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敌我双方面对面

    话说这也是军团天赋和军阵最大的区别,军团天赋还有个人数限制,军阵,就问你一句,沮授指挥着二十万大军玩极致玄襄你怕不怕。

    不过军阵的弊端也很明显,首先你要有机会学,第二,你要能学会,第三你要有驾驭军阵的统帅力,军团天赋那完全属于展开就玩事的节奏,双方利弊都很明显。

    “我基本明白了情况,在场的恐怕也都明白我们当前面对的情况,带着家眷一起来的有谁?”审配看着在场的人问道。

    所有人都缓缓举起的右手,审配不由得点头,袁绍当年的遗泽至今尚在,虽说淳于琼不靠谱,但是能拿出这东西也足可见心诚了。

    至于将家眷带来的,恐怕已经做好了和袁谭一起不再回归中原的准备,这些人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忠贞之辈。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了,首先我们面对的是五十万妇孺老幼都有的北匈奴,而我们的任务就是灭掉他们,我们有精卒两万四千,骑兵六千,而且我们不能在北匈奴这里损耗太多的兵力。”审配看着在场所有的人说道。

    “能带着家眷一起北上,想来你们也已经知道了我们获胜之后的目标,要在西域以西立足,我们现在的力量还算足够,但如果在北匈奴这里损耗了太多的兵力,恐怕我们以后的路就艰难了。”审配看着所有人说道。

    “我们的优势是粮食充足,但是北匈奴掠夺了大半个草原的物资,就算供养前方的军团,后方的物资也绝对够他们度过冬天,我们最大的优势其实是我们的士卒!”审配气势昂扬的说道。

    “我们这里所有的士卒都经历了太多的战事,小到遭遇战,大到北方定鼎之战,我们的士卒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他们是当之无愧的精锐,而北匈奴不过是一群老弱残兵!”审配斗志昂扬,而大帐之中所有的将领也都因此振奋了起来。

    “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那庞大的五十万战斗力一般的妇孺老幼,但我们是人,我们不需要用刀剑去解决这种战斗,我们可以用其他方式,用我们的智慧去解决!”审配激发自己的精神量,双眼锐利的扫过所有的将领,那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刺痛。

    报之以必死之心战斗的审配,在苏醒之后,精神量之纯粹,足以媲美李优,而精神量作为精神天赋的根基,对于审配这种极其消耗精神量的天赋来说,有着绝大的促进作用。

    “所以,你们的任务只需要解决那三万不到的老弱残兵,剩下的五十万看似庞大的北匈奴族人,由我和子远,友若来解决,你们的任务就是如此!”审配气势汹汹的说道。

    袁谭麾下原本因为得知北匈奴数量而士气略有低迷的将领,在审配的雄威之下快速的振作了起来,整个营帐之中,所有人的气势都振奋了一大节。

    之后所有人在审配重新分配了军务之后,快速的运动了起来,一扫之前的颓废,就仿若所有人都有了主心骨。

    “纪将军,高将军留下,其他人各行其是,莫要让北匈奴占了我军的便宜。”审配分配完军务,看了看袁谭,眼见袁谭点头,然后就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随后其余人都退了出去。

    “纪将军,可否告诉我你准确的实力。”在所有人走了之后,审配看着纪灵询问道。

    “执行主公命令的时候,你可以将我当内气离体圆满层次的武将用,顺带在执行这次命令的时候我具有军团天赋。”纪灵的话让审配略微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对方的实力,审配明白了。

    倒不是纪灵不会说话,只是纪灵的实力和袁术有着太过紧密的联系,也不知道是因为纪灵狂热忠诚于袁术,还是由于袁术绝对信任纪灵。

    总之这两个家伙搅到一起,就诞生了一种奇葩的效果,正常纪灵就是一个相当渣的内气离体,可能还打不过开了秘术的李条。

    可如果袁术给纪灵下达了命令,纪灵就会立马变成超人,以贯彻袁术意志为核心,自身的神属性会强行渲染内气,强烈的意志让他一份内气能如当初颜良一样爆发出远超正常的效果。

    若非纪灵底子没有颜良那么扎实,他基本就又是一个颜良,强烈的意志让纪灵的实力强行拔升到比内气离体圆满还强一些,足以和内气离体极致过招的程度。

    自身的军团天赋也会因为这种强横的意志发生扭曲,直接变成战斗天赋贯彻,自上而下狂热的贯彻主将的意志,甚至可以为这个意志奋死,不过要达到这种效果,需要的是纪灵自带的本部禁卫,正常的话只能因为强悍的意志发挥出超越极限的战斗力。

    而且和正常军团天赋那种用云气达成战斗提升效果的天赋不同,纪灵的天赋更近似于陈到,纯粹靠着意志,让士卒去超越自身极限去战斗,让自己的亲卫像自己一样就算是死也要达成目标!

    当然,如果没有袁术的命令,纪灵的天赋也就是一个咸鱼,没有强悍意志驱动的军团天赋,就跟当初陈到那个没效果的天赋一样。

    其实袁术有时候也好奇,如果自己遭遇危险的时候,纪灵就在自己身边,纪灵能爆发出什么程度的战斗力,说真的袁术很好奇,甚至为了验证这一点还曾去作了一把死。

    结果那次世家会盟,袁术亲往邺城并没有发生袁术胡思乱想的事情,当然袁术也不是傻子,也没有特意挑衅。

    “好。”审配点了点头,袁术虽说二货了一点,但是袁术也不是一无是处,最强的将领是最忠心于他的将领。

    “元伯,你呢,这么久了,你还没有走出阴影吗?”审配看着高览询问道。

    高览看着自己的双手,曾经在袁刘战场之上,他还不具有内气离体圆满层次的内气,但是他却有着那个层次的战斗力,而现在的他已经有了那个层次的内气,但是他又能发挥出来几分?

    同样当初已经突破内气离体,隐隐已经要觉醒的军团天赋,现在也已经隐没到了不知名的某个角落,河北四庭,只有他是耻辱!

    其他三人皆是内气离体极致的强者,甚至拥有搏杀更高一层次强者的力量,而且他们的意志至死未曾动摇,唯有他是这河北四庭的耻辱,唯有他是耻辱!

    “还没有恢复吗?”审配叹了口气看着高览说道,“你到底是怕什么呢?主公尚且原谅了你,而你又背负着河北四庭唯一的骄傲,颜将军,文将军,他们都看着你啊。”

    高览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当初如臂使指的长枪,现在都能感觉到沉重,高览甚至发觉自己已经不适合战场了,甚至他都想过,当初袁刘大战的时候,如果他战死就好了。

    可是不管高览心中有着多么巨大的阴影,在袁谭北上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思考就选择了追随袁谭北上,他是当前河北仅剩的一名内气离体了,承载的是当初河北四庭的骄傲。

    可惜这份骄傲太沉太沉,沉重到根本没有办法背负,如果当初的高览没废掉,现在的他不管是实力还是能力都有资格背负,可惜!

    “元伯,你好好想想,如果继续这么沉沦下去,河北袁家就会失去最后的一名内气离体,我们已经不是当初的鲸吞天下的豪门了,你已经是武将系的支柱了,而且是唯一的支柱。”袁谭这个时候缓缓的走了过来,跪坐在高览的面前说道。

    高览眼圈泛红,但是他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力量,空有一身内气,根本发挥不出来应有的力量。

    “正南,还没入营就有人告诉我你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帐外传来许攸和荀谌的声音,随后两人打开帐门迈步入内。

    “这是在商议什么吗?”荀谌眼见帐内气氛不对,于是开口询问道。

    “你们回来的正好,刚好我们也要商讨一下如何应对北匈奴。”审配笑着说道,将帐内的气氛揭过,荀谌和许攸也没有深究,大致猜到了情况,于是也就跟着揭过。

    “北匈奴那边我们两个亲自带人过去侦查了一番,顺带也不能算是侦查了,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探查了。”话说间荀谌将身上披的毛皮脱了下来挂在营帐上。

    “这是又下雪了?”审配扫了一眼询问道。

    “嗯,雪很大,所以我们观察了一阵子就回来了,到了这边才知道什么叫做大雪。”许攸笑着说道,“不过也好,这么一来北匈奴就算知道我们的就在身后,也很难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情况如何?”审配询问道。

    “不太妙,我和子远都用了点兵的方式,还有筹算的方式大致已经估算出来的北匈奴的兵力,十四岁以上都被我们算做了战斗力,北匈奴大概有三万两千可战之兵。”荀谌叹了口气说道。

    “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北匈奴将牛羊和粮食屯放在他们营寨的中央,甚至他们已经开始屠宰牛羊了,储备过冬了。”许攸看着审配说道。

    “也即是说,北匈奴已经就地开始安营扎寨了,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但也同时说明北匈奴有信心抵御我们?”审配虚敲着几案神带着一丝凝重说道。

    “你们确定北匈奴只有三万两千左右的可战之兵?”袁谭看着荀谌和许攸问道,如果北匈奴只有这么一点老弱残兵,袁谭不觉得他们需要有任何的担心。

    “嗯,十四岁之上勉强能作战的男子我们都计算了。”荀谌点了点头,“我怀疑北匈奴应该是打算用健妇了,虽说战斗力不算太强,但是看北匈奴人的人数,数量不会太少。”

    “基本已经确定,对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兵力,既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恃无恐的驻扎下来,也就不用多说其他了。”许攸默默地开口说道。

    “那你们两个的意思是……”审配看着两人说道。

    “明晚试探一场,看看北匈奴到底是何打算,不需要动静太大,只需要看看对方兵员组成就可以了。”许攸开口说道。

    “也行,那你们有没有什么破敌之策。”审配看着许攸和荀谌询问道。

    “没有,当前基本没有能算上是破敌之策的招数,北匈奴到了这种地步,如果我们动手他们肯定是奋死反击,我们击溃他们的正卒不是问题,问题是在他们为了生存而战的前提下,我们能不能歼灭?”许攸看着审配摇了摇头说道。

    对于许攸来说三万多北匈奴的老弱残兵并不是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击杀这五十万可能会拼死反击的北匈奴族人。

    任何一个种族到了覆灭的前一刻,那绝望的呐喊都会给敌人造成创伤,何况是冷兵器时代以凶悍著称的北匈奴。

    “我这边也存在这个问题,本来这个时候上水火二计最好,但是现在的话,不管是我们三个谁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办法施展。”荀谌叹了口气说道。

    纪灵和高览默默地倾听,而袁谭则是开口说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空耗着吗?”

    “不,我们现在已经暴露了,所以我打算将营地迁移到距离北匈奴五里的地方。”审配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袁谭完全没有明白审配说的是什么。

    “这是不是有些太近了啊,这么近的话,北匈奴可能一个突击就能快速冲杀过来。”许攸略微有些犹豫的说道。

    “营地布置的严密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和北匈奴来个面对面,我们将营地迁到距离北匈奴营地一里的距离如何,这样我们要袭击,要动手,甚至就地取材制造床弩的话,都能射过去。”荀谌默默的思考了一番之后,突然抬头看着审配说道。

    “一里?”这下连审配都有些吃惊了,至于其他人则完全是一副“你这是在开玩笑”的表情。

    “难道不可以。到了那种程度五里和一里有什么明显的差别吗?”荀谌盯着审配询问道,而审配则是低头深思,随后默默地点了点头,貌似还真是,五里和一里差别不大了,反倒更便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