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图样图森破

    “欲忘其国,先灭其史,北匈奴没有文字,我也不信对方能在这么短时间将所有的传承交接,毕竟一个连自己都能牺牲掉的单于,恐怕真能挑选出合适的人选,不过就算挑选出来,也没有意义了。”陈曦平静的看着北方,那里尘土飞扬,即将掩盖掉历史。

    “确实是个人物,而且智慧不逊于人,只可惜他所能动用的资源太少了,我们这等程度智慧相差无几,更多的是看各自手上的资源。”贾诩扫了一眼陈曦,然后看着空处开口道。

    荀彧和周瑜闻言皆是沉默,倒是诸葛亮面带思虑的神色。

    “我等当前所能动用的资源。”陈曦摸着下巴思虑了一二,“距离我所估计的极限还差的非常远着呢,当前最多算是上层精粹可以统一调度,更广阔的基础性的东西,距离统一调度还差得远。”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贾诩伸手拍了拍陈曦的肩膀,陈曦无语的看了一眼贾诩不想和他说话。

    “唔,回头我们肯定需要上告太庙吧。”陈曦岔开话题,看着荀彧尝试着给荀彧挖坑。

    “这是自然。”荀彧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大事,必须要上告太庙汉室历代先祖,而且最低都会是告祭层次,不过以现在的情况袷祭级别祭祀的可能性非常大。”

    陈曦一挑眉,这一刻贾诩等人皆是面露异色,不由得看向荀彧。

    “我主入长安祭祀太庙?”贾诩难以置信的看着荀彧,他有些看不懂荀彧的行为了,虽说早有猜测,但是贾诩真的很难相信荀彧会如此摊牌。

    “刘太尉本就是汉室宗亲,功勋卓著,本就有资格祭祀太庙,难道文和哪里理解的有些问题。”荀彧平静的看着贾诩说道。

    贾诩双眼微眯,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荀彧身后的文臣,他从荀彧身后几人面上看到了其他的神色,但是这话是荀彧开口说出来的,那么也就意味着是可信的。

    “刘子扬,你怎么弄的?”贾诩冰冷的传音传递到了刘晔的耳朵之中,曹操那边关于皇室的事情贾诩全权交给了刘晔,结果现在出现了这么大的错漏,贾诩简直想将刘晔弄死。

    “这不可能,之前刘协还在召集人手,准备对曹操下手,而且我还给他找了一群忠臣!”刘晔阴沉的传音传递了过来。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曹孟德突然收手了?”贾诩现在真的想将刘晔弄死了,刘晔干的都是什么事。

    贾诩虽说从其他渠道得知了长安之事,但是他完全想不通曹操的心理动态,就如当初贾诩虽说明白刘协一言不发眼睁睁的看着王允跳城墙自杀,对于汉室忠贞之辈的打击极大,但是到底有多大,没有经历的贾诩很难把握住这个度。

    “好啊,回头我就转告给玄德公此事。”陈曦笑了笑说道,“陛下还好吧,还有曹公可是将后路留好了?”

    荀彧一惊,陈曦平和的口吻给了他太多的压力,沉默了一会儿,“不是曹公的后路,是陛下走到那一步会给主公留下一条路,到时是非忠奸自然分明。”

    贾诩看着陈曦平淡的神色和荀彧接上话茬心下一定,就怕没人敢接着话,而荀彧面上的那一抹惊色也让一直留心的贾诩看到,不由得心下一定,看向陈曦不由的安心了一节。

    虽说陈子川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不靠谱,但认真起来也不是开玩笑的。

    “是非忠奸自然分明啊,既然如此我们就更要去了。”陈曦笑了笑说道,“不过文若兄,你到底站在谁的立场上呢?”

    “我站在陛下的立场上。”荀彧双眼平静如水,贾诩郭嘉在这一刻皆是盯着荀彧身后的诸人身上,很明显荀彧的的身后已经出现了不和谐的神色,但是下一刻荀彧又开口说道,“同样我也站在曹公的立场上。”

    “原来如此。”陈曦点了点头,荀彧的话他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对方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且为此愿意付出生命。

    【荀文若的话是说陛下和曹孟德达成一致?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之前那句话,而刘子扬的话可信,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不可能曹操突然脑子一抽低头了吧,荒谬!】贾诩面色依旧,但是大脑已经开动了起来。

    陈曦倒是没想这么多,所以他的很轻易的就找到了答案。

    “陈侯可是允了?”荀彧看着陈曦询问道。

    “嗯,不过有些事情看着很美,未必像文若所想的那般,陛下的立场未必是曹公的立场,也未必是你的立场啊,而且真的没想到你们会如此……图样图森破!”陈曦看着荀彧说道。

    荀彧发木,前面的话能听懂,后面的话,完全听不懂,但是听语气荀彧还是能听出来陈曦鄙视的话音。

    “这么说,陈侯是不同意了?”荀彧反问道。

    “为什么不同意?”陈曦翻了翻白眼,“对整个天下都有好处,我为什么要拒绝?”

    说实话,陈曦对于刘协挺感兴趣的,不过现在的刘协,陈曦只能呵呵一下,如果是二十年后的历经磨难,已经明白人情冷暖的刘协,陈曦觉得当前荀彧和曹操想干的事情还有点希望。

    现在的话,刘协如果成功了,第一个要干掉的也是曹操,之后不管是荀彧还是钟繇这些汉臣都难逃一死。

    现在刘协思考问题的方式就不正常,没有感恩的心,恐怕满脑子都是君要臣死,臣必须去死,不死就是不忠,现在的刘协还处于心性薄凉的阶段,完全一副天下所有人都是欠他的大爷样。

    可惜这副大爷样,在遇到真正的恶人,连一句转圜的话都说不出来,唯唯诺诺,对于自己人全然一副我是皇帝你必须听我的,当自己人为他赴死的时候,却又是一副死远点和我没关系的样子。

    如此的刘协,陈曦看不上,如果说什么时期的刘协能在这次荀彧和曹操给于机会的时候,真正收拢到天下大权,那么必然是二十年后已经明白人情冷暖,明白“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这句话本意,但是手上已经一无所有的刘协。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