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施主,你与佛有缘

    就在陈曦望着荀彧背影不解的时候,贾诩急急忙忙的拿着一卷书信前来寻找陈曦。

    “呃,文和你找我何事?”陈曦挠了挠头询问道。

    “有一封密信,文儒连带送来另一封,说是只要你看,先不要传给主公。”贾诩开口说道,说完就退开了一截距离。

    “难道有什么事?”陈曦一边反问,一边打开密信,解读之后顿时面上一惊,随后深吸一口气,“文和,借个火。”

    贾诩将火盆踢给陈曦,陈曦直接将密信烧掉。

    “此事我已经知道了。”陈曦按了按太阳穴有些头疼的说道。

    “我信已经送到,先行离开了。”贾诩拱手一礼说道。

    陈曦拱手回了一礼,目送贾诩离开之后,陈曦就出营前去寻找诸葛亮。

    “伯言,你在这里啊,最近如何?”陈曦来到诸葛亮这里,正巧见到诸葛亮在教陆逊军阵变化,于是开口问道。

    “孔明兄教授了我不少的东西,我现在还欠缺很多。”陆逊有些心情低落的说道。

    “不必在意,你迟早也能成长到这个层次的。”陈曦笑着说道,“对了,孔明,最近有没有新诞生军团天赋或者精神天赋?”

    “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一个精神天赋,但又像是没有觉醒,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变化,陈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诸葛亮不疑有他,打开自己的精神天赋感受了一下说道。

    “哦,没什么变化啊。”陈曦摸着下巴,“那就没什么了,对了子义的军团天赋是什么?”

    “连击,每次攻击都附带一道天地精气的攻击,怎么了?”诸葛亮不解的询问道,“海军那边出问题了吗?”

    “嗯,没什么大问题,损兵不少,主帅没事。”陈曦笑着说道。

    “是甘将军失踪了吗?”诸葛亮传音给陈曦问道,“他的军团天赋尚在,并没有什么问题,想来吉人自有天相。”

    “嗯,他既然没死,那就不用管了,我只是担心他又去做某些不理智的事情。”陈曦略带头疼的传音道。

    这时已经蹲在明那加拉海港偷窥贵霜海军训练的甘宁,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甘宁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然后继续观察贵霜海军的训练,不得不说贵霜海军训练很有一套,虽说甘宁觉得有些训练不太适合他们汉军,但是有一些确实非常厉害。

    “哦,除了防御体系,这种温养方式居然可以这么玩?”甘宁一脸敬服的远观着贵霜海军的训练,一点点的记录资料。

    至于不会说贵霜话对于甘宁来说问题是有,但不算太严重,毕竟他的海战水平还在水准上,对方使用什么招数,将自己代入进入他就能明白有什么效果,所以一般的技巧他是能靠着观察学习的。

    当然,被别人以窥视军营的名义抓住也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甘宁的战斗力保证,只要有人过来巡逻他就能跑没了,拼死一战虽说脑子没长多少,但是实力却到了内气离体极致了。

    因而到现在甘宁除了每天吃霸王餐,剩下来的时间就是没日没夜的窥视贵霜海军的训练,甚至还曾想偷偷进入营地,结果被贵霜海军发现,靠着超强武力勉强冲了出来。

    不过那次之后贵霜海军也变得戒备了很多,甘宁能学到的东西变得更多了,毕竟防御也是一种海战的方式。

    只不过越学,甘宁越发觉得欠缺的极多,弩箭打水漂技术你怕不怕,运用天地精气超快速完成水面瞬时爆发性加速,超速转弯,极限转弯,被偷袭后,如何瞬间进入反攻状态。

    总之贵霜海军的海战技巧看的甘宁眼花缭乱,光是一个瞬时爆发性加速就有很多的技巧,而被围攻后,经典撞角脱离方式更是让甘宁心有戚戚然,当初要有这一招,他麾下的海军不至于落到这个份上,可惜当初的自己,乃至现在的自己都没有办法使出来。

    每当想起自己的战友和自己赴死,而现在唯有自己独存,甘宁就心如刀绞,窥探贵霜海军,动用大脑练习造成的疲累也会为之一扫而空,转而以一种更加专注的态度去学习。

    【这里面有很多东西不适合我们汉军,而有且技巧贵霜无法发挥到极限,我必须要从中筛选出最适合我们汉军的东西,我最多在这里呆一年,而这一年我学不完。】

    甘宁死死地盯着远处贵霜海军的旗舰演示的瞬时超速运动配合极限转弯,在几个呼吸间船头和船尾调转了一个方向,这一招是最近甘宁一直在努力学习的招数。

    【必须要想个办法啊,有些东西只靠我观察并不怎么能学会,我需要想办法混到船上去。】甘宁略带头疼的想到。

    之前甘宁才来的时候还想偷偷溜进去,但是那次入营窥视,要不是甘宁实力非常靠谱,说不定都被抓住了,所以直到现在甘宁也没有办法入营去仔细了解。

    【不过不论如何我都一定要学会,我岂能输给蛮人!】心下刚刚出现一丝动摇,甘宁当即坚定信心,他此来所为的事情岂能半途而废,输一次可以,但是绝对不能知错不改!

    随后甘宁继续观察安息海军的训练,以期能于其中再学习到一些可以用上的东西,不过越是学习,甘宁越发觉得语言的必要性,如果能交流的话,甘宁觉得自己应该能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可惜,甘苞那小子也战死了,否则的话,还有人能交流。】甘宁的听力很好,可惜听到了也是听不懂,这就让他很无奈。

    【需要想个办法啊,这样下去,太多东西貌似没办法学到啊。】甘宁略带头疼的想到,【话说之前那些贵霜人直接和我说话是怎么做到的,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个时候甘宁无意听到了一种能听懂的话,不由得扭头,发现是一个和尚在和一匹马在进行交流,一匹内气离体的龙马。

    甘宁眼珠子一转,跑了过去,学着这一段时间见到的人,双手合十对着那个和尚一礼。

    “敢问大师,不知为何我能听懂您所说的话?”甘宁做出一副迷惘的神色对着和尚一礼。

    “施主不必多礼,非是您能听懂我所言,而是万物皆可用心去沟通。”和尚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我如何能如您一般用心去沟通。”甘宁恭谨的询问道。

    和尚起身,拍了拍龙马,龙马打了一个响鼻,甩了甩头直接飞走,甘宁眼中闪过一抹火热。

    “施主有向佛之心,那便随我来。”和尚在龙马离开之后对着甘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甘宁便跟着和尚一起离开。

    很快和尚将甘宁带到了自己的寺院之中,这是一处位于高坡的寺庙,近乎和城中高塔平齐,而寺庙的墙上则雕刻着大轮明王的雕像,而和尚则是让甘宁自己观看。

    和其他地方需要用精神舍利照见不同,这座寺庙墙壁上雕刻的大轮明王足够贵霜的普通人用来映照心中的佛。

    不过这种刻录就算是在贵霜国都都算是贵重的宝物,基本上哪一家寺庙有这种东西,任何时候来寺庙,都会看到有人在这里礼佛。

    而这一处雕塑明显有烟熏火燎的祭祀痕迹,但是在甘宁来到这里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修习。

    当然甘宁是一点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也就会明白他和这位大师的会面不是什么偶然的相遇。

    “施主就在这里感悟,与佛有缘,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学会用心去沟通。”和尚眼见甘宁已经自发的坐在那里开始领悟,于是施礼告退。

    甘宁看着大轮明王的雕像默默地体悟,每个人从这个雕塑之中体悟出来的东西都不同,然而甘宁从大轮明王像之中看到的是自己。

    甘宁默默地体悟,时间眨眼而过,等甘宁回神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暗,而他居然出现了明显的疲累。

    “施主,请用餐。”甘宁回神的时候,原本在一旁对月念经的和尚手上念珠一顿,将一旁的大食盒推给甘宁。

    甘宁一屁股的坐在地面的青石地板上,打开食盒大吃了起来,而且让甘宁吃惊的是,其中居然还有一大块鹿肉。

    “和尚,你不错啊,居然还有鹿肉吃。”甘宁一边大嚼,一边扭头对和尚说道。

    “山下猎户送于我的,施主可是明白了?”和尚闭目转动着念珠询问道。

    “有一些明白,但是还有更多不明白。”甘宁大嚼着鹿肉对和尚说道。

    “施主继续观看,自然会明白。”和尚缓缓地说道。

    “哈,我也是这么觉得。”甘宁笑着说道,完全没拿自己当做外人。

    此后数日,甘宁一直在庙中参悟,而和尚也没有多话,只是每天给甘宁准备饭食和山中泉水,每日肉食自有山下猎户送来,或是野猪,或是麋鹿,每日各有不同。

    其间十余日,庙中只有和尚和甘宁,并无其他闲人前来打扰,如此这般甘宁岂能不知这里面有问题。

    这十余日甘宁进步明显,在他心通上每天都有长足的进步,如此雕塑,甘宁就算二也不会将之认为是普通货色,但此处居然只为他一人开放。

    直到某一日甘宁修行完毕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对着闭眼诵经的和尚开口,“和尚,你叫什么名字?”

    和尚手上的念珠一顿,随后又慢慢的转动了起来,“恭喜施主,已然达成所愿,至于和尚的名字,俗名已经遗忘,不过我所继承的名字叫做目犍连。”

    “目犍连?这个名字有些奇怪。”甘宁在听到和尚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不由得心头一跳,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对了,你们不是比丘吗?”

    “是。”和尚缓缓的转动着念珠说道。

    “为什么不叫丘比。”甘宁突然反问道。

    “……”和尚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念经。

    “和尚,你为何要帮我?”甘宁突然开口对目犍连说道。

    “行善是我等的职责。”和尚依旧不紧不慢。

    “那你知道你帮的是什么人吗?”甘宁看着和尚问道。

    “不知。”和尚依旧没有丝毫的紧迫感。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何要帮我?”甘宁继续询问道。

    “行善积德而已,何必知施主目的,更何况施主虽行杀戮之事,但并非是以此取乐,你有你的底线。”和尚不紧不慢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说吧,你为何帮我,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甘宁不再像之前那样嬉皮笑脸,转而严肃的说道。

    “施主不必戒备。”和尚缓缓地将手上的念珠停止,睁开眼睛看向甘宁。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由不得我不谨慎,那一处雕刻非比寻常,你大方的让我观看了十余日,岂能不让我心生忌惮。”甘宁毫无掩饰的看着对面盘坐着的和尚说道。

    “既然已经心生忌惮,为何不出手?”和尚淡然的看着甘宁说道,平和的语气让甘宁捉摸不透,但原本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的戒备已经消失了大半。

    “毕竟吃你的,住你的,用你的,要是临走还因为怀疑对你出手了,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甘宁连连摇头说道,他虽说犯二的时候不少,但是他有操守和底线。

    “施主果然与佛有缘。”和尚合上双眼笑着对甘宁说道,不过不等他说完,那边就传来甘宁的心灵话音。

    “说不定就有这种土豪冤大头,总不能因为怀疑就出手吧,说不定人家就是冤大头呢,对吧,话说这和尚头确实挺大。”甘宁看着和尚圆滚滚的大头不由自主的嘀咕道。

    和尚顿时有些挂不住,摆了摆手,“施主既然已经学会了,那就自行离去吧。”

    “呃,你真的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甘宁眼见对方要驱赶自己离开,当即询问道。

    “原本有所求,现在无所求,只是觉得施主与我佛有缘。”和尚再次闭目开始念经,手上的念珠也开始转动了起来。

    “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甘宁属于那种你越说不需要,他越想给你帮忙的典型。

    “施主还是吃了这顿饭,就离去吧。”和尚看起来也有些懒得理甘宁。未完待续。

    a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