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现世报来的快

    当初丁零王就是靠着祢逻诃的这个能力,指挥着大约有十万左右的奴隶挡住了他的兄长,然后夺得了王位。

    这么一个军团天赋,提高不了任何人的战斗力,对于精锐也没有提升,同样也削弱不了敌人,但是啊,这个天赋能让奴隶啊,杂胡啊这些垃圾,发挥出一部分他们本身具有的力量。

    或者再说的直接一些,一百个俘虏只要敢战,区区看守他们的几个士卒算什么,毕竟都是人,两个胳膊扛着一个脑袋,数倍于敌人有何打不赢的。

    如果说人多的时候还有军阵,配合等各方面的加成,那几个人看着几百人的时候,几百人还打不过几个人?其实没什么神奇,更多的就是畏惧,如果破除畏惧,几百人就算赤手空拳,几个手持刀枪的普通士卒怎么都拿下了。

    而祢逻诃的能力,可以让任何明白鼓点意思的人下意识的听从鼓点进行战斗,这个程度虽说不高,但是这么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已经足够发挥出一个正常人的力量了。

    虽说能发挥出的力量不多,但是这种程度的力量结合恐怖的人数已经能正式作为一份底牌了。

    随着北匈奴中央鼓点的的响起,原本因为张绣三人冲杀导致防线被撕裂的匈奴军左翼,居然开始自发的阻击汉军的破阵,虽说强度不高,但是和之前那种一触即溃的情况完全不同了。

    “哈哈哈!”丁零王看到祢逻诃登场之后,北匈奴左翼骤然一稳,不由得大笑,而这时,汉军缓慢推进的中军,也终于进入了一里的范围,当即丁零王不再有任何的犹豫。

    “伊重,出发!为汉军带来死亡,让他们明白平原上的战车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丁零王这一刻意气风发,汉军军势严整,气势恢宏,但是他们丁零为这一天等待了太久。

    他们拥有指挥数十万奴隶统一作战的能力,也拥有最强的破阵利器,更重要的是他们有问鼎的野心。

    这些方方面面的优势组合在一起,足够让丁零人去面对汉军,去击溃面前的汉军,去获得让汉军平等对待的资格!

    “吼!”丁零王拉开中军的瞬间,一大片密密麻麻由二牛二马拖拽着的战车一字排开,和上一次冲击汉军营地的时候不同,这一次所有的战车都固定上了大量的刀刃。

    超高速奔腾的战车,配合上战车上的刀刃,强大的动能,配合着刀刃,足够在一瞬间将侧面的敌人切的零碎,且不用再去管任何来自于侧面的攻击。

    在所有的战车前面有一架刷成火红,连牛头上也裹上了战甲的战车,而伊重就战在这辆战车之上,随着丁零王一声令下,伊重怒吼一声,所有的战车缓缓而动。

    随着战牛和战马的发力,所有的战车冲锋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匈奴人和丁零人也当即随着奔腾而起的战车朝着汉军发动了冲锋。

    伊重的速度愈来愈快,他看到了汉军中军的闪避,一排排忙而不乱的重甲步兵朝着左右两侧躲避。

    虽说有所不解,但是伊重却没有任何的畏惧,在当前这种战场上,就算是有成建制的弩机军团也失去了意义,而就算汉军同样准备了战车,伊重也有自信能击溃对方,他的天赋就是为战车而生的。

    至于其他任何战术,对于伊重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奔腾而起的战车无所畏惧,那种强横到极致的冲击力足够碾碎正面一切的东西,对于战车来说列阵而战,他们的敌人重来都只能是自己的同类,至于其他任何兵种,都只是他碾压的蝼蚁!

    一里的距离转瞬即过,七十步的时候,伊重清楚的看到了撤开的中军后面除了主帅和帅旗一无所有。

    没有他预料的弩机,也没有和他同样的战车,那里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箭雨疯狂的朝着战车射了过来,但是这完全改变不了战车的行进方向,不需要躲避,不需要反击,只需要冲进去胜负即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伊重在冲杀到距离中军帅旗只剩下五十步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了对方那名年轻的统帅面上的嘲讽笑容,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一股寒意从尾骨升腾而起。

    “还真是愚蠢的杂胡啊。”周瑜淡笑着对身边的诸人说道。

    陈曦懒得回答周瑜这种话,新换的玉质折扇缓缓按下,乳白的辉光瞬间覆盖了二十五万的大军,而周瑜的碧幽的光辉同样覆盖了一遍,随后荀彧,陈群,程昱接连出手。

    整个大军瞬间完成了第一次的加持,至于身后其他的文臣,则都是面无表情的开始勾连己方的云气。

    在十几名堪称当世顶级的文臣的联手调动下,汉军的云气结构直接被固化,然后疯狂的注入那支正在吸收云气的军团之中,不过就算是如此规模的吸收云气,汉军的云气也未见丝毫的变少。

    就在伊重狂吼着,再有四十步就冲入到汉军中军帅旗之下,将那些看起来貌似很重要的统帅和文臣统统拿下,登上人生巅峰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层扭曲。

    随后大约都有二十多种延长出数十丈甚至百丈的军团攻击朝着他覆盖而来。

    那一瞬间跟随在伊重大军身后的北匈奴将校,皆是寒毛倒竖,那一瞬间汉军之中突然跳出来的内气离体高手接近三十名

    那一刻伊重清楚的看到了面前空间的扭曲,可惜那一刻他连惨叫都无法做到了,数十种军团攻击或是直接命中,或是间接命中,或是震荡波及,总之仅仅是瞬间伊重本人便被这等强悍的攻击蒸发的连渣滓都不剩下了。

    数十名顶尖猛将的合力一击,附带着强横的意志,几乎在瞬间就摧毁了大半个北匈奴战车军团,并且在原本平坦的大地上轰杀出来一个巨大的坑洞。

    “杀!”在中军突然显现直接碾碎了丁零战车军团的瞬间,刘备和曹操几乎同时发出了呐喊声。

    随即二十余万精锐组成的大军骤然加速,而之前出手的所有猛将皆是顺着周瑜留下来的通道朝着自己的本部冲去。

    一击粉碎丁零战车之后,所有的内气离体武将皆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朝着自己的本部奔去,这种程度的大战,任何胆敢自恃勇力的武将,没有当前吕布那个层次就算能扛过一波也扛不过第二波。

    在灭杀掉伊重的战车军团的瞬间,汉军将校皆是以最快的速度移动了自己本部的位置,然后整个军团爆发出各式各样的彩。

    三十余种军团天赋的光辉在加持了周瑜和陈曦两人的意志之后,更有荀彧和陈群完成内外的循环交流,加之还附带上了程昱的适应能力,各方面体力内气的消耗,近乎被压制到最低的极限。

    “战!”孙策跃马前冲,气势如虹,金的战甲将他完全覆盖了起来,身体之中内气,随着他的意志如同炸裂一般,君主天赋瞬间展开给在场所有的军团天赋覆盖上的一层金的辉光。

    仅仅是一个瞬间,原本气势如虹,仿若要凿穿汉军的伊重身死魂灭,而汉军原本平静如静默的海水一般的主体大军,在那一瞬间突然爆炸了起来。

    五缤纷的光辉在笼罩了整个军团的时候,更是让所有的对手心惊胆颤,这一刻他们真正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帝国!

    历经西域三十六国,怒战罗马,厮杀安息,颠簸于中亚之间近乎纵横不败的匈奴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他们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大汉朝一如三百年前那般强横!

    “体力内气消耗速度略高于正常水平,士气远远超越正常水准,可承受时间大于正常水平。”陈曦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加持的军团天赋,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自身天赋消耗速度低于正常水平了。”诸葛亮缓缓地开口说道,随后侧头看了一眼荀彧,陈群和程昱,其中意思不言而喻,这三个人家伙的意义在大军团作战的时候非常有价值。

    “子明,仔细观看,你想要的一切都在这里,敌人的,我们的,到底什么才是你所需要的精神天赋?”诸葛亮侧头看着吕蒙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诸葛亮在见到汉室的大军卷起的时候,诸葛亮突然熄灭了以后坑吕蒙的打算,大概是他的视野更宽阔了。

    当即不少人都看了一眼吕蒙,而吕蒙则是完全不回头,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大战,他要从中找到他学习的对象,取其精华,不断的加强自己,最后凝成自己的精神天赋!

    丘林碑在看到汉军瞬间覆灭了半个战车军团的时候寒毛都炸了,而随后看到整个军团骤然升起的光辉,近乎胆寒,但是下一瞬间,他就双眼冰冷的前冲而出,怒吼道,“昆仑神的后裔,战,三百年血仇,死亦南望!前方无路,刀斩之处便是生路!”

    伴随着丘林碑一声大吼,数百狼魂直接从他的身上喷涌而出,直接覆盖身旁数百亲卫身上,死不死先过了今天再说!

    就算面前的敌人是卫霍复生,冲锋已起,岂有撤退之理,有道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战尚且有胜率,退唯有一死!

    虽说北匈奴的士卒在看到汉军之中升腾起的五斑斓的辉光的时候都心生恐惧,但是随着丘林碑一声怒吼,皆是心下一凛。

    毕竟是从中亚生死场杀出来的精锐,都清楚大军过招,生死看淡,唯有勇者能杀出重围。

    “杀!”须卜成怒吼着绽放出一片暗淡的辉光,在死志的映照下,无限契合自身天赋的须卜成直接突破了自身的极限,军团天赋硬生生突破了之前数量的上线。

    “为了昆仑神!”渠扶怒吼,身上疯狂的逸散出黑暗的雾气将自己和自身的军团全部笼罩了起来。

    可惜渠扶不知道程昱强行烧精神量给汉军固化了一个月的适应能力,也许以前汉军在这种雾气之下完全看不到,但是现在的话,一旦进入疯狂的厮杀阶段,恐怕用不了多久,汉军的士卒就能强行在这种军团天赋下看到东西。

    “匈奴的意志岂能在这里倒下,杀!”昆绾怒吼着,身上疯狂的绽放出一抹淡红的光辉直接笼罩了身后三四千的北匈奴士卒。

    “杀!”兰氏的身上疯狂的逸散出灰白的雾气,随着他一声怒吼,一道灰白的光辉直接绽放了出去,笼罩了身后的三千余人。

    这一刻丁零王的铠甲近乎被冷汗渗透,面对汉军近乎屠神的军势,他完全看不到他们丁零人哪里有资格和汉军谈条件。

    “丁零王,怕吗?”呼延储看着丁零王冷笑着问道,面上甚至不掩盖自己的嘲讽。

    丁零王看着呼延储想要挣扎着说出一个不怕,但是汉军那可怕的军势压的他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

    “是不是想要给汉军低头?”呼延储冷笑着看着丁零王。

    丁零王默不作声,面明显挣扎,汉军真的强到让他绝望,他现在所想的只有跪在汉军的脚下,请汉军饶恕他的冒犯。

    “是不是想拿我的人头前去请求汉军饶恕?”呼延储一眼就看穿了丁零王的想法。

    “汉室有一句话叫做宜县头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呼延储冷冷的看着丁零王,“而丁零人所做的事情,已经足够让汉室诛灭整个部族了。”

    “都是你!”丁零王面目狰狞的看着呼延储。

    “不是我,是你自己,你面前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跟着我干,我们还能赢,而且就算不能赢,汉军也不可能全歼我们,而你一旦低头,我可以保证,你的人头会被汉室用来传示万里诸国!”

    这一刻丁零王面目无比的狰狞,而呼延储无比的平静,最后丁零王愤怒着大吼一声,直接绽放出他那内气离体极致的内气,还有一抹暗银的军团天赋。

    不管丁零王如何愤怒,他都无比清楚,呼延储说的没错,现在的大汉朝展现出来的实力,依旧是那个剑指天下无敌于世的强横,他们绝对不会给任何挑衅者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