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心结

    “总觉得你长歪了,不过虽说长歪了,但是毕竟是长了,你已经够厉害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嗯,我也觉得我长歪了,原著拿来让我看看,我也就知道哪里出问题了。”荀彧毫不客气的说道。

    陈曦无语的看着荀彧,如此理直气壮的问他要这种东西,也就荀彧,不过想想,荀彧现在已经理清了国家概念,也已经明白了对内控制的意义,陈曦也不得不承认,这货就算长歪了,从某个角度讲他的水准也高过其他人了。

    “皇帝怎么办?”陈曦突然询问道。

    荀彧明显的出现了挣扎和犹豫的神色,最后沉默了一阵没说话。

    “我服了,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什么都知道,你都连国家概念都弄出来了,居然还咬着天子不放。”陈曦一脸无语的看着荀彧,陈曦对于荀彧实在没办法了。

    荀彧连国家概念还有统治阶级操控理论都弄了一个自圆其说的雏形,结果现在居然还抱着天子不放手。

    “我服了你的忠心了。”陈曦无话可说了。

    “子非我。”荀彧神色愤愤的说道,看起来陈曦之前那句话确实伤了荀彧,不过荀彧也知道不能和陈曦闹得太僵,犹豫了一下又开口解释道,“天子其实非子川所想那般。”

    陈曦无话可说,荀文若蠢吗?以当前展露出来的智慧,他要是蠢,陈曦回望中原,基本找不到几个聪明人了,然而在刘协这一方面荀彧蠢的让陈曦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说的是天子的问题?

    “但愿如你所说。”陈曦有些讷讷的说道,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荀彧了,果然聪明人犯蠢,会蠢的让你无力吐槽。

    “定会如我所愿,我等集聚了近乎一整个时代的力量,而唯有出现一名真正的皇帝,才能让我们的力量统一,而非是像现在这般只是暂时的合并,自古至今,最强盛的时代将在我们手上缔造。”荀彧闻言略带激动的说道。

    陈曦看着荀彧的神色,略带一些不解,讲道理荀彧不应该如此,以荀彧的智慧上查三皇五帝诸子先贤,能拼出来一整个国家与统治者的关系,不至于推不出来终极的关系。

    【总觉得荀彧有些奇怪,是我想多了吗?不过讲道理都推到了这一步了,不可能不知道接下来的变化,感觉荀文若对于天子的态度有些癫狂了。】陈曦望着荀彧离开的背影默默地想到。

    实际上陈曦估计的没错,荀彧靠着荀爽的只言片语推出了国家和阶级关系之后,荀彧实际上就已经走在了无数人的前面,然而接下来的东西才是真正意义上将荀彧重创了。

    推出国家和阶级关系之后,荀彧自然就延伸到了国家制度和律法,很快就靠着阶级本质推出了法的服务对象,然后皇帝重要性直接被摧毁了。

    荀彧所学的一切究其本质其实是法家,而他的法家虽说温和化了很多,但本质并没有变,依旧是服务于天子。

    有了国家阶级概念之后,天子这个概念并没有独立出阶级,这就和荀彧之前三十年所学的天子独一无二,拥护天子的理论冲突了。

    天子只是既得利益者这个阶层的一份子,甚至在推出国家概念之后,荀彧已经从中窥视到如何退到幕后去获得更多的利益,天子甚至在这个阶级之中并没有绝对的必要性。

    荀彧几十年的所学不断的否认这个事实,但作为亲手一步步的推断到这一步的荀彧,岂能不明白自己的论断是真是假。

    结果到后面,荀彧基本靠着自我暗示还有不断的重复告知皇帝是唯一的,皇帝是最重要的才保持住了自己对于皇帝的恭敬。

    否则的话,荀彧会成为当今天下第二个对于皇帝毫无敬畏心的智者,所谓皇帝只不过统治者阶层的一个普通成员,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最多是他掌握了更多的资源。

    所有加诸在皇帝身上的一切在荀彧冰冷的推断下都被一一揭开,世袭罔替也罢,一姓一家也罢,君权天授也罢,这些都是扯,皇帝之所以是皇帝,只是因为他掌控着更多的资源。

    得出这一个结论之后,很多东西都变得简单了很多,在不摧毁国家这个工具的前提下来,荀彧已经具有分割皇权的能力了。

    这时的荀彧已经可以清晰的告诉一个人,皇权是强是弱,如何去限制皇权,如何去削弱皇权了,因为是阶级,所以就意味着不是一个人,也就意味着“朕即国家”从一开始就是扯淡。

    所谓的君权天授在这等分析之下已然漏洞百出了,皇帝不是至高无上,皇帝只是阶层之中普通的一份子,这种理论直接颠覆了荀彧,让荀彧数十年的所学彻底失去了价值。

    撕开了外壳,看到了本质之后,荀彧近乎将自己唯一的支柱都给摧毁了,以他的智力,早在很久就因为刘协动摇过,只不过长久所学的一切让他坚定了下来,而现在什么所学都没意义了。

    本质上皇帝是可以不存在的,对于顶层的统治者来说,皇帝只是称号,只是称号!

    每一个统治阶层所具有的共性在皇帝身上也同样具有,皇帝并不特殊,只是统治阶层的一员。

    这种动摇荀彧的理论是荀彧自己推断出来,而且严丝合缝。

    在这等理论下也就能清楚的解释出废帝,内战,倾碾等一系列的问题发生的原因,说白了不就是统治阶层内部划分不均吗?

    基本上到了这个程度,荀彧只能靠着暗示对于刘协保持应有的忠诚了,或者自己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自己是对于刘协忠心的,暗示到连自己都相信了为止。

    除此之外,荀彧实在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因为是他亲手毁灭了自己内心的支柱。

    “完全不用担心荀文若了,这家伙非常厉害,肯定是我想多了,不过讲道理都到了这一步,荀文若再进一步就能明白皇帝只是统治阶层一份子,进而导出初级的社会关系,为何还会纠结于天子?”陈曦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太理解。未完待续。

    a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