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心中不乱,坐看长安云烟

    “走,冲出去,到外面将速度拉高到最高,堵住那家伙,我来弄死他,功勋分你一半!”夏侯惇狂笑着说道,策马朝着东北方向冲去,出了战场没有任何阻挡,他的速度远远超过丘林碑。

    两人的速度在出了战场之后快的惊人,在很短的时间就绕道冲到了东北方位,而在这个时候丘林碑还在战场之中挣扎。

    周瑜的战场布置到现在彻底显现了出来,整个战场上中央一片混乱,汉军和北匈奴最后的精锐就在那里混战,不过不同的是汉军进退有数,只要有人重创就快速的退下去,然后让其他人补充。

    来来往往之间,只要不是当场被杀死,汉军的伤兵在受伤之后当即用外敷药扼制伤势,然后撤往外围,等稍微退出,到了第二道防线的时候自然就有人救治。

    如此循环往复之下,汉军阵亡士卒的比例在不断的下降,甚至熬到三层包围层层叠加穿插完成之后,周瑜已经开始控制局势,扼制战场厮杀的强度,让更多的士卒去体验这种超大规模的联合作战。

    这也是越往后局势越平稳,汉军越发能收放自如的重要原因,周瑜在不断的试探,不断的进步。

    到了这种程度更多是以北匈奴的精锐来铸造汉军的精锐,六十万大军之间的混战,三十余万精锐之间的碰撞,周瑜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指挥如此规模的战争。

    如果说以前周瑜还对于自己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周瑜终于有自信说是自己就是为战争而生的,他真的具有这个潜力。

    虽说做不到轻松写意,做不到举重若轻,也做不到数十万大军如臂使指,但是到了现在周瑜清楚自己有这个潜力,再给他十次,不五次,只要再有五次这等规模的战争,他就有自信挑战古往今来的任何一个名将了。

    可惜周瑜知道这种旷世大战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从三皇五帝起,那些飘渺的神话不计算,可以媲美这等旷世大战的战争屈指可数,他能有幸参战,甚至能作为统帅,已经足够名垂青史了。

    能经历这么一场战争,周瑜已经非常满足了,这等规模的大战,作为统帅,并且获得了胜利的他,已足够登临历朝历代将帅的巅峰了,只是可惜这并非是他的极限,更可惜的是如果以后不能再有这等层次的战争,他恐怕这辈子都看不到自己的极限了。

    当然周瑜完全不知道,现在怅然的他,在以后打那种号称旷世的大战次数并不少。

    虽说动兵二十万以上的时候不多,但也不是一次两次,期间有胜有败,可是能趁着这个时代的浪潮,靠拳头打出世界级统帅称号的周瑜,可又怎么可能少了动刀兵的时候。

    印度洋海战上近乎七成以上的大战都少不了周瑜,剩下三成全都是甘宁的锅,甘宁后半生一直努力,不惜甘冒奇险,可惜就算是如此,最后在后世历史定位的时候也是在名将和名帅之间左右摇摆。

    “我们现在是直接结束还是?”周瑜已经彻底控制了局面,每一路将校已然到位,全面扼制住了北匈奴的雄威,到现在看似北匈奴还有一线生机,实际上完全是笼中困兽。

    “看你了。”陈曦看了一眼周瑜说道,“你有什么手段就使用什么手段,北匈奴看起来现在貌似也不可能服软,你拖着练兵也可以,只要你能控制住,不过别太偏心就行了。”

    “那我传讯给刘太尉和曹司空了。”周瑜眼见陈曦也认可了,当即侧头询问荀彧。

    “传讯吧,玄德公和曹公再杀下去,我军军势太盛,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击杀了所有北匈奴,如果要练兵的话,还是撤回来。”陈曦平静的说道,他现在已经能做到在战场漠视死亡了。

    要是曾经的陈曦,大概会否决周瑜的提议,毕竟北匈奴越早崩溃,汉军的阵亡数越少,拖得时间越长,就算有周瑜调控,又有前线中层将领调度,还有医生随时救治,阵亡人数也不会太少。

    现在的话,经历了太多生死的陈曦,已经能硬下心肠去下达这种命令,汉军的精锐需要这等规模的厮杀提高战斗的经验。

    “放心,我会将阵亡率压到非常低,毕竟华医师已经制造出了大量优质的凝血药,对于刀伤,效果极佳,而战场上只要不是直接被击杀,不会太危险的。”周瑜自信的说道。

    陈曦抬头望天,他突然想起来李优当时说的西凉铁骑训练时不可缺少的游戏,周瑜现在干的事情基本和那个差不多,不同的是,这次可以下狠手。

    “莫名的觉得文儒的西凉铁骑没来有些浪费。”陈曦摸着下巴自语道,刘晔等不知道这件事的人不由得皱眉。

    “你知道?”贾诩传音给陈曦问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钱毕竟是我在管啊,文儒动用了一大笔钱,我能不知道。”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你知不知道西凉铁骑是怎么训练的?”贾诩传音给陈曦。

    “互相真刀真枪的训练啊,这个我知道,虽说很不喜这种训练方式,但是我表示理解。”陈曦传音给贾诩说道,“平时流点血,战场少死人,我能理解,眼不见心不烦,所以我没管。”

    “哦……”贾诩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曦。

    远在邺城的万鹏突然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左右扫视了一下没发现问题,当即怒吼道,“马速提高,就这样你们还配称为铁骑,冲锋,撞他们!”

    “文儒,你这是在干什么?”鲁肃看着正在那里核算账目的李优询问道。

    “做假账。”李优毫不避讳的说道。

    “哪里又亏空了?”鲁肃皱着眉头询问道。

    “没亏空,钱庄运转的不错,子家的任务也完成了个七七八八,不过还真没想过有部分世家直接低头了,作为交换我允许了他们的子嗣在本地为官。”李优笑着说道。

    “这样的话,怪不得你会做的这么快。”鲁肃微微有些不太满意,但是想想也就认同了,毕竟直接收掉世家私兵确实有些不太现实,尤其还不像是在北方那种情况。

    “放心,马上就要迁移了,我确实是认同了他们的子嗣在本地围观,但是马上世家就要被迁走了。”李优面上带着一抹笑容。

    “你这是文字游戏吧。”鲁肃头疼的说道。

    “放心,刚刚交接,他们还没树立起来权威,知道怎么选择的,我去年派往北方的人已经回来了,经过一年开荒和种植的考证,已经确定了那里的情况。”李优面色沉静的看着鲁肃。

    “如何?”鲁肃看着李优询问道。

    “比子川估计的更好,那里的土本身就是熟土,汉谋培养出来的学生亲自做了区分,土质为灰黑土,有一尺到两尺的腐殖层,这东西相当于汉谋研究的肥料。”李优看着鲁肃说道。

    “更重要的开荒成本非常低,因为本身就是熟土,不需要花费五年时间修整,所以只需要砍伐掉林木或者烧掉草原,甚至连这些都需要,直接选块地方随便种植就行了。”李优略带可惜的说道。

    “嗯,这么好?”鲁肃难以置信的说道。

    “比子川说的还好,土地非常肥沃,根本不需要轮休。”李优长叹了口气说道,“给了世家总觉得有些可惜,而且大规模开荒的话更容易一些,毕竟集团化最大的优势就在这一方面了。”

    “那地方会是一个粮仓,一个超越中原五大产粮地的粮仓,就算是我们将水网修建起来,也远远比不上那里,给世家真的可惜。”李优有些引诱鲁肃上钩的意思在里面。

    “你还是别了。”鲁肃根本不上钩,“子川恐怕早有定计,他能放出去,肯定能收回来,所以我们还是别管了,让世家扛旗人和世家自己内部去闹吧。”

    “其实我想说的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一些别的,那里的沃土不止五百万顷,只多不少,袁公路勘探花费的时间太短,能得到的东西流于表面,我花费了一年多,所以收集的材料更准确。”李优看着鲁肃说道,鲁肃微微一怔,随后还是决定别理李优。

    实际上这一方面李优说的没错,陈曦确实是忽略了一些东西,东北平原可用的耕地面积大致就在五百万顷左右,而外东北的黑土地至少还有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顷是适合耕种的。

    至于温度,外东北有一部分气候比东北更适合耕种,尚且属于季风性气候的地区,相对而言土地也更肥沃一些。

    而李优派人调查自然没有东北不东北这一说,大汉朝现在可是有资格说“自古以来”这句话的,如此硬的底气,李优派的人自然是用脚将适合的土地都丈量了一遍。

    消息送回来的时候,李优自己都吓到了,什么时候沃土这么不值钱了,而且为了取样,李优命人在各个地区分别切了十几块二尺乘二尺乘二尺的黑土。

    最后李优确定陈曦没开玩笑,虽说大小有些问题,但是开荒难度并不高,在内气的支撑之下,开启军团开荒模式,一片片的开垦,以世家的能力,一年到两年就能将之前损失的田亩全部开垦出来。

    “那有多少?”鲁肃是不想理李优,但是李优要撩拨也就这回事了。

    “多了至少这么多。”李优竖起自己的食指。

    “一百万顷?”鲁肃当即一愣,随后双眼放光的说道,“这值得我们派遣五万人进行垦荒了,之前我还担心赐田一事。”

    “不,是子川最少少报了一千万顷?”李优看着鲁肃笑道。

    “什么?”鲁肃一愣,直接站了起来。

    “我派了一群人勘探了不下一年,一千万顷都是说少了。”李优平静的看着鲁肃说道,“所以我们可以重新修订赐田和分家开户了,顺带这需要的垦荒人数不在少数。”

    “区区五十万垦荒青壮,又不是让他们上战场,让他们种田有何问题,只要你说的是真的,一百万的人力我都能给你组织出来,调度百万级的人力我又不是没做过。”鲁肃傲然的说道。

    “你这边没问题就行了,那我拟定赐田事宜,你做抽丁的事宜,人力组织方面,我知道你事情多,我做一半,你做一半,如何?”李优很是大气的说道,这次他是真的没坑鲁肃,毕竟鲁肃最近加班已经加疯了,李优也不敢太过剥削了。

    “可!”鲁肃根本没有多话,但是面上的神色已经出卖了他现在心情,对于这个时代的掌权者来说,没有什么比肥沃的田亩更安心的了,有这玩意就有无尽的粮食,有粮食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先说啊,那地方不错,但是有些地方只适合由国家去耕作,那地方一年有五到六个月的冬天,但土地非常适合耕种。”李优继续给鲁肃普及道,而鲁肃只是点了点头。

    “这些我不清楚的地方你来做就可以了,你在治政上丝毫不逊色于我,所以你做我更放心。”鲁肃对着李优说道,李优沉默了一会儿,确实交给别人做他也不会放心,搞不好自己也要加班了。

    “北方的战事应该落下了帷幕了吧。”李优远眺北方突然开口说道,“以那些人的能耐,北匈奴的一切手段都是笑话。”

    “不出意外的话就在这几日前后了。”鲁肃点了点头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一个传令兵冲了进来,手上呈递着一封加急密信,而且是陈曦设定的观察者送来的密信。

    李优将信打开,里面一堆的卦辞,快速反义成卦象,那然后算阴阳爻,推出内容,李优略微皱眉。

    “怎么了文儒?”鲁肃询问道。

    李优挥挥手,示意传令兵可以离开了,然后将信递给鲁肃,“长安要出事了,天子要玩火了。”

    “这是谁提的计谋?”鲁肃面上恼怒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提此计之人必然是不安好心。”李优笑了笑说道,“不过无所谓了,天子要做什么,我等如何阻拦,就在邺城坐看长安云烟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