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呼延储战死

    夏侯渊和乐进护着黄忠一路前冲,北匈奴士卒虽说已然士气衰微,但是越靠近单于呼延储,北匈奴的士卒却越发的疯狂。

    就算是夏侯渊和乐进这等好手都免不了被扼制,好在两人身后都有大量的精卒,硬顶着北匈奴精卒强行推进到了距离呼延储六十步的距离,而单于呼延储本人硬是一步未退。

    呼延储只是远远的看了这个方位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并没有往那里派遣太多的兵力,他只是依旧指挥着北匈奴精卒对着汉军反击,仿若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但是这等神色冷漠的指挥,在这等情况不管是谁看到都有些发寒,呼延储不管是从哪个角度讲都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物。

    “黄将军可以了吗?”这一次并非是夏侯渊开口,而是乐进,因为乐进目测这时已经进入了大黄弓的锁定距离,到了这种程度,一波隐藏的精锐射雕手就足够要了在场三人的命。

    “够了。”黄忠深吸一口气,身上散发出一种惊人的威势,不同于内气的碾压,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压迫感。

    夏侯渊死死地盯着黄忠的一举一动,眼看着黄忠拿出一根箭矢缓缓的搭在了弓弦上,然后默默地拉开。

    呼延储无意间也看到了黄忠方向的动作,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普天之下,从未有死在箭下的精神天赋拥有者。

    然后下一瞬间黄忠箭矢飞出,说不上有多快,几乎和正常精锐弓箭手的箭矢速度没有多少的差距,但那一箭射出夏侯渊明显的感觉到黄忠的气息跌了九成。

    在黄忠的箭矢飞来的瞬间,呼延储条件反射的延伸出自己的精神量,将黄忠的箭矢拨开,但是在拨开箭矢的瞬间,无数根意志箭在呼延储推开实体箭的瞬间显现了出来。

    下一瞬间,夏侯渊惊悚的看着那一根箭矢就像是焰火一样爆发出来无数的光丝,那细密的光丝在下一瞬间就将呼延储彻底笼罩成了一个球形的光茧。

    “我赢了。”光茧消散,呼延储仰天倒下,以夏侯渊的眼力可以清楚的看到,呼延储的身上并没有致命的伤口,但是呼延储已经死了,他身上已经感受不到生者的气息了。

    “这怎么可能?”夏侯渊无比惊悚的看着仰天倒下的呼延储,又看着黄忠的方向。

    “别管能不能,先说你给端茶倒酒不。”黄忠看着夏侯渊问道。

    “倒,回去就给老哥端茶倒酒。”夏侯渊眼珠子一转,略带谄媚的说道,“不过老哥能否说一下,这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当你将你的意志能凝成一箭射出去的时候,对面别说是精神天赋的拥有者,对面就算是吕布,你都能射中。”黄忠看着夏侯渊并没有什么藏私的意思。

    这种招数说着简单,实际上难度非常大,如果说必中之箭难度已经很大了,那么这一箭的难度更在那之上,因为这一箭之中的意志若是被击毁了,对于自身会造成非常巨大的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黄忠要耍那些花招的原因,就是为了分裂呼延储的注意力,如果真的硬碰硬,意志对意志,就算是黄忠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必中。

    当然一般来说,用这招射吕布,那肯定是找死了,射关羽基本上也就是找死了。

    “意志箭?”夏侯渊皱眉,老实说他还真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听黄忠一说貌似还真的挺高大上的。

    “莫要多说了,趁北匈奴单于被射杀,我等还是赶紧将之切割开来的好。”黄忠收了弓箭,气势微微回升,深吸了几口气之后说道,夏侯渊和乐进闻言也没有拒绝,当即率兵前突。

    “单于已死,而等何不速降?”徐晃一斧砍死了一名北匈奴校尉,无意间扫到呼延储倒下,当即怒吼道。

    随着这一声,无数北匈奴都转头回望,也都看到了呼延储缓缓倒下的身影,无数的北匈奴士卒在这一刻甚至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

    “为单于报仇!”这一刻在惊慌失措的北匈奴士卒中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随即原本刀剑临身犹不自觉的北匈奴士卒闻言皆是怒吼。

    “杀,刀盾手封锁,箭雨洗地!”周瑜眼见呼延储战死,也顾不上为什么黄忠能一箭将之射死,当即命令鼓手击鼓,以避免北匈奴决死反扑给汉军造成较大的伤亡。

    随着周瑜一声令下,大量刀盾手从后一排或者前一排并拢在一起,组成密密麻麻的盾墙,将呼延储率领的北匈奴彻底包围在中间,而身后四万有余的江东弓箭手皆是引弓射箭,朝着包围圈之中射去。

    原本怒吼着要为呼延储报仇的北匈奴士卒,瞬间像是割麦子一样成片的倒下,成建制的精锐弓箭手,成建制的弩机,成建制的中型乃是大型床弩在瞬间完成了洗地。

    北匈奴士卒这一刻不管是用武器格挡,还是用大盾防御都失去了意义,在这等密集的箭雨之下,根本不会给人留下丝毫的活路。

    三十息过后,倾泻完箭壶之中箭矢的精锐弓箭手,看着包围圈之中再无任何一个人站立,密密麻麻全是如同灌木丛一样倒立的箭矢,不得不承认单说杀伤力的话,箭矢真的很可怕。

    “可怕的箭雨。”法正喃喃自语道,“江东居然有如此可怕的精锐弓箭手。”

    “是汉室,笨蛋。”陈曦一手按在法正的肩膀说道,“要是公瑾自己的话,恐怕舍不得一战射出去超过八十万箭矢吧。”

    周瑜只是笑,没答话,八十万箭矢啊,老实说江东就算是富裕,现在也拿不出这么多的箭矢,而陈曦光是给支援就给了这么多。

    至于法正所谓的精锐弓箭手,周瑜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精锐的,箭雨洗地,洗到这种程度,要个鬼的精锐弓箭手,只要会射箭,偏差不大于二十步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几十万弓箭砸下去,任何正常的精锐都死了。

    就在法正等人感叹的时候,被包围的北匈奴士卒尸体突然动了动,零零散散的站起来一些士卒,这些士卒有的双眼迷惘,有的怒吼着朝着汉军发动了攻击,但是没跑到汉军之前,便被射杀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