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草原上的利益

    衣食住行相关的东西谁都绕不过去,手握这么一个玩意,谁都安心,然而当前这群手握毛线的北方世家迟迟没办法将毛线推广到全天下都在用的原因就是羊毛不够!

    这理由是理由?当然是了,大草原上胡人就那么点羊,中原那么多人,两三百万的羊产的羊毛不断货才怪,所以才会有之后世家怒骂胡人连羊都不会养,不行将草原让出来,我们要养羊!

    因而当前北方草原还没有打下来,以前觉得完全没有什么产出,占了也没有什么意义的草原,现在已经被一大群世家打上了养羊,产羊毛,吃羊肉的标记。

    再加上贾诩这边组织了一大群人准备上马政,讲道理汉末的形势比唐初更好,陈曦这边的马政至少不用担心草原胡人乱来,当初唐初那突厥简直凶残。

    可就算是如此,贞观年间,唐朝的马政有战马四十万匹,驮马百余万,陈曦大致弄了一个章程让贾诩去玩,估摸着以当前形势全占了草原,玩个五六十万匹战马,百来万驮马毫无问题。

    当然说起汉唐的马政,就不得不提一个自己将自己玩死的朝代了,这个朝代叫宋朝,他也跟着唐朝玩马政,唐朝的马政制度很健全,虽说宋朝没有了燕云十六州,但是中原能玩马政的地方很多。

    虽说燕云十六州是上上之选,但是没了也无所谓,还可以在别的地方玩,毕竟人家扶桑连肩高一米一的马都能玩骑兵。

    中原这边河曲马,大通马,哈萨克马这些本土马,就算放养肩高都不会低于一米三,结果宋朝仿照唐朝的马政,居然玩的让人不忍直视,当然在说这一点的时候,必须承认一点,宋朝真有钱!

    宋史之中有一段很有名的记载,“饶州所蓄牝牡马五百六十二,而毙者三百十有五,驹之成者二十有七”。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很简单,养了五百六十二匹优质种马,养死了三百一十五匹,剩下的两百四十七匹种马,能养出小马的有二十七匹,嗯,培育率低于百分之五……

    然而就算是这么低的培育率,宋朝的马政一直在持续,直到宋朝灭亡,顺带一说之前百分之五都算高了,像什么某某地区马全纲疫死,屡见不鲜,所以说宋朝没骑兵这个真心是宋朝自己的问题。

    总之,北匈奴和胡人还没干掉之前,陈曦就已经拿着草原地图在研究了,养多少马,养多少羊,养多少牛陈曦大致也都心中有个估计,反正大草原陈曦是不准备给胡人了。

    当然西西伯利亚那些一年九个月结冰,甚至永久冻土地带,陈曦才不会特意去圈地,最多留下一个自古以来的传说。

    至于占领,得了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胡人要是能在那里生存,那些地方陈曦不介意你们永远住下去。

    反正别说是这个时代,就是后世,能常年住在最低温度零下七十度的人类也不多,更何况那地方一年有九个月都是冬天,甚至更长,胡人要是有本事住在那里,陈曦可以保证,只要他们不捣乱,汉室绝对不会去打他们。

    当然这些东西,虽说陈曦心下已经有了足够细致的规划,但是有些还是需要派人实地考察,比方说后世勘定的草原承载牧牛的极限数量什么的,现在肯定需要实地考察一下。

    顺带陈曦一直觉得纯粹放养牛羊,逐水草而居什么的完全不靠谱,种草加青饲料加圈养才是王道,至于牛羊运动不足,肉质不鲜美什么的,扯淡去吧!

    在这个公元两百年的时代,能吃上肉的人,日子都过得非常不错了,谁还管这些东西,倒是战马不能缺乏运动,毕竟在冷兵器时代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力都可以直接和精锐骑兵数量画上等号。

    因而陈曦大致弄出来的草原未来规划,基本就成了政府的草场,反正这破敌方不能种田,我们还是用来养牲口吧。

    顺带陈曦也想好了,回头将这一段时间在商会里面跳的特别欢,几千万钱,过亿钱进行募捐,求打死胡人的世家全部挑出来,嗯,代表人物曲奇捐了他最近坑蒙拐骗来的海量钱粮。

    虽说他们动机不良,但陈曦看的就是行为,是不是好人这种问题陈曦一贯是见迹不见心。

    所以就算是动机不良,看在这群人这么努力跳跳跳的份上,回头将这片之前没人要的草原,搞成国营牧场,可以分一些地方包给这些世家,然后带着这群世家一起玩超大规模牧场。

    所有的产出国家回收,虽说肯定比市场价低一些,但是可以有其他方面的政策扶持,或者本身出意外的可以进行金融性扶持。

    反正陈曦肯定不会给其他人破坏物价的机会,握住了北方草原这个牛羊产地,就算分包出去,也绝对不能让这群混蛋各自进入市场进行捣乱,这些东西在陈曦看来必须由政府统一调节。

    到了现在这个程度,陈曦也不得不尝试一些新的玩法,比方说将某些世家变成政府下面的单位,当然这种单位,没出事那就是自己人,出了事直接踢,这个部门都是临时部门。

    总之,在袁刘之战后将整个天下的帷幕拉开,陈曦沉淀了一段时间又找到了很多的玩法。

    行政干预,政策扶持补贴,垄断,准入门槛,区域分离保护,价格保护,封闭贷款等等,陈曦回头好好翻了一遍自己好多学了没机会用的东西之后,发现能玩的其实太多了。

    这么多能玩的,又有一个配套的堪称当前地球最大帝国的王朝在手上,不将能玩的全部玩一遍简直对不住,反正有自然经济这个根在这里长着,就算崩了,也不可能有什么麻烦。

    在大致确定了自己手上的牌面之后,陈曦就基本确定了自己之后几年要做的事情,社会变革什么的,慢慢来,这种东西在陈曦想通的时候,他就明白不能急,反正步子不能迈的太大。

    “毛衣?我这边来个八万套。”荀彧一挑眉说道,这东西他接触过,很保暖,而且本身很轻,不过比较坑的就在于就算是他们曹操这边采购都采购不到几万件。

    倒不是说每年连几万件毛衣都制作不出来,只不过是因为之前曹操那边缺钱,而当前毛衣又属于好销售的东西,发回商会那边瞬间能拿到现款,为什么要赊账销售。

    “呃,这个量有点多,我给你发点棉衣算了。”陈曦挠头,荀彧还真不客气,他只是顺口问一下,话说应该没有这么大的缺口吧,要知道就连周瑜这种北上都带好了冬装,荀彧不至于忘了。

    “不收钱的话,我也要个五万件。”周瑜看着陈曦说道。

    “喂喂喂,别太过分,收你们成本价,算了,看在都是为国效力的份上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孔明,官道派送到幽州上谷的物资什么时候能到。”

    “主公当时先行一步前来,现在那批物资已经抵达。”诸葛亮思考了一下说道,“大约再有一日应该就能送抵,毕竟出了长城就没有官道了,糜长史要来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咦,这种我们明显在讹诈你的事情,你都没拒绝,该不会有什么坑准备我们跳吧。”周瑜那话本身就是一个扯淡的话,没想到陈曦居然真的没有拒绝。

    “爱要不要。”陈曦没好气的说道,“看在大家一条战线,我才顺手支援一下,”随后扭头就问之前跑出去又带着陆逊跑回来的郭嘉说道,“早上吃什么?咸鱼豆腐羹?”

    陈曦的话转的特别快,以至于周瑜和荀彧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哪有前脚还在说正事,后脚就扯到吃饭上去的。

    “甜的桂花豆腐脑。”郭嘉给陆逊一个眼神,当即陆逊开口说道,本身陆逊就是被刘备打发过来叫这群一夜不眠不休玩战旗推演的谋臣吃早饭的。

    “这么早就吃饭?”程昱不解的说道,作为白天吃两顿,晚上吃点宵夜糕点的程昱,完全不能理解早上天刚亮就吃饭。

    “给这边上齐备,中午吃什么?”陈曦又问道。

    “咸鱼肉羹和鱼肉混牛肉的包子。”陆逊回答道。

    “哦,还行,给这边都来一份,我们搞不好还要谈谈,对了派人去后方接洽一下,送八万毛衣,五万棉衣过来。”陈曦拍了拍陆逊的脑袋说道,“这是我徒弟,怎么样不错吧。”

    陆逊被陈曦教育的性格有些跳脱,但是本身脑子聪慧,思考也非常严谨,所以陈曦开口之后,就正式给所有人施礼。

    “不错,身上已经有了精神天赋的波动了,不过还没有到时候。”周瑜第一个开口说道。

    “确实是良才美玉。”荀彧盯着看了好久才开口说道。

    “伯言,你先去吧。”陈曦非常满意周瑜和荀彧的评价,而庞统和诸葛亮则是神情郑重,陆逊居然也走到了这一步,不出意外的话陆逊恐怕会在十五六岁主动觉醒自己的天赋。

    将陆逊打发走之后,陈曦才再一次扯回来原来的话题,“你们不要的话那就算了,反正也值几百万钱。”

    “子川,真要送给他们两个吗?”刘晔传音给陈曦说道,十余万的冬装,可是几十车呢,就这么送给对方,刘晔有些心疼,虽说陈曦狂乱的时候,几千万钱说没就没了。

    “不送给他们怎么让他们知道这东西比麻布好,这两年这东西少,过两年,都不用过两年,明年羊毛和棉花就能供应一些地方了。”陈曦传音给刘晔说道,“提前做准备,说是几百万钱,真算成本一百万钱都不到,就当先期打开市场时的投资了。”

    “问题是,你这样打开市场,我们也不做生意啊,到时候还是便宜了商会那群人。”刘晔继续传音给陈曦说道。

    “哦,我们来回收税啊,回头江东那些人肯定会来采买,再说交易量大了税就高了,有钱我就能让他们流动起来,更便于给治下进行建设,以后要建设的地方太多了,我还是早点准备。”陈曦也是无奈,自己都厉害的不行了,但是搞起基建,钱说没就没了。

    “算了,跟你说这些也没啥用,回头让荀彧养羊,让周瑜在华南养马也不错,你说是吧。”陈曦传音给刘晔有些戏谑的说道。

    曹操缺钱,虽说有钱庄,但就算是曹操傻,也不会有钱不赚,所以在确定羊毛有利可图之后,不缺战马的曹操肯定会在草原上养羊,回头陈曦收羊毛,卖毛线,让曹操去纺织针织。

    这样一来塞北一战之后,不管如何都会有一个分割战利品的阶段,虽说三方迟早有一战,但是至少现在这个时间陈曦还没有做好接收整个中原的准备。

    嗯,实际上就是到现在陈曦还没做好全面占领大汉十三州之后让各地均衡发展的准备,虽说先富带动后富什么也是可以说的,但是东南达到发达国家水准,中部达到发展中国家水准,西部只是欠发达什么的实在有些糟糕。

    老实说这也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最大的弊病之一,真要搞成那种的话,恐怕陈曦也不好下台了。

    所以在这上面陈曦宁可求稳,也不愿意求快,反正到了现在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虽说没可能一把拉平,但也能相对公平。

    既然在下一年陈曦不准备动手,那么打完匈奴就翻脸那绝对不能做,进一步而言那就意味着必然需要分割战利品。

    陈曦可以保证刘备能靠着实力获得最大的一部分,但是地偏东南的孙策在这一战虽说出力不会太多,但真的什么都没有得到的话,那也绝对不可以。

    所以陈曦在看到周瑜的时候就想过了这一方面,最后思来想去弄了一个南方养马计划书。

    顺带一说这个计划不是扯淡,而是实打实具有执行能力的计划,江淮,长江下游其实是可以养马的,荆州西南的武陵郡也同样能养马,而且在历史上也都有相当的记载。

    比方说春秋楚国和吴国什么的都这么干过,养的还不错,只不过陈曦可以肯定,周瑜绝对没有这个本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