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无动于衷

    文伽王朝收到这个最后通牒的时候,正在进行大朝会,当时群情激奋,闹着要将贵霜帝国前来下达命令的使节干掉,结果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硬是没人敢动手。

    文伽国王在看到群情激奋的时候,认为民心可用,但是在看到没人敢动手的时候,近乎于心如死灰。

    文伽国王不想将自己的国家解散,不想让自己的国家化为战场,但是贵霜帝国一声令下,他已经别无选择,他倒是有心和贵霜帝国一决生死,但是他麾下的臣子……

    望着那群嘴上狂骂贵霜使节的文臣武将,文伽国王心如死灰,就算是群情激奋,尚且没有人敢动贵霜帝国任何一个使臣,他们文伽何曾有过一决生死的底气。

    “我们迁走。”文伽国王不算高的声音在这一刻止住了所有的文伽文武官员,这一刻他真的心如死灰,心中一切的抱负,随着这一声彻底烟消云散。

    “不可啊,陛下!”一个文臣当即跪下对文伽国王连连吼道,“我文伽立国百余年,七代先帝扩土开疆,岂能因为他们一句话迁走啊,这里是我们文伽的开国祖地啊!”

    “昏君!”当场就有文臣跳将出来怒骂文伽国王,当即原本威严的大朝会变成了一场闹剧。

    “陛下不可啊,他们要将我们开国祖地化作战场,我等岂能容忍,七代先帝之灵在天上看着陛下啊。”一个个文臣跳出来怒斥着做出这种选择的文伽国王。

    文伽国王这一刻双眼一片迷蒙,耳边一众文臣的怒骂声逐渐的远去,力量也逐渐的从身体之中离去,精气神已然失去了。

    原本三十多岁正处在年轻力壮时期的文伽国王,这一刻就像是年近古稀一般,但是不知道文伽国王从哪里生出一股气力,右手狠狠地将腰间的佩剑拽了出来,朝着前方丢去。

    “既然你们说是不可,那么拿着我的剑,杀了使节,我们和他们拼了!”文伽国王这时仿若回光返照一样怒吼道。

    瞬间原本像是菜市场的大朝会为之一静,之前所有怒斥文伽国王昏君,怒骂对方,以彰显自己正确的文臣这一刻全部住口。

    “哈哈哈哈,这就是我们文伽王朝的文臣,这就是……”文伽国王望天狂笑,丝毫不忌讳朝中站着的贵霜使节。

    贵霜使臣一脸嘲弄的看着文伽的文官,这等臣子窃据高位,文伽岂能开拓。

    “噗……”文伽国王肆无忌惮的狂笑着,随着一口血喷出,文伽国王缓缓地倒下,面色灰暗的阖上了双眼,而文伽的文武群臣却没有一个上前,眼睁睁的看着文伽国王就这么死掉。

    朝会上淡淡的血腥味,让所有的文伽臣子皆是低头不再看向王位上的那名男子,而那柄被文伽国王丢过去,扎在地面的佩剑这个时候也缓缓的停止了震动。

    “好了,文伽国王既然不让解散国家,现在到你们了。”贵霜使节扫了在场所有的文武群臣说道。

    “怎么会,陛下刚刚同意迁走了啊……”文伽王朝的国相当即开口说道,其他人也都附和道。

    “记下,文伽王朝皇帝陛下誓死反抗我军解散文伽王国,战死于国都,其国文武群臣无动于衷。”贵霜使节对着一旁记录的书记说道,这将会记录在史书之中,作为整个王朝盖棺定论的记述。

    一众大朝会上的文伽文武群臣,这一刻皆是面色苍白,瑟瑟抖,他们之前怒斥昏君,不就是为了能保留住自己的清名,让皇帝去背锅吗?结果现在贵霜给文伽王朝的末代皇帝盖棺定论了。

    “现在该你们了,是否同意解散文伽王朝。”贵霜使节冰冷无情的看着所有的文伽朝臣,他的面上写满了嘲弄。

    这一刻整个朝堂哭天抢地,而贵霜使节站立在其伽朝堂上所有人皆是哭泣,面上冷笑连连。

    “看来是不同意了,那三日后我军亲自前来。”贵霜使节一甩披风直接转身离开,迈出大殿,身后传来令人心烦的哭声。

    “哼,文伽王朝,真是恶心。”贵霜使节走出王宫之后,冷笑着回望了一眼文伽王宫,这等臣子,哼!

    贵霜使节离开之后,整个文伽朝堂乱成一团,文武群臣根本不管已经死在朝堂之上的文伽国王,直接在朝堂上大打出手,推诿责任,谁都不想背负这个责任,遗臭万年。

    最后死了的文伽国王因为无法辩驳,在一群记录历史的史官手下背上了这个黑锅,而在场的文武群臣则是不用担心他们遗臭万年了,一切的锅都是文伽国王的。

    一日后,文伽王朝解散,文伽王朝的末代皇帝草草下葬,这个在历史上存在了一百多年的王朝就此消失。

    后世双方的史书上截然相反的记载了此事,贵霜地区的史书上称文伽国王誓死反抗,战死于文伽王国国都,群臣无动于衷。

    而文伽地区的史册则记载的是,文伽国王摄于贵霜帝国的威势,下令解散文伽王国,文武百官抗争,国王带头叛国,文武百官奋力反抗,为国征战,但最后不幸败北,叛逆的国王也没有落下好下场,在贵霜帝国征服文伽之后,便处死了国王。

    两条截然相反的记载,甚是有趣,以至于经常为此生争端。

    另一边,李昕在拿到战书之后,当即快朝着东方飞奔,然而行进不过两天便遇到了汉军。

    “李长史,你回来了,张别驾他们正在等你。”泠苞眼见李昕一行人回来当即抱拳说道。

    “我们怎么迁到这里来了。”李昕不解的询问道。

    “张别驾担心贵霜帝国用疲兵之计,所以提前让我们往东方进军,避免因为行军折损战斗力,而意外负于贵霜。”泠苞笑着说道,“李长史还是快快去中营,张别驾已经等了数天了。”

    “好,我这就去。”李昕抱拳一礼,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耽误,当即驾马朝着中营赶去,一路上所见的士卒和之前相比出现了不少的差别,貌似莫名的彪悍了很多。未完待续。8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