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胜败在此一战

    在地面上架空一尺高,铺上横梁和木墩,然后一层层的木板就这么铺了上去,里面基本中空,但是却添加上了不少不粗不细,削好的木棍作为支撑。

    再加上大量的木钉,很快一个营地的地基就逐渐的出现了框架,剩下的就是给这些下面空虚的木板和地面之间填充上保温材料。

    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练气成罡的将领基本都被征兆过来进行刨花,差不多七八千上好的松木和杉木被强行刨花,经过油料浸泡之后被填充到了木板和地面之间的间隙之中。

    经过温养,油料浸泡的松木刨花,加之又加入了大量的锯木,保温性堪称可怕,经过万余袁军的努力,八天后,汉军终于完成了自己营地的建造,覆盖两千五百余亩的可怕范围。

    顺带这个营地高出北匈奴一尺有余,不过现在雪下得太大,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明显区别,大雪已经成功将审配等人想要掩盖的东西完全掩盖。

    当然在汉军修筑营地的这八天,北匈奴也确实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最后终于是在第六天的时候忍不住了,派遣了三千多族人趁着风雪前来袭击汉军。

    可惜从第四天开始荀谌已经命人外松内紧,加强戒备,取消了所有的夜间巡逻,转而布置了大量暗哨,特意建造的木质营地,在移动一块一块活动木板之后,暗哨只需要爬进去就可以了。

    大量的松木杉木刨花其保暖性完全不输于冬衣,暗哨只需趴在里面,中空的木质结构,让脚步声的传播更为清楚,所以多数的暗哨只需要趴在那里就能准确得知外围是否有人来袭。

    甚至有的暗哨提前准备了被子,三人一组,躺在刨花里面盖着被子休息,完全不比在营帐里面差。

    原本大冬天巡逻的可悲情况,被荀谌硬生生掰歪成躺被窝里进行监听,除了强令三个人不能都休息以外,荀谌对于其他的方面并没有太多的追求。

    自然在这种情况下,汉军士卒的暗哨不会有任何一组出现偷奸耍滑的情况,同样在这种情况下,北匈奴的偷袭根本没有一点成功的可能,毕竟打死北匈奴都不会想到汉军的士卒就在他们的脚下。

    在这种情况下,汉军营地开始建设的第六天那次夜袭对于北匈奴来说根本是一个悲剧。

    甚至连暗哨本身都不知道荀谌将三千多人洒在营地地板下面的刨花之中作为暗哨,这种可怕的规模,就算没有一个巡逻的士卒,北匈奴也绝对没有可能隐藏自己的身形。

    当然偷袭的北匈奴还以为汉军过于疏忽,给于了他们相当的机会,结果在北匈奴进入营地,深入了很久,确定汉军当真没有夜晚巡逻的士卒,心下大喜准备强行夜袭汉军核心的时候,遭遇到了汉军前后的夹击!

    三千多北匈奴除了一千多审配特意留下来的,其他统统被干掉,而汉军突然进行的前后夹击,让北匈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遭受到沉重的打击。

    随后在某位北匈奴勇将的率领下,北匈奴左突右冲,成功逼近了汉军核心的粮草囤积之处,靠着放火吸引汉军的注意力,成功突出了重围逃过了一劫。

    当然这些都是扯淡的,审配只是想放那群北匈奴出去而已,毕竟要大获全胜的话,在他们兵力不足的时候必须思考一些计谋类的东西,而现在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以相当微小的损失干掉了北匈奴两千人之后,审配和荀谌就不在将心思放在了北匈奴身上了。

    等营地彻底建设完的第八天,荀谌等人终于进入了计谋实施前的验证阶段,几人开始详细的对照。

    “粮食这边不太安全,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处理办法?”荀谌看着审配询问道,虽说之前被烧掉的不是真正的粮食,但是荀谌依旧有些担心,万一之后玩漏了怎么办,粮食才是生存的根基。

    “这东西还用怎么处理,我们都能挖出那么麻烦的东西,这东西找个地方挖个坑,下面铺木板,上面盖木板,之后统统埋了。”许攸撇了撇嘴说道,“这事交给我了,话说,你们不是弄了大量的刨花没办法处理吗,交给我得了。”

    “先说,你挖通了没有?”荀谌看着许攸问道,最近许攸白捡了一大块深绿的美玉,智商涨了很多,顺带最近手贱的许攸总想去挖那个露天的玉矿。

    “通了,士卒比我想的更努力,大概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地道已经挖通了,因为有大雪的原因,地道挖掘的声音基本都被雪地给吸收了。”许攸点了点头说道。

    之前许攸估摸着已经挖到了地方了,所以让人在深夜打了一个眼偷看了一下,然后将那个地方用黄土封死了。

    “不过我现在比较吃惊的是北匈奴居然实行的是统一管理,做饭也是女人一起做饭,中营的守卫非常多,看起来他们也知道什么最重要。”许攸神凝重的说道。

    “你打算如何?”荀谌看着许攸问道。

    “我需要一些支撑用的木头,我准备将那里挖空,预计需要三天,日夜不停的话需要两天,如果只在安全的时候进行,需要三天。”许攸开口说道。

    “那好,到那一天,子远你和我强行停止大雪,剩下的交给正南,一直住在火把上,我真的很担心某一天我们之中有人不小心。”荀谌略带无奈的说道,他们现在的营地真的非常危险。

    “三天,再等三天就会见个胜负。”许攸看着两人郑重的说道。

    “好,这方面就靠你了。”审配同样无比郑重的看着许攸,随后荀谌也伸出手来,“胜利我们有自信,全歼的话可不是那么容易,子远这三天你做你的事情,我和正南来思考如何全歼北匈奴。”

    审配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一点,许攸要做的事情真的是关乎接下来的胜败。

    三人商议好之后,共同前去给袁谭汇报了一遍,然后许攸就继续去研究如何一把端掉北匈奴的粮仓,要知道北匈奴的现在的粮草主要分为埋在雪中的牛羊尸体,以及粮仓之中大量的粮食。

    粮仓的粮食对于许攸来说端掉并不是什么问题,而埋在雪中数量极其庞大的牛羊才是许攸最大的问题。

    虽说烧掉那些粮食,北匈奴就注定了在不久之后就会断粮,但是百余万埋在雪里面的肥羊也足够北匈奴吃上一个多月,而对于审配他们来说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耗在这里。

    赌一把了,那些埋在雪中的牛羊,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搬走或者烧掉,那么只能靠引导了。许攸按着太阳**默默地想到。

    匈奴话吗?营地里面肯定有人会,不过就算是如此,也不足以全歼北匈奴,北匈奴一旦四散跑开的话……

    许攸面略微有些难看,虽说他也清楚,全歼的难度非常大,实际上只要达成全歼九成就基本上已经破灭了北匈奴了。

    “呃,你这是在干什么?”许攸在营地里面散步的时候,发现一个千夫长不好好巡逻,居然在玩沙土!

    “见过许军师!”陈杰的反应很快,在察觉到许攸之后,当即起身对着许攸施礼道。

    “我想想,对了,你叫陈叔荣,前几年被公则举荐给主公,之前我记得你都是校尉了,怎么又成了千夫长了。”许攸盯着陈杰看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为什么面熟了,这家伙是当初郭图举荐给袁绍的,在他面前出现过几次。

    “许军师居然还记得在下。”陈杰略带吃惊的说道。

    “你这是在干什么?”许攸这时也不想追究陈杰的问题了,开口询问道。

    陈杰略带尴尬的从一旁的木桶里面弄出来一勺沙土,回头准备在另一个桶里面舀水的时候,桶里面的水已经冻结了,伸手敲碎冰面,舀了一勺水浇在了沙土上,寒风吹过,陈杰大力的将冻成一块的沙土掰了下来。

    然后挠着头对许攸说道,“许军师,我出身颍川,在那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所以玩心大起,还请军师见谅。”

    许攸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陈杰手上那块基本冻实了的沙土,眼中不由得一亮,他突然发现北匈奴要跑这件事也不是不能解决。

    “叔荣,你会匈奴话不?”许攸随口问了一句。

    “会啊。”陈杰愣了一下回答道,“其实我不仅会匈奴话,还会鲜卑语,南越语,羯族话,还会七八种地方方言。”

    这下许攸愣住了,“你学这么多种语言干什么?”

    “不是我要自己想学的。”陈杰挠了挠头,“只是我在一个地方呆上半个多月就能勉强和当地人交流了,呆上三个月,我就能跟他们一样将他们的语言说的溜熟,我会这么多种话,是因为我在那些地方呆过。”

    许攸面带惊奇,“果然,天运在我们大汉,说几句匈奴话让我听听,流利点,比方说让人跟着你冲什么的。”

    陈杰也没多想,就用匈奴话复述了一遍,话音之流利,让许攸都怀疑陈杰是不是一个披着汉人皮的匈奴人。

    “说的很好,很好,哈哈哈哈!”许攸仰天大笑,“现在交代你一个任务,拿着我的手令去找主公,主公会给你安排任务,你会和你的两个族兄一样为青史所传唱。”

    陈杰完全不明白许攸为何这么兴奋,但是接过许攸的手令之后,他便开始不折不扣的执行了起来。

    袁谭看着许攸的手书,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杰,“以后你就是军中校尉了,现在率领你的三千人,还有朱汉,蒋奇,王摩的人马去到营地外面用你之前玩沙土的方式绕着营地建设一座城墙。”

    “诺!”陈杰兴奋的说道。

    是夜,汉军一万两千人绕营地外三十米筑墙,墙不高,只有两米有余,但是厚达两丈,全是当夜汉军就地翻挖土层,然后浇水而成,不过这个程度对于许攸的要求来说远远不够。

    当然亲手建立了外围围墙的汉军对于这堵墙并没有什么吃惊的敌方,但是第二天突然发现汉军营寨外围多了一堵城墙的北匈奴可是大吃了一惊。

    不过这都不重要,第二天继续建造,就地取材,两万一千人的努力让这城墙厚了五丈,七丈厚的用冰加固成一体化的城墙,已经赶上,甚至超越了这个不科学的中原大多数城墙的厚度!

    不过,中原的城墙都已经被城中的居民进行了温养,坚固程度比正常强一倍,所以依旧需要加固

    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汉军已经无所谓掩藏不掩藏了,所有汉军不分白天黑夜统统动手,为此甚至将原本的计划拖后了一天,整个外围的围墙硬生生被加厚到了十丈,高度也被加高到了一丈。

    这种程度的围墙,就算没有经过云气的温养,靠着冰冻沙土达成的一体化效果,也足够抵挡军团攻击的破坏了。

    简单来说,就算是后世的大口径火炮对上这种程度的建筑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只保留了东西南北四个宽约十丈的进出口,其他的地方全部被包围了起来,北匈奴看的特别兴奋。

    甚至于在第四天白天就已经开始模仿汉军进行建造,只不过因为汉军的接连不断的骚扰,到现在为止只修了一条大约三千米的围墙,北匈奴的人力是汉军的数倍,花费了不了几天就能完全建立一条防线,不过北匈奴已经没有了那么几天了。

    “还差点羊骚味。”审配看着已经和北匈奴没有任何区别的陈杰想了想说道,很快一张有着浓重气味的羊皮被裹在了陈杰身上。

    陈杰一脸厌恶,但是很快就适应了,然后做出一副正常的匈奴人的神情,审配表示满意,然后看着荀谌等人点了点头。

    “出发。”审配对着纪灵,高览,蒋奇,王摩等人深深一礼,“胜败就在我们了,我们绝对不能退缩!”

    “谨遵将令!”纪灵等人面郑重的说道。

    之后审配便带着众将前往之前许攸挖掘的隧道那里,经过这一段时间不眠不休轮班努力。这十几条隧道已经成功抵达了目标,每一个的隧道都挖的足足有三人宽,其中所耗费的心力不在少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