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恍惚间昨日非我

    荀彧略微露出惊异的神色,但是瞬间便将之收敛,陈曦能同意此事,那么基本也就代表着刘备必然会允诺。

    至于陈曦所说的那些话,荀彧就当做是耳旁风,毕竟若非他本人之前亲眼见到了那一幕,恐怕他也不会相信天子会有如此英武一面,因而荀彧只当是陈曦之前对于天子的偏见太重。

    【只是这般的话,陈侯同样是少年心性,若是和天子发生冲突,以陈侯的智慧天子讨不得好,但如此行事双方必有隔阂,陈子川毕竟是天下奇才。】荀彧略带担心的想到。

    “文若兄可是担心我不知轻重?”陈曦扫了一眼荀彧,大致也明白自己的性格虽说惫懒,也没有太重的权力心,但是从某种程度上他这种行为真要计较的话,算是漠视君威。

    尤其是对于某些内心脆弱,需要靠别人来支撑威严的皇帝来说,更是大不敬,在刘备这边,一方面是刘备深知陈曦性格,纵容陈曦,另一方面刘备并没有将自己打造的高高在上。

    而刘协的话,大概很需要别人妆点他的威严,因而陈曦这种行为,如果在刘协当权的时候必然会是被清洗的对象,因为对于现在的刘协来说,他怯懦的内心非常需要别人的臣服来彰显自己的伟大。

    这种病态的心理,让刘协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在他彰显帝皇气度的时候做出任何不符合他心理的行为。

    这种脆弱的心态,很可能会因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勾起了他对于曾经的回忆,然后对方就会被干掉,所以说处于现在这一时期的刘协绝对不适合掌权。

    荀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陈曦,但是有些时候不说话就已经表达了所有的意思。

    “不过,你大可放心啊,我不会疯的。”陈曦笑了笑说道。

    【且不言刘协百分百都不可能如你所愿,更何况刘协要是上位,我直接带兵去西域,回头你们在长安说我造反也罢,叛逆也罢,你们还能管到我?】陈曦心下冷笑,他要做什么,根本拦不了。

    不等荀彧开口,陈曦就看着荀彧说道,“不必谢我,与其谢我,还不如想想事情不按照你所估计的那样发展怎么办?”

    荀彧微微颦眉,完全不能理解陈曦为什么总揪着这一点。

    “钟元常尚在长安。”荀彧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简单提了一句钟繇,陈曦只是笑,没有说什么。

    之后两人再没说其他,陈曦耳边便传来了刘晔和贾诩的声音,随后法正,郭嘉,诸葛亮,徐庶等人的声音也传递了过来。

    “好了,什么都不要做,静观其变即可。”陈曦笑了笑传音给众人说道。

    “你是说其中会横生变数?”贾诩阴沉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不是变数,是必然,就算曹孟德和荀文若同意了,这件事也不会成功的,他们高看了刘协啊,刘协聪慧,但只是小聪明,而小聪明在大局势之下只会坏事。”陈曦平静无情的声音传递来过去。

    这一刻贾诩真的感觉到一种来自陈曦那边的冷意,因为陈曦是背对着贾诩,所以贾诩更多的是感受陈曦话音中的感情。

    结果这一刻贾诩清楚的感受到了不同,陈曦对于刘协的态度根本没有任何的起伏,就像是说一个普通人一样。

    这一点在封建社会这种制度下简直是不可思议,任何人对于天子或是敬畏,或是恐惧,或是艳羡,但就算是贾诩,司马懿这种人物对于天子,那怕是傀儡天子都有一份特殊情感在里面。

    不管这份情感隐藏的多深,也不管这份情感是怒其不争,还是哀其不幸,总归是有一份特殊的情感在里面。

    贾诩这一刻正因为仔细倾听,所以才注意到,在陈曦的眼中天子和其他陌生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一刻贾诩已经不敢再发问,生怕问出不该问的东西,陈曦之前那种平淡的口吻真的让贾诩倍感压力。

    【恐怕天下人所奢求的一切并没有放在子川的心中吧,帝位尚且如此看待,权势对于他恐怕更是过眼烟云了,而人不可能没有*,恐怕子川所求太大,大到子川自己都不能完成了吧。】

    贾诩看着陈曦的背影默默地想到,他终于有些明白陈曦为什么从来不贪财,不好色,也没有什么权力*,大概是因为这些东西和陈曦所追求的一切相比太渺小了。

    【恐怕主公迟早也会被带到子川那条路上吧,前半生子川辅佐主公,帮主公实现理想,后半生,想来会是,子川借主公之手实现他的理想。】贾诩看着陈曦,他发现自己好像从未看清过对方。

    【主公是凡人,所以他窥视过神器,但是他又坚守着自己的底线,所以才有后来超宗越祖的誓言,子川当初应下,恐怕就想好将主公带到另一条更广阔的道路上了吧。】

    贾诩越想越细致,很多原本思考起来非常不合理的地方逐渐的变得清晰了起来,而且随着精神天赋的开启,很多残缺的部分被推演了出来,最后拼出来一个大局。

    【视中原权力于无物啊,主公被带上这条道之后,完成超宗越祖并不算困难,难得是走上辉煌道路之后,主公还会加冕吗?不会了,如若成年人回望过去的自己追求的糖果一样。】

    贾诩长叹了一口气,他发现他完全没有办法了,不知不觉间他们在场所有的人都被陈曦带上了另一条路,另一条更广阔的路。

    甚至原本计划好的很多事情,都因为这种改变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本准备养废的儿子,也被他弄出来丢给李优去培养,已经走上更广阔道路的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如以前了。

    【我以前的想法是什么来着,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将女儿嫁给一个普通人,三个儿子一人继承一个爵位,然后都娶一个小门小户的女子为妻,当一个小官,自己做一个主公不问,自己不开口,当泥雕混日子的三公九卿级别的俸禄小偷……】

    想到这些贾诩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理想,然后莫名发现自己的曾经的理想已经模糊了,现在翻出来再看,连贾诩都有些觉得不合适了,这种理想真的很难看啊。

    【果然已经彻底被子川给带歪了,总觉得以前的我都不是我了。】贾诩嘴角微微上划。

    回想当前和曾经的变化,最大的区别就是曾经的理想满是暮色的气息,而当前的理想朝气蓬勃,大有再战一百年的蓬勃朝气。

    “孝直,你有什么理想?”贾诩突然扭头看向法正询问道。

    “呃,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法正一愣,开口询问道。

    “验证一下。”贾诩不咸不淡的说道,但是这话却让所有人都听到了,郭嘉等人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理想,不由得嘴角上划。

    “灭五个千里之国!”法正传音给贾诩说道。

    “那你以前的理想是什么?”贾诩听闻心下不由得一笑,确实是法正的风格。

    “呃?”法正一愣,不由得回想了起来,其他人也都闻言思考了起来,郭嘉,刘晔这等明显流露出了异色,他们也发现了不同。

    “曾经的理想啊,最开始的理想在二十岁成为县令。”法正带着一抹缅怀的笑容轻声说道,并没有因为当初的卑微理想而担心被人看不起,现在的他没有人会小视。

    “后来变成了二十岁坐镇一方,有一段时间想要当一个每天用青铜鼎煮羊肉的高人,再后来变成封侯拜相,最后我发现我貌似小看了自己,我现在的理想啊。”法正打开那柄不知道从什么敌方鼓捣来的骨质折扇,锐利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

    这一刻程昱,荀攸这些上一辈的能臣,才感受到法正傲立于巅峰之上的气度,而不是那个成天犯二的少年。

    “有时候,诸位的理想不若订的高一点,省的不停的变更理想,显得麻烦。”法正看着周瑜和荀彧两方的文臣说道,他可是毫无畏惧,就算是在场这些人,也不可能轻易胜过他了。

    周瑜看着陈曦身后面带异色的郭嘉等人默默地思考了起来,他总觉得贾诩的问话之中有一些其他的意思,而陈曦和荀彧的对话之中,陈曦一直在告诫。

    【算了,回头再问陈子川吧,他这个人,口风并不是很严,只要问他并不会介意我们知道,只不过曹孟德和荀文若的想法要是真的那就有些麻烦了。】周瑜心下有些苦恼。

    【不行的话,只能逼着站位了。】周瑜默默地想到,【我倒是无所谓这种事情,只是不知道伯符能不能同意啊。】

    【理想订的高一些吗?】荀彧皱眉思考着,【法正话里有话,他已经是列侯了,不可能再往上了,就算是刘玄德进位,作为刘姓宗室出身的他,也不可能提升法正的爵位了,那么再高是什么?】

    【是自身的满足吗?也就是说不可能是权势了,而对于当前年少的法正来说,大概只有如冠军侯那般追亡逐北,封狼居胥了,只是对手是谁?】荀彧并非不通人心,自然瞬间就猜了一个七七八八。

    陈宫看着车架上的众人,不由得轻叹,眼界真的会影响气度,也真的会造成智力层面的碾压。

    “胜败之势将分了。”陈曦望着战场上已经彻底封闭了的包围圈,不少杂胡已经被切割了出去,圈内遗留的主要是北匈奴精锐。

    外面所有想跑的杂胡在如风一样出现的白马面前都变成了俘虏,因为但凡有小心思的杂胡,在那一道风划过之后,就被切成了尸体,生或者死,杂胡并不是傻子。

    “大势已定,没有什么好说得了。”周瑜看着典韦,许褚,周泰率领着虎卫军,靠着强大的体魄以及坚韧的武器硬生生阻挡住了呼延储率领的北匈奴精锐不由得面带笑容。

    “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两刻钟我们就可以打完回营了。”陈曦看着臧霸率领的刀盾手强行架住了北匈奴的骑兵,然后李严率领的丹阳精锐在李严军团天赋的加持下,绽放出了弓箭手的力量美。

    在毫无危险的情况下,将所有人的力量统合起来,十石强弓的箭矢一波一波的分出,超乎想象的威力,在这等密集的战场之中如同割草一样的收割着北匈奴精锐的性命。

    靠着视野的共享,丹阳精锐的每一箭都迸发出最大的威力,而且成功的避开了混杂在北匈奴之中进行厮杀的汉军。

    “嗯,北匈奴无力回天了。”郭嘉看着孙策,夏侯惇,乐进三人毫无下限的围攻实力尚且不如夏侯惇的兰氏不由得摇头说道。

    “居然相互使绊子,这种事情可不应该出现。”徐庶看着兰氏的方向,哭笑不得说道。

    陈曦之前就奇怪兰氏连内气离体极致都不是,现在被三个内气离体围攻,其中两个比他还能打,结果对方居然还撑了这么久,感情是这样,也亏是高手多,实力强,否则绝对出事。

    “我回去会告知主公,请主公责罚夏侯将军。”荀彧叹了口气说道,扯后腿这种事情,在已经赢了的时候做一做并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做得这么明显,还被人给抓了,那他也没办法了。

    “伯符这边,我会告诫一番的。”周瑜有些尴尬的说道。

    就在陈曦等人观察兰氏那边事态怎么发展的时候,远处两道流光闪过,原本被孙策,夏侯惇,乐进三人围攻早已没有反击之力的兰氏直接被一箭正中眉心,一箭正中心脏,当场死透。

    “大兄,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夏侯渊拿着弓箭和黄忠联袂驾马过来看着夏侯惇反问道。

    “……”夏侯惇看着已经死掉了的兰氏,突然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黄将军,这一局算平手,我们再比别的如何?”夏侯渊眼见夏侯惇不答,于是侧头看向黄忠询问道,而黄忠则策马朝着中央杀去,乐进等人也都是如此。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