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拉开帷幕的次大陆战场

    “之前一段时间我才研究出来的。”甘宁做出一副光伟大正全的大德高僧气度,不过总有些沐猴而冠的感觉。

    “不知这等修炼法门的意义何在?”蒙康布开口询问道。

    甘宁面无表情,他能说,不开口只是因为他不会说贵霜话吗?

    不过甘宁毕竟是有急智之人,面作一副哀伤的神色开口说道,“人道是祸从口出,而我闭口,便能避祸,同样闭口可能多去思虑,避免因为一时激愤张口道出心中愤懑。”

    甘宁的话说的蒙康布一愣一愣的,不过想起自己的遭遇,自己一个年轻有为,能力非凡的内气离体和塞西家死磕不就是因为自己当初口不择言,顺口嘲讽了一句吗?

    “大师所言有理。”蒙康布心有戚戚然的对着甘宁施礼道

    甘宁扯了扯嘴,他自己都是在鬼扯,居然有人觉得有道理,这到底是怎么交流的。

    “敢问大师可否准许我学习此等法门。”蒙康布对着甘宁再次施礼道。

    “这有何不可?”甘宁有些发木的用心沟通道。

    【管他的,能忽悠一个是一个,反正能让我在这里混下去就行了。】甘宁默默地想到。

    “这个法门一开始只是闭口,之后更要安心,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种不惊不怒的心态,只有如此才能避开灾祸。”甘宁继续鼓吹,反正已经吹起来,就按照他以前看的书吹。

    “多谢大师。”蒙康布对着甘宁又是一礼,然后也学着甘宁闭嘴,然而下瞬间就差点开口说话。

    “敢问大师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又是为何要途径我这个小小的水寨。”蒙康布施礼之后,开始学着甘宁心灵通话的方式对着甘宁传音道。

    “从北方来,到南方去,途径此处,自觉有能学习的地方,所以前来参军。”甘宁直接没避讳自己的目标,他发现自己无意间貌似取信了对方,既然如此直奔主题才是上上选。

    “哈哈哈,大师倒是好眼力,呃……”被塞西家贬斥到这里的蒙康布闻言当即大笑开口,随后就发现自己开口了,不由得有些尴尬,这才发现面前这位大师的“闭口法门”也不是那么好练的。

    蒙康布一直认为自己是时运不济,一身能力虽说不逊于人,但是却因为塞西家的压制无法展现出来,进而无法让人得知,没想到居然天降知己,有一位大师认同了自己。

    【这位大师貌似不懂海军,不过没有什么,我可以教他,人生难逢一知己。】蒙康布算是一直郁郁不得志,一直没有一个和他同等的人物认同他,而现在甘宁的话就像一根强心针。

    “大师,你若对于海军有兴趣,那就留下吧,虽说我蒙康布被塞西家压制,但是在明那加拉这里还是能做得了主的。”蒙康布无比郑重的传音给甘宁。

    “多谢,对了我叫甘兴霸。”甘宁用心灵通话告知蒙康布自己的姓名。

    “甘吗,稀有的姓氏,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名,我名蒙康布。”蒙康布同样用心灵通话告知甘宁。

    之后的一年甘宁带着蒙康布修炼着闭口禅,蒙康布靠着这种不说话的方式,逐渐的让自己平静了下去,逐渐做到了话前三思的习惯,整个人也变得沉稳了很多。

    同样在这一年多时间里蒙康布也手把手教会了甘宁如何在海上战斗,如何选择最适合的战术,如何发挥出战船每一分的效果,如何让战船整体在短时间之内爆发出超越极限的战斗力。

    这一年蒙康布几乎将贵霜海军训练的基础项目全数教授给了甘宁,至于更进一步的技巧,蒙康布并没有隐藏的意思,自己会什么就教什么,不会的也照本宣科的给甘宁讲解,学不学的会蒙康布也不在意,只要甘宁想学他都会教。

    结果不用多说,一年间,甘宁将基础的部分学了一个七七八八,将战术层面的技巧能学的全部学了,学不了的死记硬背,一个字不拉的全部记住,准备回去再行研读。

    这一整年间,甘宁所表现出来的水平并不算太高,而且也未能多次亲自演练,但是甘宁可以保证,但凡自己学的,等到了汉室他能一一使用出来,而没学会的,也都死死的记下了。

    直到甘宁确定已经在蒙康布身上学不到新的东西之后,甘宁默默地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的书信,便悄悄的离开,下一次再见必然会是敌人,所以相见不如不见。

    时间略略后退一些,就在甘宁刚刚开始从中南半岛开始给贵霜进发的时候,益州这边张肃等人终于将益州以南各大部落,王国与汉室之间的宗藩关系整理了出来。

    “子敕,如何?”张肃和张松一群人核对着地图,区分着各处的土人势力,一边区分,一边问询秦宓。

    “不行,我到现在只能统计出来其中一部分,这里有一部分藩国和臣服我们的部落已经被吞并掉了。”秦宓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最近做的事情就是收缴中南半岛附近各大藩国的典籍。

    秦宓这个人智慧计略倒是一般,但是博闻强记,精通百家之言,虽说为人有些迂腐,但是单说大脑里面储备的典籍还是非常靠谱的。

    “这样啊,子乔你觉得呢?”张肃直接将锅甩给张松。

    “通知张将军,一处一处的走一趟,虽说贵霜尚未将战书送至,但是我们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张松抬头,“反正我的精神天赋告诉我这群人没有一个是好队友,反倒贵霜是一个不错的队友。”

    “那我去通知张将军,并且我也跟张将军一同去。”李恢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

    “德昂,你小心一些,这里的蛮子未必还记得汉帝国的威严,一旦有不对的地方,不要犹豫,直接平掉。”黄权路过李恢的时候拍了拍李恢的肩膀,顺带告诫了一句。

    李恢点了点头,“我可是很看重小命的,更何况在这种地方,没有杀错一说,我不会有妇人之仁的。”

    李恢离开之后,泠苞和邓贤两人前来通知张松等人最近士卒的战斗力问题,严颜这几天除了操练大军,更多的是带着大军在中南半岛进行强化性训练,生怕再出现不适应。

    虽说比起单体的素质,兀突骨率领的蛮人素质远远强过孟获和木鹿大王的南蛮兵,而这两人的南蛮兵在个体素质上却又超过汉军,但真要说战斗力,不算藤甲兵的装备优势,汉军却在整体上强过蛮军,这便是组织和阵型的重要性。

    不过现在的情况比较糟糕的便在于,在不久之前,严颜麾下的汉军有一部分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不过好在不管是孟获,还是木鹿大王都有扼制这一方面病症的药草。

    尤其是孟获的大兄孟节,更是这一方面的个中好手,各种土药,偏方硬是遏止住了汉军之中蔓延的病症,不过严颜依旧对此有所不安,生怕影响到战斗力,因而最近在不断的加强训练。

    当然也有让士卒适应自己军团天赋的原因在里面,毕竟严颜的军团天赋核心因素是保证军团不会崩溃。

    正因为严颜不倒,大军不溃,张肃等人才会有绝对的自信和贵霜会猎于南亚次大陆,毕竟这种双方实力差距不大,己方不作死就不会输的战争为何不打,没有什么比胜利更能稳定军心和民心的了。

    以张松,张肃等人的智慧自然明白,大军不崩溃的意义是什么,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保证胜利,永不崩溃的大军也即是意味着永远有着翻盘的能力。

    这等翻盘的能力,在这些智慧之士的把握下,随时都能化作胜利之机。

    可以说想要对付严颜率领的大军,只要严颜不被人击败,那么大军就算打到无比疲累,胜负也难说,毕竟大军只要不崩溃就能保持有最基础的战斗力。

    而任何一个能承受五成伤亡依旧不崩溃的大军,在这个时代都有和顶级精锐掰腕子的资格,虽说会输,但就算是输也会让对手赢的很痛苦。

    “严将军,您这也是要外出吗?”鄂焕扛着大戟正在营中巡逻,眼见严颜率兵准备出去于是开口询问道。

    “最近士卒水土不服的情况少了很多,我打算带一部人马出去厮杀一二,以确定士卒的当前的情况。”严颜毫不避讳的说道。

    “之前刘将军的侦骑在南部大约四十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部落,这个部落俘虏了我军三名侦骑。”鄂焕想了一下说道。

    “好,就拿他来练手。”严颜听完便知道鄂焕什么意思,“这个部落大概有多少人?”

    “跑回的那两个侦骑,大致估计了一下部落人数,应该在四千多,但是那里不止一个部落。”鄂焕招了招手,很快跑过来了两名士卒,一名面色苍白,很明显是失血过多。

    “我去平了那个部落,但凡有所阻拦,统统干掉。”严颜点了点头说道,随后伸手一指那个状态还好的士卒说道,“随我前去那处部落。”

    随后严颜便率领着三千兵马前去练手,很快便平掉了十几个部落,确定汉军的战斗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前一段时间不断蔓延的水土不服已经被成功遏制了。

    “张将军,那边情况如何了?”又过了几日,黄权等人已经根据各处的地图复制出了整个中南半岛的地形图,彻底掌握了各处的地形。

    “平了四个孟族小国和几个部落,现在各大藩国和附属番邦打算筹集五万兵力来帮忙,并且献上了大量宝物以求汉室能手下留情。”秦宓主要处理各邦国外交,搜集典籍,最近也忙的够呛。

    “平了四个孟族联邦和部落,还行说不算快,也不算太慢,不过我的主要的对手不是这些垃圾,都来看地图。”张肃抬手召集所有的文臣一起来看地图。

    “怎么,地图有什么问题吗?”王累,程畿等人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

    张肃也没太过在意,只是将地图调转了一下对着一众文臣。

    王累和程畿两人低头看着那已经细致到有清楚的河流山川的地图,甚至上面已经标注了贵霜大军可能存在的位置。

    “咦……”孟达毕竟是文武双全,既通谋略,又懂兵法,所以瞬间在这地图上看到了一些问题,随即抬头看向张肃,“君矫兄,是否有这一块地方,还有这几块地方的地图。”

    张肃了然,拿出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更精确的小范围地图,递给孟达。

    “君矫兄也是认为对方会选择这几个地方?”孟达一边接过地图,一边询问道。

    “这几个地方先手优势更大,毕竟是战书,我们说到那个份上,对方必然会耍一些小手段,战争可不是儿戏。”张松的丑脸浮现了一抹笑容。

    “就是如此,虽说我们将时间地点都交给对方去选择,对方感觉到耻辱,但只要这里正常肯定会接受,并且由此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战场。”张肃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语言的耻辱,和战败的耻辱,他们肯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黄权点了点头说道。

    “那这样的话,他们选择这个地方的可能性很大。”程畿伸手指着汉帝国西南辐射的极限位置,西南孟族邦国靠近文伽的位置。

    张肃面色一变,随后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这个位置在地理上说不上对于我们太糟糕,但是我们赶过去花费的时间太多。”

    “君矫兄你想差了,使臣往返花费的时间尚未计算啊,如果对方和我们约定在一个月之后会战于此地,我们恐怕只有强行三次才能按时抵达。”程畿冷笑着说道。

    “更何况这个地方对于先手本身就具有一定的优势,如此这般,我军天时地利人和皆未占上,恐怕对方有可能一鼓作气获得胜利。”程畿冷冷的说道。

    “还真有可能。”张松也是面色肃然的说道,“而我们无法抵达的话,作为先行下战书的我们恐怕脸都丢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