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追杀丘林碑

    “你跟他比箭术?”一脸郁闷的孙策面皮抽动着询问道。

    “怎么了?”夏侯渊一挑眉,他从孙策的语气之中听出来小视他的意思了。

    “没什么,数九为极,敢和他比,你的箭术应该有九分。”孙策对着夏侯渊说道。

    夏侯渊听闻,心情大好,结果孙策继续说道,“问题是黄将军的箭术也是九分,只不过他九分的原因是上限只有九分……”

    顿时夏侯渊勒马,扭头看向孙策,一脸不爽,不过孙策根本没啥怕的,今天干了一天的架,孙策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因为年轻实力并没有达到巅峰,但是场上稳胜他的只有寥寥数人。

    很不幸在这寥寥数人之中没有夏侯渊,虽说夏侯渊已经抵达了内气离体极致,但修为这东西和战斗力只是正相关,又不是正比,夏侯渊虽猛,但打起来孙策才不怕他。

    “我说的是实话。”孙策眼见夏侯渊不服继续开口说道,“你打不过他,并且箭术肯定也不是对手,在场能稳赢他的没有。”

    夏侯渊不满的看了一眼孙策,他最喜欢箭术高绝的角了,好不容易遇到了黄忠,死缠烂打要和对方比一场见见高下,现在还没分出胜负,居然就有人打击他。

    这时黄忠也驾马回来了,“你当前的箭术已经非常厉害了,常规的比试很难分出胜负,不若,我们比点有难度的。”

    “比什么?”夏侯渊直接将孙策丢在一旁,又不是和孙策比,黄忠才是真高手。

    “这么,比比看谁能用弓箭射杀掉单于?”黄忠笑眯眯的看着夏侯渊,夏侯渊直接愣住了。

    “那家伙是精神天赋的拥有者,怎么可能射杀?”夏侯渊看着黄忠一脸不解的说道。

    “别管能不能射杀,就说你比不比。”黄忠收起弓箭,挥舞了一下赤血刀询问道。

    “你若能射杀呼延储,我给老兄端茶敬酒。”夏侯渊一挑眉直接说道。

    “你们都做个鉴证。”黄忠对着身后的孙策等人说道。

    “嘿,我可对老爷子箭术很感兴趣。”孙策搓了搓手说道。

    “你的筋骨身形适合用枪用戟这种长兵器,弓箭还是算了,这辈子也就是入门水平。”黄忠上下打量了一下孙策,冷笑着说道。

    孙策胸口一梗,他想和黄忠动手了,就算打不过,这战场黄忠也不会拿他怎么样,不过回头想想自己的箭术也确实不行。

    随后黄忠也不多说话,抄起赤血刀当先朝着呼延储那边杀去,大量的匈奴人和汉军绞杀在一起,不过这时汉军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匈奴人节节败退,但是却一直没有崩溃。

    夏侯惇,夏侯渊,孙策,乐进四人也随之率兵冲了上去,五人皆是骁勇猛将,合力之下很快就破开了一处匈奴人的防线。

    “你们去对付北匈奴的单于,我去宰了丘林碑!”五人破开后方北匈奴本阵之后,正准备继续推进的时候,夏侯惇突然扫到正在往东北方向冲杀的丘林碑。

    之前吃的闷亏现在还没有还回来,因而夏侯惇当即双眼泛红引兵前去追杀丘林碑。

    “我也去。”夏侯惇率兵跑掉,孙策当即也率兵追了上去。

    这一路围杀,孙策除了杀了一个杂胡的内气离体,北匈奴的大腿一个都没有捡到,本来兰氏会是他的菜,可是夏侯惇冲上来捣乱结果便宜了黄忠和夏侯渊,孙策很窝火。

    实际上孙策也不想想,要不是他抢乐进的人头,夏侯惇能过来抢他的,若非他们两个家伙相互捣乱,害的乐进都不好下手,兰氏早就被乐进弄死了,岂会有后面那些事情。

    不过也是因此,孙策在看到丘林碑这根来自北匈奴的大腿,当即也想冲上去剁了。

    关平,魏延,蔡阳面漆黑的追在丘林碑身后,他们已经看到了孙策和夏侯惇,居然有人想在他们这边虎口拔牙,说好了丘林碑是他和蔡阳的,你们这是违抗军令。

    不过这时战场混乱,丘林碑的天赋优势又太过明显,魏延和蔡阳想要追杀也不是太过容易。

    “丘林碑!”夏侯惇一枪扫开中间的敌人,先一步撞上丘林碑,长枪刚猛的直刺对方,而丘林碑只是招架两招,便夺路而逃,夏侯惇当即挺枪朝着丘林碑的方向追去,而后孙策也冲了过去。

    然而丘林碑的天赋在乱军之中冲杀有着极大的优势,加之他左突右冲,率领着狼魂兵救援了不少的北匈奴士卒,兵力也逐渐变多。

    从稠浑让丘林碑离开的那一刻算起,丘林碑突围出关羽的包围圈,到现在已经聚拢了不下两千人的北匈奴精锐,不过到这个程度他也不会再聚拢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滑不溜秋!”夏侯惇眼见丘林碑越跑越远顿时大怒道。

    “他的天赋是乱阵啊,分配军务的时候你难道没听。”孙策没好气的说道,“跟我来,我倒要看看这家伙有多少能耐。”

    话说间孙策率领了七八个亲卫直接调头往南,夏侯惇虽说不解,但是被孙策梗了一句,眼见孙策往南他也就调头往南了。

    “不对啊,这不是距离丘林碑越来越远呢吗?”夏侯惇追着孙策跑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这方向不对啊,丘林碑往北跑,他们往南跑,这算是什么事。

    孙策懒得理夏侯惇,虽说他犯二作死的时候不少,但是上了战场,他的战场直觉比什么都好用。

    夏侯惇眼见孙策不说话,心下一横也跟了上去,很快他们遇到的匈奴兵越来越少,到后来汉军已经自行开始给他们让开通道,这时夏侯惇还不明白那才是见鬼了。

    “行啊,孙伯符你不错啊。”夏侯惇夸奖道,策马就开始朝着东边冲,一路没有任何阻拦,很快就冲出了战场。

    “呵,你以为我会和他们一样在里面追?人家有乱阵天赋,冲两下对面就散了,很快就过来,我们没这能力能追上那才是见鬼了,那片战场汉军虽说得势,但北匈奴不是还没死吗?”孙策有理有据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之前的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