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誓死不低头

    两人交错而过,在下一瞬勒马的时候,关羽的胸口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孔洞,关羽面无表情的服下两颗药剂,然后头也不回的策马离开。

    稠浑不屈的眼神逐渐被眼皮掩盖,随后两道巨大到足够将他劈开的伤口出现在了稠浑的身上,一左一右交叉而过,稠浑缓缓坠马。

    关羽驾马直接离开,后面的战事他已经不想参加了,稠浑最后一击比当初文丑奋死一击还要危险三分。

    稠浑最后一枪近乎擦着关羽心脏而过的,虽说没粉碎掉心室,又服了药,对于关羽这等高手来说已经不足以致命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关羽在击杀了稠浑之后,莫名的有些意兴阑珊,所以将自己的士卒分为三十多部交由中低层的将校率领去攻伐北匈奴,而他自己则退出了战场。

    稠浑一死,北匈奴禁卫最后一丝辉光熄灭,又一个军魂军团就这么彻底消失在了历史当中。

    “关将军确实厉害。”贾逵望着缓缓倒下的稠浑,一脸敬服的说道。

    “嗯,其他人还有一个发挥的问题,二弟可没有。”刘备极其的得意的说道,关羽的实力他一直是非常放心的。

    “看那边,恶来和对面那个高手也要分出胜负了。”曹操先是一脸敬服的看了一下关羽,随后就强令自己转头看典韦,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特别特别的欣赏关羽。

    刘备看了看典韦的方向,完全没看出来典韦即将分出胜负的说法,而想想曹操和自己不过是半斤八两,甚至打起来还不如自己,怎么可能看出快分出胜负,自然是为了不落面子。

    不过刘备并没有拆穿曹操吹牛一事,反而聚精会神的看着典韦和林渠的战斗,不得不说典韦的马战真是有够糟糕了。

    先说典韦胯下宝驹是曹操的宝马,虽说曹操根本骑不了,但是作为一个内气离体的宝马,曹操骑不了,一般也不给别人骑。

    这次借给典韦,更多是因为许褚骑着当初从曹操这边缴获的爪黄飞电,曹操为了气势上不输刘备,所以将绝影借给了典韦,然而典韦的骑术其实很糟糕。

    至于所谓的内气离体的宝驹不喜欢换主人,甚至绝影和爪黄飞电要不是当初在练气成罡的时候被曹操折服,肯定不会让现在的曹操骑,所谓宝马配英雄就是如此。

    这对于典韦来说其实完全不是问题,典韦其实经常绕着曹操的马厩转,因为他总觉得吃了绝影自己实力能变强一节,而绝影面对这种大恐怖,早已通灵的它对于典韦自然很怂,所以完全不会拒绝典韦要骑它这种事情,活着总比死了好对吧。

    当然典韦也确实没有感觉错,他本身是精破界,吃这等富含天地精气的动物,吸收到的能量远远高于其他武将,要是将绝影煮了吃掉,典韦的实力能上升一节。

    不过看在曹操的面子上,典韦只是看看不会说吃了绝影。

    老实说典韦其实不想骑马,他骑马不但没有办法像其他武将那样从战马那里获得力量和速度的加持,还会对自己的实力有影响,不过曹操说骑马上,那就骑马上,没危险的情况下,典韦是不会违背曹操的命令。

    之后没多久三人率领的虎卫军就堵住了北匈奴最后的精锐,然后许褚对上林瀚,典韦自然找上了林渠,至于周泰则是一路生撕。

    在遇到林渠之后,典韦直接展开了厮杀,林渠的实力还算可以,当然也就是可以这个程度了,当今天下敢和典韦近战的,能被典韦称之为还可以,已经算是绝世高手了。

    毕竟不是谁都姓吕,更何况就算是姓吕,和典韦近战也挺惨,所以林渠完全拿典韦没办法。

    不过典韦的骑术太渣,用的武器也只是大戟,马战用短兵器,还是在内气被限制的情况下,自然没什么太好的攻击方式,加之骑术太烂,典韦的各方面素质强到爆,但硬是没捞到便宜。

    当然林渠也没有捞到便宜,毕竟典韦反应力,还有力量速度完全超标了,因而林渠忌惮之下也拿典韦没有什么好办法。

    直到……

    “叮!”一声脆响,林渠又是一枪刺向典韦,典韦的骑术很渣,躲闪来不及,所以只能用大戟硬挡,结果这一次在双方武器碰撞之间,典韦的大戟碎了。

    典韦当即一愣,林渠也有些发木,但是说时迟,那时快,林渠虽说木了瞬间,但也反应过来这不是最好击杀对方的时候吗!

    那一刻在后方盯着这里的曹操吓了一后背的冷汗。

    典韦在自己的大戟粉碎的瞬间也是一愣,但是瞬间便反应过来,将右手碎了大半的大戟丢飞了出去,作为一个内气都不够自己强化身躯的体修强者,武器怎可能会温养的很到位,碎了那不是很正常。

    “受死吧!”林渠中平枪一枪直刺典韦腹胸,眼中流露出狂喜之色,虽说已经心生死志,但是能杀一个高手够本了。

    典韦伸手朝着林渠刺过来的枪杆抓去,这一刻典韦毫无惧色,他伸出的右手已经完全解开了限制,每一根肌肉都变的如同钢筋一样,林渠的实力他已经有了估计。

    上一息,林渠等待着典韦被自己刺死,下一秒,典韦稳稳地抓住了林渠的枪杆,然后瞬间发力,将林渠拽到自己的身旁,左手握着同样只剩一半的左戟,一拳打在林渠的脸上。

    那一瞬间典韦胯下的绝影明显的在地面上踩出了四个深深的蹄印,而林渠直接变成了无头尸体,典韦的一拳,就算无法动用任何的内气,在全解放状态下也有破百吨,如何是没有内气保护的内气离体高手所能抵挡的。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华雄,黄忠等人皆是面色一黑,果然,在云气压制的情况下,遇到典韦这种怪物级别的家伙,最好还是有多远离多远,内气离体极致的高手啊,一拳脑袋没了。

    “典将军看起来特别凶残啊。”法正趴在车架上两眼放光的说道,“实在是太凶残了。”

    “只是有些太恶心了。”陈曦无语的说道,“曹司空,你不觉得吗?”陈曦刚刚可是看到了曹操后颈的冷汗了。

    “哈哈哈,有什么恶心的,如此杀敌正好用来震慑敌军,你看敌军被恶来这一击吓得直接后撤了,就算是悍不畏死,而且和汉室势不两立的北匈奴都被震慑的后退。”曹操哈哈大笑道。

    “确实是如此,如此死法太过震撼。”刘备双眼略带震撼的说道,典韦这一击真的重挫了北匈奴残军的士气。

    另一边林瀚在看到自己弟弟被典韦如此击杀,心中大惊,不等发狂朝着许褚反攻,便被许褚抓住破绽朝着林瀚一刀斩下,解开所有能解开的束缚,许褚的力量暴增了一大截。

    一刀挥出,狂猛的力量完全超过了林瀚之前的估计,手上的长枪随着一声脆响,未能阻住许褚的斩击,下一瞬间林瀚的上半身直接在许褚一刀之下飞了出去。

    “虎卫军,冲!”许褚一刀斩杀了林瀚,当即怒吼道,大量虎卫军趁势朝着前方冲去。

    “……”典韦看着许褚的象鼻刀,再看看自己碎的就剩一部分的大戟,不由得挠了挠头。

    “唉,我的大戟又碎了。”典韦叹了口气说道。

    许褚挠头,他也想起来了,典韦内气根本入不敷出,就算别人温养好了给他,过不了多久就失去效果,加之典韦这种层次要用的武器基本都是陪伴他们一生的,换武器对于他们影响挺大的。

    “这咋弄?”许褚反问道。

    “要不还是用拳头算了。”典韦无奈,当初打吕布的时候他用的就是拳头,他越强,越显得武器质量差。

    话说间典韦已经在林渠的长枪上打了一个死结,这种可怕的力量,温养的武器都能被卷的走形,更何况没有温养的武器。

    许褚挠头,对于典韦这种层次的力量,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没内气没办法温养,也就意味着当前任何武器在典韦手上质量都不会过关。

    “要不给你找一个扛武器的?”许褚摸着下巴说道,“关将军的青龙偃月刀不用的时候就交给他的亲卫长周仓温养,周仓是个内气离体的高手,温养武器还是没有问题的。”

    内气离体温养出来的东西和杂兵温养出来的东西是存在质的差距,虽说理论上讲物质都有温养的极限,但是关羽能温养出来刀灵你怕不怕,而且现在刀灵威力还越来越大了。

    终极状态刀灵入体,关羽的战斗力可以飙升一大节,普通士卒怎么可能温养出来这种东西,所以关羽一般情况下都是将刀带在身边,就算不带刀的时候,也有周仓温养。

    “找个内气离体的扛刀将,这怎么可能?”典韦无语的看着许褚,你真当内气离体是大白菜,虽说他不怎么有脑子,但是内气离体有多少他还是知道的,周仓那种事情可遇不可求。

    就在这时候胡车儿扛着碗口粗的实心铁棒呼啸而过,怒吼着将面前的北匈奴士卒拍成肉泥,典韦看到之后,不由得面露惊喜之色。

    另一边黄忠和夏侯渊、乐进正在冲锋,虽说北匈奴之中所有的内气离体已经被一一斩杀,北匈奴已然战败,但就算是如此,杀到这种程度,北匈奴士卒已经不可能有一人低头。

    虽说士气已经大幅衰落,但是不少北匈奴士卒已经流露出来了死志,这等哀兵非常的可怕。

    因此汉军虽说已经锁定胜局,但是要将所有的北匈奴击溃也不是一时半刻所能做到的事情。

    “黄将军,这都不到一百步了。”夏侯渊跟在黄忠身后,他眼见黄忠好几次试探着抬手射箭,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而在到了这种距离之后,夏侯渊就有些按捺不住不断的催促了。

    “还是需要往里面杀一些。”黄忠摇了摇头,这个距离他有五成左右的把握,但要让夏侯渊服气,失误了那就丢人了。

    “好!”夏侯渊眼见黄忠神色郑重,当即率兵又是一阵突击。

    这个时候北匈奴的士气已经衰退了太多,但是夏侯渊和乐进毕竟冲的太近,已经靠近到了单于呼延储七十步的距离,就算北匈奴士卒士气衰微,在这个距离依旧疯狂的和汉军抗争,疯狂的迟滞夏侯渊等人的推进速度。

    呼延储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夏侯渊一行人,但是他并没有动,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输的一败涂地,在丘林碑被五六个内气离体围攻的时候呼延储便明白,就算是他这个一直高看汉军的单于也小视了汉室的底蕴。

    而丘林碑一死,他所谋划的一切都成了笑话,就算他隐藏了三千多男女青壮,但是没有丘林碑的引导,没有继承北匈奴的他们如何才能成长为新的北匈奴?

    可以说这一刻呼延储已然心死了,所以他不退不让,就静静的站在这里,与其扭头撤退,最后被汉军追杀到全军覆没,呼延储宁可站在这里,只要他不退,北匈奴士气就算是衰落到极致,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溃逃。

    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呼延储宁可全军战死,也不愿低头逃跑,可能至此之后再无北匈奴,但是既然横竖都没有活路,还不如死战不退,至少不退的北匈奴战死之后犹有精神存世。

    毕竟退了,北匈奴的一切都没有了,精神没了,人也没了;不退,精神至少还在,而精神尚在,那么当初他隐藏起来的那三千男女青壮就有希望继承这份不屈,继承这份骨血灵魂认同的精神。

    虽说无比的渺茫,但是至少有一份希望,没有传承历史,没有传承文化,但是这份深刻骨血的不屈,后人若能继承,那么北匈奴尚且有一线希望。

    山穷水尽之间,就算是一线希望,呼延储也不愿意放手,战吧,既然已经无有退路,死战,战到一兵一卒!

    抱着这种想法,呼延储在北匈奴的猛将一个个的战死的时候面上无有露出丝毫的恐惧,他就站在那里指挥,北匈奴可以死,不可以退,三百年悠悠岁月,背负着昆仑神后裔之名的他们何曾卑躬屈膝,奴颜媚骨!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