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你所认为,非是我为

    “那意思是要扼制荀家只能将荀家迁走?”陈曦传音给陈群询问道。

    “意义不大,荀家的信义不出现问题,那么你就是迁走了,荀家换个地方,重建也花费不了太久,而荀家绝对不会抛弃自己的信义。”陈群郑重的传音道。

    “很快我就会将世家迁到一起。”陈曦传音给陈群说道。

    “这件事我听说了,族里也都统一了意见,都认为是好事,我也觉的是件好事,不过我想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所做的事情不会简简单单就是如此。”陈群叹了口气传音道,不知道为什么陈曦从陈群询问的口气之中听出了问责。

    “收天下田亩入国库。”陈曦沉默了一会儿,传音给陈群。

    “你说什么?”陈群难以置信的语气之中明显有一种果真如此的笃定。

    “嗯,就是这样,收天下田亩入国库,没有比这个时代更适合的时候了,世家迁走,而百姓本身就没有田,当今天下黔首小民能占到的田亩恐怕不足二成吧。”陈曦笑着询问。

    “……”陈群不答,虽说他一早就猜测到了陈曦的目的,但是真的听到陈曦说出来,搞不好真的能做到收天下田亩入府库。

    “要扼制土地兼并,说实话,我能想到的就这么一个办法,当然这一招非常得罪人,所以我选择交换,东北的土地集中,和世家交换了,将整个中原换到手中再说。”陈曦看着陈群无比的郑重。

    “我先离开了,长文,你和你的堂弟多聊聊。”荀彧也是看出来陈曦和陈群有太多的话要说,所以并没有多留便离开了。

    “文若兄,多谢了,我发现我可能又要和我的堂兄道争了。”陈曦嬉皮笑脸的对着荀彧说道,而陈群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荀彧一礼,荀彧面带笑容的离开。

    “而且,过了这个时代,我实在不知道下一个能收缴天下田亩的时代要等到什么时候去。”陈曦看着陈群传音道。

    “当今天下确实已经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你做这件事了,你收了天下田亩,所能成全的恐怕只有刘姓了,陈子川,你还记得你姓什么啊!”陈群略带苦涩,但同样带着愤怒的传音给陈曦。

    “你想多了,我已经先一步,将内府和府库分离了,以后没有‘朕即国家’了。”陈曦淡然的传音给陈群。

    “同样也不可能有史书记载皇帝资费颇巨,损耗国本了,内府按照税收折算收入,零点五到三个点。”陈曦看着陈群传音道。

    “你的意思是天下田亩归了国家?”陈群突然嗤笑道,“那国家是什么?”

    陈曦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发现,他到了一个死结。

    “回答不出来,还是发现冲突了?”陈群反问陈曦。

    “在你们这边,国家是一群人为了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资源,结成的利益同盟,然后以各种形式形成政府组织来专门维护这个同盟,形成的利益网?”陈曦沉默了一会儿,默默地和陈群分裂。

    “基本就是如此。”陈群点头,陈曦能说的如此清楚简单也确实是出乎陈群的预料,不过想想对面的身份,他也没什么好动容的,自有陈家以来最惊才绝艳的人物。

    “也就是说就算是我约束了皇帝了,也约束不了这个利益网之中的其他所有人,因为我也在其中。”陈曦嘴里有些发苦。

    “嗯,我们都站在这个利益网之中,千年未曾出去,所以就算是你收缴了田亩,最后也免不了被侵吞,这只是时间问题,谁也不可能阻止。”陈群叹了口气,“我们在这个网络之中占的比重太大,大到我们就是国家,国家就是我们。”

    “可笑!”陈曦冰冷的声音传递到陈群的耳中,但是陈群却听到了陈曦话音之中的无奈,很明显,陈曦也知道陈群没有乱说。

    “本就是如此,你对于这一切的认知不会低于我。”陈群摇了摇头说道,“如此这般你还要继续吗?”

    “要继续,为何不要。”陈曦收敛了一下情绪,看着陈群开口道,“我们是国家,国家是我们,呵呵,我会镇压这一个世代。”

    “你在确实能做到,但是之后呢?田亩收缴到国家手上,没了你的镇压之后,我等欺上瞒下,甚至伙同陛下分了田亩你能奈我何,本就是国家租于你们的,我等收回,瞬间天下百姓变成我等佃农。”陈群笑眯眯的看着陈曦说道。

    “……”陈曦有些头疼,他要是挂了之后,真出现陈群这种级别的人物,而且还要做坏人,收天下田亩,将所有百姓变成佃农还真有可能做到,毕竟他要做到这一步肯定要收天下地契。

    “所以说,收天下田亩入府库,你最好还是不要做的好,这一招虽说在你活着的时候能防止土地兼并,但是你死了,绝对是天下世家和豪门贵族瓜分天下最适合的手段。”陈群劝诫道。

    “我恨你们这些聪明人,好吧,我跟你摊牌了,我是要收天下田亩,但是这些田亩是以一州一州进行核算,之后州分郡,最小单位分到村,那种我集村并寨的村,分一式三份,村长有一份复写版,钱庄,户籍,官府各自存一份。”陈曦缓缓地开口说道。

    “这样依旧防不了。”陈群摇了摇头说道。

    “不,能防住的,我会在一式三份上写清楚,准许他们抗争的。”陈曦淡笑着说道,“我所集村并寨出来的村寨人口都在数千,都是配备着巡逻队的,而且田亩交易只允许和府库交易,而且中间不过手任何钱款,钱庄是中介兼职抵押。”

    陈群沉默,他已经明白了陈曦的意思,陈曦这完全是两手准备,一手以暴制暴,一手结算未来,直接堵住暴力方式以及从中挪用。

    “你就不怕有人先收你的票据,再改你的规定,最后用钱庄收天下田亩?”陈群看着陈曦说道。

    “你跟我犟上了是吧,所有的事情都有漏洞,真要钻空子堵不住的,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遏止住这些事情的发生。”陈曦先是一怒,随后又有些叹息的说道,止不住人心的贪欲,迟早如陈群所说,这些事情没办法避免的。

    “你死之后,三百年,最多三百年,你现在做的一切都会如同二十年前一样。”陈群看着陈曦说道。

    “你小看了我。”陈曦摇了摇头,一扫之前的恼怒,神色淡然自若,“而且你不如我,你所看到的何曾是我的全貌。”

    话音虽轻,但是却如雷音一般让陈群振聋发聩,面色也苍白了一层。

    陈曦淡笑着拉开营帐门帘迈步朝前走去,而陈群则呆立在原地,看着陈曦迈步入内的背影无话可说。

    【往日多自负,这次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陈群嘴角发苦,看着依旧在摇晃的门帘心下轻叹,【何曾有人看清过他啊,争辩是他,恼怒是他,而侧身而过的亦是他。】

    陈群侧身迈步离开,陈曦所说的方法确实只能在他死后维持三百年,这一点陈群可以保证,但是谁又能知道这是不是陈子川的最终手段。

    【我不过是井底之蛙,所看到的也仅有那一片天空,我所认知的最终极方式也只是在我的认知之中,以偏概全而已!】陈群一边迈步离开,一边惭愧的想到。

    【陈群居然能看到这个程度,也就是说不少人已经猜到了我的目的,不过陈群自诩内政不逊于荀彧,虽有夸张,但也确实相差不远。】陈曦一边拉开门帘一边思考。

    【也就是说这群人里面已经有数家知道我的目的,不过我大势已成,他们阻止不了,所以他们各大世家豪门只能等下一次瓜分盛宴了,三百年吗?】

    陈曦心下冷笑,这群家伙基本没啥好东西,荀家陈家都说不上干净。

    袁公路豪言上古圣贤道路,但就算是他本人都未曾将黎民百姓放在眼中,从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不是为了百姓,他们教化,他们牺牲,他们扩土开疆,但是何曾是为了百姓。

    对于这些传承千年的世家来说,他们的圣贤之路,他们的堕落之路与尔等黔首小民何干?

    就算是到了后面真正纯粹的圣者道路,真正给黎民百姓带来了好处,但实际上究其根本只是附带,对于这些人来说目中何曾有过蝼蚁。

    就算是这个时代,也尚且有一句“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嗯,其他的都可以贬斥一等了,不够资格和两人同台竞技了。

    【三百年吗,你们也够狠了,不过也对,我的手段过于温和,多是顺水推舟,就结果而言世家也就这次以及钱庄那次是真正意义上伤了元气。】

    陈曦一边迈步往前走,一边缓缓的思考着,世家豪门啊,有些贪心了,嗯,不是有些了。

    陈曦缓缓的走到主位,和其他地方不同,与这群人会见,陈曦也只能跪坐于几案之前。

    不过这一次陈曦坐下去,并没有向以前一样开口问询,而是默默地闭目养神。

    两列的各大世家见此也是心下一凛,估摸着这次可能是过了,不过私兵被收,各大世家也确实心中元气难舒,因而也是坐于原地闭目养神不闻不问。

    陈曦毕竟年轻,坐了一段时间就有些维持不住,随后缓缓地叹了口气,然后睁眼。

    一众世家的长者也缓缓睁眼看向陈曦,他们很好奇,陈曦会说什么。

    “已经知道我目的的可以提出要求了。”陈曦看向下首众人开口道。

    一众世家代表闻言,有人面露异色,有人左右窥视,有人神色不动,有人面色轻浮,场上五十余人神色各有不同。

    “嘿,看起来在场真正知道的也就不足十位,其他人尚不知我之目的便前来见我,不知道是被谁鼓动?”陈曦冷笑道,冰冷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

    一众世家的代表,这时已经自然而然的窥视起来,虽说有人才智高绝,有人略逊三分,但是能来的怎么可能会是蠢货。

    自然陈曦话说到这等份上,那些不知陈曦目的的长者岂能不明白自己等人有一半都是被人煽动过来的?

    “陈侯,难道知您目的,就不应该前来询问?”南阳邓家家主邓真眼见陈曦一句话将一群人分成几波,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知我目的,还敢来问我,你们是站在什么角度来问我,上古先贤,世家,还是黔首小民?”陈曦嗤笑着看向邓真。

    邓真沉默一瞬,缓缓开口,“我等来询问我等家中护院如何处置,当初我等也曾助陈侯一次,这一次陈侯不言不语便收了我等的护卫,过了吧。”

    “钱庄那次啊,你们真的能阻止?你们能忍受别人赚钱而自己亏损?当初天下十大豪商七家为我所用,吴家长女出现之时便已经注定你们无力抵抗。”陈曦冷冷的看着邓真。

    “你们傻了吗,最开始钱庄是用盐做本金的,而你们同意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我准备将盐价从一千钱每石贬到十钱每石。”陈曦看着下首众人耻笑道。

    当初海盐才造出来的时候,陈曦让苏双和张世平以七百钱每石隐秘出售给各大世家。

    作为战略物资,盐在古代永远不愁着不能变现,所以苏双和张世平以隐秘手段低价卖给各大世家的时候,各大世家近乎来者不拒。

    毕竟这东西放不坏,也不愁怎么出手,转手就能赚一半的钱,各大世家当时都以为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可劲的收,最后不用多说。

    陈曦最后将盐价订到一百五十钱每石也有和世家妥协的意思,而合并各大钱庄并入陈曦开的泰山钱庄,那么以前买的盐就能以当初购入的价格在商会之中折算成物资。

    到了这个程度世家也只有妥协一条路可以走了,其他的多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要么被陈曦玩死,要么跟着陈曦一起赚钱。

    这也是为什么邺城会盟的时候,很多世家没来,但钱庄该开到什么地方还是开到什么地方了,因为那个时候世家最好的选择也就是这个了,至于其他的选择全是妄想。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