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局势将定

    赵云跨步向前,近万不逊汉军精锐的丁零悍卒齐整的后退一步,那一瞬间马云禄和吕绮玲眸中写满了震撼,但是随后眼中就剩下了赵云的背影。

    不过下一瞬间马云禄和吕绮玲可能都感觉到身旁另一个人的存在,同时侧头看向对方。

    相同的心情让她们不仅仅没有理解,反倒多出一份愤懑,当即扭头,只给对方留下一个后脑勺,随后又瞬间反应过来,美目流连在赵云的背影上。

    “每人击杀一名北匈奴士卒,饶你们不死!”赵云冷冷的盯着面前所有的丁零悍卒说道。

    丁零精锐先是一怔,随后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士卒先行朝着前方的战场冲过去,随后近乎所有的丁零精锐都朝着北匈奴的后方攻伐而去,丁零王亲卫长拼死阻拦也免不了被早已胆寒的丁零精锐推翻在地直接踩死。

    赵云看着发狂一般朝着北匈奴冲去的丁零,他很清楚其中有不少的丁零人都会偷奸耍滑,不过这并不重要,赵云也只是免除了他们的死罪而已,陈曦现在正在招收大量的奴隶。

    丁零精锐发狂的朝着北匈奴的后方发动了攻击,而这时夏侯惇才率兵赶了过来,看着一地残尸断臂,夏侯惇有些抑郁,尽最大努力跑了一路,结果中间因为被北匈奴一部兵马给堵了,结果尽力冲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结束了战斗。

    “赵将军,丁零人这是?”夏侯惇对着赵云抱拳一礼询问道,他也看到了那些发狂一般的丁零人朝着匈奴人发动了攻击。

    “被白马义从吓住了,宁可背叛盟友,也不愿意继续和我们厮杀了。”赵云平淡的说道。

    “嗯?”夏侯惇一脸发木,完全不能理解赵云说的啥。

    “夏侯将军,可要随我一路去外部扫荡逃窜的敌兵?”赵云看着夏侯惇询问道,夏侯惇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他已经看到了赵云右手揣的金鹰了,很明显丁零王已经让赵云干掉了。

    “我去对付这家伙了。”夏侯惇遥指着兰氏的方向冷笑着说道。

    “那好。”赵云点了点头说道,一扯缰绳整支白马义从如同潮水一般迅速的涌出了战场,然后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分成了百余股开始在战场外围绞杀胡人。

    胡人避白马的原因大概就是这等如雷霆一般,瞬间将一支杂胡统统斩杀掉的可怕杀戮效率,完整白马在对战军团的,只要是遭遇战,在一开始展现出来的杀敌效率足够在很短时间内将一支精锐杀到崩溃。

    赵云看着快速散开的白马义从默默地想到,他终于明白了公孙瓒当初纵横北方的自信是如何得来的。

    在乱兵遭遇战的时候,任何正常兵种只要不具有抵抗白马超高伤害的能力,不具有扼制白马速度的能力,那么白马在初期爆发出来的杀戮效率甚至高过陷阵,西凉铁骑这等军魂军团。

    这种疯狂的杀戮速度,以及初期低到难以置信的战损率,足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毁灭掉一个军团的战心。

    多数的精锐军团,在战场长时间的厮杀之中足够承受三成,乃至更高的战损,甚至有些军团可以在一场长时间的大战之中承受五成以上的战损而不崩溃,甚至在胜势时还能保持高昂的士气。

    然而除了军魂军团,正常的军团没有一个能在一炷香内承受两成乃至三成的损失,并且敌人的战损还极其轻微,这种程度的压力,没有任何一个非军魂军团可以承受。

    当初胡人避白马的原因也是如此,因为白马在初期的杀戮效率比多数军魂军团还可怕,这是一种硬生生将敌人杀到崩溃的战斗方式,公孙瓒当初纵横不败便是如此。

    可惜,白马走上这一条路线也就意味着前方无路可进了。赵云在明悟了这一点之后,便彻底明白,白马最大的优势已经扼制了白马的继续前进。

    因为到了当前这个程度,白马已经真正意义上没有了天敌,只要率领白马的统帅不作死,白马完全处于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状态,基本没有太好的反制手段。

    毕竟白马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军魂军团要追杀白马也不是那么的容易,白马的速度让白马根本不需要朝着其他方向发展。

    至于扼制速度,逐渐提高其他方面,早在白马拿起武器近战的时候就被封锁了,白马的超高攻击力就来自于超速移动,一旦动了速度,白马瞬间就失去了一切。

    而不动速度,白马就无法向其他方向发展,这就注定了北方三大骑兵只能出三个军魂军团,凉州出了飞熊和西凉铁骑,并州狼骑出了陷阵,而幽州骑兵的军魂道路在出了白马那一刻就被封堵了。

    丁零王死于赵云之手的那一刻,祢逻诃近乎于发狂,直接丢下了战鼓率领着仅剩的七千多丁零本部朝着赵云冲杀了过去。

    呼延储默默地看了祢逻诃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呼延储已经懒得理这些小事了,从稠浑率领的北匈奴禁卫在短短一炷香时间斩杀了大半开始呼延储就逐渐做好了准备。

    果然丘林碑冲杀到过去了,狼魂兵的突击能力配合上丘林碑的乱阵天赋,很快就能突围进入,在他的天赋的影响下,根本不可能有人能阻拦住他领兵冲入本阵。

    呼延储站立在高车上默默地看着丘林碑冲入了关羽本阵,原本军阵连绵的关羽军骤然一阵大乱,丘林碑直接接引着北匈奴精骑和稠浑率领的北匈奴禁卫汇合。

    可以说只要这一次汇合成功,对于呼延储来说这一战就完成了大半,汉军军魂军团虽强,但很明显已经竭尽全力,而北匈奴禁卫当前虽惨,但是只要补充了精卒,战力瞬间就能恢复五分。

    虽说就算是匈奴禁卫军团全数恢复,面对这二十余万的汉军精锐也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北匈奴禁卫一旦恢复,汉军的主力必然会放到北匈奴禁卫的身上。

    那时呼延储自然会率领剩下不多的北匈奴精锐发动冲锋,一直隐藏着实力只进行中军防护的林瀚,林渠兄弟也会随着呼延储一起发动攻击。

    这两人便是呼延储一直没有派上过战场,那怕是在中亚乱战的时候也只是潜心修炼的两名护卫,北匈奴之中数一数二的好手。

    两人的修为皆是足以比拟丘林碑,乃是实打实的内气离体极致,同样也都是呼延储的心腹,常年蹲在呼延储营帐角落的两大护卫。

    更重要的是就连丘林碑都尚未察觉这两人是内气离体极致的好手,自然呼延储自信汉军肯定无法得知。

    因而呼延储愿意赌一把,那时他自己带着两名超级高手率领北匈奴残存的精锐发动决死攻击,而中央又有稠浑率领北匈奴禁卫死命反击,汉军为了减少损失必然将所有的主力投入他和稠浑这两路。

    那时也就是丘林碑逃出生天的时候,具有乱阵天赋,又知道前后因果的丘林碑就算再怎么痛苦,也知道整个一族的存亡肩负在他的肩上,逃跑并不可耻。

    汉军会不会追袭,呼延储并没有放在心上,诚然丘林碑不论是是实力还是身份都是值得追击的,但是这也要看和谁比。

    论身份包围之中尚且还有他北匈奴单于呼延储,论实力稠浑率领的是北匈奴唯一的军魂军团,干掉他们两路基本上就相当于匈奴正统就此结束,呼延储不觉得汉军会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至于汉军分出一部兵马前去追袭丘林碑,呼延储并不担心,丘林碑的实力就算胜不了,也能逃走,他的乱阵天赋除了适合破阵,也适合冲出围堵,这也是呼延储愿意将北匈奴寄托在丘林碑身上的重要原因。

    “你们行不行啊,我看丘林碑要破开外围和军魂军团汇合了,蔡阳和魏延居然没拉住!”陈曦有些抓狂的对着周瑜说道。

    “本身魏将军和蔡将军这一路就不是很强,再说军魂军团最后出手的情况,我们不论如何推演都没有办法阻止北匈奴禁卫第一次和北匈奴精锐汇合。”周瑜没好气的说道。

    “毕竟稠浑是最后一路出发的,而且他本身除了率领军魂军团,还率领了一部分北匈奴精锐。”贾诩略带叹息的说道。

    “事实上就是如此,稠浑自身就率领着过万北匈奴精锐,加之他本身又是最后一个出战军团,除非我们能在第一时间干掉整个北匈奴禁卫军团,否则第一次汇合完全没办法避免。”法正双手一摊一脸无可奈何,关于这一点他们推演了太多次,但没意义。

    “那你们将丘林碑放回来干什么?”陈曦一想也确实是这回事,于是转了一个话题询问道。

    “子川,你也知道是放回来啊,我们都知道魏将军和蔡将军拿不下丘林碑,能压制,但是不可能击败,但我们还让他们两人应对丘林碑,你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陈群拍着陈曦的肩膀说道。

    “呃,你们这意思是故意吸引丘林碑汇合,但是这样的意义何在?”陈曦皱了皱眉头,“丘林碑的实力并不弱,我们这边稳赢的人也不多,而他和北匈奴禁卫汇合之后,更难对付了。”

    “难对付不难对付我们不知道,我们一致估计北匈奴单于是将他自己作为棋子,以此为前提我们推演出了另一种可能,丘林碑应该是北匈奴的希望。”荀攸开口说道。

    陈曦不由得为之一怔,随后点点头,从某个角度讲的话,貌似特别合乎情理。

    “这是子扬站立在单于的角度,我和孝直预估人心,子中推算局势得出的结论。”郭嘉自然随意的说道。

    “这么说的话,你们的意思是直接打掉丘林碑?”陈曦摸着下巴反问道。

    “这倒不是,我们其实比较好奇北匈奴单于想要做什么,我们一致认为他还有什么杀手锏。”一直没开口的陈宫缓缓地说道。

    程昱不满的扫了一眼陈宫,陈宫就当什么都没看到,结果陈曦就听到法正不断的重复流星爆。

    “话说你们估测过的情况如何?”陈曦翻了翻白眼,完全没将法正的话当作一回事,转头询问司马朗。

    “典将军,许将军,周将军不都在这里吗?我们还有一支虎卫军没有出动,就是给北匈奴单于准备的,我们都准备这看北匈奴单于的杀招,到时候只要对方一动,玄德公,曹公就会出手。”司马朗开口说道。

    “还有伯符。”周瑜默默地开口说道,陈曦翻了翻白眼,孙策在前面杀得开心,回头到时候北匈奴单于动了,孙策能不能记得之前周瑜交代得三家大佬加三家虎卫军一起教对方做人都是问题。

    “这么说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总觉得丘林碑和北匈奴禁卫汇合有些不太妙。”陈曦皱了皱眉头说道,“万一丘林碑彻底打破了防线,让北匈奴精锐和北匈奴禁卫汇合了呢?”

    “一方面关云长乃是少有的良将,虽说吃亏在丘林碑的军团天赋上,但是绝无可能让丘林碑彻底打碎防线,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哦,来了!”周瑜嘴角上划面上带着一抹得意。

    只见最早被周瑜派出去的夏侯渊还有黄忠成功突破了杂胡的两翼,从外部冲杀了进来,朝着最中央那处混战的敌方冲去。

    与此同时从左侧杀入的张绣,张颌,陈到三人一身是血的杀了出去,而成功渗透进去的于禁军团,在杂胡左翼遭受到重创,开始散乱的时候骤然开启了自己的军团天赋,强行在乱阵情况下凝聚出了属于自己军团的云气,彻底毁掉了左翼的云气。

    仅仅是这么一个行为,于禁成功崩掉了超过十万的杂胡,整个杂胡军团的左翼直接被于禁这一招直接废掉,随着大量涌入的汉军步卒,于禁彻底镇压住了整个北匈奴侧翼,而且开始调动更多的兵马朝着整个杂胡大军的后军渗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