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残破的帝国意志

    在汉军刚刚开始组织士卒迈步出营的时候,北匈奴的侦骑就已经策马回报。

    安稳了十天的北匈奴和丁零人在收到这一消息之后,并没有什么惊奇,其实早在昨晚发现汉军大量巡逻士卒的时候,呼延储就有所怀疑,而且提前进行了安排。

    因而在收到消息之后,北匈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所有人组织起来,甚至依靠着之前笼络的大量偏向于北匈奴的鲜卑人已经成功将几十万的杂胡散散乱乱的组织了起来。

    同样丁零人的反应也不算慢,当然这里面主要有一个问题是周瑜等人根本没有任何掩饰的意思,大军结阵缓缓的碾压而来。

    “汉军还真如我估计的那般,这样也好。”呼延储冷笑着说道,至少这样丁零人根本没有机会去实施任何的计划。

    “丘林碑,你过来一下。”呼延储朝着丘林碑的方向招手,在他看来能继承他信念也就只有丘林碑了。

    丘林碑不疑有他,呼延储缓缓抬手点在丘林碑眉心,而丘林碑一愣,随后呼延储看着丘林碑,“这是我留给你保命的,别死了。”

    “这是什么?”丘林碑感受着眉心之中的那道光泽,有一种悸动,而看向呼延储的时候,突然发现呼延储身上有明显的暮气息,“单于,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呼延储笑着说道,“三百年钱的昆仑神后裔是多么的骄傲,我们甚至凝聚出了帝国的意志,而现在的我们。”

    丘林碑默默地点头,这些事情他在匈奴口口相传的历史之中听说过,但老实说丘林碑并不相信北匈奴曾经凝聚出帝国意志,因为在传说之中,北匈奴的帝国意志是被霍去病打碎了。

    因为明确感知过军魂的强大,所以丘林碑完全不相信传言之中强大无匹的帝国意志会被一个人打碎,毕竟就算是军魂军团不灭,军魂都不可能被打碎,更何况是帝国意志。

    呼延储看着丘林碑的神也明白对方的想法,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因为他非常清楚,那不是神话,那是事实,匈奴帝国的帝国的残存意志现在就在他的身上。

    我的精神天赋先知,每年都可以看到未来,但是没有过程,而且因为是提前得知未来,就算我努力去改变,最后得到了也有很大的可能是我看到的未来,不过这次看到的毕竟是好结局。呼延储默默地想到。

    这是呼延储和荀爽精神天赋最大的差别,荀爽的精神天赋只能使用五次,但是荀爽能看到非常详细的细节,甚至能看到未来结果诞生的诱因和主导因素,在这种情况下荀爽精神天赋的意义不在于未来的结果,而在于提前获知的各种讯息。

    就像荀爽有目的的建设颍川书院,有目的的带上陈家,有目标的收拢寒门进入颍川书院,他的精神天赋其意义就不在于结果如何,因为知道了那么多的细节,足够荀爽将未来掰到利于自己的方向。

    若非荀爽每次使用精神天赋的广度都太广,目标太大,所预见的人物太多,导致细节缺少,如果每次都能详细到每一天发生了什么的话,导致了什么的话,荀爽的能力完全就相当于五次重生。

    可惜那只是一个美丽的扯,荀爽的精神天赋天赋,将预测的时间广度压缩在月的话,荀爽几乎能看到每一个细节,虽说一个月的精确未来其实已经够逆天了,可是在那种还算太平的官僚体质内,一个月的详细细节最多为你晋升打好根基,根本无法粉碎体制。

    所以荀爽用精神天赋都是用年来计算时间广度,虽说很多细节没了,但也给荀爽留下足够多的提示。

    至于呼延储的能力,呼延储根本不能保证自己窥视到的未来,是自己无所作为的结果,还是自己努力去做的结果,再加上呼延储的天赋根本没办法控制他想要看到的东西,若非这个天赋确实有很高的战略价值,呼延储一般都不会使用。

    毕竟这个天赋每次使用,呼延储有很大的可能看到的都是惨剧。

    而且由于呼延储实在不知道如何改变自己窥视到的未来,所以一般情况下呼延储都不怎么使用自己的精神天赋。

    不过话说回来呼延储这次带着大军东归,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呼延储的在未来看到了北匈奴成功进入冰原,然后一路东进进入了另一片广袤的平原之中。

    至于要达成这个结果会死多少,呼延储已经做好了准备了,这也是为什么得知挛鞮侯阵亡的时候,呼延储虽说愤怒,但是却也并没有太过追究须卜成的罪责,因为他知道这可能就是代价之一。

    我应该也会死在这里,不过没什么了,至少我们昆仑神的后裔会因为我今天的选择有一条生路,而且能再次壮大起来,今日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呼延储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想到。

    帝国残存的意志大概还能最后使用一次了,用我的精神天赋勾连帝国意志锁定一次当前状态,但愿能多留下一些种子。呼延储默默地启用自己的精神天赋,开始引导匈奴残存的帝国意志。

    可惜了我们的帝国意志和霍去病的军魂意志拼了一个两败俱伤,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这么窘迫。呼延储心下无奈的想到。

    这种事情如果在其他任何没有经历这件事,但是知道帝国意志存在的强者看来,都如笑话一样,可呼延储知道这是真的,那位少年将军的强大根本不可理喻,尚未独立军魂的军魂军团,打碎了帝国意志!

    那个由冠军侯率领的亲卫组成的军团,所具有的军魂效果被称为无敌或者奇迹,效果是防御一切可见不可见的攻击,破坏一切可见不可见的防御,只要主将追求胜利,军团必然获得胜利。

    绝对唯心军魂,就算原本具有超越军团破坏力上限的防御,也会被强制压制到可以被打碎的防御范围内,而所有超越军团防御力的攻击也会被强行削弱到无法打破防御的程度。

    甚至所有预见系别,指引系别的天赋,所能映照的未来在遭遇到这支绝对唯心军魂军团的时候,未来全部被强行改写,也即是所有胜利的未来统统消失。

    就算是当时世界第一帝国的帝国意志都被这种力量硬生生打碎,当然那名无敌而又年轻的将军也没有挨过反噬,就此陨落,连着尚未独立的军魂一起坠入了黄泉。

    老实说如果那支军魂军团尚在,匈奴人绝对没有丝毫动手的想法,那可是连匈奴精锐都能一个打几十个怪物军团,那可是真真正正足以撼动一个帝国根基的军团。

    “丁零王,汉军已经整军列阵,看起来真的不怎么看的起我们啊,你的军团准备的如何了?”呼延储在释放帝国意志成功之后,看向丁零王的神情平静了很多。

    “哼,正面突破就交给我们丁零人。”丁零王冷笑着说道,“汉军想要毕其功于一役,也要看看对手是谁。”

    呼延储心下冷笑,丁零王完全没想过自己的在汉军那里根本算不上对手,可能就是一个龙套而已。

    “那丁零王就与我一起驻守中军,侧翼就交由杂胡来拱卫。”呼延储做出一副盟友协同的神,完全不介意自己老大的位置被丁零王夺走。

    连形势都看不清楚的家伙啊,真的以为他所隐藏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吗?呼延储低头之间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军团天赋真的很强大,但是汉军更强,而且就呼延储估计,汉军之中拥有军团天赋的不下十五个!

    这还是保守估计,这种差距,呼延储完全看不出来丁零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甚至呼延储唯一能看上丁零人的只有伊重的战车军团,至于丁零王,就算是他的实力如同丘林碑一般强大,军团天赋强过在场所有人也不会有任何的意义。

    丁零之前暴露了战车,汉军也应该知道我们有成建制,而且非常厉害的战车军团,居然还敢列阵推进,这是有了准备吗?不过没什么了,既然选择了列阵,那就免不了和战车正面碰撞,就算有准备,也只会是两败俱伤,不损士气。

    呼延储无所谓的想到,丁零人死多少都和他们没有多少的关系。

    当然其他胡人也一样,甚至就算是北匈奴自身,只要种族能延续长存下去,走向呼延储所预见的未来,那么在这里的一切损失都是可以接受的。

    汉军缓缓地推进,侧翼成建制的精锐骑兵,正面缓步推进的步卒,以及近乎在大军前方的主帅和帅旗,汉军如此的自信,甚至应该说是张狂,让呼延储冷笑的同时也心下忌惮连连。

    那如同被刀斩出来的平整锋线,让北匈奴和丁零人都心下沉重,这无不昭示着汉军在这里的每一个士卒都足以堪称精锐。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汉军的步伐逐渐的趋于统一,甚至于最后齐整的脚步传递来的震动,都足以让北匈奴和丁零人统御的杂胡发生骚乱,直到这个时候这些杂胡才骤然想起,统御这一片大陆,支配着草原生灵的王到底是谁了。

    这一刻中军的曹操和刘备等人皆是看着对面的北匈奴,至于丁零人对于汉军来说和杂胡没有本质性的区别,蝼蚁和大蝼蚁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果然杂胡依旧不值一提,连承担自身选择的胆量都没有。”陈曦喟然长叹道,而周瑜面冷漠的看着对面,已然进入最佳的状态,身旁的贾诩,徐庶等人也都进入了最佳了状态。

    曹操和刘备对视一眼,汉军并没有派人前去问话的意思,汉匈不两立,该到了匈奴退出历史的时候了。

    “击鼓!”刘备下令,很快中军之中沉闷的鼓点声遍传数里,和以前那种小规模的战斗,可以靠着传音秘术指挥不同,这种双参战兵力合计超过六十万,战场覆盖十数里,就算来十个张飞都没办法用号令指挥。

    这种级别的大战场,军阵调度就主要依靠鼓点,还有军团统帅的判断,以及各部将领对于整个军团局势的把握。

    随着中央的指挥鼓响起,两侧分布在各处的牛皮鼓一个个的震动了起来,进军的号令传递到了所有汉军的耳中。

    原本平齐的汉军战线,随着一柄柄长枪的平举,随着一面面大盾的抬起,随着一名名弓箭手的上弦,二十五万的士卒以一个个军团为集体进入了备战状态。

    身处最中央的步兵扛着大盾缓缓地开始朝着前方行进,而身处外围的士卒则相对更快一些,以至于原本平齐的军阵逐渐的内凹。

    至于最右翼的骑兵,张绣,张颌,陈到已经各自率领了着属于自己的军团,先一步朝着对方发动了狂猛的攻击。

    三人几乎同时选择加速,由慢至快,在不损耗马力的情况下逐步的提高到了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

    相隔约莫一里出头的距离,对于任何一种骑兵来说都是非常适合的冲锋距离,在速度拉高到极限之后,张绣,张颌,陈到就像是三叉戟一样凶狠的朝着胡人联盟大军的左翼中央刺去。

    在北匈奴的指挥下,杂胡的反应并不算慢,箭雨迸射而出,然而不管是张颌的重骑,还是张绣的西凉铁骑,亦或者陈到抗拒死亡的白毦精兵皆是足以免疫弓骑兵箭雨的顶级精锐。

    当即气势汹汹的朝着预定好的方向疯狂的冲杀而去,而杂胡在北匈奴指挥的率领下如同飞蛾一样迎向死亡,而不管是张绣,张颌,陈到皆是未有丝毫的迟滞,他们皆是破阵的兵种,为的就是在这一刻碾碎敌人的阵型!

    “杀!”张绣怒吼一声,紫的辉光骤然从长枪之上延伸而出。

    原本就近乎无可匹敌的踏阵铁骑在这一刻更显威猛,而张颌和陈到则是一左一右将张绣靠着无可阻挡的攻击拉开的破绽彻底撕裂,几个呼吸北匈奴的左翼就被这支早有准备的破阵军团,撕开了一条巨大的破绽,而身后早已做好准备的突骑兵即将随之杀入!

    12月开加更,盟主五更,当月完成,两百月票一更,分类月票榜前十,每前进一名加一更,不重复计算,差不多按照十一月的成绩基本需要加三十更左右,顺带一直看盗文的读者,还请到起点支持一下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