百年时间去为一个目标奋进。

    张松等人认为,贵霜帝国有这个底气,也有这个资质去这么干,而对手是汉帝国的话,也有这么干的价值,既然所有条件都符合,那么张松等人直接认定这一战可能会影响到贵霜的百年战略。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实,这一战的结果,会直接影响一个帝国今后近一百年的战略。

    所以这一战,张松等人一致认为,战场胜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一点在于,如何将贵霜帝国的百年战略扭转到对汉帝国有利的选择上,期间胜败不论。

    有了这么一个基调之后,张松等人思考的重心也就为之偏转,胜败的重要性已经丢在一边,胜固然重要,但影响贵霜帝国的战略对于整个汉帝国更有价值,

    同样有了这个基调之后,张松等人也就明白,贵霜那边可能会玩一些小招数,但是大体上不至于让汉军表现不出战斗力。

    因为对于对方来说同样胜败不重要,汉军的战斗力才是影响他们战略的重要因素,他们需要汉军准确战斗力。

    不管和多少王国交手,贵霜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实力层次,帝国就是帝国,低于这个层次之下的,对于帝国来说都是随手可灭的小国,唯有和老牌帝国交手,才能清楚自己的定位。

    现在的贵霜需要一个定位,一百多年前贵霜帝国建国的时候,阎高珍皇帝以汉帝国为标杆,去定位自己的实力,被汉帝国大败在葱岭以南,直接放弃了整个葱岭,一路南下。

    如今一百多年过去,贵霜帝国比曾经更为强大,强到普通的王国已经无法验证自身实力的程度了,他们恐怕也想知道自身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

    现在那一支百年前在葱岭将他们那位除却班超未逢一败的开国皇帝阎高珍单手吊打了汉军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就算汉军不来通知他们,他们也会去请战!

    因为贵霜帝国肯定想知道,这一百年间他们到底成长了多少,而汉帝国就是他们的标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