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泥塑木雕

    “此时天子怎么能用此策,摆驾出游才是上上之选,匈奴正统亡于天子这一朝,本就是中兴之兆,汉祚未衰,乘此机会出行,自会有大势随身,怎么能取这等下下之策!”鲁肃怒斥道。

    随后鲁肃突然反应过来,冷冷的扫了一眼李优。

    “李文儒,你不要太过分!”鲁肃一掌拍在桌面上咆哮道,他不是笨蛋,虽说常年坐镇中央处理政务,但是他鲁肃也不是不通计略之辈啊!

    “呵。”李优轻笑着看着鲁肃,“我并没有做到你想的那样,我只是给送了一卷地图,走到这一步可不是我的问题。”

    “但,要是没有你绝对不可能走到这一步!”鲁肃盯着李优轻笑的面容,仿若要看穿他的心思,可惜李优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未必如你所想,就算没有我的推手。”李优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在场就剩他们俩人了,都不是蠢人,这等小计一览无余。

    “你!”鲁肃气真的想和李优动手。

    “好了,好了,消消气,消消气,你没发现北方胡人,鲜卑,乌丸,羯族,扶余这些都已经完了,羌人也已经归化了,就剩一个麻烦了吗?”李优伸手将鲁肃按在椅子上,鲁肃发现看起来比他还瘦的李优,力量比他还足。

    李优将鲁肃按在椅子上,作出一副端茶倒水的赔罪状,鲁肃又是被李优强行按在椅子上了,憋了一肚子火,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接过李优递过来的茶杯,深吸了一口气,将火气压下去。

    “但是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当年洛阳一事,你想要在长安再次上演?”鲁肃将杯中茶水饮尽,然后低喝道。

    “放心,当年之事上演不了,你莫要小看长安坐镇的那些人物,钟元常之决断可非常人所能媲美。”对于鲁肃的警告,李优微微摇头说道。

    鲁肃刚想开口,李优就截断了鲁肃的话,“一方面我们不可能抽调太多的青壮,另一方面到了这种程度,我们不可能在留隐患了,就算胡人跪了数百年,不信就是不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你这是要将天子拉下帝位啊!”鲁肃头疼至极的看着李优。

    “你不觉得对方若在,我们能发挥出几成?”李优看着鲁肃询问道,“三成还是五成?”

    鲁肃端起茶壶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清茶,看着淡绿的茶水之中定在中央不动的茶叶,默默地思考了起来。

    “但是你做的太狠了。”鲁肃思虑了一段时间之后,缓缓地抬头看着李优,双眼略带冷光。

    “不狠,如何将之拉下帝位,更何况,不用这个方法,他们根本不敢动。”李优看着鲁肃无比的平静。

    “但是这样做,置汉室尊严于何地?”鲁肃这时也不再纠结刘协的问题了。

    “不破不立,他在位,我们迈不出一步,子敬,不要说你看不出来还权于现任天子之后,我们这些人的下场。”李优看着鲁肃带着一抹告诫的神色。

    “……”鲁肃沉默,他又不是傻子,以刘协的心性,稍一掌权,必然就会开始清除异己,以及各种对于他有威胁的人,曹操,刘备,孙策这些人必然是清理对象,而接下来就是他们。

    不管你多么有能力,对于天下有何等的意义,刘协掌权必然会将之一一诛杀,以保证自己的权威,树立自己的正确性。

    “所以说,那个位置还是空出来的好,我们要走的路,动用的资源太多,容忍不了这么一个人指手划脚,与其等到还权与君之后闹到臣弑君,还不如一步到位,也省的我的手再沾血!”李优看着鲁肃,双眼毫不遮掩其中的狠辣。

    “得,一事不烦二主,全权交给你,我什么也不知道,反正别把你波及了就行了。”鲁肃从一旁找了两个耳塞,一边塞住自己的耳朵,一边说道,“我今天没见到密信,只是听到授田相关事宜。”

    李优眼见鲁肃如此,也没有说什么,这件事也就他能做了,不过这件事绝对查不到李优的身上。

    【若非玄德公现在不适合称帝,而且当前尚且需要一个天子坐镇中原,这次绝对不仅仅是将你打落威严,贬成泥塑木雕。】李优冷冷的想到。

    当今中原这个形势需要一个天子作为支撑,就算这个天子什么都做不了,只要有天子在,那么就能说过去。

    一旦现在天子没了,那么孙策和曹操说什么都不会信刘备了。

    以后三家若是合并,初期绝对不可能尊刘备为主,有天子这个幌子,对于曹操和孙策来说就是一个台阶,就算发号施令的是刘备,只要天子尚在那就没有问题。

    所以刘协可以失势,但是不能死,这就是李优的目的。

    【剩下的就靠天子自己发挥了,至于那一卷地图也不用销毁了,就那么留下吧,想来回头曹孟德和孙伯符他们去长安祭祀太庙的时候就会见到那东西,做旧的水平我可是很靠谱的……】

    李优大致的思考了一下自己的计略,没有丝毫的破绽,虽说免不了到时候荀彧,周瑜等人有所怀疑,但是一方面没有证据,另一方面就算荀彧他们有能耐查到了一些东西,最后的结果也只能说刘协自己做出的选择。

    【人心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用来玩弄的,是否看穿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时刘协自己的选择,只是不知道荀文若在看到刘协这一选择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李优轻笑着想到。

    “报……”就在李优思考着派兵的时候,又一个传令兵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什么事?”李优扫了一眼询问道,随后瞬间便发觉不对,这不是传令兵的服饰,“你是哪一部兵马?”

    “太史将军麾下。”传令兵抱拳施礼道。

    “出什么事了?”李优深吸一口气开口询问道。

    之前甘宁传讯南下的时候李优就觉得有些过于惊险,而现在太史慈麾下的士卒来报,让李优瞬间感到不妙,甘宁要是有什么汇报,一般来说不是自己亲自前来,就是糜芳前来,怎么可能派太史慈麾下的一个小兵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