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联手收缴私兵

    “那就行。”贾诩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曦,他就知道陈曦如果提出的某些政策性的东西,恐怕早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前就准备好了手段,然后就等待着好时机。

    想来这次之后,不出意外的话,恐怕世家拥有大量私兵的时代就会结束了,下一次拥有私兵的时代,想来也就是汉室将各大世家分封出中原之后才能出现了。

    当前用陈曦的话来说内部安定胜过一切,可以有矛盾,但是除了政府,任何人都不允许有将矛盾变成战争的力量,而超过这个限度的他会统统收拾掉。

    从这个角度讲的话,孙策和曹操现在基本上能算是特大型的毒瘤了,不过陈曦准备将这两个毒瘤切除了丢到别人身上去毒害别人,因为为了增大威力,还需要找个比较合适的机会再动手。

    至于回头世家闹将起来,陈曦大手一挥,就当强买强卖了,东北的沃土,干得好分封的承诺直接丢到脸上,咱们钱货两清。

    毕竟世家没捞到绝灭北匈奴的功勋,从实质上就欠了陈曦的恩情,之前确实有换地的说法,可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世家得到的远远大于他们付出的,虽说这种生意世家很喜欢做,但也要看对象。

    本身实力就不如对方,还欠下了如此巨大的恩情,虽说这个恩情有强行施予的一面,可是在成了既定事实的条件下,世家也只能低头认了这个恩情,那么这不就是授之以柄吗?

    人情还不完,迟早会用命来还的,所有世家都很清楚,所以越早还完越好,但陈曦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反倒直接收了他们的私兵,乍一看像是要翻脸,但只要陈曦适可而止,所有世家都会明白。

    这么一来,虽说世家肯定有很多不满的地方,但刘曹孙三方同时下手,基本就代表着整个汉帝国的意志,就算世家有所不满,在已经成为现实的情况下,乖乖拿了土地,北上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么做看似严重得罪了这些世家,但是只要陈曦只取私兵,不动世家主干,只约束,不剥夺,予以承诺的话,实际上也算是另类的利益交换,而且这种交换方式,虽有霸道的一面,但最后的承诺足够消解掉一切的不满,外加还会让世家再欠上人情。

    这种明晃晃的饵料,虽说就像是钓傻子一样,但陈曦可以保证,以他当前的信誉说出这种话,天下世家有一个算一个,就算之前看刘备不顺眼的家伙,都会选择咬钩。

    陈曦承认直到现在世家靠着他们的能力以及关系网占据了国家之中六成乃至七成左右的官位,但是和当初灵帝年间不同,现在的汉帝国只要愿意付出代价,是可以强行将这些人从整个体系上剥落下来的,当然,如果没有太大的利益的话,陈曦绝对不会做。

    毕竟不管底层百姓愿不愿意承认,陈曦都清楚在当前这个社会环境下,世家出身的官员对于整个社会大环境而言,利大于弊。

    至少在陈曦培养出足够给整个官僚系统换血的官员之前,陈曦绝对不会在这个体系上做什么大动作,甚至就是培育出足够换血的官员之后,陈曦对于这一方面都会持有足够的谨慎。

    毕竟当前这一时期这些人还没坏完,没必要一杆子统统打死,再说如果真要整成阶级敌人的话,陈曦觉得自己也就属于被打倒的序列了,毕竟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算是既得利益者。

    所以陈曦对于自己的定位就是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会同情这些人,也愿意帮扶这些人,但是想要玩道德绑架,还有圣母,陈曦不介意先让他们人道毁灭。

    看似人畜无害的陈曦,毕竟是食物链最顶层的规则制定者,从本质上就不同于从下层崛起的那些人。

    也正因为这样陈曦可以去挖世家的墙角,给下层留出晋升渠道,但是绝对不会将之整个挖塌,一方面没有这样的魄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原这片土地不断滋长着新的世家。

    所以还是以稳定为重,不过有些时候玩点激进手段也不是不可以,最多回头再补偿,反正让社会中层的那些人吃到板子的同时也要吃到枣子,省的他们每天有闲有钱来找麻烦。

    “那就这样,正好还有些时间,调一批棉衣上来。”陈曦扭头对诸葛亮说道,随后看着荀彧和周瑜问道,“你们准备的冬衣是否足够,不够的话,我这边有一批毛衣送给你们。”

    说道毛衣这个,从当初泰山初建,陈曦就开始薅北方胡人的羊毛,这么几年下来,已经建立起来一个完整的羊毛收购,纺织,针织一条龙的产业链。

    不过这两年没前几年那么好收了,以前一枚标准五铢钱能收十几斤羊毛,现在的话标准五铢钱基本和羊毛一兑一。

    莫名的胡人开始用羊毛当作一般等价物了,虽说那群家伙完全不知道汉室这边收羊毛干什么。

    大量收上来的羊毛,经过清洗筛选,开毛打土,蓬松之后,反复玩几遍,基本就能用了,之后不管是纺线还是怎么玩都是可以的。

    至于汉代中国羊毛不适合用来纺织,只适合用来做地毯什么的,在温养这种可怕的黑科之下,只要物质组成一样,那么就能达成你想要的结果,所以刘备这边已经有羊毛衣了。

    原本估计能造就一个大豪商的羊毛产业,在北方世家的乱搞下,靠着薄利多销,以及羊绒冲击上层市场,每年的总利润比五大豪商任何一家的收入都高。

    最后这些背靠世家的北方商人甚至发现这就是一个没有底的金矿,羊毛线有可能和丝线,麻线一样成为汉室不可或缺的物料之一。

    和丝绸只能供应上层和出口,麻线基本只有中下层在用不同,毛线能打全地图,最上的羊绒,最下的粗羊毛,这玩意貌似能在衣食住行四大项,“衣”这一项来个二分天下。

    这是多大的利润?北方那些最早混入商会这条大船的世家略一计算就明白这就是一个没有底的金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