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再杀两将

    【力量不如典将军,气势不如关将军,技巧不如妹夫,每一项尚且未登临绝顶,熔炼为一体的时候,又无法升华达到另一个高度,如此程度居然还想杀我!】

    马超一枪重剑之术崩在渠扶长枪之上,枪式尚未用老,顺势发力又是一个圈朝着渠扶上半身扎去。

    不得不说马超受到的调教等级非常高,最开始作死惹到吕布,差点被打死,却又因此让吕布认可,得到了吕布一大部分的传承,在曹操麾下又多是和典韦这种强过他一大节的对手交手。

    等到了北方又有赵云这等好手手把手指点他去掌握技巧,有时赵云为了避免马超又去骚扰马云禄,甚至换黄忠,关羽一个个的去和马超练手。

    对于黄忠,关羽这等高手来说,一个羊也是放,两个羊也是赶,也无所谓多一个马超少一个马超,更何况马超这等天才,是个老师都会喜欢,所以马超在北方学习到了很多。

    正因为学习的多了,马超才真正明白了吕布给他留下的东西是多么的重要。

    吕布飞升之前给马超留下的不仅仅是经验,更是如何在厮杀之中熔炼出属于自己的武道,千锤百炼而出完美契合自身的武道。

    不再是学习,模仿,追逐,而是更本质的如何走出自己的武道,走出一条没有任何其他人影响的道。

    因而站在这个高度上,马超有资格去鄙视稠浑,同样有资格去鄙视赵云,至于关羽,张飞等人,他们身上从未有过其他人的身影,他们的路都是自己斩出来的,没有人比他们对于自己了解的更深。

    当然鄙视赵云,马超也就是说说,赵云的走的那条路大概也就赵云能走了,其他人走估计走到死也就那样了。

    渠扶一击不中,反倒被马超压制,接连十数招招架防御之后,渠扶眼见马超气势愈见浑厚,当即无视马超的枪影,中平枪直刺马超腹胸。

    这一枪在马超的双眼之中说不上多块,但是架不住这一刻马超眼中自己的攻击也同样慢的可以,勉力回枪已然无法招架,当下马超心中一横,挺枪直刺渠扶。

    下瞬间鲜血迸射出去,渠扶一枪刺穿马超的腹胸,而马超同样一枪刺透了渠扶的左肾。

    下一瞬间渠扶并没有发力拔出自己的长枪,而是猛地抬起右手,五指并拢,手上直接延伸出乌黑如墨铁一样的金属辉光,然后当着马超的面直接斩断了马超的长枪。

    而马超大惊之间,也学着渠扶抬手,将内气聚集到手刀上,一击斩下,结果连个豁口都没有出现,反倒一击斩的马超手指生疼。

    渠扶眼见这一幕冷笑间发力将自己的长枪拔了出来,然后挥枪朝着马超扫去,至于左肾处的伤口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恢复。

    马超奋力格挡了一击,当即调头就跑,这个时候马超才反应了过来,自己的长枪和孙策打架碎了一次,打鲜卑碎了一次。

    眼见自己的长枪经常被打碎,所以马超派人定制了一杆,手上这根长枪前一段时间才打造出来就是强效温养了一下,这个程度的温养兵器只要不参加内气离体级别无压制单挑就没有什么问题。

    可谁能想到渠扶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居然直接将自己的长枪给斩断了,没了武器的马超当即勉力招架了几招,便朝着另一个方向撤退,一边撤退一边掏出丹药服下,眼见伤口恢复,当即顺手抢了一把武器和渠扶再次厮杀了起来。

    而这一次渠扶把握住对付马超的要点,挥舞着自己的长枪,不求伤敌,只求碰撞,统统刚劲,连着三下,便将马超的才抢来的长枪便被打碎,而马超自己差点也被伤到。

    就在渠扶准备再来几枪将马超干掉的时候,远处飞来了三根箭矢一根将渠扶的枪尖射开,另外两根一根射向渠扶的左眼另一根射向渠扶视野死角的战马膝盖骨。

    一箭将渠扶长枪带歪,渠扶眼见另外一箭朝着自己的眼睛射来当即躲避,却发现箭矢居然拐着弯朝着自己射来,当即一枪横扫将之扫飞,这时渠扶才发现死角箭矢,而这一箭在即将射中的时候,突然加速,直接射断了马腿。

    “超哥,上,宰了他!”马忠将自己战马上的长枪直接朝着马超丢了过去,他一个弓骑兵根本不怎么用枪。

    长枪丢出去之后,马忠就像是突然精气神衰竭了一般,之前那三箭乃是黄忠教授的必中之箭,每一箭都非常耗费精气神,能一次射出三箭必中的马忠从某个程度上讲已经拐出了黄忠的箭术道路。

    马超伸手接住马忠丢过来的长枪,当即怒吼着朝着渠扶刺去,长这么大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以前打不过别人是因为实力不够,这次居然吃了武器的亏!

    暴怒的马超,长枪上甚至浮现了金色内气,一枪直刺渠扶,刚猛的力量让空气在瞬间爆发出一个细锥形,随后更是响起了空气撕裂的爆响,一枪之下马超近乎跨越了之前的巅峰。

    渠扶当即就地一滚拼死闪开马超的攻击,但是这时渠扶战马以折,之前追杀马超导致周遭的亲卫皆是拼命架住马超的禁卫,而这时风水轮流转,马超的亲卫拼死咬住渠扶的亲卫,自是无人阻拦马超,人借马力下根本没给渠扶机会。

    连着五招连刺依旧未中,马超直接迸发出所有的内气,覆盖性的朝着身旁发动了攻击。

    “咚!”一声巨响,马超的周遭直接粉碎,尘土杂草瞬间被轰飞了起来,而渠扶的身影也在瞬间掩盖在了尘土之中。

    当然,这是在其他正常人的视野里,在这一刻注意力高度集中的马超的视野里,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被慢放了数倍一般,尘土缓缓的飞起,渠扶缓缓的缩身朝着一旁的尘土之中躲去,那一瞬间马超甚至看到了渠扶面上死里逃生的笑容。

    里飞沙在马超的操控下心有灵犀的人立而起,然后狠狠地朝着尘土之中踩去,随着一声嘎嘣脆响,等到尘土散尽之后,马超清楚的看到了渠扶的无头尸体就在里飞沙的马蹄之下。

    里飞沙打了一个响鼻,像是非常满意自己的表现,马超也顺手帮着里飞沙顺了顺鬃毛,然后策马朝着前方的北匈奴精锐冲了过去,虽说这一刻他身体无比的空虚,但没有什么,只要他前冲,这一路就会迎来胜利。

    且说丁零王愤怒的率兵冲出,虽说他不满呼延储的口气,但是他清楚呼延储说的没错,现在的汉室还是曾经的那个无敌的帝国,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挑衅。

    因而丁零王的一腔怒火只能朝着汉军释放,绽放的军团天赋在丁零王的操控下,携带着丁零人的骄傲朝着汉军绽放了丁零人的力量,然而不等丁零王怒怼汉军的时候,一道白色的浪花已经出现了在丁零王的面前。

    赵云看着那万余身穿皮甲的丁零精锐,并没有和丁零王打招呼的意思,在双方之间的间距还剩下五十步的时候,白马义从的速度猛然飙升到了极致。

    那一刻所有白马义从士卒明显的感觉到视角不断的变小,和当初训练的时候,还要扼制自己的速度不同,战场之上有什么样的力量就使用什么程度的力量。

    这一刻所有的白马义从清楚的感受到了风的力量,这一刻风既阻碍着他们的发挥,又激发着他们的力量。

    随着赵云军团天赋的打开,在加持了大量其他天赋之后,冷静状态下本身就极高的集中度再次被提升了一节,这样白马义从能更清楚的掌握自己的力量。

    五十步的距离,这一次白马义从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引弓射箭,丁零王冷笑着看着那如同浪潮涌来的白马义从,一声令下箭雨起飞。

    下一瞬间丁零王就看到了当初公孙瓒率领白马时最经典的一幕,掌握了御风这一天赋的白马义从,在那一瞬间速度拉高到了极致,敌方的箭矢从射出到落下的这一个呼吸间,白马义从已经杀到了丁零人的面前。

    什么临阵三波箭矢,公孙瓒的超精锐白马可以在你看到对方引弓射箭的瞬间冲到你的面前。

    对于进入这种速度的白马来说,只要握着马刀一刀麾下,根本不需要去看对手,一刀过去,超乎想象的高速就足够将敌人切成两半,至于敌方对于白马的攻击,高速到连攻击的人都没有办法完美驾驭的速度,反击的人真的能命中?

    更何况御风的能力足够白马在攻击到来之前提前发觉攻击,而本身具有的超高速和极限灵活,足够避开九成以上的常规攻击。

    因而在丁零王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之前尚且还在五十步之外的白马,在他们丁零人的箭矢还没有落地之前,那苍白的刀光已经从侧边斩中了丁零人的精卒。

    那可怕的速度带来的极限攻击,足够在一瞬间将皮盾切成两半,并且顺势将人切成两半,那可怕的攻击在刀光划过的时候,便带了死亡,那一瞬间的刀光闪过,丁零人的大军之中残肢断臂齐飞。

    五个呼吸过后,赵云率领的白马义从,从之前正对着丁零精锐移动到了丁玲大军的身后,而丁零大军左侧的五排士卒,从开头到结尾全部死亡,那光滑的切口,足够说明太多的问题。

    这一刻丁零王手脚冰凉,他之前看的非常清楚,这些汉军是轻骑兵,但是他们拥有可怕的速度,极致的灵巧,足够闪避绝大多数的攻击,而可怕的速度附带的极致攻击,足够他们用马刀切开皮盾,斩断马头,这已经是近乎于完美的骑兵了。

    赵云调转马头的那可以,丁零王清楚的看到了赵云那英俊的脸庞,但是随之而来的残影让他近乎胆战心惊。

    “放箭!”丁零王怒吼道,军团天赋全力绽放,掠夺于他兄长的军团天赋,可以让他率领的军团所有的攻击在命中之后造成音波震荡效果,这种音波震荡不会造成太大的冲击,但是却会和人体脏器形成共振,直接造成内府震荡。

    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军团天赋,但问题是你要能命中啊,白马可怕的速度和极致的灵巧配合上御风能力,足够闪避开九成以上的箭矢,命中不了对手,再强的天赋也是扯淡。

    “李条,交给你了,我带人去杀丁零王。”白马义从如风一般滑过,如同割肉小刀一般直接扒掉了一层丁零外围的精锐士卒,而自身的损失几乎没有。

    白马义从这种军团,公孙瓒能持之以纵横天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可以说这种军团只要不是主动作死,就算是招惹了军魂军团,靠着超高的敏捷也不是不能全身而退。

    “将军小心!”吕绮玲面色和顺的看着赵云说道。

    “子龙小心。”马云禄略带兴奋的对着赵云招手道。

    赵云点点头,并没有多话,在白马义从像小刀一样切入丁零侧翼,然后就像是热刀切油脂一样轻松带走一片的时候,赵云如风一般在马云禄惊恐和吕绮玲兴奋的眼神之中单人冲入了丁零大军之中,近乎瞬间从最薄弱的敌方冲杀了进去。

    那一瞬间李条和薛邵简直吓傻了,说好了带人去干掉丁零王,将军你怎么能一个人冲进去。

    赵云近乎瞬间就和丁零王对面,那一瞬间丁零王近乎被冷汗浸湿了后背的衣衫铠甲。

    “丁零王?”赵云这一刻毫无惧色的看着丁零王。

    “你是何人?”丁零王盯着赵云,他一刻他身体的每一处都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你先出手。”赵云盯着丁零王无比的平静。

    “去死!”丁零王怒吼着一枪直刺,手上的长枪震动间产生的振波以音速朝着赵云传递了过去,可是在他尚未看到赵云反应的前一刻,他的眼前便已经失去了光明。

    “音波震荡的力量吗?”赵云伸手默默地擦掉嘴角的血渍,然后冷漠的看着面前已经变成了无头尸体的丁零王,“就算不动用内气,我的出手速度也可以比声音更快。”

    内气离体极致境界丁零王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