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杯酒下肚,来战

    “子明,如何?”周瑜看着吕蒙询问道。

    “从丁零那个内气离体那里抄了一部分的军团号令的军团天赋,只不过已经到极限了,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另行学习其他的东西。”吕蒙摇了摇有些沉闷的脑袋说道。

    “不必着急,慢慢来。”周瑜并不担心这些事情,转而命令击鼓,只保留中军不动,其他军团强攻北匈奴。

    随着周瑜一声令下,各处军团开始朝前推进,原本军阵加持的效果也在这种进兵之中逐渐转换力量,攻击这等直接提高伤害的效果,整个汉军的军团气势不断的上升。

    李严和臧霸率领步兵齐头并进,速度说不上多快,但是气势却随着每一步的进兵越发的雄浑。

    杂胡后军于禁在感受到不断升腾的力量默默地抬头看着祢逻诃的方向,对方貌似有些想从后军冲杀出去,前去给丁零王报仇。

    “不知道我能不能杀掉他呢?之前特意要了一份胡人那边所有内气离体的情报,他应该就是了。”于禁略带颤抖着从腰间摸出一竹筒酒,缓缓的倒入嘴里,平复着内心。

    这一刻于禁也说不清自己是恐惧,还是兴奋,在这一刻之前他从没想过在战场上军团对军团干掉一个由内气离体率领,且具有军团天赋加持的精锐军团。

    可有些时候,战场形势说变就变,就像于禁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崩掉了左翼的十余万杂胡一样,现在他就横在祢逻诃的侧面,只要他愿意,就能在后军的杂胡之中和祢逻诃乱战一场。

    “众将士随我杀敌!”于禁将竹筒之中的蒸馏酒全部喝完,顺手将装酒的竹筒丢掉,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液,怒吼一声,当先朝着祢逻诃的方向杀去。

    今天不是你玩完就是我完蛋,李稚然能以凡人之躯打碎通往军团天赋的篱墙,那么内气离体又有什么不可击杀!于禁双眼泛着红光,大脑癫狂的同时,也觉悟了太多的东西。

    这一刻将死亡甩在脑后的于禁,直接率领着的近万步骑混成军团,从北匈奴的左翼突入了后军。

    这一刻于禁的癫狂的同时又无比的冷静,近万大军在于禁准确的号令下快速的调整了起来,在突出左翼杂胡冲入后军的时候,于禁的本部已经转换了突进方式。

    沉稳的步伐,缓步向前,遍布的刀盾手组成一片连绵的洪流,又如同巍峨的高山一般,以一种坚不可摧的气势,向着前方逐步的推进,未有丝毫之前乱战之时的凌乱。

    祢逻诃本身因为丁零王被杀,近乎发狂,在看到如此精锐的一部汉军朝着他推进而来,当即朝着于禁的本部冲杀了过来。

    “对面的汉军,可敢和我一战!”祢逻诃策马杀到于禁本部面前百余步勒马对着于禁本部怒吼道,窝了一肚子火的祢逻诃这个时候只想生撕一个汉军泄火,因而策马前来致师。

    于禁的本部沉默应对,依旧以之前的速度不慌不忙的推进,毕竟于禁不是能打的猛将,早就训练过士卒无视一切的挑衅,回头打死对方再怎么放话都行。

    自然于禁数年来的三令五申已经深入所有士卒心中,完全无视在那里重复怒吼着的祢逻诃。

    “无胆匪类!谁敢和我一战?”祢逻诃连连怒吼着,然而于禁本部没有一人搭理,只是依照之前的速度缓缓推进。

    我要是云长,你都被我砍死了。于禁莫名的扫了一眼祢逻诃冷冷的想到。

    “晦气,看来连个猛将都没有。”祢逻诃冷笑着自语道,他不是傻瓜,虽说丁零王的死让他发狂,但还不至于让他连脑子都没有,眼见于禁的本部依旧闷着头朝着他缓步进军,当即策马回军。

    “随我杀!”祢逻诃怒吼一声,身后的七千丁零精骑直接朝着于禁的本部冲杀而去。

    轰隆隆的精骑踏地声,不断向着于禁本部碾压过去,这一刻于禁的双眼无比的冷静,整支军团的移动速度并没有因此发生任何的变化,唯有阵型微微内凹,所有的士卒皆是沉默着埋头向前,仿佛没有看见迎面而来的丁零精骑一般。

    祢逻诃的速度算不上太快,丁零骑兵毕竟是能打能抗的全能骑兵,对于于禁这种步骑混成的军团有着先天的优势。

    不过原本祢逻诃还打算试探一二,结果就在祢逻诃准备绕圈试探的时候,于禁军团前军的列阵居然裂开了一个缺口。

    那一瞬间祢逻诃当机立断,直接率兵朝着汉军防御的缺口发动冲锋,因为对于突骑兵来说再多的试探也没有凿穿防线,切割军阵赢得干净利落,更何况,双方兵力相差无几,祢逻诃自信在自己的率领下只需要一个冲锋就能将汉军冲垮。

    祢逻诃的骑兵这一刻势如破竹,在于禁的放纵之下近乎瞬间就将三分之一的大军没入了于禁的大军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于禁的大旗动了,旗下的于禁神带着一抹醉酒的微醺,手中令旗轻轻挥动,一支三千人的铁骑从后军直插而来。

    两支骑兵直接在数千步卒拉开的甬道之中展开了决战,三千汉军精骑和七千丁零精锐碰撞的瞬间,大量精锐直接坠马。

    双方近乎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随着穿刺的进行,在汉军精骑突入北匈奴精骑三分之一之后,于禁中央的步兵在于禁一声令下猛的朝着中央发动了攻击。

    不惜奋死之下,十几个呼吸就将自己的军阵打成了“”型,之后于禁训练的专业对抗高手的军团,以十人一组开始清剿被中间塞了本方精骑,又被汉军精锐堵了前后左右的丁零精锐。

    于禁一边命人拼命的堵住身后近乎疯狂攻击的丁零精骑,一边快速的给祢逻诃率领的丁零精锐之中掺沙子,没过一会儿于禁就将祢逻诃率领的精骑云气掺崩溃了。

    话说这还是祢逻诃强行用战马上携带的战鼓不断的进行号令指挥的原因,不过再指挥也架不住于禁这么掺沙子玩。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