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再会世家

    孙策飞行的速度不是很快,而且飞上去后就站在原地不动,直到关羽,张飞一群人呼啸着追在飞黄的后面,飞黄打了一个转以一种超乎想像的速度从孙策的面前横飞而过。

    在飞黄横飞而过的瞬间,孙策的右手延伸而出一道金色的光绳,一把缠住飞黄的脖子,那一瞬间巨力直接将孙策拽成横向,而且随之而来的音爆,直接让孙策的金冠飞了出去,头发都被甩成了横向。

    不过毕竟是死死的缠住了飞黄的脖子,在那份大力袭来的瞬间,孙策瞬间缩短自己的光绳,在很短的时间就飙到飞黄的马背上,然而在孙策落到马背上的瞬间,飞黄就像是疯了一样。

    空中螺旋飞行,超速俯冲,落地前一瞬间骤然拉高,各种各疯狂的方式开始折腾,空中甚至飙出了金色的残影。

    然而孙策就是不放手,死死的抱住马脖子,身上的金光疯狂的外涌,内气凝形的手段统统用在了飞黄的身上,死死的将飞黄缠住。

    关羽等人全部飞在天上神色无奈的看着这一幕,不少人手上都出现了内气凝聚的光绳,这种手段,算个鬼,是个高手都会,然而之前没有一个人想到。

    “完蛋了,这神驹是孙伯符的了。”张辽叹了口气,虽说之前就估计自己获得的机会不大,但是眼看着被别人拿走,张辽也挺怨念的。

    “这马虽说厉害,但要说拿下孙伯符还是想多了。”夏侯惇叹了口气也准备离开。

    “没希望了,孙伯符的内气雄浑,这马再怎么折腾都不可能将之摔下来了。”黄忠叹了口气,看着飞黄像是发疯一样上下折腾,而孙策简直就像是长在了上面。

    “怕是没那么容易,这马的内气就算比孙伯符弱,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折腾下去还真未必。”赵云看着孙策的方向大致估计了一下,“而且这马脾气暴躁,想要降服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

    “那只是时间问题。”张绣开口说道,“师弟小看了孙伯符,这马内气虽说不差,但真说发挥的话,又能有几分,双方拼耐力,赢的只能是孙伯符。”

    “倒也确实。”赵云略一思考也确实如此,当即化作流光朝着地面上落了下去,而张绣同样化作紫光落了下去。

    之后没多久天上武将一一落了下去,就剩下孙策和飞黄在天下僵持,而这个僵持时间长的出人意料。

    一个时辰之后,飞黄依旧在飞,三个时辰后,杂胡的俘虏哭哭啼啼的将大坑挖好,以为汉军要将他们埋了,结果汉军只是将北匈奴的尸体,一个个平整的放好,葬在了坑中。

    等到天黑,飞黄和孙策依旧在僵持,飞黄玩命想往其他地方跑,而孙策则是抱着飞黄的头,不行就强行扭马头,飞黄不想脖子断掉就只能转头飞,结果飞黄一直不臣服。

    等到第二天早上关羽等人起床演武的时候,孙策和飞黄依旧在天上僵持,这个时候两个家伙看起来基本都精疲力竭了,飞黄飞行的速度已经不比普通的马快多少了,毛色也杂乱了不少。

    同样折腾了一天一夜的孙策这个时候也明显憔悴了,这一天一夜他的内气已经在和飞黄的僵持之中消耗的七七八八了,而飞黄也好不到哪里去。

    “孙伯符,你行不,不行让我来啊。”这话自然是马超说的,也只有马超这等无节操,无底线,而且年轻的高手,才能不要脸面对着现在累的够呛的孙策说这种话。

    “滚蛋,等我收拾了这匹马,我就去收拾你!”孙策侧头对着马超咆哮道,不过一天一夜水米未进,还和飞黄杠上,折腾的要死要活,孙策的咆哮明显有些中气不足。

    典韦吃着超大号的包子,每一个都有成年人脑袋大小,一边看,一边吃,“孙伯符,需要的话,我给那马一拳,回头我们将它熬汤吃了,这东西看起来挺好吃的。”

    “……”张飞,周泰,许褚三个和典韦站的很近的家伙,默默地和典韦拉开距离,这可是神驹啊,你居然要煮了吃了。

    孙伯符一脸恼怒,自己好不容易要将这马摆平了,你典韦居然要将之煮了吃了。

    “看起来两个家伙还能折腾很久。”曹操看着现在还在天上倒着飞的孙策和飞黄默默地摇头说道。

    “我觉得也是,可惜孙文台不在。”刘备笑了笑说道。

    和刘备曹操预料的几乎没有多少差距,孙策和飞黄折腾了又折腾了一天,这一天里陈曦等人已经开始派人去探查整个北方草原,准备制作北方草原的完整的地图。

    当然在这一天各大世家也发现他们的私兵已然无法收回了,虽说暗流涌动,但是面对当前拧成一股绳子的汉家精锐,各大世家所能做的只有一点默默的带着各家北上的长者坐到陈曦等人面前。

    也不说话,就那么坐在大帐之中不走,也亏能率兵北上的世家长者年龄不过四十,要真是遇到那些古稀之年的老丈,他们这么干陈曦还可能真有些于心不忍。

    “你们去看孙伯符吧,我来和他们谈谈。”陈曦这时已经吃饱喝足了,觉得也该搭理一下这些人了。

    “那就靠你了,这群人不好对付,吃了一个暗亏,他们也知道要不回来了,所以他们并没有纠结此事,而且等待你的开口。”荀彧给陈曦开口说道。

    “对了,我很好奇,荀家的私兵呢?”陈曦看着荀彧问道。

    “荀家没有私兵的。”荀彧笑着说道。

    “荀家是法家的主要传承,法家对于奴隶制不怎么喜欢,他们认为奴隶制度限制了一个人的能力,他们讲求的是约束,以信和法来约束,所以荀家没有私兵。”陈群传音给陈曦说道。

    “也就是说,必要的情况下他们随时都能弄出来很多私兵是吧。”陈曦传音给陈群反问道,“我们家的私兵呢?”

    “现在已经没了,不论是你在,还是我在,我们都有自保之力,而且一旦你由乱而治,私兵早早脱手对于陈家来说更好一些。”陈群传音给陈曦说道,陈家现在的形势很稳,所以越低调越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