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ii 紫虚异域日记xvii 永眠

    天神伊扎姆纳沉睡前的一瞬间,苍穹之中出现了一面门,天神的意识平静的迈入其中,虽说在之前祂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但是看到的瞬间,祂就明白,这里是归墟,祂们沉睡的地方。

    归墟之门在天神伊扎姆纳跨入之后,缓缓的合拢,在眼前的一切化为黑暗之前的一瞬间,耳边传来了跨越时光的古老祭祀之音。

    延绵,久远,古老的声音在紫虚的耳边传诵,让他在沉睡之前保留着浅薄的一点意识,去观看,去见证。

    沧海桑田,这一刻在渺渺兮高坐天穹的紫虚眼里不过是虚妄,海水尽退,大地上升,淤泥之上逐渐出现了绿。

    逐渐的先民出现在了这广阔的大陆之上,那些身披兽皮,手拿石刀,高举火把的先民出现了,靠着手上的石刀,靠着高举的火把,从山林之中走向平原。

    从巫卜祭祀开始文明,从捕猎走向畜牧农耕,天穹高坐之紫虚淡然无情的看着这一切,直到有人从巫卜之中创造整理出了修炼。

    在远古这个天地精气极其活跃的时代,第一任共主点燃了文明之火,万民意志加身,祭祀之音更为宏大,从凡人一跃成为天人。

    那一瞬间紫虚看到了如何从凡人一跃成就不灭金丹,那种智慧生命一整个种族的希望加诸的共主,点燃了文明之火。

    一如紫虚当初模仿的那样,不过紫虚是有据可循,而第一个点明之火的共主,面前没有路,只能磕磕绊绊的摸索。

    一点点的构建出文明,一点点走出蛮荒,一路披荆斩棘,一代代薪火传承,直到人类成功立于这片大陆,有了延绵不绝的资格,共主们隐于历史。

    高悬天穹历经无数岁月的紫虚,那一刻不由得一声轻叹,他不知道自己在叹息什么,但是在看到先民之中那位点明之火,身上闪耀着性灵之光的时候,紫虚一声长叹。

    一位位共主不断的努力,带领着文明逐渐向前,神魔一般的伟力逐渐出现在这蛮荒的时代,内气离体,单破界,双破界,三破界,乃至更可怕的勘破心劫,成就不灭。

    历史的车轮终于进入了黑暗的一页,王者与王者之间的碰撞,神魔与神魔的战争,移山倒海级别的大能像下雨一样陨落。

    直到最后的胜利者看着疮痍满地选择了绝天地通,那如同枷锁一样的封印在无数强者的献祭之下,封锁了世界的天地精气。

    “非不灭金丹不可破除!”胜利者淡笑着立于不周山之上,承受了整个世界的反噬,那一刻雷霆如浆,直扑而下,下一瞬间早已透支严重的肉身毁灭,原本已经被打折的不周山瞬间又低了五分。

    雷光之中剩下一颗金丹,紫虚望着那一幕,感受着天地间不再恢复的天地精气神看不出喜怒。

    下一瞬间雷浆之中的空间直接破碎,紫虚在那破碎之中看到了宇宙星空,那近乎于光穷尽亿年才能抵达的距离,在不灭金丹的催动下瞬间抵达。

    甚至那一刻,紫虚沿着那星空,非是看到,而是感觉到还有十数道不灭的光辉,皆是朝着前方飞去,所谓不灭便是如此,可以与世界同在。

    但是很快,大约千年后,紫虚的意识却清楚的感觉到,这十数道金辉在没入到一处永恒的黑暗之中,在刺透黑暗的时候,两名先民的金辉无法承受那种力量而破碎。

    这时紫虚的耳边传来先民跨越时空的声音,模模糊糊并不能听清楚在说什么,但是紫虚却看到那两道破碎的金辉在粉碎的瞬间便撕碎空间再次出现在了太阳系。

    不过这时金辉之中的意识已然抹灭,只留下残存的执念吸收周遭的能量化为石皮,朝着生我养我的祖地飞来。

    “神石吗?”紫虚感受着其中不断消逝的力量,也感受着沧海桑田间不断消逝的天地精气,神魔逐渐消失,仙人也越来越少,远古传承的力量,已经飘渺如同神话。

    “非不灭金丹不可破吗?”紫虚自语道,恍惚间他明白了为什么天地精气开始回升了,非是神石的精气,而是当初的封印罗网在逐渐破碎,不管是因为神石,还是因为其他,当初绝天地通的封印现在逐渐出现了漏洞。

    就在紫虚想要看到更多更深层次,比如那永恒黑暗之中其他金辉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疲累,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身上文明的痕迹已经消失,而曾经看到的一切也逐渐的蒙上了薄纱。

    突然间紫虚一动,猛然睁眼,结果看到一条巨大的粉红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从他身上划过。

    吓得紫虚一拳上去,后退了一大截才发现这是北极熊的舌头。

    “吓我一跳,原来是你的舌头,我怎么突然启用备份了?”紫虚一脸迷惘的自语道。

    就在这个时候南方突然传递来一种带着紫虚气息的淡薄神威,紫虚不由得一怔,恍惚间想到了自己之前的行为。

    神果然是身不由己。紫虚长叹了口气说道,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这个备份比之之前居然没有丝毫的削弱。

    “多谢熊老兄了。”紫虚拍了拍白熊的前爪。

    白熊也跟着对紫虚挥了挥爪子。

    “总觉得我的记忆之中有很多模糊的地方。”紫虚按着太阳穴自语道,他现在也发觉了自己的问题,他的记忆貌似缺失了不少。

    到底是什么呢?我的记忆片段连不起来,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紫虚神略带凝重的想到。

    天神吗,我如果去唤醒一丝祂的意志的话,大概会破除很多的迷雾,关于神那一段的记忆完全是模糊的,就仿若我不是我一般,而且我感觉其中有一份非常珍贵的记忆。紫虚默默地想到,他有些想去挖自己的墓了。

    天神的陵墓,虽说模糊间记得我是化光沉睡,但是我不可能沉睡在凡间,那一刻我记得我看见了……

    在回想起那一刻的时候,紫虚骤然感觉到一种深入灵魂的疼痛,那是远古先民开辟的圣者永眠之地——归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